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一路平安

天变 e_mc2.QD 14470 2003.06.17 01:38

    自来人世,本就是孑然一身,现在这般弃官一去,也只多一马而已。纵马枯叶衰草之间,只是认准东去的大路,不问身处何处。

  前行三十里,却被人拦住,那人抱拳马上见礼,“子睿公,戏志才盼君久矣,我家主公在侧,请随我而来吧。”

  心头一热,孟德兄当真重情重义之人,此时节不避嫌而来,除了兄弟们,便是他了。不过念叨城内无甚其他故人,才稍放下心来,却又觉得自己心头还是放不下。

  随即同请入蒿草深处,片刻即见一无名水边枯草亭中,竟摆下了一桌酒席,孟德兄也一袭庶民打扮迎我。

  “孟德兄何需如此,子睿自请如此,为何还要如此招人非议。”我觉得我需要装出一点大度,全不顾酸酸的感觉正在蔓延。

  “十八岁少年能有如此大度和心胸,哥哥不如,然这般送行都不能为之,于兄于友皆是大谬,况且如此反能显出更通人情,那干人若知更不疑。”孟德兄脸色略带凄然道。

  “孟德兄,此后之大计,便请兄多费心了。”言毕便拜,我可真的不想把这番全部心血都白白费了。

  “子睿不惜一生仕途全部身家托付于兄,孟德不能清君之侧,剿灭外戚祸端,何颜再见兄弟。”孟德兄赶忙扶我。

  “孟德兄小心,董重背后势力不小,那天我在他家大宴当场,此人竟公然藐视我,没有相当的实力料此人亦绝不敢。”我皱了皱眉头,觉得还是需要叮嘱一下。

  “贤弟之言,愚兄记住了。来,稍微吃些东西,早些上路,路上很可能会有人对你不利,你寸兵不带,一人上路,小心小心。”孟德兄说的很是在理,正好午饭没怎么多吃,只因这个长辈叮嘱几句,我答应几句,那个长辈嘱咐一套,再拜,兄弟们个个都送行一番,一顿午饭分了好几次。所以,稍微客气了一会儿,便坐下,吃了起来。

  孟德兄屏退了众人,然后很是恶劣的说道:“你放开食肠吃吧,我料定你今日正午多在聆听教诲。”

  本来是很感人的君子送行,最后演变成一人饕餮而餐,一人侃侃而言了。

  拜别之后,孟德兄还是送了我二十多里路,最后与我说的话甚是耳熟:“如事不谐,弟可随时来我处。”

  只能说谢谢了,转身时还在想这话的意味,一年前,我平安风云侯何等风光,而他还是一个城门校尉,此刻我变为庶民,他却依然是辅政大臣。现在已是他在招揽我了,不过我只是也只能打打哈哈。

  我这步许是冲得快了,也狠了些,虽然对天下是好事,但是对自己恐怕是太对不住了。

  不过很快想到自己还年轻,以后机会多得多。而且这让我有了不少空闲的时间,我想起作为一个男人下面应该做的事情。

  随即心情又好了起来,其时残阳似锦。

  应该说,这天晚上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亦悦,这小丫头不知怎么样了,我感觉出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感觉,虽然她流的并不是我的血。

  我也许对得起所有人,但我确实对不起我自己。

  驿站之门不会再为我而开,所以我不便走官道,而且这一路需要相当的花用。幸亏老师似乎很清楚我会遇上什么,给我留了一笔让我惊讶不已的钱。让我只得走之前照着姐姐——不得不承认,这让我发现银铃还是生活在我的每一刻中了——以前的吩咐,把钱分成几部分存放在身上各处。

  师傅曾经担心,希望老师找人保护我,不过老师觉得这时候我一个人倒更安全。而且现在我们送人会遭人非议,给那些人落下把柄。师父动了气,说师父不近人情。老师却不争辩,倒苦了我两边劝说。

  这一路的农人也许都在准备春耕,趁着太阳不错,农居院内外都在晒着什么。那些农人见到我也不为怪,只是随便注意一下我,只当我是个普通骑马的路人。对他们,我只能作休息时,百无聊赖时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景观,对他们来说,我并没有实际的存在意义。

  我觉得我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总能找出理由自寻开心,不被注意说明我的安全和自由。我可以肆意的欢笑,不用在意别人的观感,因为他们不关心,也不在乎。

  投宿吃饭时,也不用再在乎别人大谈平安风云侯,甚至加入他们热烈的讨论,便似乎自己和这个名号毫无关碍,虽然有种酸酸的感觉。

  晚上也没什么其他可想,只是倾听外面的人来人往以及他们的琐碎的言语,直至慢慢稀疏沉寂下去得以让我也就如此这般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日,不再有人叫醒我,我是被窗外各式各样逐渐嘈杂起来的声音所惊醒,一夜没有做什么梦,或者做了忘记了。按照老师要求,摸了摸身上各处的钱袋,一切都正常,一个没少,至少我记得位置的都在,心想总算对得起老师的嘱托。

  我承认,今天我整个情绪有些低落,只能想着回家后会好一点。但一想到家里那个“夫人”,竟对归去之路有一丝迷茫无知,便如这早的大雾。

  渡口的人要我三倍的钱,因为我多了一匹马,让他少拉了两个人,当时便有人帮我说话,说船头贪了,但我没有多说什么,给了钱,笑着谢谢帮我说话的人,只说不碍事了。

  下船只管向南,忆起昨日傍晚过虎牢之时,登高丘眺望关外连营,百里不绝气势逼人,但当时我看着也只觉得下面的事与我无关了,便稍微看看便走了。昨日不觉,今日思起忽然觉得自己只顾自己,自私得紧,心胸也太窄,一事不顺,而且还是自找的,便这般颓废,实在不是能成大事的人。另一个我便劝自己:本就不欲成大事,安稳过一生便可。这个自己便立刻又挺起胸膛:哀吾百姓,念之涕零;民自可弃我,我绝不弃民也。此念一定,立时便觉得天地广阔,随我遨游,胸中自有一股舒畅与无愧之气。

  我做得对,尤其是我无意中惹了这些颇有实力的朝臣,这般才能让他们放掉对四卿的戒心,也会认为四卿不过如此,而其他人也会相信三卿肯定会给大家一个好的结果。

  那么,下面我们必须让关外的实力人物得到相当大的好处,让他们不需要依靠朝内的人,我们便能轻易地铲除那些人,但是如果培养出来新的极具实力的诸侯,那么以后天下还得乱。老师他们不易啊!我觉得我还是不行,我想不出来。

  这一思,路上就慢了,到晚上还是没到宛城,我知道此时宛地三城皆在荆州军之手,云书就在那里。那天老师只是稍微告诉了我一下,现在我是很有兴趣让云书给我讲一下,此事必是很有意思,尤其是他给我讲。

  那天下午一路皆是有我腿高的枯蒿野草,间或有些溪流芦苇。此刻千里一色,看惯皇城内的辉煌,这灰黄一片倒更觉壮观秀美。一路行来,的确不亦乐乎。

  天已黑,却全无乏意,便过了本来打算歇下来的镇子,又走了一个时辰,却发觉越走越慢。此刻才想起来,我就算不累,但马却一定累了,我骑着它,却把它给忘了,带着些歉疚,便下马与它一起走了下去。

  那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风还不小,让身边这百里的芦蒿簌簌声忽大忽小,自远而近,由近又远,恰如水面风过,百里波涛。不过这风吹得我总觉得要变天,相对来说下雨比较让我担心,所以,我觉得应该下雨了。风大了起来,路也越走越难走,知道自己头脑发热的坏处。偏巧我这人还是那种一条路走到底,不见棺材心不死的那种。鉴于最近的糟糕运气,所以这些必然意味着半个时辰后,我已和我那可怜的被迫陪着我的马儿一起在一片灰暗苍茫的重重水瀑之中了。

  银铃曾告诉我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所以我想当然地认为我在雨停下之前是不可能找到可以避雨之处的。但是在雨中淋了一个时辰后,雨势毫无削弱的情况下,我居然见到一座路边的破屋赫然在前,一端破损的墙口露出的火光让我更感觉到暖暖的希望。所以,我便快乐地拉马过去,心中感觉自己还没有倒霉到家。

  “请问里面朋友,可以容我进来避雨吗?”行之屋外,看见门栅掩起,便礼貌地问道,毕竟我觉得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先生对不住,鄙妇孤儿寡母两人在此避雨,先生进来不便,便请在屋檐下避雨。唐突之罪,望先生体恤孩儿体弱,受不得风霜了。”很有礼貌的年轻女子声音,虽然让我有些失望。但是,我也只能让我和马儿在檐下将就一下,总算能挡去不少雨,忽又觉得还是够倒霉。只是马儿不太愿意在外面,它很有进去躲雨的想法。

  “你是公马,得注意一下男女授受不亲。”我带着恶笑教育着我的马,不过我觉得用处不大,它依然需要我牵着才能稍安于檐下;我把这个归结于自己的道貌岸然,所以纯朴无欺正直无偏的马儿绝不肯吃这套。

  我一定是把它憋急了,这家伙居然踹了我一脚。让我毫无防备地挨了一下,且极为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右边小腿,心道怎么连马也只踢这里。但恐他们受惊,让疯马踹了人,便不顾腿上伤痛低头蹇步告罪连连进了进去,径直去拖拽那无礼之马,却清晰听到身后刀剑出鞘之音。

  “两位何人,恐非什么孤儿寡母吧?”当下一惊转身,看着他们二人一袭紧身黑衣短裾,出鞘之剑执于身后,似乎还要掩饰,只是二人姿势一致,而且其中一童男身量短小,藏不住剑锋,故而一见便知前面这一男一女颇为不善。

  那妇约二十多岁光景,可能就比银铃大点,脸型清瘦,仿佛过多劳累所致,不过皱纹较少,还能看出些年少的模样来;那少年倒是个小书生的样子,白白净净,不过此事二人这种打扮现在让我看来,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先生是什么人,故意纵马进来,意欲何为?”那女按下那跃跃欲试的少年,朗声问道,颇有两分气势。

  “天地良心可见,马儿不耐雨淋,撒蹶撩我而去,实非我所愿。”我感到很委屈,指指长长裾摆上那个泥印记。

  “此事非你所愿,我不计较,这里有些碎金子,以后若有人找你问起我们,别说见过我们就是。否则,我们一定会杀了你。”这女子看着似乎弱质,不过话够硬的,这有些伤我自尊心。按打扮着两个人应该是什么飞贼一类的了。思索间,便见一个钱袋飞来,随手抄下,立刻扔回,只说:“我记性差,也许走不出三十里便忘了你们,钱我不需要,我不说便是,只管让我避雨烤火就是了。”

  说完,再也不顾什么其它,走到火堆前坐下,烤起火来,但是全身心在注意这一男一女的动静。我琢磨着他们也是一对姐弟,估摸着活不下去,便当了贼,反正穷人家没什么可偷的,富人家被偷点也饿不死。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管了,管了费两条人命,有什么意思。

  他们似乎很是惊讶我的表现,犹豫了一刻,收回了剑,但对我仍很有戒心,但他们的收剑让我更是确信他们是被逼当贼的。两个人都有点过于单纯和幼稚,我对他们的盗贼事业能进行多久表示怀疑。

  不过,我的另一个自我膨胀的想法是:凭我敢在两支剑下依然敢坐下烤火,再比对我的身量,怎么着他们也有些怕我。

  我知道我敢玩险,而且颇有乐此不彼之势。所以片刻后,起身转回马那里去,吓得他们往后挪了一步,还将手又压上了刚收回的剑柄。但是我只是从包袱的油布中取出稍微干一些的衣服,再马后面草草换上,便将湿衣服拿在手中对着火烘了起来。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等到手中有些麻了,衣服干了,火也快熄灭了,雨依旧没停。我依然没有睡意,那少年早已支持不住,倒在了姐姐的怀中,只是那女子依然警惕地盯着我,其间因为雨从各处罅隙中被风吹入屋内,以及屋上颇多的漏洞,致使屋内各处积水也越来越多,她和我换过不少位置和姿势,其他就是在这种互相不信任,互相警惕的气氛中度过。

  天快亮了,雨还在下,似乎小了些,但风似乎骤然又大了起来,屋内已经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我们分别四处尝试找寻一遍后,便只能看着火越来越小下去,而屋内则越来越冷起来。

  那女子把那孩子紧紧拥在胸口,用自己的为这依旧熟睡的孩子,遮去无法抑制的吹进来的风温暖毫不知情的孩子。而我则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小时候的种种相似之处,只不过这对姐弟相对我们年龄差距差太多了。

  我承认他们让我有种好感,所以,我把那件烘干的衣服递了过去,她冲我点点头,带着感谢的神情接了过去,轻轻地盖在了那少年的身上。而少年依然在酣睡,只是盖上衣服时叭嗒了一声嘴往我的衣服中使劲地蜷了蜷。

  天亮了起来,火堆里只有零星的火星了,雨小了些,但雾气正自各个缝隙之间源源不断地钻入。我也感到一丝寒意,昨天的晚饭没有吃,此刻又很是困倦。想了半天,起身再次回到马身边,马对于我的近前毫无反应,纹丝不动,似乎也在睡,只是尾巴似乎稍微动了动,看来可能还不能算是纹丝不动。胡思乱想之间,忘了过来干什么,竟傻在了那里。忽然打了个冷战,才想起来,忙取出包袱里所有的干衣服,先递了一件给她,我自己便又裹了两层,看着手上还有一件,便又递给她,她将衣服披在身上,点头稍微笑笑对我表示感谢,我点点头,坐在那里,感觉暖和了很多,便开始打起了瞌睡。恍惚之间,看到她小心的给那少年又盖上一件,然后才是给自己慢慢披上一件。

  事后我都为我当时敢睡感到吃惊,我想当时我一定感到自己没什么危险,因为我当时确实感觉不出她还要杀我的理由。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太困了,有种生死由我的态势和决心。

  应该说,这个瞌睡打得不怎么样,因为肚子很饿。很快肚子的哀鸣便把我“吵醒”。醒来想想,确信自己确实没有带什么干粮,便只能咂咂嘴继续打瞌睡了。

  忽然,一阵轻声“嗯嗯”的呼唤声把我吵醒,随着浓浓的面香味,一睁眼竟发觉她递了张面饼给我,飞快接过,以非常灿烂的笑容以示回答,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太好收买了些。但她把指头竖在嘴边让我什么都不要说,然后自己也拿起一张饼慢慢小口吃了起来。我便再没什么客气、羞愧和原则,只顾大口吃了起来。

  那张饼其实应该是很大的,但是在我手中似乎就小了很多,在嘴里就更小了,好像没费什么时间,那饼便消失了。说实话,我都快认为这是个梦了,不过其间咬了自己腮帮子一下,以及至今满口留有的淡淡面香,让我确信曾经有这么一块饼在我眼前,拿在我手,咬在嘴里只是现在不知所踪了。

  虽然有些依依不舍刚才的痛快,但是礼数还是得有的,而且我还对下面的事情有所期待,等我再看向她表示感谢时,才发现她正看得目瞪口呆,手中之饼仍是圆月般,这让我很有些不好意思。她笑笑,便转过身去,将一块包袱皮打开,取出一张饼便又递给我。

  但这回我是决计不要了,虽然开始有所企图,但是此刻我只做了一个动作,指了指那个熟睡的孩子,便挥手拒绝了她的好意。因为我只看到了那是最后一张饼了。

  我转过身去,不顾她的好意,摸摸席面,找了块稍为大一些的干地便躺下,背对他们故意赌气似的睡了起来。其实心中暗忖:是不是有点太胆大了。

  回头想想,感觉自己这一夜还是有些小孩子气,想到这个我就有些愁,我这个样子怎么劝司马老混蛋岳父大人?

  每日当三省吾身,孔老夫子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所以我一直照做,只是省了自身以后,也省了改正了。

  正自迷迷糊糊遁入梦乡之际,忽然听得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我就听到背后的人惊呼:“羽儿,快起身。”

  我便立刻起身,用征询的同时很是懵懵懂懂的眼光看着他们,他们没有看我,只是忙着收拾东西。稍微整好东西,那女子便走之门栅前透过薄雾向南方看去。

  “母亲,是他们么?”少年也有些慌张,紧紧执着剑,拄在席上。

  那女子摇摇头。

  “不是就好。”那小孩很是长处了一口气。

  “不是,羽儿,母亲看不清楚。”女子焦急地摇摇头。

  我觉得此刻是我派用场的时候了,因为我这时才是真正的安定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到来还有一刻,我曾从伍领军,知道雾中声音传来比常时更远。他们到此尚有一刻以上时间,我便问你怎么回事?”我从容不迫地问。

  “此事与先生无关,我们立刻自弃路自草间向东而去。他们决计难以追上。”

  “此时衰草已湿,你们一踏就倒,稍微有人注意,便可发现,而且这方圆不知几百里的芦蒿丛,你们能进去,便不一定能出来。如果白色雾中灰黄色芦蒿中黑色非常显眼也算一个理由的话,你便真的躲、藏、逃都没办法。”其实他们躲掉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只是我想好了计策,如果不能用,我觉得太可惜了,尤其可惜了我刚刚捋完一遍腮帮子上的胡子。

  但是他们似乎被我说服了,这让我心中大喜。不过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件刚刚忽略的大事情,“你们是母子?”我感觉我的头脑似乎很是迟钝了。

  “是,这位先生见笑,小女子十三岁便有了羽儿。”言毕这个最让我吃惊的地方,她便把她的故事,节衣缩食,榨干有用之处,有一句没一句,惜墨如金地极为简略地告诉了我,让我理解力这么高的人都只明白了她不想让我明白这个事情。

  但是,我依然决定帮他们。吩咐好了,问了几句要紧话,得到总算相应的答复后。便提出要他们的一支剑,那位母亲决定一切听我的,便一切照做了。

  我稍微清了清嗓子,却有个新的发现,熬一夜并吃干饼一个,可以让嗓子变哑,在当时,倒也算是好事。

  刚说完,蹄声已近前,回身吩咐照我说的做,便整装提剑出门,作翘首南望状。

  一群蓑衣斗笠之人纵马来到,此时节的人这样劳师动众过来,除了为身后的他们,真的很难想出理由来了。

  我如同一个路人般观望,但他们绝不会把我只当一个路人般放过,毕竟我是他们这百十里路来难得一见的一个人。

  然后我就走神了,当他们停下马匹来问我,而我也盯着他们的时候,其时我还在想着方圆百里以前是什么地方。

  “这位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领头的阴在斗笠下胡子拉碴的脸庞显得不是很快活,精神也不振地问我,刚回过神来的我立刻挺直胸膛,便反问回去。

  “噢,你们却是何人,这种天气这么多人出来?”手故意按在剑上。

  那人朝背后看了看,稍微客气了一些对我说道:“昨晚府上出了贼,因为雨大天黑,料那些个盗贼也跑不远,故而现在出来抓。这位似乎在此夜宿,可有看见什么窃贼模样的人。”

  “吾是荆州的武官,年初携妻儿去洛阳省亲,没想到出了乱子,现在事情平定了总算没什么事了,我才能回来。”我带着一丝怨气般地说。

  “却原来是官爷,这就再没事了?不会出乱子了。”他们似乎忘了来干什么似的,忽然对这个北来的最新消息,感其浓厚的兴趣起来。

  “是啊。”我也似乎忘了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一般,赶紧答道:“上阖平安郡王,荆州韩楚公韦大人,荆州平安风云侯谢大人,高陵侯大人为辅政,大举封赏年初变故之中有功之人,诏令天下百姓安抚,改元初平,加闰月,此事你们不知么?”我带着荆州人应有的骄傲,挺胸言道。

  “禀官爷,改元,入闰之事小人等已知,只是听说京中尚乱……”那人对我明显添了几分尊敬。

  “现在一切平静了。”我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说的窃贼有多少人,什么样子。”

  “可能是一个可能是两个,应该是黑衣服,没带什么东西。”果然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所以,我故作愕然状:“如此,你们怎么好找?”

  “您说不是?我们哥几个也不想,官爷,您说也没丢多少东西,也不知道人家什么样子,报个官让官府去查不就行了,但他非要我们去给他追。”这个领头的显然也是一肚子苦水,后面立刻一片哀鸣呵喝,显是对这份差使都大为不满。

  “外面雨大,你们下马进来休息便是了。”我很是同情般地说。

  “小人不敢,老爷少爷对我等终归不薄,虽则难为,然尽些人事吧?”这个领头的还颇有些义气,也免去我其他麻烦事情了,对他不由得感激起来。他们朝我打了招呼,行了个礼,便纷纷继续纵马去了。这些人的主人恐怕也是个读书人,这些礼节倒没缺了。

  只是为何不报官,这有些奇怪,难道是他那城的官府有问题。如果我还是平安风云侯,我去那里还少不得管一下。现在只能这般回去了,叹了口气,追回头来,看到两双极为惊疑不定的眼睛在闪烁。

  我扔回佩剑,自己找个地方躺着。然后忽然坐起身来,把那两人吓了一跳,其实我只是和那妇人道个歉,毕竟刚才有些占人家便宜的嫌疑。不过他们两个人似乎对此没什么介意的想法,但是他们肯定对我的身份有了些怀疑。

  而我也只是躺在那里而已,因为睡不着,倒不是为了二人手中的剑,也不是为了两个人裹着我巨大的衣服显得很是有趣,而是为了二人的关系,十三岁的女人就有儿子了,皇上十二岁就有闺女了,我岂不是很不上进,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带着恶恶的笑意,合着困倦,总算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是踏实舒服,等醒来时,雨似乎停了,不过天没放晴,而且应该是下午了,懒洋洋不愿起身,银铃就不无遗憾地这样说我,早知道就不让我睡午觉了,开始不肯睡到处乱翻,一家不得安生,等睡下去,要叫起来又有得她麻烦。翻来覆去,覆来翻去,来回磨蹭一番后,忽然感到周边有股臭味,定睛一看,头边两尺开外,马屁股下赫然有坨热腾腾的东西,大骂这随地大小便的东西,忙起身,忽发觉自己的几件衣服盖着自己,再环顾那母子二人已然不知去向。

  起身稍微收拾一下,看看身上好像没少什么东西,看了看那坨东西,还是换了一身上下,才觉得整个人舒服了很多。便拉着那匹恶劣至极的马离开了,不过心中还在想着那两个人。

  这一路向南还是这般样貌,只是路泥泞非常难行。听着马蹄下叭嗒的泥声,我是决计不愿下去一同走的,不过这马小子似乎很有力气,不知在那屋里啃过什么了。然后就想到这马小子在屋内拉下的那一坨,深觉恶心。

  那夜宿在一家小镇上的客栈,见一老人在缓缓地讲着什么事情,便凑过去,一边狂饮大嚼,一边听着那些陈年旧事。能饱饱吃顿饭真是件好事,还能有故事听更是好。就是腮帮子上那个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那老人讲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了我,我对他笑笑,他也对我笑笑:“小伙子,你嘴怎么了?好像吃饭不是很利索。”

  “噢,吃早饭时急了,把腮帮子咬了,不好意思,我食肠大。”我傻笑着。

  “馋咬舌头饿咬腮,你当时一定是饿了。能吃是好事啊,我这一把老骨头,牙齿都快掉光了,嘴风都快把不住了。”这应是个很有睿智的老人,他的语气始终保持着那种不紧不慢,只是此刻他带上了一丝笑容。应该说,上了年岁的人都挺喜欢我,原因银铃给我总结过,她说是因为我是饭桶,这让我很是郁闷,没想到很快便又让这老人再次证明了一遍。

  “爷爷,这外面绵延百里的芦蒿之地,一直是这样么?为何不辟成田地啊。”上次北上走的是官道,虽然绕道但是有驿站,此次绕小道看到这些场景,着实还是有些奇怪。

  “小伙子,你多大啊,看着听老成的,可是声音和见识为何如此稚嫩啊?”

  “十八。”

  “噢,你说二十八我也信,你少年老相啊。”他好像就是感慨都是这个声音语气和速度。“好吧,你都叫了爷爷了,我不能不告诉你了。这里本来这百里都是田园的,又有数条河水灌溉,本也算是个富庶丰饶的地方。可光和六年那场大旱便让这里好几条河都断了流。大伙儿的田里什么都长不出来,其实连人都没水喝了,那还顾得过苗来。偏就是还有水的一条河,还被当年十常侍中不知哪一个的什么亲戚霸占,建什么花园,给引了过去,还派人在河的上下游来回巡视,只要看有取水的百姓一律杖击赶走。”

  “还好这次十常侍全被杀了。”我忍不住插了句嘴。

  “是啊,这个是件好事啊。”老人叹了口气,“可当时人死的好多啊,那时节,大家都在眼巴巴等雨,其实也就是等死,那年直到秋收一滴雨没下,很多人早早出去逃荒了,身体差点,年岁大点走不出去的,除了我算命大,有个孝顺儿子每天去好几十里的山里摘果子,取些山泉回来将就度日。其他的也大都在那年过去了。我一次自己发昏出去看看我的老兄弟,还没进他家门,就看见他家锅里的东西,那是一条小孩子的腿啊!”

  光和六年大旱,对我的记忆本就只是传说中北方黄沙漫天,以及到处都有吃人的事情而已,虽然想着吓人,但远比这个小孩子的腿要温和的多。但这回经他这番虽慢慢吞吞,而且颇多地方隐讳的描述,却能让人有如亲身经历一般。

  “光和七年,也就是中平元年,那年天热的早,河里也有水,大家播下种子等着收成,却赶上黄巾贼闹乱世了。”

  “爷爷,为什么你们称他们是黄巾贼,他们四处掠夺吗?”

  “小孩子,没有规矩,这里是大汉的土地,皇上在上,不可如此目无君上,却替反贼说话。”一番话说得我唯唯诺诺,赶紧认错,这才让他又缓和了下来,才发觉,刚才这段是他唯一一次话语说得急的时候,“坏是那些贪官坏,皇上是天子,只是没有办法管住他们,现在好不容易去掉了何进和十常侍,便又出了什么四卿,不知这四人是什么样的人,希望是好官。”旁边有人也在夸奖老人知道的事情多,比如这什么四卿他们还不知道,他只说自己平时就好和人打听事情,从那些南来北往的小商贩那里总能知道些事情。

  “说远了,我还来和你讲讲这百里芦蒿的事情吧,这里当年官军和匪军激战之时,我们全家都躲在了山上,只敢偷眼看看山下的战场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尸体的浓重腐臭在山里都能闻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被中倾听便能听到豺狗争相撕裂尸体骨架碎裂的声音。那几个月难熬啊。躲在山洞里,身上被褥都发霉了,不敢出去晒一晒。两边这样打过来,那样打过去。”老人忽然哭了出来,“那几个月,惨啊。”

  我等了老人很长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却又希望能继续听下去,他也逐渐稳定住,才缓过来,有些自嘲似地说:“年岁大了,也没什么出息了……那年平了黄巾贼,改元中平,可也是秋后了。尸首曝于野,却没人管,我们也不敢回去住。那年便在山里又熬了一冬。我这么大岁数了,知道一件事情:凡是土下有尸首,尸油入土,次年的茅草便长得格外茂盛。何况那么多具尸首就那样放在原野上,第二年天热得快,很多村子就这样十几天内淹没在无边无际的草海之中了。”他顿了顿才鼓起勇气继续道:“我们不敢回村子,只敢在这草海的边缘住下,本以为能讨个还算不错的收成,却又赶上一场大雪……苗死了……我们却又哪来的新种啊?草是越长越疯了,可我们不能吃草啊。”老人竟又哭了出来,很是伤心。

  我低头不语,眼眶中不知何时已经湿了。旁边的人劝慰老人,而老人也只顾自我解嘲,一时没有再言语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和其他人回完话才又转向我:“小伙子,你像是个读书人,看这衣服和你的样子,该不愁衣食,你饿了一天,也许还没什么,现在这么大吃一顿,也就没事了。可你想过饿了三年么?整整饿了三年,永远吃不饱,而且最后都没有那种吃饱的奢望,我们这就这么挨了三年,饿了三年,三年就是在饿,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我努力想想,我承认我想不出来。却在这时堂屋内来了一个人,老人一见他,便就和我说:“我的很多消息,便是由他们传来的。小二子,你从洛阳回来,那里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事情出大了。”那人本来还是有些疲顿,但一听有人问便立刻精神百倍起来,立刻到人从中间坐下,叫人帮拿一碗水过来。水一到,一饮而尽,便如读书人般,故作斯文道:“,如此佳酿,其甘若醴,妙乎哉。”众人哄笑,他这才开始讲。

  “我在洛阳,便听得那天下午西凉飞将吕奉先要与辅政卿平安风云侯在校场比武。”旁边年轻人的兴趣立刻被调了起来,立刻有人问这个人结果如何。

  “我又不是大臣官宦,我哪进得去?但校场的欢呼声那叫一个大,我在东市采办时都能听到欢呼声,不过后来听说场面上是打平了,但是平安风云侯说自己支持不住了。”

  “这平安风云侯干吗这样,如果我是平安风云侯,我才不会这么承认呢?”其中一个少年这样不解地说道。

  “所以你小子永远成不了平安风云侯,人家这叫武德。”一个长者拍了那小子的脑袋,笑着教训道。

  在场很多上了点年岁的人对这个话题都不感兴趣,尤其是刚才那个给我讲典故的老人,甚至说道:“都这个时节了,还比什么武,天下便要被这些武夫所误了。”

  这个老人完全不明白京中各种事情的缘由,却认为自己的想法准确,这让我有反驳他的想法。不过,旋即我就打住了。

  “还有,再过了几天,我正要走,听说平安风云侯被抓了,在宴席上被抓的,立刻就下了天牢了。”那少年有些故作神秘般地说,声音都故意放得低了很多,旁人立刻问缘由。

  “听说,在皇上办的宴席上,平安风云侯说要抄斩董氏一门,你要知道,那何进倒了以后,那就是董贵妃那一族受到隆宠了。其他三卿都怕这董贵妃吹那枕头风,尚且处处退让三分。哎,这个风云侯听说无父无母,胆子好大,直说要抄斩这董氏一门,你说这不是找死么?”

  “你这么说,这平安风云侯倒还是个人物。”那个老人又发话了。

  “听我说啊,我听说啊,这平安风云侯是当年何太后在民间的野种,现在他舅倒台了,哪能不出来帮他老娘忙啊。”当时听着有趣的我正在喝水,闻得此言,噗哧一口水便喷了出去,惹得一众人停下来看我。我也不解释原由直接问:“这位老哥,你这是从哪听来的?”

  “这京城上下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啊?”他倒摆出一副正义凛然,堂堂正正的模样,让我差点跳起来。这谣言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账王八蛋又给我乱编出来的。

  然后下面我便开始为自己辩护,利用自己绝对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向大家显示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他们也找得出理由来驳斥我,其中最难反驳的就是:如果不是他大舅当政,哪个十七岁小孩子能封侯,而这个人本来还是庶身。

  结果越解释越乱,嘴也越来越结巴,最后一帮嘴皮子利索的老农逼得我想杀人。第一次发现荆州人斗嘴都能输。

  委屈郁闷至极的我最终第二天早上早早离开了那里,也离开了那百里芦蒿荡。离开时,心有余悸,背后总有冷风袭来。

  那天下午到了叶城,看着城头的叶字大旗,便觉得好笑。随口拈出一词,“叶覆叶……”忽然想起那天和银铃在一起的事情,不禁叹了口气,便接着道:“风乍起,一叶飘零,一叶无踪,飘零者心伤,无踪者何方?”

  有些心乱,一时也不想去寻故人,便在城内的路上随意晃了起来,想是这一脸风尘,而且胡子拉碴,况且很多人都根本没想到我的到来,所以,只是稍微打发了几个怀疑的目光,就可以像一个普通的人一样漫步叶城之中了。

  此时的叶城还算热闹,至少显得很有生气。所以,我的心情也在这春日淡淡的云中薄日之中好了起来。

  忽然几个似乎刚刚换了岗的士兵的谈论吸引了我,这开头便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对话。

  “罩子,快点走啊,照着时辰,那边又该开始了。”一种很熟悉的打招呼的话语,听得我都想回话了。

  “我想先去拉泡屎,再和你们去。”我觉得他说话时应该换个地方,至少馒头铺前大声吆喝这种事情很倒人胃口。看来周围很多人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尤其是有些女孩子,便如闻到什么似的捂住了鼻子。

  “别拉了,再放几天就消化了!”真是精彩,我从来都没想过还有这种方法解决这种问题,而且听完后也决不打算这样尝试。

  然后那个被称为罩子的人,便立刻作了消化那些东西的决定,跟着那帮人众一同去了。

  我忽然来了兴趣,一个能让人下这么大决心的人要去做的事情,肯定很有意思。所以,我立刻跟了上去。

  原来是个说唱的,他的故事早就开始了。让这帮后去的毛头小子们不断问询前面讲了什么。但我是一听他的故事就明白过来了,如果没错,我还和这个故事的主角很熟。因为这是个女贼的故事,而且这个女飞贼似乎有个小帮手,这个小帮手可能是只狸猫,可能是只猴子,总之每次行事时的样子都不同。也许那个小孩听到会很不满,不过此时,我听到的就是这样。

  这个人很有些本事,一些本来没什么可乐的也能被他说得让大家笑得不停,而且不断用男声女声自己对话延续故事,为这,我还想起我们军中“美丽的”孙校尉,那人要是也说起女声来,不知天下何人会怀疑他是女的。

  讲完,众人大声喝彩,给了点钱,便纷纷离开了。那人整理一下别人的打赏,便准备离开,却发觉一条巨汉依然伫立在他的眼前。

  “这位先生,有什么指教。”他有些不知所措,显然我的目光可能有些奇怪。

  “不必担心。”我好像还是有些官威在身上,还是听着胸膛,指手画脚,“你怎么知道这个女飞贼这么多故事?”

  “噢,您问这个,实话说吧,其实大家都知道……您是个读书人吧?”他放下心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我说道。

  “是啊。”我感到奇怪,好像很多人都能感觉我是个读书人似的。

  “读书人不知道我们这些老百姓的东西,我们这些东西都是凭一张嘴,因为我们记不下来,只能一代代把这些东西能传多少是多少,主要是教个说的方法。其实在什么地方说什么,词都是现编。要说那些大家感兴趣的,而且我不用掉脑袋的。”

  “听着很有意思,仔细说说。”我的兴趣立刻浓了起来。

  “我要吃饭,我饿了。您有兴趣,以后碰上我再和你说吧?”他倒直接。

  “我请你吃饭,你说去哪吃吧?”我立刻作出大财主状。

  “噢,那好,我就不客气了,谢谢这位先生了。”他似乎对我也很有兴趣。

  也是快回去了,这钱我也不用省着花了。所以,叫了一桌好吃的,让这个说书的年轻人着实惊讶异常,他肯定没想到我这么大方。他说他吃不了这么多,说我太客气了,我告诉他,让他也别客气,因为我吃得了。

  一边吃,我一边继续刚才的问询。他仔细品味了口中牛肉的味道后才意犹未尽地先放下了箸,继续和我说了起来。

  “这些事情,我只需要知道大概的事情,然后下面就是自己去想了,想些有意思的事情插在里面。这样故事就有了。”他说得很轻松,但听的人就不这么轻松了。

  “那你不是在骗人么?”我有些感觉被骗的感觉。

  “那又有什么?”他似乎很是奇怪:“我又不是编史书的,本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心,讲那些洛阳城中的风liu韵事,也许街坊大妈愿意听,但大部分老百姓不愿意听。讲官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一个脑袋,不敢。所以,到一处,我们这些人都有一个本事,就是最快的知道这个地方最近的话题是什么,然后知道尽可能多的事情。然后就是编,要不然怎么有人听。”他说得很有道理,但中间少了些东西,有些过于简略,主要原因是他的口中不时在作咀嚼的工作。

  “主要是,这些故事中间都有一个东西,老百姓都喜欢,因为这个女飞贼她只拿那些为富不仁的人下手。给老百姓出了气,这个老百姓心情就好,就愿意听。”他似乎在介绍他自己编故事的经验,但是我却若有所思。

  忽然,听的外面马蹄声响,叶剑在人指引下便进了来,见到我一拱手拜下,“智哥,你怎么来了也不找我。”

  “噢,剑,这身甲胄很是合身啊……我是独自返荆州,不想出什么事情,本打算晚上天黑了去找你……你怎么找到我的。”正说着,忽然想起这件事情,感到很奇怪。

  “噢,这不是到了晚饭时候么,我去巡城,便听一些人说,有个从北城门进来的大个子,有一丈多高,腰带奇高,我就觉着只能是您了。后来听人说,您去听说唱,接着就说您进这里了。我这就摸过来了。”

  我起身和他见礼,顺便还打击他一下,“鼻子又见涨大啊。”

  “啊哟,平安风云侯之礼,叶剑当不起啊。随兄弟来吧。”这个少年做出向后仰去不止的动作,让我忍俊不禁。

  “好啊。”我转过身来,看着那个说唱的,他呆在那里,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塞上的牛肉还有半截在嘴外。“这位兄弟,我先走了,以后有时间再听你讲女飞贼的故事。”

  接着掏出一个钱袋,扔给那个掌柜,吩咐道:“此子所需,尽皆呈上便是。”便和叶剑互请离开了。

  刚出酒肆门口,便听身后不知是自言自语,或是其他什么:“我的妈呀,我居然和平安风云侯一起吃饭了。”

  听着那口气,似乎很不相信那是真的,或许有些自得意满,没有听清叶剑的问话,有些对不住地问叶剑问我什么。他才又问道:“我是问您,您这一路过来还好吧?”

  我想了想,笑着说:“平安一路,一路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