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被劫

天变 e_mc2.QD 2865 2003.04.12 16:02

    我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才出城时的各种忧虑,各种担心已经烟消云散,我已经在很开心的欣赏路旁的景色了,似乎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在想等黄巾军消灭后,和姐姐一起到这里来玩玩,干脆就盖间草屋,每天徜徉在天地山水之间,驰马奔驰,那该多好。

  问过一个路人之后,知道顺着这条路,在傍晚前,就可以到新野了,想想跑了一个上午,我又累又饿,就停下休息,马可能也快跑不动了吧?我牵着马,循着水声,来到一个山泉前,我解下缰绳,让马自己去解决午饭,自己解下包袱,也把整个脑袋探入水中,好好的凉快一下,然后,我就坐在树荫下,吃着干粮,两眼随便看着,蝉在乱叫。

  忽然,有个硬东西,结结实实的拍在我的后脑上,我吃不住痛,就是往前倒下,我觉得出了什么事,应该使有人偷袭我,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一个稚嫩声音就响起来,我一听,略一盘算,就没有起来。

  “哥,逮住一个大个的,他穿着官靴,应该不是个好东西。”

  穿着官靴,就不是好东西?幸亏我没穿官服,否则按说我一定不是好东西了,说不定,他就用更硬的的东西招呼我了。

  “他还有一把剑哪,哥,快来啊,你不是一直想要一把剑吗?哥你在干吗?”

  “快来帮我一下”远处传来一个很粗的声音,但总觉得稚气未脱“这匹马我一个人拉不住。”

  这两个小家伙居然想劫我,那你也得用大点劲砸我脑袋,我现在连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了。

  “等一下啊,就来”说这就俯下身来,我忙闭上眼睛,他的手在我的腰间,想去卸我的剑。你找死,我才想到,手已经先动了,左手顺势后揽,一把便把那个家伙,掀翻在地。

  那个家伙,一惊,立刻就朝身旁的大树上就爬上去了,还一边大喊:“那个大个又活了。”

  我又没死,为什么说我又活了,心里想着,手也没闲着,就去拽他,那小子身手倒真不错,我只拽下他脚上的一只草鞋,再去拽时,他就像只猴子一样没入茂密的树叶中了。

  我刚想爬上去,那边他那个哥就跑过来了,看见我就吓了一跳,这个小子,浓眉大眼,虽感觉比我还小,可个也比我矮不了多少,他可能也没想到,见到个比他还高的人。

  “哥,小心,他有剑。”

  不说我倒忘了我还带着剑,不过戴不戴都一样,我不会用,要问我会什么,扔石头。

  不过,那个人倒有所忌讳,从地上检了一段树枝。

  我把剑扔下,我猜他一定没想到,我不会舞剑,我还怕用的时候伤倒自己呢,不过嘴上我没这样说,“来吧,我不占你便宜。”

  他有点不知所措,看看我看看手中的棍子,肯定被我的话震住了,或者说,他真的不清楚不用棍子他打不打得赢我,不过,他最后还是扔下了棍子。

  打斗开始了,可是很快就结束了,他的力气比我差很多,他被我拦腰夹在臂下,事实证明,这种抓人方式是错的,我的左臂上出现了一个大牙印,我捂着胳膊,看着第二只猴子蹿上了树。

  我看着这树,有时还能看见他们的头不时从树叶中露出。看我是不是会爬上来,我没那么蠢,爬上去,我可不想被人用棍子猛揍脑袋。

  我围着这树转两圈,这树不是很粗,我的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我就撸起袖子,褪下上衣,两臂环绕着树,开始拔树。跟着我和树都颤动起来。

  没拔动。树的颤动也许是上面两个孩子的发抖造成的吧。

  我想看来我的力气还不够大,看来得另想办法。不过在我想出办法之前,他们两个就掉下来了,幸亏地上没有什么石头,多少年的枯叶已经把这里垫的比我的窗褥都软,即使这样,两个人还是摔得不轻,在地上咦咦啊啊的不停。

  这大出我意料,看着这两个小俘虏,我一时还没想到该怎么办,不过,我还是用马缰绳先把这两个的手拴了起来。免得一等恢复过来,就又蹿上树了。

  “你们怎么会掉下来的?”对此我很感兴趣。

  没有人回答,这时一只大青虫掉了下来,正好掉到了那个弟弟的身上,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尖叫了一声,就把头埋到了哥哥怀里,而他的哥哥,正用嘴想把他兄弟身上的虫子吹掉。我这时基本上知道他们掉下来的原因了。

  我笑着摇摇头,走过去,用手把虫子拿开,第一次,我看见了那个哥哥眼中不是敌意的眼光,也许有一丝感谢。

  我想这是我们比较容易沟通的时候了,我猜他们也不会再偷袭我了,我解开了缰绳,那个弟弟还在身上找有没有虫。不过他没有逃,他哥也没逃。我想的是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又不能把马缰绳留在这里,再说这两个孩子总不能让他们在这里饿死吧。虽然我比他们大不出多少,可我是襄阳守备,怎么说也是个大人吧。

  我没和他们说什么,转身就走。

  “这位大叔”我差点晕倒,我还没那么老吧?

  “你叫我什么?”我很不满的这样说。

  “见谅,这位爷爷!”我正到泉边捡我的包袱,闻得此言,脚下发软,就是一个跟头。

  “你没事吧,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以为您是个死官差。”

  官差看来不是什么好东西,至少老百姓很讨厌,估计都是以前那些家伙干的好事。我摇摇头。捡起包袱,这时我知道,为什么被人家叫大叔了,我的脸上沾满了泥,虽然一看就是泥,但总觉得我长了满脸的胡子。我赶忙清洗一下,在转身时,两个小家伙的眼中都是一亮。

  “大哥,不好意思,我们偷袭了你。”

  “你们好像是兄弟?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个小的接过话头“是啊,我哥叫周剑,我叫周银。”

  “不好。”

  “为什么不好?”

  “一个叫银(淫),一个叫剑(贱)。和起来就是****,不好不好,带我去你父母那里,这名字不好,我去和他们讲,得改名。”

  “不用了,我们父母,都……”

  “原来和我一样。”我第一发现我居然这么喜欢这两个小兄弟,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他们也是两个人相依为命。我开始想我的姐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哭。

  “大哥原来你……我们的名字都是自己取的。你就帮我们改一个吧?”

  “待我想一想。”我倒一时还想不出好的来。

  “那大哥先去我们住的村子吧。”他们倒是很热情,想想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那就陪他们一会,我给马上了缰绳,看着他们在那找什么。

  “银,你的鞋在这,不过好像坏了。”我知道是我撕坏的。

  “没事,我回去再编一双。”说着就扯下他那只脚的草鞋,光着脚就跑过来了。

  “周银,上我的马吧,你没穿鞋。”

  “真的吗?”他肯定没骑过马,非常的兴奋,说着就蹿上了马,接着就顺着马鞍从那边滑摔下去了,他站起来拍拍衣服,很善意的接受了我的帮助,终于上了马。

  刚走了几步,周银又叫起来了。

  “大哥,你头巾呢?”

  周剑用手摸摸头,然后就到处找起来了,我刚想告诉他,算了,我给你一块算了。

  还是周银眼尖,指着草丛中就说在那。周剑就跑过去了,回来时,还在自言自语,“肯定是拉马时掉的。”

  他戴上头巾时,我当即怔住了,因为,他戴着一方黄色的头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