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高武27世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大义灭亲

高武27世纪 草鱼L 2389 2019.03.07 08:00

  苏越和许白雁分别验证过身份证后,和不少探监的人,一起坐上去监狱的班车。

  刑期10年以上的重刑犯监狱,仁青省只有一个,正好就在层岩市和另一个市的交界处,算是荒郊野外,所以只能坐官府的班车。

  车票800元一人,税费150。

  每个人将近1000元,可谓昂贵,这还是单程,返回又得1000元。

  姐弟二人这一趟来回,4000块钱就没了。

  光是这路费,就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许白雁霸气的坐在第一排,随车的几个监狱官员各个笑脸相迎,甚至还要给许白雁的车票打折。

  北武学生啊,那可不是开玩笑。

  瓜子饮料矿泉水,无限量供应,全部免费。

  当然,许白雁直接拒绝打折。

  北武人出门,得大气。

  至于她心里怎么想,苏越就不知道了,装蒜毕竟要付出代价。

  其实,苏越心里很嫉妒。

  满车人都仰慕着许白雁,就和看女神一样,谁能不羡慕。

  等着,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是北武的学生。

  苏越被扔在角落,可怜兮兮。

  三个小时路程,大监狱到了,许白雁留下满满一垃圾袋瓜子皮,优先下车。

  随后,苏越在监狱官员的引导下,很快办完了探监手续。

  得益于许白雁的优越身份,他们很无耻的插队了。

  ……

  监狱的墙很高,防御很严密,甚至还有科技时代的枪械。

  历史书上记载着,科技时代于23世纪正式落幕,各国官府集体销毁了一切高科技武器,只有一些普通枪械的技术流传下来,但数量也极少。

  时至今日,几百年过去,很多人已经快忘了枪械这种东西了。

  苏越这还是第一次远远见到枪械,哪怕是在书本中,热武器的记载都特别少。

  “咦,你们是不是带错路了,监区在东边,咱们为什么在朝着西边走呢?”

  穿过了几条楼道,苏越皱起了眉。

  许白雁也东张西望。

  不正常啊,这里明显是监狱的官员生活区,离监区反而是越来越远。

  “没有走错,苏青封是特殊重刑犯,他不在普通监区!”

  一个官员说道。

  “我爸是不是在黑房子里,浑身都是铁链锁着?你们太残忍了。”

  苏越眼皮一跳。

  他顿时脑补出潮湿腥臭的地牢,一个骨瘦嶙峋,面黄肌瘦,浑身捆着锈铁链,并且被吊起来的囚犯形象。

  老爸会不会已经被折磨到奄奄一息了。

  这……可能是最后一眼了。

  许白雁也愁容满面。

  她以为义父是普通坐牢,谁知道情况还要更加恶劣。

  “根据探监规则,一次只能见一个人,你们谁先进去。”

  一条楼道还没有走到尽头,前面的官员突然说道。

  “我、我先去吧,我是男的,承受能力强。”

  苏越低着头,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嘶哑。

  “让我弟弟先去吧。”

  许白雁点点头。

  “好,你直接去这个家。”

  官员指了指前往。

  苏越转头一看,典狱长办公区。

  “这……”

  苏越急忙朝着里面跑去,都探监了,你们还在酷刑折磨我爸吗?

  一把推开大门。

  苏越楞在门口,一张脸宛如被冻结了一般。

  惊愕。

  茫然。

  不可思议。

  难以置信。

  各种表情揉吧在一起,说不出的复杂。

  这个房间不算大。

  有床,有茶几,有办工作,还有电视机,独立卫生间。

  这是一个标准的官员办公室。

  茶几上摆着功夫茶的茶盘,水雾朦胧中,有个油腻的中年人,正在洗茶杯。

  对。

  绝对油腻。

  房间里播放着豪迈的草原歌曲,中年人一手洗茶杯,一手盘手串。

  丝绸睡衣,白袜子黑布鞋,小背头丝不苟。

  肚腩都出来了。

  苏越舔了舔嘴唇。

  眼前这个油腻的中年人,怎么越看越像自己苦难的父亲。

  “愣着干什么,进来啊!”

  苏青封抬起头。

  儿子长高了,也黑了点。

  就是有点傻气,站门口都不敢进来,一点不机灵。

  “不是,爸……你……”

  苏越肢体僵硬,和机器人一样走进去。

  不合理啊。

  苏越脑补了几百种父亲的形象,唯独没料到,他会这么油腻的在沙发上盘串子。

  这里的官员也没你舒服啊。

  “上好的小罐茶,来一杯。”

  苏青封示意苏越坐下。

  “爸,你这有些不像坐牢啊。”

  苏越终于回过神来。

  “我都不能离开这监狱,还不算坐牢?咒我呢?”

  苏青封呲了一口茶水,表情很享受。

  苏越五味成杂,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

  落差太大了。

  他以为父亲在受苦受难,谁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受苦。

  “见过熊泰光了?”

  苏青封突然问。

  “嗯!”

  苏越点点头。

  他的生活水平,被老爸按在地上摩擦了。

  不对,这才是生活,苏越仅仅是生存。

  至于苏青封为什么能知道外面的消息,也不足为奇了。

  “气血值多少了?”

  苏青封搭着二郎腿,也没有多废话。

  儿子有些沧桑,这一年应该受了些挫折,但正常。

  男人嘛,就该在烈日下向阳而生。

  “6卡!”

  苏越不疼不痒的说道。

  “重新组织你的语言,我怕我会大义灭亲,杀了你这逆子。”

  苏青封悠悠往茶壶里添水。

  苏越隐藏的水平,其实很拙劣。

  “15卡,超B类录取线了。”

  苏越没好气的说道。

  每次都是这样,一点小秘密都保不住。

  这15卡的成绩,也是苏越在向老爹证明自己。

  任何一个儿子,都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苏越也不例外。

  “马马虎虎,考四大还有些难度。”

  然而,苏青封摇摇头。

  “爸,我够可以了。”

  苏越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气人。

  “可以个屁,就是个普通水准,不过还有一年时间。

  “咦,你不是左撇子啊,右胳膊怎么了?”

  苏青封突然问道。

  “受伤了。”

  苏越黑着脸。

  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这爹当的还真称职。

  “你这是练麒麟臂了?长大了,其实找个女朋友也可以的。”

  苏青封阴阳怪气。

  这一刻,苏越想拂袖而去。

  坐了一年监狱,开始老不正经了。

  “好了,不逗你了!

  “我虽然在这里生活的不错,但身份终究是个囚犯,探监的时间得遵守规章制度。

  “长话短说吧,你高考完,别去北武了,去西武吧。”

  苏青封突然正经起来。

  “西武?”

  苏越一脸茫然。

  层岩市在神州北区,北武就坐落在北区,一般学生都会选择籍贯的武大。

  去西武?

  “到西武之后,你去这个养老院,照顾照顾那些孤寡老人。

  “我苏青封的儿子,一定能考上四大,我相信我的基因。”

  苏青封给了苏越一封介绍信。

  夕阳红养老院。

  “老爸,你就不好奇,我怎么冲到的15卡气血?”

  苏越仔细收起信封,随后又问道。

  “我好歹闯荡了那么久,总有些人会去帮你,这没什么奇怪的,你姐不是回来了吗!

  “而且我的基因我了解,就是优秀。

  “对了,苏健军他们怎么样了。”

  苏青封又问道。

  苏越的心都木了。

  我优秀是因为努力,和你基因有什么关系。

  算了,自己的亲爹,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随后,苏越简单讲述一年以来发生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