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高武27世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配合你的演出(求推荐票)

高武27世纪 草鱼L 2164 2019.03.17 17:00

  家里。

  苏健军开心的在地上打滚,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兴奋的心情。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去班里吹牛了。

  大表哥难道真的可以上四大?

  我以后在小学,那我岂不是横着走的角色?

  苏健州也颤抖着双手。

  他知道苏越一直在暗中苦修,以这种程度的付出,不可能真的只有6卡气血。

  可没想到,苏越隐藏的这么深。

  好小子,没给你爸丢人。

  “我当初把房子租给你们,我骄傲啊。”

  房东也激动的来回在客厅里乱转。

  今天,他带着梁有信亲自来道歉,二人正好一起看看电视。

  当18卡成绩出来的瞬间,任何人都扛不住这种震撼。

  特别是梁有信,他甚至有些庆幸自己输的早,如果真逼这家人离开,以后这仇就结下了。

  以苏越的成绩,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等以后,苏越扬名立万,甚至当了提督,自己能有好结局吗?

  万一他来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自己就成了反派典型,得多凄惨。

  果然,早点受挫折,也是好事。

  ……

  “我这老弟,看来还得打。”

  宏园市,一所金碧辉煌的按摩会馆里,许白雁躺在沙发椅里捏着脚,同时她看着层岩市电视台的联考直播。

  她都没想到,苏越竟然考出了18卡的恐怖成绩。

  想起自己当年高二,也只有17卡,许白雁突然觉得好挫败。

  “亏我还11万给你买了进阶丹,你竟然隐瞒实力。

  “还钱,一定要找这小子把钱要回来,敢装蒜。

  “气死我这个善良美丽的姐姐了。”

  许白雁被气的肚子疼。

  “我老弟18卡,或许……还真的可以让杨乐之吃瘪。

  “爸爸,你说的对,你的血统,果然不一样。”

  许白雁眯着眼,所有所思。

  ……

  层岩二中。

  刘达晨黑着脸,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图书馆。

  老子虽然新来的,但老子也要脸啊。

  让我欺负丁北图的是你,现在让我毁了辞退书,请丁北图回主席台的也是你。

  这个校长,欺人太甚。

  可刘达晨又不能,也不敢不来。

  一个18卡考生,瞬间让丁北图成了层岩市教育局里,谁都惹不起的人。

  偏偏这个校长,自己目前也不能得罪。

  两面受气,简直成了个受气包。

  刘达晨回想起离开青武时的踌躇满志,一声长叹。

  谁知道,职场生活,会如此憋屈。

  “但愿丁北图还不知道18卡的事情,先把辞退书拿回来再说。”

  刘达晨深吸一口气,踏入了空旷的图书馆。

  别说,这里还真像一个冷宫。

  可当见到丁北图的时候,刘达晨彻底懵逼了。

  他低估了丁北图。

  这老头支着手机,竟然在看直播。

  直播的内容,是层岩市电视台的联考成绩播报。

  他明显知道了苏越18卡的事情。

  “咦,刘老师您不在庆功现场,来这干什么?催促我赶紧走?”

  丁北图扶了扶眼睛,似笑非笑。

  “丁老,我就是个暂时的代课老师,您千万别开玩笑。”

  刘达晨苦着脸。

  苏越又不是个傻子,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班主任,况且出勤记录也做不了假。

  “你是来通知我去领奖的?”

  丁北图又问道。

  “对、对……您培养出了联考状元,又奖房、又奖车,还有一大笔奖金,真令人羡慕。”

  刘达晨还在发愁如何开口,没想到丁北图自己开口了。

  “好,我这就和你去操场。”

  丁北图出奇的没有为难他。

  “您……这?”

  刘达晨自己反而懵了。

  “别大惊小怪,哪怕没有苏越,我也不可能去师战所,你用不着愧疚。

  “相反,我还得谢谢你,给我拿来了这封辞退信。”

  丁北图整理着自己的衬衣。

  “这……这怎么讲?”

  突然,刘达晨有些看不透这老头了。

  如果没有苏越,你倒数第一,你不去师战所,还能去哪?

  给我这吹牛呢?

  算了,该配合你演出,我视而不见。

  你说啥都对。

  “年轻人,我不是和你炫耀,哪怕没有这次考核,我也准备辞职了。

  “青武大学,湿境语言学,我作为自考的教授,已经拿到了招聘书。

  “你毕业于青武,应该知道湿境语言学的情况。”

  丁北图微笑着,拍了拍刘达晨的肩膀。

  湿境语言学。

  这是武道界最近几年的热门学科,别说教育局,就连军部都特别注重。

  在湿境战场,武者们能破解一些湿境种族的言语,会少死很多人。

  武者没时间搞研究。

  而搞研究的学者,又不可能成为武者。

  所以,既是武者,又搞研究的学者,是最稀缺的人才。

  “那我……我这……”

  刘达晨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自己算什么?

  跳梁小丑吗?

  在校长的挑拨下,去开除一个原本就要准备离开的老师?

  湿境语言学教授……

  别说是教育局,就是一省的总督,都得客客气气。

  没办法。

  稀缺!

  对神州来说,这样的人物太稀缺。

  什么破考核。

  根本就影响不到丁北图。

  甚至层岩市教育局和总督府,还会想方设法留着丁北图的职称,这样可以和教育部谈判,从而交换来一些财政拨款。

  毕竟,丁北图的职务,还属于层岩市教育局。

  教育局管辖的范围,只有高中以下。

  各个武大,直属于教育部。

  教育部直接抽调教师,需要教育局局长和提督签字。

  甚至总督都会趁机要挟一下教育部,这是拉拨款的好时机。

  可现在全完蛋了。

  因为校长的自作聪明,自己也是没脑子,直接就签了丁北图的辞退书。

  好死不死。

  由于这次考核的特殊性,总督提前就签署了一批辞退书,扔给各个校长,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这反而坐实了辞退书的法律效应。

  毕竟,有总督的亲笔签名,直接可以绕过提督和教育局局长的签字。

  丁北图的问题,闹大了。

  怪不得,当初自己撵丁北图的时候,这老头走的那么从容。

  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惧师战所。

  “年轻人,前前后后,你只是个被人利用的二愣子。

  “我之前念着和二中的老情谊,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离开,你真的是帮我忙了。”

  丁北图拿出一个教授胸章。

  湿境语言学,真的是一门异常枯燥的学科,丁北图苦读各种国内外资料,整整考了3年,原本还有几根黑头发,现在全白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拿下了这个含金量极高教授资格证。

  当然,这一切没人有知道。

  ……

   Ps:求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