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古玩专家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2600 2019.12.17 06:29

  赵国平认识的这个老伙计,便是今天在东望陶瓷厂见过的那个扫地老头,人长很清瘦,精神状态看着不错,就是有点傲气,跟大家不合群。

  赵国平俩人相互打了招呼,赵电生从赵国平的口中得知,这个老头叫莫北山,与赵国平年轻时就认识。

  “赵老哥啊,好久没见了,遇到什么喜事了吧,你可是难得请我吃饭啊。”莫北山笑问。

  “老莫啊,看你说的,没个事,就不能不请你吃饭,聊天了。”赵国平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哎,想当年,我那是天天下馆子,风水轮流转啊,赵老哥,说句难听的话,我都好久没有打牙祭了。”莫北山叹道。

  赵电生一听,敢情这个莫北山跟自己的爷爷关不错,能当面诉苦,说明交情匪浅,听这架势,好像以前也是个人物,能提起自己曾经的辉煌,这身分不简单。今天爷爷说有个重要的人物介绍给自己,莫非就是眼前这个衣服全是补丁,胡子拉碴的糟老头。

  赵电生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目前自己最迫切的事就古玩鉴定,难道这老头就是一古玩专家!”

  此时酒菜已经上齐,吃了几口之后,赵电生便举杯敬酒,

  “莫爷爷,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又回到了你家,来我敬你。”

  “老赵哥,你这孙子不简单啊,只是他这么小就喝这白的,有点伤身吧。”莫北山疑惑问。

  他之前也观察过在赵国平面前的赵电生,就一普通的小孩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他那里知道赵电生是故意藏拙,在暗中观察他呢。

  “老莫,我这孙子天生不醉哦,就是把这瓶干了也没事,他之前偷喝我的酒,当时我跟你现在的心情一样,不过我见多了,也就习惯了,有时没人的时候,我们爷孙俩还要喝几杯呢。”赵国平解释道。

  他对赵电生点了点头,他知道赵电生既然主动出击,说明赵电生已经猜出来了,今晚他介绍的这个莫北山正是一位古玩专家。

  这个莫北山与赵国平从年轻时就认识,当时的莫北山可以说是风光一时,家里有着富商的底子,自己又是有名的材子,在西式学堂上过大学,字画,古玩无一不精,当年赵国平认识莫北山,就是因为莫北山想给自己家烧制一套家用瓷器,当时请的烧制师傅便是赵国平。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赵国平没想到前几年来东望陶瓷厂来挣外快的时候,遇见当年的雇主,造化弄人,莫北山这个当年的富家大少,已经沦落到了东望陶瓷厂当了一名清洁工,赵国平这个人也算厚道,并没有因为莫北山家道中落就看不起他,每次来东望陶瓷厂都会请莫北山吃个饭,只是那时没像今晚这样下馆子,就在路边摊应付一下,莫北山也是个性情中人,能分清楚赵国平的好意,他知道赵国平家条件也不是很好,今天突然改下馆子,所以他才会问一下情况。

  “难怪电生能给我敬白酒,只是电生口中这风水轮落到我家何解啊?”莫北山问。

  他一身也算大起大落,经过的事多,有些时候想糊涂一回,都很难。

  “这个,你得问电生,这事他当家,他说了算!”赵国平指了指赵电生。

  “莫爷爷,今天咱们算见个面,先不谈事,你就和爷爷聊聊天,让我也听听你们年轻时的大风大浪,吃好喝好,这心情舒畅了,说起事来才有劲不是?”赵电生笑道。

  他又给莫北山把酒给满上,又叫上小二,加了几个硬菜,但不用上桌,等会走的时候打包。

  “老赵哥,我算是见识了什么是长江前浪推后浪,你可是后继有人了啊,你家那小子赵局长,就已经让大家嫉妒了,现在有多了一个这样的孙子,来咱们走一个。”莫北山道。

  他还是知道赵国平家里的事,赵国平的儿子赵家昌在县里当局长,这事在东望县很多人都知道。可是赵电生这个听说才6岁的小孩,听赵国平的意思,赵电生已经开始自己管事,这可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莫北山可清楚自己的长处是什么,今天赵国平约他吃饭时候,一听挑的地点,就知道今天的事不简单,十有八九跟自己的老本行有关,现在看来被自己猜对了,只是他不明白,赵电生这个小孩能运作什么样的事,瞧这一桌的硬菜,那流油的肘子,上的酒可是3.7元的五粮液,加起来不下二十块,自己都快二十来年没吃过这样丰盛的饭了。

  莫北山也是见事面的人,见赵电生点菜的样子,就知道是个经常吃喝的主,想必这样所托之事不小,要是能将自己的一身本领都用出来的话,他敢保证绝对吃喝不愁,那会像现在这样拮据,一月都没怎么见荤腥。

  赵电生见莫北山跟赵国平叙旧也差不多了,他就插了一句。

  “莫爷爷,现在这时局变了,信息也流通起来,我看你这样的大才,出头之日就在眼前,就是怕莫爷爷你一时受不了。”

  “电生,这话在理,想当年我是何得风光,可后半身的经历让我明白了很多,有些事能做,有些不能做。”莫北山道。

  他有点明的赵电生的意思了,赵电生这一票不小。

  “莫爷爷,有样东西让你给掌掌眼。”赵电生道。

  他将包里两个拇指在的东西递给了莫北山。

  “珐琅彩人物鼻烟壶,瞧这模样应该是清乾隆。”莫北山看了一眼赵电生,见他点了点头又说,

  “再看这做工,像是出自造办处之手。”

  “果然是大家啊,这年代各出处,一上手就说出来了,以后还要多麻烦莫爷爷了。”赵电生又给莫北山把酒给满上了。

  赵电生对莫北山的回答很满意,赵电生之所以了解这个,是因为他后世的博物馆里见过这个东西,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发现也是后世见过,别的东西赵电生可就看不出什么门道了。

  靠古玩这个发家,赵电生可没这个打算,他就想把手里几样东西变个现,搞点起走动资金,要说第一桶金,他更看好二峰玻璃厂的玻釉玻璃项目,来钱路正不说,还能接交不少的人脉。

  就是今天赵电生回去,跟自己的爷爷那里不好交待,他可瞒了赵国平不少的事,除了鼻烟壶外,他最近在三合镇收罗不少好东西,只是不能一次拿出来让莫北山掌掌眼,他打算等以后与莫北山混熟了之后,再慢慢把自己的小库藏给确认清楚真伪。

  “老莫,这下相信是电生当家了吧,不瞒你说,我都不知道,电生还有东西呢。”赵国平笑道。

  赵国平心里清楚赵电生还有很多事瞒着他,不过赵国平反而高兴,就眼前这档子事,要是赵电生没点城府还真成不了。

  “信了,信了,这都把摆在眼前了,那里敢不信。”莫北山笑道。

  他见了赵电生手里的东西,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孩,比自己想中要厉害,这个鼻烟壶可是存世极少,他当年也只是见过一次类似的。

  又聊了一会,散伙的时候,莫北山才知道,赵电生之前点的几个菜是让他带回家吃的。莫北山当时就觉得,赵电生是个可以合作的人,知道为别人考虑。最后更让莫北山高看赵电生的是,赵电生给他一百块钱,美其名曰是今晚鉴定费,他将赵电生给的一百块钱退了回去,算起来,这可是他一年工钱。因为莫北山知道赵电生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只要自己把实力摆出来,正如赵电生说的那样,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他家了。

  想到这,莫北山心里不禁叹道,“以后,莫南这小丫头就不用跟着自吃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