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偶遇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2593 2019.12.25 07:53

  第二天,赵电生一帮子人,从三合镇出发,还要从东望县转两次车,到达省会平州,还要在这里过夜,第二天一早就上火车,在这里赵电生与莫北山上了两个不同方向的火车,这是赵电生重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

  莫北山的车要早几个小时,赵电生不停地挥动着自己的手,他那双远视能力超强的眼睛,看到了车窗边的莫北山,已经老泪横流,时间好像定格在了两幅画面之间,一幅就是车窗里的莫北山,一幅就是赵电生第一次在东望陶瓷厂,见到莫北山挥着大扫把扫地。

  “哐当”

  “哐当”

  “哐当”

  赵电生所坐的火车也驶出了平州站,朝着本次的目的地江城驶去。张依然看惯了赵电生嬉皮笑脸,再看他低沉悲伤时,才真正的像一个6岁的小孩,虽然少了许多精明,但多了几分小孩的灵气。

  出发时,靠着吕一红在平州的关系,赵电生他们的座位都在一起。赵电生靠窗,张依然在他对面,马东在他旁边。

  “东哥,你几年没有回去过了吧?”赵电生问。

  他看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山头,听了一下报站,火车站都已经离开了临江省。

  “三年了吧!”马东道。

  “为了省路费吧!”赵电生叹道。

  马东没有说话,此刻,他想起了数年未见的父母,弟弟妹妹,脑子里回想着当年他离家时他们的模样。

  “依然师姐,你这些年,第一次来看师傅和师母吧,记得有一次师母跟我聊起你的时候,还说,他们走的时候,你才我这么大……”赵电生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无头无脑地问起了别人的伤心事。

  “赵电生,你没看到我的眼睛还是红的吗,怎么想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张依然假装怒道。

  她这人比较要强,今天与江一水分别的时候,硬是忍住了没哭,可是私下还是偷偷地大哭了一场。

  “是我的错,那咱们说点开心的。”赵电生突然笑了起来。

  他问,

  “东哥,你可要加油哦,虽然你没拜在我向东师傅门下,但也算个挂名弟子,我这个师兄可是要监督你好好学习,等明年三生在港城站住了脚,我把你也送去,也去上个大学,到时候,再带个漂亮的老婆回去,最好再带个孙子就完美了。”

  赵电生其实是有计划的,杨三生估计今年就能拿到江城的身分,慢慢地就能脱离三爷爷赵国志的影响,现在莫北山也去了,他二人在积累一些人脉,估计年底就可以按计划,开公司的开公司,开店的开店。

  “哟,电生你才几岁啊,就惦记上了老婆!”张依然笑问。

  “哈哈”

  “哈哈”

  张依然这话算是,给大家在枯燥的旅途中点燃了笑点。

  “怎么不惦记呢,也就十来年后的事,以后,我要是找老婆,得找依然师姐这样的!”赵电生一点不害羞。

  “哈哈”

  “哈哈”

  “哈哈”

  如果张依然只是点燃了大家的笑点,那赵电生这话,无疑是让大家的笑点爆裂出来了。

  “我看他们挺般配,就是电生年龄小了点!”

  “不小,也就差十岁不到!”

  “好像也是哦!”

  张依然从小得利益于从小良好的家庭教育,即便后来是张平凡夫妇不在她在身边,可是她寄养在外婆家,一家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加上高考重启不久,她14岁就考上大学。

  这时任凭张依然怎么说,也是无力的,面对大家的起哄,任何反抗都徒劳的,她被羞得下一脸通红,也不理大家,脸朝着窗外。

  “这个赵电生,看我以后怎么收他……”张依然咬着牙默默发誓。

  “大家静一静,现在不流行什么包办婚姻了,总得让当事人,说几句吧。”赵电生道。

  他站了起,从包里拿了一袋糖。

  “怎么要发喜糖啊!”

  “哈哈”

  “哈哈”

  原本刚刚止住的笑声,又如潮水般地涌来。

  “赵电生,你混蛋!”张依然怒道。

  她这下不能无动于衷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朝车厢前跑去。

  “师姐,你听我说,我就想……”赵电生解释道。

  他本想说,说大家吃个糖,嘴里有东西,就不会乱说了,那想弄巧成拙。

  赵电生最后,追上了张依然解释了很久,最后不得不破财免灾,把张依然每月的薪水涨到了120美元,其实张依然也就想让赵电生为难,出一下心里的恶气,她可对那多出的20美元没兴趣。

  中午,赵电生为了避免上次的尴尬,请大家到餐车吃了一顿顶配大餐,算是收买一下人心。他们一大帮子人,把餐车里的服务员和客人吓了一跳,第一次见有人这么土豪的。赵电生他们这些人,除了江东来年纪大点,其他的人都是最能起哄的小青年,知道赵电生有钱,即使火车上的菜不怎么好吃,也是大点特点一番。

  下午再回到座位上,大家就能跟上赵电生聊天的拍子,一来赵电生这张嘴的确能侃,二来嘛就是吃人家的嘴软。

  整个下午,张依然就不怎么敢接赵电生的话头,生怕赵电生又说一些,让他下不来台的羞人话。

  连赵电生让她给马东介绍个对像,都不接话。

  “东哥,你一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啊,我这可是为你好,你去了港城就知道了,还是是内地的女孩子好,我这也是为你考虑,让我依然师姐先介绍一个,要是对眼了,先谈着,又不影响啥。”赵电生道。

  “电生,这,这……”马东一时不知道说啥。

  赵电生给他的说的,他还真动心了,只是就他眼前的情况,一切都只是空谈。

  “那就这么说定了,让依然师姐给你,介绍大一点的女同学,另以为依然师姐的同学都只有十五六岁的,说不定比你大的都有。”赵电生笑道。

  “我,我……”马东憋得脸都红了。

  “师姐,就这么说了,说起来,东哥也是你半个师弟,这事你可要放心上了。”赵电生道。

  这次大家没有起哄,因为赵电生提前打个招呼,他有节目,大家都在期待这个,赵电生的节目一向都让人很惊喜,就像昨天的烟花一样,配上南架山的夜景,真让人难忘。

  不过接下来的一件事,让大家寄于厚望的节目泡汤了。

  直到江东来,急匆匆地回到了座位,并在赵电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大家才注意到,江东来从中午吃饭后一直没有出现。

  原来,江东来在餐车吃饭的时候碰,意外撞见了他们所里的洪副所长,江东来本来只是想打一个招呼,那想洪副所长把他叫到卧铺车厢。

  这时的卧铺需要一定级别,才能乘坐。

  “小江,你去平州干什么啊?”洪副所长问。

  这列火车是平州直发江城,巧合的是,洪副所长也是在平州上车,他早就认出江东来,江东来是所里培养的骨干工程师,所以洪副所长对他有点印象。

  本来洪副所长没把,江东来这个年青的工程师,当一回事,可是在餐车上的一幕,让江东来成功地进入了洪副所长的眼中。

  “没什么,就是去看了一下我姐夫和我姐。”江东来道。

  他之前去所里请假也没瞒着这事,因为他姐夫和姐姐的事,所里很多人知道。

  “哦,那跟你一起的那个小孩是?”洪副所长又问。

  “他是我姐夫收的徒弟,怎么洪副所长认识?”江东来疑惑道。

  他现在发现,赵电生无论走到那里都是焦点,据他所知赵电生可不认识,眼前的这位洪副所长,要是真认识洪副所长,赵电生就不会找他帮忙了。只他不明白,这个洪副所长是看中了赵电生什么,居然向他打听赵电生的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