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女奇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你刚刚说什么

江女奇谈 猫命难为 2582 2018.08.11 15:13

  “没有。”再荒唐,冥弋天也不至于此。

  “他,他就是和我解释了为何要开设耀云流萤。”

  江伊芽不明所以,“那究竟为何呢?”那里看着就像个,呃,声色场所。

  “机密。”昆凝白了她一眼。

  “哦。可是这和你的兔子眼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他会解释,是不是说明他是在乎昆凝的。

  昆凝艳丽的小脸有些窘迫。“关你什么事!我还没质问你呢,昨日将我抛下,你跑哪儿去了?你和那个巨人什么关系?”

  “什么巨人啊…”苍纣是长得高大了些,但说是巨人也有些夸张吧。

  昆凝嗤鼻,“比起你这个小矮人,他可不是巨人嘛。”

  江伊芽无奈,胸口又让她生生扎了一刀。“哪有你这样转移话题的。”

  两人默契的沉默了片刻。

  “伊芽,你是不是不会再随我回昆家了?”不用问也知道,那个巨人就是她要找的男人。

  江伊芽抿唇,默默点了点头。

  “罢了,原本就是拉你来凑数的。如今也用不上你了,走吧。”那男人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定不会在冥城久待。

  “昆凝,我江伊芽是个孤儿,没有亲人,但是你就像我姐姐,我不会忘记你的。”江伊芽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嘴硬心软的美丽小姐姐。

  昆凝美眸看着江伊芽,似乎是有话要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她又何尝不是个“孤儿”。

  “女人对女人不要这么肉麻。”昆凝故作嫌弃道。

  忽然看到江伊芽颈项里别致的饰物,她好奇的问:“咦,这个东西挺别致啊。”

  拿手轻轻抚了下,是个竹节造型的银项圈,上面镶嵌着七色的宝石,设计的十分新颖精致。

  江伊芽羞怯的笑了笑,这是昨夜苍纣给她的。他说项圈是用特殊的技艺制成的,戴上后不懂法门的人取不下来,算是她拼死替他看护竹筒的奖励。

  其实她觉得有些变扭,看着像只宠物才有的东西。只是苍纣二话不说就给扣上了,她半夜偷偷摸摸解了半天都无果。

  昆凝暗自感叹,那男人该不是属狗的吧,怎么还占地盘呢。

  两人在笑闹间,一个侍卫走近她们。

  “昆凝小姐,城主让您和这位姑娘一起去耀云流萤用午膳。”

  江伊芽激动不已,昨日没机会好好参观那个漂亮的地方,今天可要大开眼界了。

  昆凝却皱眉头,冥弋天到底有没有脑子,那种地方适合宴请姑娘家吗?

  她怎么会知道,这只是苍纣要让喜欢新奇的江伊芽去看看她念叨了一夜的瑶池仙境而已。

  正式被邀请进了耀云流萤的宫殿中,和被别人绑进来的感觉完全不同。

  江伊芽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这也摸摸,那也看看。对什么都感到新奇。

  仙境和瑶池,她从来没见过啊。

  “哇,这屋里怎么这么美,从前我只在电影里看见过,没想到真的能在屋里头种出荷花满池来呀?!”她兴奋不已,这般美景胜天,要说她此刻像个仙女,她自己也信。

  苍纣纵容她的大惊小怪,看着她在宫殿里到处走动。

  坐在冥弋天身侧绷着脸的昆凝却在听清江伊芽的自言自语后,脸色骤变。

  昆凝起身,大声的问江伊芽:“江伊芽!你刚刚说什么?”

  江伊芽没想到昆凝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有些手误无措。

  莫名其妙的还有在场的两个男人。

  “我,我说这里真美啊。”干嘛,鄙视她是个土包子吗?

  “不是这一句。”

  “我没想到在屋里也能种出荷花啊。”

  “也不是这一句!“昆凝声带焦急。

  江伊芽挠头,她还说什么了?“从前,我只在电影里看见过啊…..”

  说罢,她就瞧见昆凝瞬间红了眼眶,又哭又笑起来。

  “昆凝,你怎么了?”她就知道,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话不能乱说……

  “江伊芽,你,你那日是不是也在那辆公交车上?”昆凝明明在笑,却止不住流淌而出的泪水。这就是她莫名觉得江伊芽可以亲近的原因啊!她终于想起来了!!

  闻言,江伊芽脸色也骤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

  时空仿佛在倒转,她记起那日天气炎热,久等才来的公车上,除了司机,稀稀拉拉只坐了几个人而已,那个靠窗的女生,那个一头大波浪的紫发女生?!!!

  两张面孔重叠,江伊芽终于记起来。

  “你是那个紫色头发的女生?!!!”

  “没错!”

  两个人突然相视而笑,又突然都哭开了,紧紧拥抱住彼此,哭到忘乎一切。

  冥弋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方才还好好的两个女人,却为何一下子抱头痛哭起来。看了看座旁的苍纣,他紧锁的眉头中也全是疑问。

  这场宴请就此而散,江伊芽拉着昆凝回到行宫中,将两个跟来的男人关在了门外。

  两人把魂穿后发生的事情互相讲述了一番,江伊芽终于知道昆凝身上的落寂感从何而来,看似她有四个亲兄弟,实则她对他们毫无感情,也一无所知。

  昆凝的原身原本是个个性开朗火爆的女子,却不曾想在一次意外中坠楼而亡,在她殒命之际,现代的昆凝被交换了过来。

  “所以,我们都是魂穿而来的。”这一点应该不会有错。

  ”你说,会不会还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如果都是公车上的人,那一定不止她们两个。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至少我们都活着。”昆凝看这件事的角度简单的多。

  江伊芽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这种巧合太过玄乎,若非自己今天说漏了嘴,恐怕她二人终此一生也不知道两人还有这一层羁绊。“也许吧。”

  “伊芽,在这世界里,我们再也不是孤独的了,你发现了吗?”最让昆凝激动的就是这件事,这种共同的认知,让她觉得自己有了可以倾诉的人,多了一个真正的亲人。

  “嗯!”江伊芽也深深认同这一点,原本空旷的胸口,仿佛是多了一个温暖的存在。

  两人相视而笑,笑着笑着,又抱在了一起。

  相较于屋子里惺惺相惜的两个女人,屋外的冥弋天却焦躁难安。

  他根本没心思和苍纣似的,还悠闲的泡茶品茗。突然间又哭又笑的,她们是染了什么怪病吗?

  “苍纣,你就不奇怪?她们又不是今天刚认识,怎么突然这么激动?”

  苍纣放下茶盏,替他也倒了一杯。

  “稍安勿躁。”他是知道江伊芽的来历的,所以对她们的反应,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这会儿你倒是冷静,昨日看我绑了你的女人,你竟然即刻绑了昆凝急匆匆赶来,哈哈哈,我头一回瞧见你如此不稳当,真是过瘾。”这场面,真是值得一辈子回味。

  “彼此彼此。”苍纣淡淡回了四个字,没再搭理他,让冥弋天觉得有些自讨无趣。

  司忠再次见到江伊芽,已然不同于以往。

  因为她站在王爷的身边,王爷的手却在她的腰间。她巧笑倩兮,王爷也面有笑意。

  司忠知道,王爷彻底沦陷了,妖女彻底得逞了。

  “参见王爷,江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王爷早就教过他。

  江伊芽再见这张带着刀疤的脸,心情也不同于以往。过去是怕他比较多,如今嘛,她还没到有资格恃宠而骄的地步,但是有些仇,该报的也要报了。

  临走前,她说什么也要让昆凝、冥弋天和苍纣主仆俩再尝到她做的点心。

  昆凝点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珍珠奶茶,而其他人,江伊芽特意烤了海绵蛋糕。

  冥弋天和苍纣都不嗜甜食,却也对她新奇的糕点颇为赞赏。

  至于司忠,则满口鲜血,一言不发。

  因为他吃的绵里藏针,是真的藏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