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拜师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2871 2019.12.13 07:58

  赵电生的爷爷赵国平早年也在外闯荡过,见过些事面,虽然现在的美金样子变了,但有些地方还是能猜出个七八分来,当年赵国平主攻陶瓷手艺,而赵国志却是什么买卖都做,南架山虽然山多,可三合镇有大江,与长江想连,早年江路贸易兴盛时,他们最远还跑过景德,去过外滩。

  成化斗彩鸡缸杯在陶瓷业可是一小热门,从明代之后,清代都在仿制,所以真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就有了价值千金的说法,因为成化斗彩鸡缸杯是给皇家专门烧制,标准高,选进宫后,剩下的次品都销毁了,所以存世量稀小,赵电生后世对这个成化斗彩鸡缸杯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在八,九十年代的港城拍卖价格都上了两千多万。

  赵国平之所以让赵电生保管这只杯子,是因为杯子是赵电生自己搞来的,有一次他到三合镇赶集时,他在一个集体饭店里发现了这只杯子。赵电生就买了一只大小差不多的普通杯子,不动声色地把真的杯子掉了包,换了出来。三合镇以前是一个贸易集散地,也聚集了不少古玩,后来因为时代的原因,流失到了平常人家,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尤其是瓷器一类的东西,是生活用品,只要能用,谁也没太在意。

  还有赵电生这一月来的表现,着实让赵国平满意,虽然调皮了一点,但做事很有条理,遇事冷静,一看就不像个小孩,就拿今天来说,赵电生面对赵国志一点不怕,反而主动讨要东西,这点让赵国平在赵国志面前很有面子。

  赵电生发现成化斗彩鸡缸杯后,又陆续在三合镇搞几只这样的杯子,有一次偷偷地把玩时,被赵国平发现了,在他的鉴定下,确认了赵电生这几只杯子的真假,除了一只真的,还有几只是清康熙年间的仿品。

  赵国平为什么知道这杯子,因为成化斗彩鸡缸杯,到了民国的仿品就不只仿明代的真品了,连清代的仿品也做,这些杯子的原型,当年赵国平都上过手,所说能分出真假和年代来。

  赵国平当时也没在意,这都几十年没听说,有人玩古董了,更没听说这东西能买钱,又见赵电生做事稳重,也就让他继续保管,今天,没想到离家多年未见的三弟赵国志突然出现了,而且旧事重提,加上早年赵国志的为人阴险,他看似随口打听成化斗彩鸡缸杯下落的话,让赵国平生了警惕之心。

  “大哥,当年三合镇可是有一只成化斗彩鸡缸杯真品,是用来仿制用的,你可知道下落啊?”赵国志问。

  “这那知道啊,当时的情况你知道,东西砸的砸,分得分,都过了那么年,真不清楚,怎么你……”赵国平问。

  “没那想法,我就是随口问问,问问。”赵国志否认道。

  赵电生听了爷爷赵国平的话,心里就在推测这个赵国志回来,十有八九探亲是假,回来找成化斗彩鸡缸杯才是真。

  他心想,“自己,现在好像就差第一桶金了,这古玩字画可是来钱的好门路,有了本钱,凭自己对后世电子产品的发展,那不想发财都难。”

  赵电生重生前是一名微电子专家,他在电子材料上也有很深的研究,80年代还是电子产品的起步阶段,不像后世,光一个生产线就得上亿美元打底。

  赵电生突然想了一个点子,既然赵国志对南架山所在的三合镇这么熟悉,自己在镇收集瓷器的事,搞不好会被赵国志嗅出点蛛丝马迹来,要是像爷爷所说把自己的东西看好了,难免有点被动,还得主动出击。

  “爷爷,三爷爷是不是为人不怎么样啊?”赵电生问。

  “是的,当年啊,他溜得太快,没给别人打个招呼,好像当初就他一个人成功走掉了。”赵国平叹道。

  “难怪三叔看三爷爷的眼神都不对,敢情是被三爷爷给抛弃过啊!”赵电生道。

  “电生,你这几个月的变化太大的,连这些你都猜得出来,那成化斗彩鸡缸杯放在你手里,我就更放心了。”赵国平道。

  其实他这话是对赵电生这一两个月的总结,至少1月前赵电生从镇上搞回了,当年遗落在镇里的成化斗彩鸡缸杯,赵国平就发现赵电生不简单,虽说赵电生是一个小孩,目标不大,但是连续在镇上,把好多清朝的仿品也搞回来,这就说明赵电生有很强的分析能力,这么小就好此,长大后肯定能成大才。

  “爷爷,三爷爷这人我看他做事不择手段,我前段时间的动作有点大,难免……”赵电生在赵国平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赵国平想了许久,早年走南闯北的他,也觉得赵电生提出的这法子有更为妥当,当年三弟赵国志的所做所为,赵国平还记得很清楚,最后赵电生伸手向爷爷赵国平借了点本钱。

  赵电生家是双职工家庭,他父母都干部级别的,家的经济条件不错,父母每年都会给赵国平不少的钱。

  除了这,赵国平还有手艺进账,他早年还在景镇做过陶瓷师傅,手艺想当不错,不过后来,见惯了风云变幻的他就不再出去了,一心只想在南架山终老,不过这不妨碍他手艺的名声。

  南架山所在的东望县有一个很大的陶瓷厂,是省里的重点企业,每年都有大笔的出口创汇,国外一直对国内的传统瓷器很有兴趣,不过老外喜欢千奇百怪的产品,对东望陶瓷厂这个只习惯生产一成不变的老产品工厂来说,就有些难度,所以厂里有时就会请赵国平去指导,每次辛苦费也有二三十块。这可不少,东望陶瓷厂很多工人一月的工资也就这么点。

  农村上的花销不是很大,几年下来,赵国平算上赵电生父母给的,自己挣的外快,一共攒了二千多块钱,基本全完借给了赵电生,赵国平对赵电生可是下了血本。

  赵电生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礼品带上,准备拜师,又拿了二块钱,叫虎头在村上买了两包糖,本来这钱还想从赵九月那里借呢,可是那料昨晚一番谈话后,赵电生一夜就脱贫了,搞得赵九月一直盯着赵电生,问钱是从那来的。

  本来赵电生想带着赵文军和赵九月去拜师就行了,可是自己带了这么些礼品去,没个大人领着,估计反而会被人误会,把事给办砸了,最后赵电生想到了赵文军的老爸赵三,他的本名叫赵家旺,不过在农村都乡里乡亲一般都没叫真正的名字,他排老三,这些年大家都叫顺口了。

  赵三估计是年轻时跟赵国志在外面待过,总有些想法,这不开春了,就想着出去,捣鼓点什么,可是今年却迟迟没出去,因为赵文军上学的事,赵三把家里的钱全给花了,但事情却没办好。闲来无事的他被赵电生一叫,还真愿意帮他这个忙,至从赵电生重生后,搞什么野味和鱼虾,也都是在赵三家煮,大家一起吃,算是改善了赵三一家的伙食。

  “张老师在家吗?”

  赵三敲了敲门。

  张老师家在小学对面的庙边上,其实就是以前庙里住持住的地方,门一看就有些年头了,不过大门上的门环居然还能用。

  “老张,有人找。”

  赵电生听张老师的爱人叫人的语气,就知道她是个文化人,只是赵电生听说,张老师的爱人没在小学里当老师。

  “是家旺啊,快请进。”张平凡把几人领进了屋。

  赵三一大早登门,还背着东西,一看有腊肉,张平凡想,不会找他有什么事吧,等进了屋,他这才发现,还有他认识的两个学生,

  “赵文军,赵九月你两也来了,这位是?。”

  赵电生有点纳闷,原来三叔和张平凡认识,南架山比较大,张平凡听说比较宅,平时不怎么跟村民接触,本来还担心张平凡不认识赵三,说起话来不放便,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张平凡口中所问的人,自然是指赵电生,赵三也没讲什么客套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张老师,我这侄儿叫赵电生,这次来是电生想拜张老师你为师。”

  赵三话一出口,赵电生应声就跪下了。

  “碰,碰,碰。”

  脑袋在地上死命地撞出三个响头。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赵电生这一手,可是在场的几人给看呆了,脑袋晕呼呼地他,瞧了在场几人的表情,还是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

  只是赵电生心里在嘀咕着,“哎哟,我的头不会起包吧!”

  张平凡的童年是在旧时代长大的,他还上过旧式的学堂,看着赵电生有些发红的额头,让他回忆起了自己儿时,起蒙拜师的情景,那时的老师是何等的地位,又想了自己当老师的这些年,他的双眼睛不禁都湿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