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高武27世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唯有无形,才能致命

高武27世纪 草鱼L 2148 2019.04.04 17:00

  “苏越,废话不多说,今天我来夺权……不对,我来竞选班长。”

  廖吉嘴皮子微微碰了茶杯,可能喝急了,水也烫,脑门都抽抽。

  “说吧,怎么个夺权法?”

  苏越笑了笑。

  “咱们都是武者,当然要用武者的方式,一对一决斗。

  “第一次竞选,是因为我不懂规则,不知道考核内容是挨打,所以我输的心服口服。

  “这一次,我要重塑威名。

  “苏越,咱俩交情匪浅,我的战法水准,你应该是清楚的。”

  廖吉将保温杯递给身旁一人,满脸怅然。

  仁者无敌的人设,不能崩。

  “所以,开战呗?”

  苏越表情不变。

  “苏越,我也不欺负你。

  “十招……在你不逃的情况下,如果我十招无法打败你,就算我输。

  “当然,你如果逃命,就算你输吧,毕竟也不是比赛跑。”

  廖吉从后腰抽出一柄无刃大刀。

  这也是为了安全。

  “苏越,找你的武器吧。”

  刷。

  刀刃直指苏越,廖吉战意昂扬。

  “廖吉,你出手一定要有分寸。”

  弓菱一脸焦急。

  “十招?多麻烦。

  “这样吧,我就站在这里,只要我的脚动一下,就算我输。

  “我只会反击你一招,只要这一招无法打败你,也算我输。

  “至于武器?我的拳头,就是武器。”

  苏越背着右手,左手伸出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苏越,你欺人太甚。”

  廖吉真的被气到了。

  这家伙简直太目中无人,和个武林高手一样,要单手教育我吗?

  一招败我?

  简直是羞辱啊。

  打倒装比犯,人人有责。

  “苏越,你……”

  廖平还想劝劝苏越,别太用力。

  “廖平,你别多嘴。”

  廖吉直接制止。

  “苏越,这两个月,想必你也有长进,那我就不客气了。

  “如果不小心打伤你,医药费我会负责。”

  罡气刀。

  廖吉也干脆,他双手持刀,脚掌朝着前方一踏,随后半月形的刀弧,便平行着朝苏越面门斩去。

  他并不是想杀了苏越。

  对方不是个傻子,他一定会闪躲,廖吉这一招是佯攻,为了让封死苏越退路。

  他真正的杀招,在下一招,要斩苏越的小腹。

  说打就打,众人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刀剑无情,千万不要出现重伤情况啊。

  “这小子,两个月成长了不少。”

  面对扑面而来的刀弧,苏越如长辈一般,欣慰的点点头。

  知道战法的真相之后,苏越早已经没有了对罡气刀的敬畏。

  廖吉这种水准,如果扔到搏击场,差不多是B7的水准。

  这样的对手,自己可以打十个。

  砰!

  “苏越,危险。”

  周云粲眼神凝重的盯着二人,眼看着刀弧就要斩下去,苏越应该躲闪。

  然而。

  他竟然抬起手,赤手空拳朝着刀刃捏去。

  对。

  仅仅缠绕着几根破布条的肉掌,直愣愣去捏刀刃。

  白痴吗!

  哪怕是没开封的刀刃,也能震碎你的手骨啊。

  不光周云粲,其余人也呼吸停滞。

  苏越脑子有问题?

  空手接白刃?

  那罡气刀,可是一品武者才可以修炼的战法啊。

  嘭。

  一声闷响落下。

  众人比刚才更加错愕,就连附近的空气似乎都已经被冻结。

  嗡嗡嗡!

  刀刃距离苏越的额头,只有不到十厘米。

  可惜,刀尖却被苏越的虎口夹在中间,刀刃嗡嗡颤抖,再也无法落下一寸。

  “罡气……罡气拳?

  “天呐,苏越也学会了战法!”

  一声惊呼落下,众人才发现,原来苏越的手掌上,竟然也包裹着一层罡气。

  嘎嘣!

  苏越手掌一抖,刀柄震荡,廖吉瞬间失去了对长刀的掌控。

  “失去了长刀,你的罡气刀就无法施展。

  “而我,其实也会罡气刀。”

  捏着刀尖,苏越手臂一甩,他赫然是用刀柄,斩出了一道罡气圆弧。

  罡气的运用,殊途同归,苏越早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

  突如其来的杀招,吓得廖吉六魂无主。

  苏越空手接白刃,竟然也能使用罡气,这令他震撼到无以复加。

  要知道,两个月前,苏越还是个对罡气一无所知的菜鸡,短短两个月,他怎么可能学会罡气。

  而且,比自己要强很多,这更加不可思议。

  然而,还不等他回过神来,来自苏越的反击,已经是袭杀而至。

  根本没时间闪躲。

  苏越这一刀,竟然是封死了自己一切退路,而且快的可怕。

  “完了,这一刀落在自己头上,得住院半个月。”

  廖吉楞在原地,想躲闪也没时间。

  电光火石间的反杀,让其他人都楞在原地。

  “苏越,手下留人……”

  廖平焦急的差点跳起来。

  嗡!

  眼看着刀柄就要抽在廖吉脸上,苏越轻轻一抖胳膊,却是散去了刀弧。

  啪!

  苏越用刀柄,轻轻搭在廖吉脖子上。

  “放心吧,我不会打伤你的。

  “你不懂事,我作为领导,总不能和你一样不懂事啊。

  “同学间有竞争是好事,下次注意,貂是冬天穿的,这大热天,别中暑了。”

  苏越摇摇头,他觉得自己有点像独孤求败。

  “我……

  “苏越,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算了,我认输……谢谢你不杀之恩。”

  廖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心有余悸的说道。

  如果刚才苏越不收手,他真的可能会住院。

  当然,江湖官话不能少,这是气度。

  “我苏某人一生行事,何须……不对,靠的是以德服人。

  “大家都服我这个班长,是因为我的人格魅力,并不是气血值和战力。

  “至于气血,那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诸位,请跟我来。”

  苏越话落,领着一群懵逼众,来到不远处的探测仓。

  他依然是单手持球。

  没过了过久,气血仓显示出了23卡的成绩。

  那一刻,人们似乎听到什么东西碎了,可能是自己心碎的声音。

  19卡到23卡。

  短短两个月,提升了4卡。

  在苏越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廖平更加难以置信。

  都是人,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不是在炫耀什么,只是给大家树立一个正能量的榜样。

  “作为班长,我希望大家都能考到四大的分数线。

  “廖吉,你也要加油,我这个班长,依然等着你挑战。”

  拍了拍廖吉的肩膀,苏越弹了弹袖口的灰尘,悠然离去。

  就如古代侠客,事了拂衣去。

  苏越身后,众人惊愕的口干舌燥,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有形装逼,最为低端,唯有无形,才能致命。

  这一刻,苏越想给自己颁个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