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这么活下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跟屁虫小美

这么活下去 梦里水云 2455 2020.09.16 14:55

  吃过早点,三人心满意足地走在大街上,温暖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三人身上。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上班的年轻人,晨练的老年人,哄着孩子遛弯的妇人,一时间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因为带着小美,小木打消了去学校的念头,又觉得无处可去,三人顺着路走到河边,漫无目的地沿着河边慢慢溜达。

  自从李瘸子确认小美智商低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带小美出来过,每日里将小美关在阴暗的家里。小美习惯了这种生活,对外界和陌生人有种天然般的恐惧,后来即使不锁门,小美也不敢自己迈出房门一步,吃喝拉撒都在屋里。李瘸子每天出门之前和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这两个傻呵呵的娘俩倒尿盆。

  小美的智商停留在三四岁左右,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初时还有些胆怯,但跟在小木身边,慢慢的稍微活泼起来,眼神有了些之前不曾有过的灵动。一只手依然死死抓着小木,另一只手却忍不住的开始东摸西碰。小木由着她的性子,眼神中有些宠溺。

  齐亮无聊的跟在后面,双脚踢踢踏踏地踩着地面,突然眼睛一亮:“走,我去给你们摘几个李子去吧!”

  小木顿时想起北运河边上那个果园来,想起这个季节黑压压坠在枝头的李子,忍不住咽了口酸水,眼神也跟着亮了起来。前些日子,有天中午两人还有王小波游泳游累了,跑到那边偷了几个李子,把几人牙齿酸的好几天吃不下东西去。现在过了半月有余,想来也熟的差不多了。

  两人确认过眼神,拉着小美调转方向朝北边走去。

  在北边城隍庙的斜对面,有一座旧时留下来的石桥,据说已经一两百年了。桥上的石头经历了这么多的岁月侵蚀,都被磨平了棱角,阴雨天走在桥上,脚底滑腻无比。周边乡镇上的人都称此桥为“李岩桥”。据说当年闯王进京时,为防不测,有一支李岩部下的军队从西面过来时,偷偷从这座桥渡河而过,后来这支部队还立下了奇功。据当时祖上留传下来说,当天夜里,借着月光只见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连绵数里,如同阴兵过境,无一丝声响。待得闯王进了京,才有消息传来说这是李岩的部下,此桥后来就被人称之为李岩桥。这个说法在当地乡间流传,无可考证。

  李岩桥的西侧,就是两人经常光顾的一个果园,里面种满了北方当地品种的水果,种类比较多的就是桃子和苹果。但小木几人知道,在园子靠近西南侧的角落里,还种了两颗李子树。那大李子,每逢中秋,就黑压压的挂满了枝头,几乎将树枝都要压断。待到成熟十分,颗颗饱满饱满甘甜,咬得一口,似乎咬在了蜜汁上。

  园子周围种满了低矮的小槐树、花椒树,树枝长得高了,就被园子的主人从一侧拦腰锯断一半,将其依次向另一侧折过来,折过来的这一半树皮仍跟下面紧紧连着,依旧会枝繁叶茂,但满是刺的树枝就会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将整个果园紧紧围在中间。

  在靠近这两棵李子树的最西南角,有一座低矮的院墙。院墙后面繁密的树枝中间,有一个被小木几人打通的洞直通果园内部,洞内外两侧留了几个枝繁叶茂的枝条,完美的将其挡在里面。洞里面还被几人铺了一些麦草,虽然不宽敞,也够几人舒服的坐在里面了。

  三人偷摸进了这个树丛中间的洞,齐亮自告奋勇,一人悄悄进了园子。小木拉着小美坐在树洞里,示意她不要出声,小美就乖乖地坐着,眼睛忍不住四处张望。过了没多久,齐亮就回来了,背心向上兜起,里面满是熟透了的李子。

  小木拿起一个,轻轻捏了一下,软硬适中,已然熟透了,又使劲在自己裤子上蹭了蹭,递给小美。小美接过来就塞到嘴里,口水混着李子的蜜汁顺着下巴就淌了下来。小木伸手给小美擦了擦,也不嫌弃,自己拿了一个李子吃了起来。

  就在三人大快朵颐的时候,一阵狗吠从园子里传来,唬得两人爬起身来,拉了小美就往外钻。慌忙中小美还摔了一跤,小美嘴巴一瘪差点哭出声来。三人惶惶地跑出好远这才停下脚步,狼狈之极。齐亮和小木彼此大量了一眼,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哥哥,疼……”小美嘴巴瘪瘪的跟小木说道。

  小木这才注意到小美的衣袖被树枝划了一个口子,胳膊上一道长长的血印子,不知道蹭到了哪里,裤子上全是泥。

  小木安慰了几句,想了想,想起一个嘴利心软的人来。

  带着两人顺着东海河往南走,过了柳桥,从体育公园南门进去,斜着穿过公园从西门出去,中间还问小卖部要了一个塑料袋,将齐亮怀里剩下的李子装了进去。不多远就到了一个院子门口,敲了敲门,王猛妈妈开门出来。

  “咦,小木,今天怎么没上学?又逃课了是不是?”王猛妈妈没好气地问道。

  “柳姨,来,您拿着,我给您送点李子过来。”小木将李子递了上去。

  王猛妈妈打开塑料袋看了一眼,看着李子新鲜的果柄,甚至还有新鲜的树叶,狐疑地问道:“你是不是有啥事?”

  小木抓过小美,道:“柳姨,你能不能帮忙给她洗个澡?当然,顺便换身衣服最好了。”

  王猛妈妈看向小美,小美的嘴角此时流下一溜哈喇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李子有点酸。

  “这是谁?”王猛妈妈感觉这孩子明显不太对劲。

  小木嘬了嘬牙花子,有点不知道怎么说。

  王猛妈妈没好气地将三人让进院子里,看了看一脸懵懂紧张的小美,望向小木:“咋回事?”

  小木正琢磨着怎么说,齐亮接过话茬,把小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王猛妈妈醒悟过来,虽然不知道小木为何这么做,但一想到小美这个可怜的孩子,心里顿时柔软起来,伸手去拉小美的手,小美下意识往后一缩,躲在了小木身后。

  “别怕,叫柳姨。”小木拉了拉小美。

  “柳……姨……”小美怯生生学舌道。

  王猛妈妈拉过小美的手,小美这次没有抗拒。往上掳起小美的衣袖想看下被树枝划到的口子,王猛妈妈的眼神猛地缩紧了,脏兮兮的胳膊上满是伤痕,深浅不一,有的只是一道疤痕,有的刚要痊愈,有的仿佛还在渗着鲜血。王猛妈妈这才细细打量起小美来,只见小美头发乱糟糟的,一缕缕的打着卷,脸上相对而言还略显干净,但脖子上黑乎乎的满是黑灰,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了。衣服脏乱,皱皱巴巴,紧紧地贴在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上,衣服下摆几乎贴着肚脐,裤子也十分短小,没穿袜子的脚面和露着的半截小腿也黑乎乎的。

  王猛妈妈眼睛酸胀,拉着小美的手往屋里走去:“你们在外面等着。”

  小美往后退缩着,回头可怜巴巴地望向小木,只以为小木不要她了。小木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哥哥哪都不去,就在外面等着。”

  也不知道小美是不是听明白了,极不情愿地跟着王猛妈妈进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