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只看一面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3185 2020.01.07 07:00

  晚上赵电生出现在,北风玻纤总厂家属区里的自建房里,是一个小院子,如不是在家属区里的围墙内,很难想像是北风玻纤总厂的家属楼,与周围那种6层的高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院子很简陋,就三间房,成品字形,还有一个用木条钉的大门。中间屋里没什么家具,就一张桌子,和几个已经换过凳腿的凳子,边上的房间就更小了,一间是杂物的,另一间里只有一个坑,坑上有睡着了的醉汉。

  “许老,你这手艺不赖啊,整个院子,都是出自你之手吧。”赵电生惊讶道。

  “我来北风玻纤总厂时间晚,又不想麻烦我侄子,后来退休了,便把以前的一个小棚,改建成了这个小院,随便打发一下时间,反每年都会回来,住上一段时间。”许老道。

  这个小院与其说,是他晚年消磨时间的杰作,不如说是他,对让他老有依的感恩,这里寄托了他,对北风玻纤总厂的感激,是这里给,他提供了一个避风港。

  “许老,坑上那人是你的?”赵电生问。

  “他是就,今天咱们在厂子里,等了一上午的人,我侄子许波!”许师傅叹息道。

  这人也是赵电生,在饭店里一直盯着的那人,也是让许师傅喝闷酒的人。

  “电生,说起来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许波今天要吃大亏。”许师傅道。

  “许老你客气了,举手之劳,这只是一个巧合,马东正好去买,我想吃的羊肉泡馍。”赵电生笑道。

  “电生,你这分情,我许老头记下了,以后要是用得上,尽管招呼。”许师傅道。

  他没有说破,赵电生的话,羊肉泡馍,喝酒饭店的边上就有,再说跑那么远去买,羊肉还好说,可以那碗汤可不好端。

  “许老,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你也看出来,我在三合镇陶瓷厂有些话语权,以后还真有不少的事,要劳驾你。”赵电生道。

  他大方地承认了,救施治的事,是他刻意安排的。

  “好说,好说,三合镇陶瓷厂是个,很有前景的厂子,做事有章法,对了,马东当过兵吧?”许师傅问。

  他之所以,对赵电生做出承诺,一来,赵电生的确帮了他忙,二来,三合镇陶瓷厂做事大方,比如,这次他去三合镇陶瓷厂帮忙,前后的红包领了四百多,这可是相当他一年的退休工资,对人也很尊重,是个可以长久合作的厂子,不像其他厂过何就折桥,他侄子许波,这些年没什么进步,说不定认识了赵电生,这样的能人,就能转运了。

  “马东,的确部队下来的,你看他回来了!”赵电生指了一下门口。

  马东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都快黑了,手里抱了不少的东西,一半是吃的,一半是晚上睡觉用的。

  “二叔,我怎么在你家呀?”许波一瘸一拐地,从屋里走出来。

  在他的印象里,他好像喝得迷迷糊糊地,走在大街上,好像还有人抢他的东西,可是醒来后,身上的木盒还在,他还检查了里面的东西也在。

  “你喝多了,正好遇到我这位朋友,便把你扶到我这里,我刚才去过你家了,说你今天有应酬不回家,今晚你就待这里过夜吧。”许师傅黑着脸道。

  许波多少是个领导,还有当着赵电生的面,他不说那丢人的事,再说,许师傅有意介绍许波认识赵电生,不能让赵电生感觉许波无能。

  至于让许波今晚不回家,就好他走路那样子,一瘸一拐,要是回家,被小区里的人看到了,他被打的事,肯定很快就会传遍全厂,怕是会对许波的名声有影响。今晚在这里擦点酒药,明天能好些,随便找个借口,就糊弄过去了。

  “许叔,这里坐,一起喝……”赵电生欲言又止。

  他本来想说,一起喝酒,可是许波今天喝醉了,刚被人打了,又来喝,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小波,我给你给你介绍一下……”许师傅道。

  许师傅把赵电生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经过今天,赵电生指挥马东救了许波后,赵电生算是交上了许师傅这个朋友,于是赵电生把这次来北风玻纤总厂的目的,告诉了许师傅,许师傅也把这事,给许波说了。

  “这个铂金坩埚可不好搞,我们厂的贵重金属加工车间,那是省里都挂了号,尤其是这生产铂金坩埚的原料,铂金和铑国内不产,大多都是进口,这个查得很严,便是一点损耗都有记录的。”许波道。

  “小波,电生都是自己人,办法总是有的,今天电生可忙了你,很大的忙,要不你那宝贝就没了。”许师傅帮腔道。

  “就算,高价也就最多能搞一两只。”许波狠心道。

  他见自己二叔,跟赵电生关系这么铁,还有今天这人情也要还,于是才咬牙答应下来,可是眼前,他在厂里的其人情债,都没还清,这又要加一笔。

  “许叔,我大概需要的1号坩埚,据我了解一个大概有180克,按90块每克,给你算,两只材料费32400,再算点加工费,凑个整数,总共3.5万如何?”赵电生道。

  “电生,你这价格空间给的太大了,我要是有路子,我肯定想办法,多给你搞几只,只是这事光有钱也没戏,这样你给3.4万就行了。”许波道。

  许波一听报介,就知赵电生这价格,可以说是油水不小,至少每只,多给了一千多块,可是毕竟想还人情,最后还是主动降了点。

  就在赵电生想说什么的时候,许波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说,

  “刚才,我听二叔,你三叔在港城有路子,要是能搞到……”

  这么一提醒,赵电生就明白了,

  “美元吗?”

  “是的,要是有这个估计,再搞个十来只,也没问题。”许波点了点头。

  “美元,我有啊,要不许叔,咱们这样?”赵电生道。

  他经许波这么一提醒,又想出了一个主意,国内不产铂金,他可以在港城搞到铂金后,再送北风玻纤总厂来代加工。

  “许叔,这次全用美元计价,帮我搞10个铂金坩埚,下次,我直接从港城搞铂金,你们给我代加工,你们的加工费,我用美元支付如何?”赵电生问。

  “这个应该可以,现在美元可是好东西。”许波道。

  他心里有点纳闷,赵电生既然有港城的关系,买现在现成的铂金坩埚不就好了,还大老远地跑到,北风玻纤总厂来,费力还费事,价格也见得便宜。

  许波这样想,赵电生也会这样想,其实赵电生看重的不只铂金坩埚,要是只是为了铂金坩埚,他在港城就搞定了,他来北风玻纤总厂,一来是,学一点玻璃纤维的生产技术,二来他是看北风玻纤总厂的贵金属的加工能力,将来他还有些很特殊的贵重金属器材,要找北风玻纤总厂代加工,比如他将来送来的铂金,加工出来铂金坩埚的样子,就与常见的不同。

  见问题解决了,赵电生见许波还是眉头紧锁,他就问。

  “许叔,今天怎么还有心事啊?”

  “哎,就是厂里遇到一点烦心事。”许波喝了一大口酒道。

  “许叔,要不你说说,说不定我有法子。”赵电生问。

  “是啊,小波,你看电生在港城有关系,大把的美元都不是问题,把你的事说说!”许师傅也劝道。

  原来前段时间,车间出了事故,是许波的老领导,厂里的一个副厂长,帮他把事抗了,许波才渡过,这次难关,虽说这个副厂长,已经要退休了,听说这次的事故,处分很重,待遇要降级,这对即将要退休人来说,那待遇就要差两级了,一般来说,退休时,领导都会顾忌你的贡献,零时给你提一级待遇。

  虽说老领导没有责怪许波,可许波一直在找补救的措施,直到前段时间,他听到消息,厂里的上级领导,家里有子女要留学,还缺8000美元。

  许波知道这是能让他老领导,度过危机的唯一机会,这才要卖掉,他早年得到的一个宝贝。

  那像今天没卖成,差点被那伙人给白吞了。

  “这样,许叔,这帮我了,别人不是需要1万美元吗,你全包了,赶紧把你老领导事给摆平了,至于你那宝贝就留着吧!”赵电生大方道。

  “电生,这可不行,要不这瓶就当我卖你了。”许波道。

  “是啊,电生,我知道你想帮我侄子,便有些不能让得太多,算9000美元。”许师傅道。

  他现在听,赵电生开口就是上万美元的,知道赵电生不缺钱,他这几年退休了没事,也在看那些收古玩的,就许波这陶瓷杯子最多给100块,可赵电生虽没说要买,但他给一万美元,说明这东西值钱。

  许师傅加上对赵电生的了解,知道赵电生这价钱还算公道。许师傅在想就算这东西再值钱,他们卖不出去啊,现在跟赵电生交上了朋友,就凭他在卖铂金坩埚上,给许波的油水,许师傅觉得,就算这个宝贝白送也值。

  “这东西当年是我在抄家的时候搞的,现在就当就急了,再说我是捡大便宜了,你就收下把电生。”许波道。

  许波对自己的二叔眼光,还是很相信的,而赵电生在铂金坩埚上,给的甜头不少,感觉赵电生这朋友值得交,东西卖给他,就当多一条路。

  想到这,许波想起了,二叔以前常给他说的一句话,

  “人啊!有些时候,不能只看一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