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传说外传—灵界王

传说外传—灵界王

飞上天.QD

  • 玄幻

    类型
  • 2003.01.10上架
  • 0.75

    连载(字)

1.12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传说外传—灵界王》的玄幻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灵界王<一>

传说外传—灵界王 飞上天.QD 4028 2003.04.26 12:11

    

  狂风在呼啸,乌云在涌动,昏暗阴沉的云层里隐隐有血红的闪电在妖异的流窜。那偶尔迸出云层窜过天际的灼亮电光就好象某种血淋淋的伤口。仿佛整个世界都混乱了,漫天的尘土杂物在震耳欲聋的雷声中舞蹈,偶尔还可以看到没被收好的内衣……

  李闲正站在一栋楼房的楼梯口看着外面发呆。他是个很普通的男孩,他的人生如大多人一样在平凡中诞生也将在平凡中结束……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眼下的景象似乎要令他平静无波的人生添上一笔不论如何都与‘普通’挂勾的经历。出来逛街的他走到这里时突然莫名其妙的狂风大作,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就变的乌云密布闪电雷鸣。在考虑到顶风回家是件很困难的事的情况下,李闲选择了在这栋最近的楼房里避风。

  这栋显然已经荒废的大楼李闲以前闲逛时常经过,不过进来还是第一次。据说这栋大楼颇有些历史了,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没有被拆。从外面看去楼梯口阴沉沉的铺满了灰尘,墙壁上白灰也掉的差不多了,还有不少褐色的霉斑。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霉菌腐败的气息,再加上蜘蛛网的点缀,实在很有几分鬼屋的幽冷格调。

  不过李闲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现在正对于外面的景象感到困惑。这也难怪,这个普通的小城处于内陆,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古怪的天气,光是那交错不断的闪电雷鸣就足以让正常成年人惊惧恐慌了。半响,他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哦,红色的闪电,真是罕见。”

  “轰轰……”

  异变发生了,比刚才响亮十倍的粗大巨雷切开了天与地的间隔,巨雷击中了离楼房不远的地面,坚实的地面立刻龟裂破碎,混凝土的碎块细沫崩散溅起,蛛网般扩散的蜿蜒裂痕里窜出了无数的红色电芒。

  那些细亮的电芒在地面有规律的游走扭动,划出一个个古怪纹路图案,当所有的细纹连接在一起,一个交错重叠着诸多图腾纹路的巨大六芒星图案出现在李闲眼中。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幻觉吧……哈哈……”

  李闲目瞪口呆,眼前的事物已经完全属于他理性认知外的东西了。对任何正常人而言没有立刻发疯已经是个奇迹。

  哈哈哈哈哈……吾终于降临了……

  天空传来震撼浑厚无法辨别性别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来自遥远地天外,又仿佛来自男孩本身的心底。一种他无法判断的恶寒感觉一丝丝的侵入他的身体……那是邪恶,那是毁灭!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好象被冻僵了,连移动小指都困难无比。恐惧轻易地支配了他的身体,全身都在本能的反应下战栗。李闲忽然发觉自己的思维和身体好象已经分离,神智异常清醒,甚至,还有一丝兴奋。

  “轰……”

  巨大的轰鸣再次摧残李闲的鼓膜,好象有千百个雷霆在耳边同时炸开,将他震的眼前发黑。

  勉强抬起头,李闲惊愕的看到,天空的云层中透出鲜红的光芒,它仿佛与地面六芒星图案呼应般的出现同样红色的六芒星图案,只是这个图案更大更复杂。交错的纹路和犹如古代道士符文般的图案近乎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只是不论如何看都象是由流动的鲜血构成,就连乌黑浓厚的云层被红芒映照成某种邪恶的暗红。与此同时六芒星的中央,出现了水面波纹一样的涟漪,一个巨大丑陋的躯体,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正从里面钻出。

  这个世界是属于我的了……

  我要毁灭……我要破坏……我要将一切事物归于虚无……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仿佛来自太古魔神的雷鸣声响震颤的传播开来。声音的主人似乎想让声音听起来充满暴戾和邪恶。不过李闲却奇怪地想起了三流电影中的典型奸角。

  呵呵,好奇怪,我居然会看到如此奇怪的幻觉。

  李闲已经站不起来了,他趴在地上,某种无形的重压令他全身都渗出了血丝,那是超出他生命承受极限的压力。即使如此他仍勉强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天空的奇异景象:平时都见不到这种风景的耶。(飞上天:“他的神经与正常人不同……”)

  几十公里外的空中,一个戴着黑帽子,黑墨镜,穿着黑色风衣的银发男子正站在一把半透明发光长剑上向小城急速飞来。那御剑行空,风衣激荡的样子颇有几分传说中剑仙的模样。不过他的服饰却更易令人联想起电影中的黑帮流氓……

  银发男子注意到了小城上空的异像,不禁微微皱了下眉。

  “难怪我会感觉到异常的灵压,那个东西应该就是诺查丹马司说的恐怖大魔王吧,看来要赶快点了呢。”男子眼中蓦地精光大盛。

  “冲啊!‘昊’!!”

  男子脚下的长剑迸发出百十丈的银色毫光,一瞬间男子的身影隐没在银芒中。一刹那,时间仿佛静止,在飘渺的虚无中,一道耀眼刺亮的彗星直接切开几十公里的空间撞入小城天空那个六芒星图案的中央。

  ‘究级无双、霹雳无敌、横扫千军、宇宙纵横、所向披靡剑决第七式——一剑天来!’

  …………

  ……

  “靠!什么玩意吗!这就是所谓的恐怖大魔王吗!!这就是要毁灭世界的巨大恐怖吗!居然被我一剑就挂了!有没有搞错啊!简直不够看嘛。”银发男子悻悻地踢了踢地上那堆曾经叫恐怖大魔王的肉块,一副不过瘾的样子。

  与刚才天昏地暗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不同,现在天空一片晴朗万里无云。唯一能证明刚才的不可思议景象曾经存在的就只有地上散乱的杂物和地面那个被巨雷劈的焦黑的水泥大坑。

  “现在地球上的妖魔越来越不行了,连找个对手都那么辛苦。难怪那些达到天人级的老家伙们一个个的往太阳系外跑,还美其名曰:探索宇宙的奥秘。不过这也是我太强了的缘故吧。”谁叫我是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天下无双,宇宙无敌的当今灵界第一高人高人高高人绝世剑仙天晓呢?银发男子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POSS自我陶醉地想。

  没错,这个仿佛很牛B的银发男子就是当今世间公认的最强:绝世剑仙天晓。今天他正在天上兜风(?)忽然感觉到这儿有异样的灵波,出于最近很无聊加上手痒的心理于是就顺便赶来将那个传说中的恐怖大魔王砍翻。

  “无聊啊,还是去夏威夷做日光浴吧。”强的变态的银发男子一边发的牢骚一边准备离开。

  “咦。”剑仙天晓忽然露出了微讶的表情,他将视线投向不远的一动楼房。在那里他感觉到生命的反应。恐怖大魔王降临时产生的巨大灵压会让方圆三百米成为魔临地,除非是想自己这样强横的存在,否则在那种精神层次的强大冲击力下几乎没有生物可以存活。

  天晓身影瞬间消失,下一刻他已经站在楼房的楼梯口处。一个全身是血的少年趴在那里,双眼失神的睁开,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居然是个小孩,而且明显还没有修炼过灵力。

  天晓再次露出讶异的神情:这小鬼似乎还有点潜质的嘛。

  不过……也不是特别有天赋,大概是意志坚强了点吧。还是给他抹去这段记忆吧,否则可能会给他留下心理上的永久创伤。

  天晓将手伸向少年头部准备施术。

  “大叔,你干嘛啊?”李闲好奇的问。

  “咦!你还是清醒的吗?”天晓错愕的说。

  李闲笑笑说:“可能吧,我自己都不敢肯定。”

  居然还能笑?这小鬼实在是很有趣,正常人因该会接近崩溃吧。

  天晓一边想一边说:“能这么说话,那证明你还算清醒的罗。”

  李闲说:“你是谁啊?”

  “哼哼……本大爷的身份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知道的!不过……”

  天晓摆出一副自以为很酷的样子说:“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我就是英俊潇洒,高大威猛,天下无双,宇宙无敌的当今灵界第一高人高人高高人绝世剑仙天晓。”(飞上天:“他其实很想别人知道……”)

  “……大叔。”

  “什么?”

  “你是精神病院出来的吧。”

  号称当今灵界第一高人的银发男子脸上立刻出现了呆滞的表情。

  我可是堂堂无敌剑仙,不该和小孩一般见识。天晓勉强在僵硬的脸上露出近似面部肌肉抽筋的微笑:“那,小鬼,刚才的事你都看见了吧。”

  “你是指刚才我看到的幻觉吗?”

  “………………算是吧。你都看到了什么?”

  “恩,看到一个巨大六芒星图案,看到一个怪物从里面冒出来,后来还看到一道银光把怪物杀死了,然后你就突然出现了。”

  “哦,换句话说……就是……你什么都看到了?”

  “算是吧,我现在还看到你身后悬浮着一把透明的长剑。”

  天晓先是一怔,原本的不悦瞬间消失,他兴致勃勃的问:“你可以看到我的‘昊’。”

  李闲说:“那把剑叫‘昊’吗?”

  天晓得意地说:“没错,这就是与天剑‘轩辕’、圣剑‘Ragnarok’并称灵界三大神剑的虚剑‘昊’。当年我可是用它砍死过北欧神话中那头啃食世界树之根的黑龙Nidhogg(绝望)哦!怎么样,厉害吧,哇哈哈哈……不过即使你如此崇拜我也没有用,因为我马上就要把你的这段记忆消除了,以后你将完全忘记我的存在……不过你要是恳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签个名,只要有了我的签名你就可以万邪不侵……”

  李闲说:“你果然精神有问题……”

  “碰”天晓立刻摔到在地。

  李闲被吓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没事吧。”

  “忽忽忽忽……嘿嘿嘿嘿……呵呵呵呵……”

  趴在地上的天晓忽然发出了古怪恐怖的笑声。李闲听的心里发毛,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疯子?

  天晓蓦地抬起脸,脸上带着集邪恶狡猾阴险卑鄙于一体的笑容:“我决定了!我不会抹去你的记忆的!我要让你成为继我之后的又一个超级灵界高手,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闲不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不止为何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假如他知道面前这个被他当做疯子的银发男子心里的打算的话,他一定会立刻昏过去。

  于是李闲那原本平凡无比的人生,因为这次事件而发生了重大的改变。那天是1999年12月31日。当时李闲十七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