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之霸道成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兵临城下,意气之争(拜求收藏、票票!)

封神之霸道成圣 三奚山乔 3219 2020.01.07 21:00

  一行众人将姚鹿搀扶到鲁雄帐中,很快,营中随行军医也快步赶到,连忙上前为身受重伤的姚鹿诊断医治。

  姚鹿身上受创多处,却是面不改色,一声不吭,犹自憨声道:“有劳诸位兄弟了,没曾想这回闯了大祸,连累众多兵士身死,唉……早知如此我便先留那恶雕一条小命了!”

  萧明月看着姚鹿重伤之下不顾自己安危,反而首先责备自己过错,这一刻心里是钦佩之极。

  “姚大哥,你就先别多想了,如今你有伤在身,是非过错我等众将士都一一看在眼中,老将军也是深明事理,谁又会怪罪与你啊!”

  “不错,姚兄弟你身先士卒,与那两只恶雕生死搏杀,毫无畏惧,不知又救了多少无辜兵士性命,他们这会怕是早已对你感恩戴德了!”庄子风也是十分关切地为他开解道。

  许小白则直接赞道:“姚兄弟,我许霸一向自视甚高,但我今日却是对你刮目相看,倘若事后老将军或有人要问罪或责备与你,许某第一个不服!”

  “……哈哈!好一个不服,老夫可是尽收耳中了!”

  这时,鲁雄自帐外走了进来,面含微笑,径直来到姚鹿身前探望道:“你这小子就是冲动了些,竟要独自一人去宰了那头恶雕烤肉吃,真让老夫刮目相看啊!”

  鲁雄捋着胡须,狡黠说道,“刮目相看”四个字故意咬得颇重。

  “老将军!我……”

  闻言,姚鹿便有些羞愧,脸一红,却是想起身告罪,鲁雄见状连忙亲手扶住他,打断道:“你小子不想活了啊,伤还没医治,不可乱动!”

  接着,鲁雄转头朝着正在忙碌医治的老军医问道:“老程,这小子伤势如何,是否有生命危险?”

  军医老程手上不停,额角有汗冒出,连忙回道:“大人,这位小兄弟体格健壮不似常人,除左腿断骨之伤略重,其他都是些皮肉之伤,所幸并无生死大患!”

  鲁雄点点头,道:“好,这就好啊!”

  众人闻言也都暗自舒出一口气,姚鹿这一身血淋淋的模样不由得令人不去担心。

  “小子!你也听到了,幸亏你这身板够结实抗揍,不然神仙难救。”

  姚鹿嘿嘿一笑,道:“老将军,不是我身板结实,要不是这几位兄弟舍命来救,我早就被后来那头金冠大雕撕成碎片了!”

  “那口吐人言的妖怪下手可真是狠辣无比,招招要命,我都差点以为回不来了……”

  “怎么?姚大哥这是说我萧明月未曾出力么?怎的你眼中只有你的兄弟,不提本姑娘呢?”

  萧明月故意找茬,姚鹿却是瞬间哑然失笑,连忙告罪道:“岂敢岂敢!我怎会忘了妹子你这舍身救命的大恩大德,是我疏忽口误了,见谅见谅哈!”

  一时间,在场众人无不笑意盎然,忍俊不禁,气氛甚是温馨。

  随后,庄子风向鲁雄汇报,他们三人奉令前去救援姚鹿,与那雌性妖雕激战不已。

  但四人全力联手却也只是堪堪自保,那雌性妖雕报仇心切,浑然不顾的一力冲杀姚鹿,这才使得只他一人重伤至此,而他们三人无甚大碍,只是模样狼狈了些。

  再后来,便是鲁雄一箭神射,将那雄性恶雕杀死,当那魔云大圣现世之际,雌性妖雕战退他们四人后,竟当场抓起她孩儿尸首远走高飞而去,他们已然追之不及。

  鲁雄听完后,沉吟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也罢!那头雌性妖雕前来寻子,之前也并未肆意杀戮,就不必再行追究了。”

  “另外,此次妖祸实属意外,我等众人虽有护营不力之过,但也尽心竭力一同杀敌,如此便算功过相抵吧!”

  鲁雄当下为这次事件盖棺定论,为众人免责去过,太师闻仲临去之前他便已心下定计,眼前这帮小家伙们甚合他心意,本就无甚过错,他又岂会不明事理滥用军法。

  “谢将军!”

  “多谢老将军!”

  在场众人纷纷抱拳行礼,随后便一一告退,好让军医尽快救治姚鹿。

  这场横祸就此了结后,鲁雄当即下令左军全体将士修整戒备,一旦发现任何异动都需第一时间层层上秉,任何人不得擅动处置,否则军法论处,严惩不贷。

  一夜无事之后,大商三军便又开拔上路,太师闻仲下令五日内必须抵达西岐城下,三军齐齐日夜连赶,终于在第四日晌午时分提前杀到地方。

  西岐这边早已厉兵秣马,城墙之上兵甲林立,戒备森严,这秋风萧瑟下,阵阵肃杀气氛缭绕不散。

  显然,西岐已然得到消息,毕竟大商十五万大军风火杀来,一路上浩浩荡荡尘烟滚滚,根本遮掩不住任何行藏。

  这时,太师闻仲亲率三军将领,自后方越众而出,在西岐城下一字排开,身后大商十五万黑甲军气势高昂,一时间整齐地摇旗呐喊,一个冲天“杀”字仿佛要震得城郭摇动,威势石破天惊!

  而西岐城楼之上也不甘示弱,一排十面大鼓立出,鼓声作响之际,同样震耳欲聋。

  伴随鼓声止歇,下方西岐城门大开。

  只见姜尚骑乘着一头古怪异兽,手持打神鞭,率领西岐大军杀出城来,在离商军不远处停下阵脚,一众周营兵将同样展开列阵,摇旗呐喊,声威震彻天际。

  姜尚抬眼遥望,却是揖手一笑道:“久闻大商太师威名,如雷贯耳,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子牙在此见过道兄!”

  “哈哈!久闻西岐拜相太公姜尚,皆言其人乃是一介七旬白翁,耄(mao)耋(die)老者,怎的与世间传闻不符……道友你分明是一黑发童颜一妖道是也!”

  只见此时姜尚模样与先前大不一样,原先一头黑白分半,容颜苍老,如今再见却是满头黑丝,容颜大变,宛如返老还童一般,恰似青春壮年之时,这应是姜尚中年时期模样。

  正在左军前列的许小白同样看得一清二楚,心下不禁暗自诧异,他与这姜尚一别数月不见,姜尚竟已变作这般模样,身上定然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闻仲讥讽调笑一般的话音刚落,西岐阵营那边却是一众将领纷纷怒目相向,连连出声喝骂。

  “大商太师也不过如此!咱家丞相大人以礼相待,他却反而出言讥讽,实在无礼至极!”

  “大胆!竟敢辱我师叔,可恶!”

  “一会先让我雷震子去会会这三眼怪人!且看他有何本事便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姜尚却依旧云淡风轻,面上毫无怒色,他抬手下压,示意身旁众将莫要喧哗作声。

  “道兄谬赞了,子牙愧不敢当,如今你我敌对,各为其主,就不必徒费此等口舌之争,让得这些晚辈们见笑了!”

  “哼!为何不见那自命大周武王的姬发小儿出得城来,难不成是怕了老夫?哈哈……”

  “道兄说笑了,我大周武王殿下坐镇王宫,自有诸多大事需要处理决断,此处有我姜尚在……足矣!”

  说话间,姜尚一改儒雅随和笑意,神色转正威严,一身凛然锋锐之气勃然而发,直面大商十数万铁军,却谈笑自若,仿佛尽在指掌之中。

  闻仲不屑一笑,却是有些怒道:“区区一不知名妖道尔,竟然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实在可笑不自量!”

  “老夫还是劝你等乱臣贼子早日弃暗投明,将那姬发小儿与我绑来戴罪立功,尚有一息存活机会,否则一旦开战,老夫定不会手下留情,必将尔等枭首剿灭,以正视听!”

  “道兄此言差矣,子牙原本为昆仑上玉虚宫阐教门下弟子,素来不成气候,修为境界远逊同门师兄弟,但如今得奉师尊原始仙祖谕令,顺应天命,助周伐商,乃是替天行道,讨伐那无道暴虐昏君,那乱臣贼子一说恕不敢当!”

  听及姜尚如此言语,闻仲顿时一惊道:“真是没想到……你竟是原始师伯弟子,那倒是老夫看走眼了,你我竟还有此牵连因缘。”

  “如此说来,你一上来便称呼我为道兄,倒是对闻某知之甚详啊!”

  “不敢不敢,素来闻听道兄太师盛名,天下又有几人不识!”

  姜尚再一作揖道:“闻师兄,且听子牙一番规劝,师兄你虽贵为大商太师,荣耀无双一时无两,但也终归是富贵荣华水月一场,何不潜心修行参悟大道,早日证得那混元道果,何苦卷入这人间红尘之中,徒增烦恼因果?”

  “呵呵!可笑可笑,我闻仲行事向来但求问心无愧,忠义在前,先王帝乙待我如同手足兄弟,与我更有知遇大恩,我自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岂是你等可以妄论对错?”

  “你我之间虽非同门,却同出道祖门下,本是一脉相连……但如今却各为其主,各有抱负心思,争论这些个道理也无甚意思,只愿你今日之后不要徒自悔恨!”

  闻仲心知肚明,对面这姜尚一上来便礼敬有加,且早已心知双方跟脚底细,却依旧摆出车马严阵以待,表明他不会束手待毙之意,叙完同气连枝之谊后,便将是大战开启之时。

  “道兄所言,子牙已然明白,既如此,你我是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战场上再分高低吧!”

  “好!正合我意,众将听令!大军退后三十里安营扎寨。”

  “明日……我等再与这帮冥顽不灵的叛逆贼寇一决雌雄!”

  “是!”

  “遵令!”

  说罢,闻仲大手一挥,驾着座下墨麒麟腾云而回,十五万伐周大军顷刻间领命行动起来,将暂时撤军三十里外驻营安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