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银铃归来

天变 e_mc2.QD 9711 2005.11.16 23:28

    《天变》

  第二卷 天边

  第一百四十三章 银铃归来

  腊月的第一天,银铃在北海的护卫下回来了。当着到场的下面人,我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场面上接着也只是牵着她的手,只是不时手上用点小劲示意,很快她便会捏回来,然后斜目相视而笑。

  场面上大家打个招呼,谈谈情况,一切平定,军队大部分还驻扎在南海,一个叫商升,或者桑椹什么的在那里领头驻扎,还有一些个叫绿鹤(商升、吕合,都是史实人物,下同)、青狼(秦狼)以及张牙(张雅)舞爪和大葱蘸酱(詹疆)。说实话,这干人的名字都不咋的。

  众人应景而来,知趣而去,只有几个便装的兵丁跟着。连老四也早早告了声罪说是回去见夫人了,也不知道弟妹什么时候迁来的,怕是小南做的主,也没告诉我。不过我没有什么兴趣查究这种事情,只是捶了他一拳,让他赶紧回家。

  我穿便装而来,她着便装而归,正好作一对平常小夫妻行走于街坊之间,路边亦没什么熟人,则其趣颇多也。

  那一日正值入腊,街面上不宜行车,倒不是此地一贯下雨道路坑坑洼洼,偏巧这几日老天爷难得消停,能给看看日头模样;只是入腊各家祭祀,这三十天,各家前一月早早算好吉日,便和襄阳一般毛病,即日起便张罗每年那几番烧钱的劳什,一路墙边道前常见灰烬残香,逢上住户跪地祷祝,我和银铃便一如寻常行人般绕路而行。今早出来得早,不知道家中今日是什么景象。其实前几日也没在家多呆,只知道母亲和郭佩加上几个小的和纳兰、霍兰领着一堆下人忙得厉害,甚而纳颜也经常扛着一座山一样的东西,从成袋木炭到米、面、肉,从一群忙碌但还是停下来目瞪口呆的人中间走过,他一定很消受这种近乎敬仰的注目,因为当大家提起这个事情,他总是一付故意不以为然的样子,但时常会扬起眉毛偷笑。

  在回家之前,除了谈一些那种事情,也是会提到公事的,拐过一个路口,已能看见宫城门,眼见路上行人寥寥,我便想问一个前几日就想问的问题,不过银铃先问了话:“祝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华容看过了,他说没有性命之忧,可是身体发肤之上遍布瘀痕,内脏之间皆有暗伤,血气虚亏,脉象微滑,可能需将养很久。这位祝小姐如何伤成这样?”

  “此事回去再讲。”说此话时银铃做贼般瞅瞅后面,忽然蹿上来就扑到我的怀里还亲了我一口,“我好想你,子睿。”

  忽然平地里不知何处一声咳嗽,吓得怀中的娇俏,如泥鳅般又溜了开去,距我三尺处站定,眼睛四下搜寻,便在此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我才恍然醒悟,也不管这声咳嗽究竟来自何处何人,只管将她揽于怀中,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银铃,我好想你!”

  怀中的小贼依然四处探头观望,确信没有旁观的人,才看着我,忽然笑了,又亲了我脸颊一口,嘟着嘴:“有多想?”

  “想得除了你,我什么都想不到。”我忽然苦笑了一声,她能明白,抿着嘴,低着头,还是笑了。

  “你怎么没去打?”我赶紧找到一件公事来填过这段话:“韩暹没把我的命令传给你么?”

  “当然传到我手上来了,要不然我怎么能给他那件甲……他定是穿着那甲回来的,你见过了,嗯,果然如此,真是个坦荡外露得很的老兄,那甲是以前南越赵家一个王爷的,散在民间,被番禺外一个小毛贼头得到了,我平了他的水寨,活抓了他,便得了这甲,正赶上韩暹送信来,看着身量合适,便赏给了他,他开心极了。那甲做得不仅漂亮,而且结实得紧,否则,那贼头怎么逃得过破六韩烈牙的箭,还能被我活捉。”银铃把话岔远了一些,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却还是四处瞄着,显然是正事之前的铺垫,半晌才开始说些正经话:“说出来也不打紧,我认为此事还是暂缓吧,其地易夺,其乱难平,还是从长计议吧,这渡海作战,花用太大,时间稍长,小小南海便定然支不起,即便一旦平复,若人心不服,其后不断起事便会让我们疲于应付于瘴毒蚊蝇与山间乱民之间,征讨一次,这仇恨就埋下了,其后二三更迭,这民心就更难收服。况且……我想,这里面有外人在捣乱,否则何以这杆匪贼起乱事之时,尽选是最近,而且决计不会如此博罗揭阳等几地匪徒相隔数百里,却能遥相呼应,攻其一,则侧背临敌。若非我越人作战勇武,加之烈牙无人能当,箭诛了十数个敌酋头目,使我笔尖一挥便能遇城破城,遇敌歼敌;就凭我们越人区区八千,无后方粮草供给,根本不可能一月之内平了南海,所以,老公把烈牙送来真是太好了。”她又围上了我的脖子,亲了我一口。而我点点头,告诉她,我们也发现了这里的叛乱勾结的问题,显然这个是交州之事最令人头疼的。

  “你想赶紧平么?”银铃继续不断四下张望。

  “我怕自己平不利索,定又会有人挑唆哗变,但我相信你能。呵呵……”她傻笑一番,只管看着我,换作这回我四处张望:“波才和我意见一致,我们不动或许更好,但是我确实想借着你这股势把日南,九真一古脑给平了。我查过各种方志,日南,九真的南越之人曾受我汉循吏恩惠,亦曾受我汉酷吏所欺迫,加之民情骠悍,断然制之,势必桀骜难驯,日后恐有所反复。但以夫人之能,应可一举平息乱事,收复南两郡之民心。而同时,我却在广信按兵不动,与贼相安无事,这样明年开春,临近合浦、郁林那些散杂乱军定会军心浮动。”

  “你把你夫人当神啦?什么都能给你解决?不过你如何得知明年这干乱军会军心浮动?”伊人不再张望,只是笑着看着我。

  “我问过波才他们,真正种地的如果开春的时候不种地,那心急火燎地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一旦误了农时,心里就一直悬着,不知道该干怎么好。这干贼军,纵有外人挑唆,终究是些种田的老实农人,我想,到时候再发一纸招安文书,这干人还不乱了散伙的就有问题了。郁林、合浦的几支我都盯着呢,一丁点都没有动他们。这回我等的起了。”

  “这回现的挺聪明的吗?不过你碰上渔民造反怎么办?”这人斜眇我,必然一肚子坏水,不过我早想好了,因为我早就是一肚子坏水了:“越人自古便以舟为马,以船作车,麻烦他们吧?顺便把朱崖也收回来。”我挠了挠脑袋,我知道有人会去那里一起挠,而且不仅有挠。

  “不过,你也许错了。”银铃忽然正色看着我说道:“或许郁林可遂君愿,但合浦……”

  “如何?”我抓过继续作恶的小蹄子,向前一步。

  “合浦地处远南,其四季皆夏,温热多雨,植死木而能成林,纵稻谷不生,其薯蓣也可活人,恐那里农人不会如子睿之想。”银铃忽然停了下来想了想:“不过现在不动还是对的。”

  “那就行了。”我呵呵一笑,我是个懒人,银铃来了,我就懒得想这些麻烦事了,但是有些不算麻烦的事情还是得我挂着,不过从银铃后来地表现,似乎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张何这个人怎么样?”

  “此地不是说这等事的时候,夫君鲁莽。天看着又要下雨了似的,快回家。”终于说到银铃发嗔,我自然立刻乖乖在后面跟着,不过她很快又挽了过来,“带路。”

  那天晚上果然又下雨了,这里的老天爷还真有这份闲心,但事情的重点不是外面的冷雨霏霏,也和老天爷没什么关系,而在堂内的我的尴尬。一个人如果有两个老婆,而且都很漂亮聪明,满腹经纶,通情达理。应该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我却感觉很难感受。而且场面上如果还有一个情绪颇好的幸福母亲的话,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

  母亲坐着主席,自然离桌上的盛羹的鬲最远,我坐次席也够不着,而我的两位妻子则正好都靠在这个热腾腾的家伙边上,再下面的则是小家伙们,所以,在这样的一张大桌上,母亲很自然的抬起了手,紧张得我赶紧伸过手准备接过碗,却听母亲幸福地摆摆手,笑着说:“媳妇啊,帮娘盛一碗羹。”

  于是,我试图一直避免的情况出现了;虽然明知道这不可能,但我还是奢望,现在已然失败:因为我有两个夫人,那么这一声媳妇叫得是谁?这件事,我,银铃郭佩,甚至可能包括母亲自己可能都没弄清楚。

  而场面上正如我所想,两位坐在我的下手,本都在埋头吃饭的女子都应了声,然后都迟疑的看着对方,我从没有看见过银铃曾有过如此迷茫的眼神,这更让我歉疚而心疼,最终银铃在右手接过母亲的碗,端在鬲前,佩儿持勺满好,再接过碗,而银铃接过勺,放勺,佩儿递碗轻放母亲面前,二人再次对视一起说了声:“母亲请慢用。”

  两个女子都谨小慎微地在旁照应,我却在心痛,一种愧疚弥漫在心间。母亲依然沉浸在幸福之中,她品了一口羹,夸奖了一番,却问银铃道:“媳妇儿,是你做的。”

  “呃,不是不是,是佩姐姐做的。”银铃赶紧抬头说道。

  “啊,我佩儿媳妇的手艺真好。”母亲一边品味,一边赞叹道:“子睿吾儿有口福了。”

  “啊,母亲过奖了。”佩儿则依旧低着头。

  “不过,给吾儿做菜不必太费心,在上阖老家才见着他时,我是真喜欢这小子,我还自己下厨替他做菜,却发现他虽不是狼吞虎咽,却也是囫囵吞物(此时没有囫囵吞枣这个成语,囫囵,整个的意思,作者注),不知滋味,真是个牛嚼牡丹,糟踏了好东西,也把我气了,不过谁让他真是我的孩子呢。”母亲到把我取笑了一番,只是到这真字上加重了语气,却乐得下面那帮小子窃笑不止,陈武还喷了一口在桌上。而我只听了最后一句,抬眼看着母亲,却发现母亲却也一直看着我,我不知怎得也笑了,母亲小声撂了一句:“吃完,陪娘走走。”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云开了些,还露出点星光。

  母亲的精神特别好,在宫城内晃了一圈还上了内城城墙,一路走,一边看,开始我想扶着母亲,她却挥手表示不必:“你娘还没有老成那样。”

  要说话前母亲也朝周围看看,我觉得女人总有这方面过分的担心,怪不得民间的飞贼,到了传闻里多是女人,说不定还带只小动物,那小动物说不定还有个人型,两者之间说不定还有紧密的如母子这般的关系。

  “儿啊,你知道母亲的喜好么?”

  “孩儿不知道。”我很老实。

  “老实孩子,连猜都不猜。”母亲似乎到很满意:“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真的是一样。从来不知道还有欺瞒诈骗。”

  这话捧假了,我自认没这么老实。可母亲没有注意到我的惭愧,她似乎已经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

  “那时候他就知道每天吃饭时节上塔巡视,看哪家没有生火的便送饭食,对于那些老弱而衣食无继的自然是好事,但是那些终日无所事事的闲汉也正好乘机偷懒,以至那些劳作终日方能得一些饭食的人,也是个坏榜样,时日一长,自是懒汉越来越多;你老爹终于发现不对,又处理过了火,把所有人都给抓了起来。不过,我就是喜欢那时候你的老爹,因为那时你的娘亲我,也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年轻的时候你的老爹挺精神的,你眉宇间到能让我看出那老胖子以前的那些英武劲来了,呵呵,哎,那时候就是感觉你老爹特别有英雄气概,后来就嫁给他了。”

  “您不后悔吧?”我忽然有些后怕地问道,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都要十九了,还后悔,后悔有什么用?”母亲笑了,“而且我一点都不后悔,你和你老爹都很不错,有你们这样的夫君儿子,母亲很开心,尤其在这个世道里。”

  我低头憨笑,继续听母亲说话:“这个时候,心思里刚有了那些男欢女爱的东西,就结婚,可能还是早了,我虽然碰上了个好的,却有不少女子托错了人,你莫要让我的两个宝贝媳妇儿将来受苦。”

  “孩儿不敢。”我吐吐舌头。

  “将来吾儿若能当政。”听完这话我都需四周看看:“可以改个制度,女子过了年纪,不必交那些算赋罚金了。”

  “是。”我忽然有所思:“母亲当年被罚过?”

  “是啊,家里虽然不算穷,但也难以支付我和姐姐两个人的五倍算赋,当年还就是你大伯老爹替我们交的。”

  “孩儿记住了。”

  “我的傻儿子啊。”她忽然揪住了腮帮子,还把我搂了过去,如一个小孩子般调笑了一番,虽然很不自在,可是心中却很舒服,十八年,又一次在母亲的怀抱中被呵护,只是腰弯得有些酸,这情景外人看来定然有趣,我却希望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有也都是瞎子。

  母亲哭了,女人很多事都是一样的,她们悲伤的时候,哭,开心了,还哭。哭得让我的鼻子都有些酸,直到她拽着我的腮帮子来回晃荡,说道:“你怎么这么幸运?有这么好的两个媳妇。晚宴上,我故意出了点难题,她们却做地很得体,很配合,你知道她们为了什么么?她们还不是为了你这臭小子。”

  忽然她甩开我,“孩子大了,不能老在母亲怀里,好好闯,有两个这么厉害的妻子,以后要好好努力,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自己的夫人,丢人,知道么?”

  都说北方女子刚烈,南方女子阴柔,其实所有的女子都一个样,尤其是对待自己的孩子。

  那天晚上,陪着母亲回家,因为在宫城里,一路不会出什么事情,就是准备回去睡觉出现了问题,而且这是谁都清楚这时候我会面临的问题。

  我自然知道两个人都住在哪里,即便不知道,随手提溜住一个人,一问便知,但是,我去哪边为好。所谓齐人之福,我却觉察不出任何福之所在,其实我觉得我的两位夫人甚而可能现在的心情和我一样。

  我,独自一人,走过中厅,来到后面的寝院,这日没有月亮,只有零落的星光昏暗地照着这院里的一切,后面的后堂供奉着祭祀的东西,虽然掌着灯,我也不清楚里面现在是什么,院内左边是一间大屋,右边也是一间大屋。我知道进了一个就不好出这个了,而另一个自然无法进了,不过目前只有一间亮着灯,是右边郭佩的屋子,银铃不在时,我总是在这里睡。今日,我是否该去银铃的屋呢?银铃的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掌灯,可能是一路劳顿,我的银铃一定是已经睡了。

  当下拿定主意,立时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入右边的屋子,心想明日再说。

  不过眼前的情况告诉我,还是今日就说比较好,或者说只能今日说了。

  因为银铃和郭佩都在这一间里,此刻正在掌灯夜谈,察觉有人进来,四道目光便把我钉死在门口,一寸也挪动不得。

  “唉,夫人……们。”我赶紧作揖,做一个乖丈夫状。

  “呃……”郭佩刚要说话,这边银铃就坏坏地插上嘴了,“叫谁呢?”

  郭佩忽然抿住嘴,不说话了,却见银铃一脸趾高气昂地嘟着嘴,当时我就一头汗,心想今夜可有得麻烦了。

  没想到两个女子却忽然笑了出来,只见二女一起指着案边的空位,让我坐下,我心里嘀咕也不知道这两位大姐这是要干什么,但艰难地拔起脚,就觉腿上灌铅一般,很是别扭地蹭到那里坐下,眼睛从一个脸上到另一个,再从另一个到这个。

  “我们正谈着你。”郭佩很是放松的样子,手中捻着一支竹签,挑了挑灯芯。

  “谈我,谈我什么?”但我很紧张。

  “我刚问银铃,夫君你统兵打仗到底如何?”伊人放下竹签,面朝我说。

  “如何?”虽然有些悬着心,但我也很有兴趣银铃对我的评价,想起小时候,银铃夸我一句,就会让我开心个好半天。

  “银铃还没有说完。”于是我们两个一起看着剩下的人。

  “我以为若是战场上捉对厮杀,一对一,那么我直接挑白旗投降为好;若是一人带十几个人,我也必输无疑;若一人带一个百人队,那么我有三成胜的希望;一千则七成;以至一万以上,则子睿必败也。”说完,她鼓着嘴,忽然长吹一口气,转过脸笑了起来,我忽然放心了,我觉得情况可能比我想象得好。

  郭佩则认真地看着我问道:“夫君觉得如何?”见我似乎没有注意,便解释了她的问题:“银铃那番话可对?”

  “我同意。”和银铃对垒,人少还好靠自己的匹夫之勇,人一多,我确实没有信心能赢银铃。

  “夫君倒是个诚实之人。”郭佩对她的夫君似乎还很赞赏,对此其夫君只能傻笑一下,紧接着便抛下一个其很感兴趣的问题:“张何此人如何?”

  “今日太晚了。”银铃打起了哈欠,“我和佩姐要睡了,明日我与你再说。”

  伊人定是故意,她还对我说:“夫君,可与我们一同就寝?”

  “呃,不了,夫人好好休息,我去那边睡。”我能体会她的意思,所以我主动退了步。

  我的家庭存在着非常奇怪的问题,但现在还没有人主动提出解决的方案。我想提,没点子,她们很可能有点子,可是一个不愿意说。确实以我们家的情况,只能我提比较好。

  广信的天总是喜欢阴沉沉的,合着时常的小雨蒙蒙地笼上一层薄雾,这就是这里每日清晨的景象。我起身,去练武,心中满是各种各样的问题。昨天晚上做了恶梦,愕然惊醒的时候,身边却是空空无人,所谓坐享齐人之福的人享受的清静便是这般吧。以后如何我还不得而知,便如梦中从万丈深渊落下,最难受的却是下坠的时分。

  华容那日早晨见我,说我有心病,我点头,他没给我治,我也知道他治不了。

  早晨银铃也在朝廷里坐着,众人倒没什么意见,很是自然,司徒徐征还道了数声礼,立刻整个朝廷就乱了,那帮人也学上了。这倒是,谁让我让徐征当司徒,这教化之事,本就是他的,只是课堂的情况有些糟糕。拜倒的人,连冠甩飞的都有,我就拾了一个,放在案上,指指队列中,头上明显少了一块的那位:“散朝来拿,为何每次事都有你?”

  众人笑了,学礼仪的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早朝上银铃将一路情况说明,果真一路顺利,屡战屡捷,当下自然赏了老四,再次宣布他左司马的官职,授了才赶制印绶。这一点只有一个人有异议,不过不是针对老四的。

  “夫人怎搞?不搞个位置?”邓茂跪起身子,忽然看见对面徐征,咽了口口水,加上了一句:“启禀越侯?”

  立时听到后面人轻声提醒:“茂哥,是启奏。”

  不过再如何没关系,其实我在等这句话,不过听完,我还是要去问问意见,至少形式上要问问:“司徒大人,监察史大人,你们意见如何?”

  “老臣以为可以。”张叔低眼瞄着我偷笑。

  “越侯夫人果然名不虚传,久闻夫人匹马平吴,虽然有祖制言及内室不能干政,但既然此处不是洛阳的天子朝廷,便不应受此局限,微臣以为可以。”这处答应了,便没事了,当下加我自己的夫人为散议大夫,千石。我知道这官职低了,有些对不住,但这样能够稳住一些人的心,这就是我需要的结果。

  “张何这个人到底如何?”这是我第三次问了,前两次这人总是推托掉,这次我想此人没有什么借口了。

  “禀越侯!”她倒有礼,不过这如果是在朝堂上也就算了,偏巧这是午后的府衙内专供以前的官员歇息的养心舍。此刻还就我们两个,姿势还是平躺的,这话就很不得体了。不过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的脸部表情可以表明她是故意的,而下面她打算如此继续下去,这就有些肆意了。

  “臣见南海番禺一带气候宜人,稻可两季,农田水利井井有条,官员冬日月令一丝不苟。虽四遭有乱,然其城民心不乱,饮食起居一应旧日。”

  “这么说……”我的一只手游走在她的下颌和腰腹之间:“张何有些治事的能力了,不过你只说了番禺,其他地方呢?”

  “这位主上,你在做什么?”她无可奈何地斜眼看我,因为我另一只手箍着她的双手。

  “我最近在学些医学,正习练切脉之术。”我也开始一本正经,当然只限于脸部。

  “有你这么把脉的么?”她的眼睛盯着我在她胸脯上作切脉状的手。

  “此处为我儿女初时饮食之所,吾自当悉心关照为好。”

  “哎!”她摇头了:“我总觉得他有些过于重视政绩,而且厚此薄彼,上面下来人监察,大多只会看看该郡治所四周,然后四处游览一番便回去交差。这样视察张何自然能得褒奖,不过他一直没有升官,开始倒真是令我奇怪,但细想想,天下分州,州下分郡县,州刺史六百石,郡太守两千石,朝内两千石便是九卿之官之享,然伴君似虎,如果不能为州牧,倒真远不如为一郡之守来得快活。张何和这里的徐征倒真是能做官的人,还有一个士燮也似这般。”

  我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

  “南海有一个叫董正的人(见于《广西通志》,作者注),民间皆以为至贤至孝,张何三举而不应。我寻访找到过他,是个很不错的人才,却有些孤傲,言语之中颇看不起张何之人,言其不以民为意,惟官仕为重,不恤民情,不查地理,举全州之力,只治番禺之地,今虽暂定,然早晚南海必再乱也。”

  “如果果如银铃所说,张何之人确实不怎的。”我撇了撇嘴,“只能当个百里的县官,不能当郡守……嗯,我马上把他调上来,到我的身边,给他个大些的官,看着他做事。把那里交给……谁去好呢?你带来的那个桑椹怎么样?”

  “什么桑椹,商升,东冶的侯官长,弃官跟着我们过来的,还有那个张雅,詹疆都是。”

  “啊,弃官?他怎么不留在那里了?”我非常惊讶。

  “孙坚请吴候令开拓吴地江南之所,即吴地之南,会稽郡南,故东越,闽越人之地,那里山峦叠嶂,水路纷杂,平地绝少,且多半未经垦辟,千里之地,只有东冶一县。孙坚此人,夫君也打过交道,你觉得此人可能久甘为人下么?”银铃见我摇头,点头说道:“他自然寻衅更换他所辖下东冶之官,代之以自己的亲信,那些官吏,明白事理的自己上书辞官免得受辱,不明白的便被冠以种种过失赶了出去,同时大兴赋税,以供垦辟之用及军资补给。商升是个平民中拔举的,一步步到了今天的位置的,为人忠厚,处事公允,民望颇高,孙坚没有动他,但他为民请愿,也被斥回;商升是个直脾气,带着他手下张雅詹疆,和着此间闽越人也够血气,就打算造反了。最后被我说动带着一干不愿留在那里的,一起过来,说是八千越军,其实还有上万的眷属留在南海了。”

  “哎呦,这事……那岳父和老家那些越人怎么办?孙坚垦荒,会不会对他们有所……”

  “我留下了话,出事便过来。”

  “现在感觉到这个越人女婿的好了吧,你有没有什么感恩的想法啊?”我大拇指朝自己一指,作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当然这幅样子不能做得太久,否则便有很大的危险,所以,我赶紧抛出一个事情转移话题:“银铃,有一个事情,你该知道,你知不知道这里的大牢里有什么问题么?”

  “什么问题?”伊人果真停止行凶的企图,停下了手。

  “我得去查查。”她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还向我要了人手,打算彻底查一下根由,有了她出马,我一身轻松。

  翻开怀中地图,打开看了一番自己的国土,我胸中豪气顿生,“明年夏天平定全州,还有……两年内,我要把珠崖州(海南岛,初即为汉领土,后因里人不堪汉吏压迫,东汉时撤,作者注)收回来!”

  话锋一转,让我自己回头想想这些事情,最终淡淡地说:“我要去看看这个叫董正的人,还要去拜访士燮,不管现在,我还是装傻吧。”

  事情有赶巧的,我刚刚接来了我的妻,安顿下越人的军队,就这天,我接到了从会稽来的一扎信简,孙坚写来的。信中处处以臣自居,只是谈及边境往来关防事宜,极尽恭敬谦逊。心中暗骂,撇开朱俊和我套近乎,怕没有什么好事,口中却不断对来使称善,还问孙大人可好。闻听孙坚添了一子名皎,便让纳兰去准备些礼品道贺,也是客气得紧,心中却把自己骂了一通。

  对孙坚,我虽已没有恶感,却也一直没什么好感。而且我感觉,会稽南海之间的边境上迟早出事。只是我现在无力顾及,而且朱俊大人在便出不了大事,忽然我感到些不安,想到那天在盐渎的夜里的梦,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广信很喜欢雾蒙蒙,不过这里的天气要比襄阳老家暖和,但闲坐时,骨子里却能透出一种冷劲,想歇下来的时候,便只能骑骑马,到处溜,这时周围雾气便自有一番情趣,我不喜欢打扰别人,所以我都是在宫城里跑,随意常常我会在雾中听到笑声,马蹄声,然后才会看到很多熟人的身影最终才看到这些欢快的人们,尤其是小南,邓茂,我注意到这两个人,是因为不仅是这两个人一向大声惯了,而且我注意到那件原本属于小南衣服,现在已经穿在邓茂身上了。

  本地人说交州分三块南北中,这里算中。不知道南北会如何,我不介意,不过母亲有些介意,最终,她离开了,以天气的理由,不过,我觉得她是不放心老爹。

  初平元年腊月十一,圣旨到,说盐铁官将到。三天后,朝廷里的盐铁官终于到任,这本来是件大事,而且我居然一下子就记住了他的名字:贾琮。(正史中,中平元年为交趾刺史,作者注)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慢待他了,原因是袖中刚刚加急赶送的卷帛上的事情:郁林北部雪灾!

  这一天,我好像要十九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