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尤里亚斯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禁忌的研究者

尤里亚斯战记 比翼鸟栖连理枝 2583 2021.09.12 14:18

  整片森林未见其他醒着的人,不过尤里亚斯也没感到意外就是了。

  于是他决定先返回古堡,在他再度踏入埋骨丛林时,从他遭遇不速之客那天算起,已是第四天的下午。

  “别躲躲藏藏的了,快出来!”尤里亚斯站在古堡前说道。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注定,此刻他站立的位置就是数百年前巴尔萨泽说出那句“安息吧,我的朋友”时所立之处。

  又一个不速之客,比起上一个,这个甚至没有毅然直面他的勇气。

  也是一个女人,她名叫伊莎贝尔,不过现在的尤里亚斯还不知道。

  他也没兴趣问。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尤里亚斯转过身,面向伊莎贝尔。

  “你是,最后的暗夜领主,尤里亚斯吧?”

  “正是。看你的衣着,你是个魔法师吧?你来自真理学院,对不对?真是稀奇,竟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魔法师,不好好待在堆满了各种书籍、散发着难闻气味的研究室里,还主动来找我,尤里亚斯。”

  说罢,他放声狂笑。

  “你是从那些书卷里知道我的存在的,对不对?”

  伊莎贝尔不置可否,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仿佛思索了很久,下了很大的决心:“你能跟我走一趟吗?“

  “你要做什么?”

  “我听说,暗夜领主的血可以让人起死回生……我有必须要见的人……我已经试过其他所有方法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无稽之谈。愚蠢的女人,如果我的血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我早就做了。很可惜,死亡是无法逆转的。”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快点跟我走吧!”伊莎贝尔不耐烦地说道。

  “如果我拒绝呢?”尤里亚斯针锋相对。

  “那么,我只能强行带你走了!”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我可不是你这种连隐藏自己痕迹都做不到的劣等魔法师能战胜的对手。”

  “烦死了!闭嘴,准备接招吧,尤里亚斯!”

  伊莎贝尔先召唤出一连串的小火球,这只是入门级的魔法,任何在真理学院进修过的人都能使用。

  尤里亚斯说得没错,虽然在真理学院已经待了数年,她的魔法造诣并不深。

  毕竟,这数年中的大半时间,她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

  直到凯尔——她的恋人,意外离世。

  在短暂的消沉之后,她将悲痛化为动力。她废寝忘食,拼命学习研究,魔法造诣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因为染指复生这一禁忌,需要深厚的魔力为基础,还要处处提防,时时警惕,避免被发现。

  后来,异象发生了,学院成员都陷入沉睡,这对于伊莎贝尔却是大好时机,她丝毫没有唤醒大家的打算,全力投入到对复生的研究中去。

  但她阅遍整个学院的资料,也没有找到使人复生的确切方法,只在一本破旧的古籍上看到只言片语。

  于是她来到这里,正在与最后的暗夜领主尤里亚斯战斗。

  小火球撞在暗夜领主身上,然后消弭于无形。

  “就像被微风拂过。”尤里亚斯发表着感受。

  伊莎贝尔没有太意外,毕竟,没有人一开始就会亮自己的底牌。

  虽然她知道尤里亚斯有着远超人类,甚至他的同族的体质,但她仍然抱有侥幸,认为他在魔法面前不堪一击。

  如此低劣的把戏,在尤里亚斯看来是挑衅,于是他一个箭步冲到魔法师面前,劈头盖脸,一套连打。

  伊莎贝尔连忙支起魔力护罩,抵御这疾风骤雨、雷霆万钧的攻势。

  她当然支撑不了多久,她更要设法反击。

  同时吟唱攻守两端的魔法,对于她是莫大的负担,但她有必须要见的人,必须要做的事。

  她额头渗出汗珠,在护罩碎裂的一刹,她被震飞,与此同时,一张由魔力编织而成的大网脱手而出,笼罩住尤里亚斯。

  这是中等程度的魔法,通常用来束缚住成片的敌人。一般来说,这是学院的教师及更高层次的人才能轻松使出的魔法。

  伊莎贝尔在短时间内由入门级的学徒蜕变到教师层次的熟练魔法师,足可见她的天赋之高。

  尤里亚斯略微用力,未能扯断魔力的枷锁。

  “乖乖跟我走吧,你是挣脱不了的。”

  话音刚落,还没等她站起身来,噼噼啪啪的声音已经传入她的耳中。

  这是魔力的火焰烧断魔力的枷锁所发出的声音。

  尤里亚斯竟然也会魔法!

  伊莎贝尔来不及惊讶和思索,连忙念起咒语。

  一圈布满难解符号的魔力之轮骤然显现,她将其举起,对准暗夜领主。

  火舌从中喷涌而出。

  威力远甚于她方才使用的火球的大团火焰,源源不断地从轮中向尤里亚斯倾泻。

  尤里亚斯没有躲闪,在他用血色之火破解掉魔力之网那一刻起,他已经决定了:

  要用魔法打败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魔法师。

  于是他甩出一个又一个血色之球——

  他并不会命名自己的招式,笔者称呼其为血色之球,正是与火焰之球相对应。

  或许可以有一个更拉风的称呼——血色波动弹!

  血色波动弹狠狠砸向密集的火焰团,很快就阻止了它前进的步伐。

  二人就这样僵持不下,时不时波及到周围的树木。

  但尤里亚斯终究不是个专门的魔法使用者,伊莎贝尔在魔力的较量中更胜一筹。

  伴随着猛烈的爆炸,伊莎贝尔丢失了目标。

  “赢了么……没有人能在如此剧烈的冲击中活下来,即使侥幸存活,也无法再行动了。”

  正当她准备上前寻觅时,她顿感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呼吸都困难。

  “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我记得我劝过你,最好不要动手。现在,你输了。”

  “我的魔法打败了你,你竟然说我输了?”伊莎贝尔一只手抓住尤里亚斯的胳膊,另一只奋力扯他的手指。

  “你可以说,你的魔力稍稍比我充沛一些。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最擅长的,都不及我最不擅长的,那你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尤里亚斯的手更加用力,伊莎贝尔干咳了几声。

  眼冒金星。自己就要死在这里吗?猎人反倒成了猎物,真是可笑……

  还不算完!伊莎贝尔急中生智,问道:“我人生的目的是为了救活凯尔,那你呢?没有意义的人生,太可悲了。”

  “我存在的意义是为了与世间一切强者战斗。当然了,时不时也会有像你一般的弱者来扫我兴致。”

  “原来如此……你不想知道这异象为何出现的吗?”

  “为何?”

  “大约半年前,救赎教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祈求仪式。”

  “然后呢?”

  “然后在大陆尽头的海中,就出现了一棵树,教廷称它为天启之树。那棵树的魔力异常汹涌,照亮了整片海洋,只要站在能看到海的地方,就能看到它--”

  “你想说,异象和那棵树有关系?”

  “或许吧。那棵树是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将它召唤而来,需要许多拥有充沛魔力的人的共同努力。“

  “你是说,教廷里有许多强大的魔法师?”

  “至少之前是的,现在怎么样,你需要亲自去确认。”

  “魔法师,纵然拥有强大的魔力,肉体依旧孱弱不堪,与他们战斗,没有太多乐趣。”

  “还有另一种可能,如果天启之树,是某一个人召唤而来的,那他的魔力不可估量。”

  伊莎贝尔本来还想说些“能在千里之外将你烧成灰烬”之类的威胁的话语,终究作罢。

  “你说的有一点道理。”

  说罢,尤里亚斯松开手,一眨眼就不见了。

  留下伊莎贝尔在原地,久久无法起身。

  ……

  伊莎贝尔:智能4,力量1,速度1,生命力1,魔力3,战斗技巧1。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