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之霸道成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一梦如是,朝歌之城

封神之霸道成圣 三奚山乔 2154 2020.01.01 20:00

  大商殷历第十四年,七月八日,讨逆伐周之先锋大将张桂芳率军五万于西岐城下兵败被俘,宁死不降,被姜尚斩杀,魂归封神台。

  同年七月十四日,闻仲亲率五万大军与北方叛逆崇侯虎、崇黑虎激战渊汀山下,击杀崇侯虎,大败崇黑虎三万军士,其余十八路反叛诸侯皆闻风丧胆,踟蹰不前,不再轻易往中土朝歌方向进军。

  八月七日,太师闻仲班师回朝,人王帝辛亲出朝歌城十里以迎太师,闻仲一时间殊荣无双,大商朝野上下无不艳羡慨叹。

  至此,大商讨逆平叛之战事短暂停歇,在此期间,中土大地战火缭乱,民生凋敝,到处可见亲离子散之悲惨场景……

  八月九日,太师闻仲奏请人王帝辛,重金抚恤三军伤亡将士,嘉奖恩赐征战中的有功之士,追谥先锋大将张桂芳为忠勇伯,赏千金,其后代子孙可世袭罔替。

  八月十二日,丞相比干连同太师闻仲一齐上书,奏请人王帝辛将妖后苏妲己打入冷宫,同时肃清朝堂谄媚奸佞之徒,以正视听,以顺民心……

  朝堂上,人王帝辛大怒,驳回奏章,一力袒护苏妲己,并让妖后亲自来朝立下重誓不得干预朝政,否则定斩不饶。

  其后,谏臣费仲、胶鬲二人以沆瀣一气不进良言为由被帝辛当场处以八十大板、扣俸三年处罚,以儆效尤。

  九月九日,西岐周武王正式宣告天下,脱商自立成国,改号为大周,并发布东征伐纣檄文,历数帝辛殷纣十大过失罪状,称其昏庸暴虐,失德于天下。

  自此开始,中土神州于各方势力暗潮涌动中风雨飘摇,天下又将何去何从……

  大商朝歌城,寿皇宫内。

  “可恶!该死!那西岐姬发小儿胆大包天,竟敢如此辱骂诋毁孤之盛名,气煞孤王!”

  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龙袍,头戴珠玉冠冕,面容威武尊严的中年男子正怒气勃发,将手中碧绿酒盏狠狠摔在地下,“啪叽”一声溅起鲜红酒液。

  此男子正是如今大商人王帝辛,又名殷纣。

  “大王!还请息怒,区区姬发小儿,何足道也,待得来日闻太师亲自西征剿灭他便是,若只因此动怒伤了圣体,那可让臣妾如何是好!”

  说话间,只闻一道狐媚香风自门外旖旎而至,绝色妖后苏妲己身着一袭桃红罗裳款款而来,身后两位宫女恭敬低头,缀在身后。

  帝辛听得苏妲己到了,面上怒容减退,连忙迎上前去,一把将苏妲己搂在怀中,亲昵道:“爱妃来得正好,孤刚才看了眼姬发小儿的狗屁檄文,简直文理不通颠倒黑白,直是气煞孤也!”

  苏妲己含情脉脉地看向帝辛,柔声劝慰道:“大王何须为此事烦扰动怒,如今朝野上下一派清平勤政,内有比干外有闻仲,何愁大商不兴!”

  “那西岐姬昌姬发等叛逆贼人矫天易帜,妖言惑众,早晚必亡……大王将来定可一统中土神州,建立一番不世丰功伟业!”

  帝辛闻言后顿时喜笑颜开,心中块垒尽去,他捏起苏妲己的下巴,道:“哈哈……还是爱妃洞察先机,知晓孤之宏图远志,那等小儿贼心不配再提,走!爱妃快些陪朕去连华苑散散心,你我一同饮酒赏景岂不快哉!”

  “臣妾遵命!”

  帝辛揽着妖后苏妲己的纤腰走出门去,已浑然忘记先前不快。

  正所谓朝歌城内人王雄心壮志图天下,连华苑中妖妃九窍玲珑谋圣心。

  ……

  “一直以来……我都在做着一个奇奇怪怪的梦,在梦里,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如注,虽千万人吾却一往无前,这才是真豪士大英雄也!”

  朝歌城内西城有条街,名为帽儿街,帽儿街西北有个八角胡同。

  平日里这地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好不热闹,可以说是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你都能轻松一瞥他们的踪影痕迹。

  无他,这八角胡同正是朝歌城内远近闻名的集市交易之所。

  此时此地一块靠墙的空地前,一位衣衫褴褛的青年人倚墙而立,嘴角噙着一根稻草,正悠哉悠哉地跟几个玩耍路过的孩童调笑说闹,每每说到精彩处,都会引得一片起哄笑骂声。

  “你这说得也忒悬乎,我听我爹说,战场之上刀剑无情,一个不小心就是个死,哪有像你说得这般轻易?”

  “对啊对啊,你这人一听就是外乡来的,不知从哪儿道听途说几句便巧言胡诌,我才不信你有这么厉害呐!”

  “我娘也说了,大忠似奸,像你这般长得像好人的,可未必是真好人,咱们几个可要当心,莫要轻信他这胡言乱语!”

  在青年人面前的几个孩童从小便在一块玩耍,向来熟稔之极。

  刚才他们跑闹路过时见这人背上斜插着一柄缠满灰布绸带的古怪长刀,一下来了兴致便凑上前去搭问。

  定睛看去,这青年人不是别人,竟是不久前从西岐城下那惨烈战场上失踪许久的许小白。

  此刻的他满目沧桑,发丝凌乱,面容布满灰土,却依稀还能从脸颊上看出道道浅显的伤痕,背上一柄裹满布条的长刀确实醒目。

  这时,一个小姑娘从众孩童身后挤到近前,双手捧出一块有些焦黄的玉米饼,举起来递向许小白。

  “呶(nao)!大哥哥,我刚才听到你肚子咕咕叫了一阵,你定是饿了吧,这是我中午吃饭时留下,背着爹娘偷偷藏起来的,你快点吃了吧!”

  许小白神色有些恍惚,他低下头瞧向这个给他东西吃的好心小姑娘,见她扎着短短的双马尾,圆圆的脸蛋红扑扑的,眉清目秀,小嘴嘟嘟,很是可爱的模样。

  “谢谢你!小丫头,你叫什么啊?”

  他笑着,正伸出手要摸摸小姑娘的头,一眼看见乌漆墨黑的,忙又顿住收了回去。

  小姑娘不以为意,甜甜一笑,道:“我叫阿辰!满天星辰的辰。”

  “大哥哥,给!快些吃吧,一会再凉些便不香了!”

  许小白赧然一笑,他确实有些饿了,这几日城内活计不多,他便无甚收入,自昨日晌午起就没再吃过东西。

  他的喉咙咕哝了一声,抬起手便要接过这块诱人的玉米饼,一道不合时宜的揶揄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呦呵!这么老大不小一爷们,竟然舔着脸跟个小娃娃要吃的,可笑可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