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张角之死

天变 e_mc2.QD 3399 2003.04.12 16:10

    我一直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可一夜我却似乎过了我的一生的时间,如果不是张角的一段话我可能试着过第二生的时光,但我知道,历史这次是由人创造了,但那个人绝不是我。但很多年后,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拿他的话教训我的士兵,可要么我忘了,要么我犹豫了,要么我觉得这时说不恰当。

  “谢谢你的美意,算了,我们四处受钳制,再待之秋后,我们确实已半身入土……”

  “天公将军!”旁边的部将觉得他的话太丧气了,想打断他。却被张角挥挥手制止。

  “我一直想为天下创出个太平盛世来,可看来我想得太简单了,但既然已经事已至此,我不能置几十万黄巾义士于不顾,我们兵分两路,一部由我留守,我黄巾大军主力,速去江东吧,我们不是西楚霸王项羽,不须怕无颜见江东父老,总有一天,我们黄巾大旗还会插到那狗皇帝的洛阳城头上的,但甲子年不属于我们。”

  “天公将军,让我裴元绍留下来吧。”那个后来来报信的大汉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一定挡住卢植的军队,一定能让你们去往江东。让我留下来殿后吧!”

  “不,必须由我来,我是天公将军,是我领大家一块造反的,到这种时候,我不能离开这里,我不能走!”张角环顾四周,语气坚定的说,忽然脸上的坚毅表情消失,很轻松释然的走到天井中,仰望着苍穹,似乎和我们说又似乎自言自语:“如果我是个瞎子,我将无法看到每天灿烂的阳光和夜晚的繁星,如果我失聪。我将无法听到大家的欢笑和风的呼啸,如果我不能说话,那我无法和众位兄弟们倾诉衷肠,如果我失去双手和双脚,我将无法和大家一起冲杀于战场……非常幸运,我什么都不缺,那我还怨恨什么呢?上天让我活了40多年,已经足够了,既然这里我的年岁最大,那就让我来吧!”

  大家都静下来了,只是互相看着,忽然,这个那个同时说,我留下来陪天公将军,那个说,我留下来。又是张角对大家作手势让大家安静下来。

  “我决定,张梁张宝你们留下来帮我御敌,其它人,明日立刻领本部兵马开拔直奔长江。到江东后先化整为零,待至明年开春时便相时而动。”语气饱含那种不容置疑的感觉,令众将虽然有的已经泣不成声,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反对之辞。张角看无人反对,转身便进内室了。

  看得出来,张梁张宝激动,大喝一声“是,大哥。”便不再言语,转身回营了。

  大厅里开始有些混乱,但很快便人去厅空。只留下我,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怅然若失。黄巾的一个内务官,很客气的请我去休息,我挥了挥手一言不响的离开了。

  街上除了巡逻的黄巾军,行人很少,在路的拐角,我被我唯一的部下叫住,他和我说什么,我不知道。因为第二天醒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身在何处。

  “我们走。”我发布了我第二条命令,接着整个人就又没有了魂一样。骑马经过城门,浑浑噩噩的我听到了后面张角叫我的声音,我好像还没立刻醒了过来,默然拨转马头,翻身下马,晃到到张角的马前,“天公将军找我不知何事?”

  一把剑忽然架到了我的脖子上,“小子大胆,你是荆州来的说客,欲诱我等去长江边找死,既已被我识破,你便纳命来吧。”

  我就这样看着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只说了一句:“嗯!”转身就上马了。实际上,这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件事是我出城五里后,我的那个行脚商人部下告诉我的。我立刻问他张角什么反应,他才奇怪的问我,你怎么问我,你不是知道吗?张角看着我的背影,任由我走了,守城官想拦我,也被张角喝住了。

  张角看来没有看穿我的身份,只是想试探我一下,没想到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他却不知所措了,看来只能说运气好了。

  下面就没我什么事了,我把那个行脚商人遣送回去了,还必须用这个词,因为他好像不怎么想回去,我和他说比较好的办法是你们分家,你让你儿子或你自己到襄阳来,这样眼不见心不烦,到襄阳来,我想我还是能给他找个活的。

  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当我来到新野城下时,我已经和一个流浪汉差不多了,好像我又长高了一点,所以衣服又不合身了,就像一些碎布头拼在一起披在身上,头发散乱的搭在肩上。我的通关符文,实际上就是块羊皮,也基本上与块烂羊皮一般无二。我很想家,那天,还下了一场大雨,把我浇得更不像个东西了。

  雨后,天彻底凉了下来,我知道,秋天真的到了。

  一路上,各种传言我都听到了,我知道张角病了,波才死了,皇甫嵩又北上了。不过这似乎与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想快点回去,这次出门太久了,姐姐不知怎么样了?如果说我还在想着一个女人的话,那就是我姐。因为在襄阳城认识我的官宦小姐,大户千金,布衣少女都挺多,我知道的她们的名字的却很少,我想这个秋天在襄阳没什么事干的话,结个婚应该是个好主意。不过最好先把姐姐嫁出去,否则就太对不住姐姐了,要是让姐姐变成老姑娘,嫁不出去了,那我这兄弟就太不像话了,但绝对不能考虑我那帮兄弟,否则让他们占我个姐夫的便宜,我和他们还要同在朝堂之下一同谋事,一个字:不爽,嗯,好像是两个字。

  想着想着我已经穿过了新野城,我没有去见这个城的熟人,因为我不想见。

  我的襄阳城已经在我的面前了,我挥起马鞭,猛一夹马蹬,希望快点回家,这段日子所有的时间几乎全在马上,我的马上本事涨了不少,可马也换了几匹,驿站的人还问我要不要换件衣服,被我拒绝了,因为,这件衣服是姐姐替我作的,而且,他们的衣服也很难有我这种尺寸的。

  进城门时,我还是被拦了下来,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我拿出符文,那个城头老兵还眯着眼睛看了我几圈,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不过还好他终于认出了我,踏入城中,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来往的人群和一些很奇怪的目光,我正想发一通感慨,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带着那种特有的戏谑口气对我说:“你在陶醉什么,在外面玩的愉快吗?”

  “子涉,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他看我跳下马,也跳下马,张开双臂等着与我拥抱一番,我们可是铁打的交情,但我没有,我直接跳上他的马,“我的马跑不动借你的马回家。”

  “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说见到我太好了,原来时见到我的马真是太好了。”虽然有点被戏弄的感觉,他在我背后的话还是充满了调侃的意味。

  子涉的马看来是比较有体力,撒开蹶子就往我家跑,直到我在家门口猛拉缰绳它才终于停了下来,还成功的把我给甩了下马。幸好我皮厚,从地上爬起来,就连滚带爬的……撞到门上了!接着……就把门撞开了,姐姐就在门厅,呆呆地看着突如其来的我,我知道自己好像闯了祸,立刻先发制人,“大白天姐你关什么门啊?”看似乎无效,立刻换语气“姐,我好想你。”一看似乎还没什么动静,“我先去洗一下吧。”姐姐好像是傻了,我一低头,就从姐姐身边走过,接着我就知道了姐姐已经明白过来了,因为我的屁股上重重的挨了一脚。接着我就听到了我很久没听到的声音,“终于知道要回来了是不是,以为你不想回来了,一回来就把门撞坏了。”听得出来姐姐有点语无伦次,心想这就好办,转过脸就傻笑。

  这招果真有效,很快我就舒舒服服躺在我家的大澡桶里,除了脸上火辣辣的有点疼,我知道这次姐姐虽然没怪我撞坏门,虽然我这次出门也是因为身负要任,但这几个月一直在外没回家,姐姐还是不能释怀。

  洗完澡,我就睡下了,直到子涉这个家伙来搅了我的清梦,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别睡啦,兄弟们都来了,给你接风,快起来。”接着他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因为他肯定知道搅了我这么贪睡的人的美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赶快遛比较好。

  “给我接风,还不是到我家来让我姐忙。”我嘟囔着找了件衣服穿上,是小了,我又长高了,在铜镜里整整发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认不识我了,我居然长出一脸的胡须,不是很密,但也足够让人把我的年龄往三十开外那个方向去想了。

  进入客厅,迎面就看见桌上的那只烤全猪,那帮混蛋真是不够义气,全选在离猪近的位子上先坐下了,等我走到桌前时,他们才想起来问长问短,不过我倒不关心这个,因为我说的第一句话,谁都没想到,包括子涉:“不要告诉我这是小白。”

  子圣来的很晚,小白快被一群穷凶极饿的朝廷命官抢完了的时候,他才到,他们告诉我,子圣被老师叫去了,所以他进门后,我们便问他老师找他什么事,子圣是完全变了,因为他的话只有四个字:“张角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