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小跟班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2752 2019.12.17 18:22

  在回去的路上,赵电生心里有点紧张,生怕爷爷赵国平会因为有事瞒着他,批评自己。可出乎意料,一路上,赵国平什么都没说。

  在一间香蜡铺子前,赵电生停住了,他遇见了一个人。今天他在东望陶瓷厂领着赵济看练泥时,看一个被好几个人欺负的小泥匠,当时赵电生还上前去给那个小泥匠解围。

  这个小泥匠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留着长头发,衣服很破烂,远看就像个疯子一样。后来听厂里好心人说,小泥匠是外来户,就住在二峰乡的后山上,前几年山体滑坡,一家人就只剩了他一个,厂里管事的,见他为人还算老实,就让他来干点力气活,工钱有时是给,有时不给,平时厂里管两顿饭。

  赵电生有点想不通,现在又不是过什么节,他在这里干什么呢。

  “小泥匠,我你还记得不,今天咱们在厂里见过。”赵电生上前问。

  “记得,今天还要谢谢你帮忙,我才没受他们欺负。”小泥匠感激道。

  赵电生用普通话跟他说话,小泥匠也用普通话回答,赵电生知道厂里的人说的是真的,他是个外来户,可赵电生还想到一件事,这年头能说这么标准的普通话可不少见,看来这个小泥匠是个有故事的人。

  “你想买那对大红蜡吧?”赵电生问。

  他发现小泥匠的眼睛一起盯着那对红蜡舍不得离开。

  “嗯,嗯。”小泥匠点了点道。

  “那我帮你买了,你帮我做一件事如何?”赵电生道。

  “这,这……”小泥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赵电生其实没想要小泥匠做什么,他估计小泥匠要拜祭什么重要的人,可又不想伤了小泥匠的自尊心,这才说要小泥匠帮他办事。

  “拿去吧。”赵电生道。

  他没等没得小泥匠反应就过来,就从店里把小泥匠想要的那对红蜡给买了回来,除此外还多买了些纸钱元宝。

  “谢谢,我办完事后,会帮你办事的。”小泥匠认真道。

  看着小泥匠的背影,赵电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小泥匠生活如此落魄还不忘自己的先祖,看样子是个有情有意之人。

  走了几步,赵国平正想问赵电生,刚才此举为何时,小泥匠又跑了回来。

  他问,

  “明天我去那找你啊?”

  “二峰玻璃厂。”

  “好的!”

  小泥匠也没再说什么,就快步的离开了。

  赵电生这是才对爷爷赵国平回了一句,

  “我当时帮这个小泥匠,是看他有情有意,现在又多了一条,做事还有头脑。”

  赵电生先是陪着赵济去了东望陶瓷厂,他在今天换了一个花样,没再去昨天的制坯和刻花了,改学彩绘,这个技术含量高了不少,车间里也很整洁,需要彩绘的瓷器都已经过第一次烧制。

  李向明今天对赵济的事就看得更重了,亲自到东望陶瓷厂给里面的人打招呼,还别说他还真有点面子,厂里的人给赵济找了一个漂亮的女师傅,叫莫南,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仅人长得不错,彩绘的功夫也是年青这一辈最好的。

  赵电生看赵济那如痴如醉的模样,心说这有爱好的人就是不一样,自己是不是学个什么特长,总不能天天上山打野兔,下河摸鱼,这可不是长久之计,过了今年估计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最好是找一个能在课堂上打发时间的特长,再让自己去学小学的东西,估计能无聊死人。

  赵电生在回二峰玻璃厂的路上,觉得自己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想着很耳熟,可就是记不起来,直到来到了二峰玻璃厂,赵电生也没想出所以然来,他索性不想了,今天准备和李向明聊聊电工所的事。

  当赵电生走快进二峰玻璃厂大门时,他看守大门的人拦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的小泥匠,赵电生没想到,小泥匠今天真的来了,看来自己没看错人。

  李向明给门卫打过招呼,门卫知道赵电生是厂里贵客,见赵电生把小泥匠带了进去,也就没有阻拦。玻璃厂因为要生产需要加热,厂里一年四季不缺热水,先让小泥匠去洗了一个澡,又去找李向明找个身旧衣服,让小泥匠穿上。

  等小泥匠把衣服换好,头发梳理了一下,除了身体单薄了一点,还是长得挺俊秀。

  “我叫赵电生,你呢,叫什么啊,总不能一直叫你小泥匠吧?”赵电生问。

  “我,我叫杨……,杨……,我就只记得姓杨了,别人叫我二狗,要不你就叫我杨二狗吧?”小泥匠道。

  “二狗是骂人的话,你今天来找了我,以后你是我兄弟了,那我给你取一个名吧,人家叫你二狗这么多年了,你也遭不少罪,遇到了我就要过上好日子,要不叫就你杨三生吧,二过了就是三,预示你新的人生如何阿?”赵电生想了想道。

  “杨三生,是个好名字,对我来算得上第三次人生了,你真拿当兄弟吗?”杨三生认真道。

  “咱们拉钩!”赵电生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那你可不要反悔!”杨三生也伸出了小拇指。

  在他的记忆里,当年他与玩伴的约定,就是拉钩,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只有一面之缘的赵电生居然跟他拉钩认了兄弟。

  赵电生非常高兴,自己居然有了一个小跟班,有点做小大哥的感觉了,最后赵电生还给杨三生安排了一个新的身分,那就是杨三生以徒孙的方式拜在了赵国平的门下,在外人面前,宣称杨三生是赵国平徒弟的徒弟。

  最让赵电生意外的是,杨三生觉得自己是赵国志的徒孙,入门又晚,赵电生理应就是的师哥,赵电生本来不同意,杨三生可比大十岁呢,可最后还是拗不过杨三生,叫师哥有点别扭,赵电生突发其想,叫生哥好像更有点面子,没想到杨三生还真同意了。

  “生哥,你前面就到了。”杨三生道。

  赵电生和杨三生聊天后才知道,原来昨天杨三生在香蜡店前,想买那对大红蜡烛,是因为今天便是当年他家出事的日子,每年的今天,他都想方设法搞点东西来拜祭父母,今年他攒了点钱,可不够买到自己想要的祭品。

  赵电生赵到了杨三生所说的那处山体滑坡的地方,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但还是能看出当惨烈的景象,半座山都塌了下来。

  拜祭完了,杨三生还带赵电生去另一座山头看望了以前经常帮助过的一对老夫妻。赵电生一看这对夫妻,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赵电生听杨三生介绍过,这夫妻二人,与自己家很早就认识,当年自己父母出事后,这对老夫妇收留了他,男的叫向东,女的叫吕一红。

  “二狗,可好几月没见你了,你向伯伯在镇上听说你,在东望陶瓷厂学起了手艺,看来过的不错啊。”吕一红道。

  以前在农村,人取动物做小名,只是觉得那样孩子好养活,这个跟东望陶瓷厂那帮欺负杨三生的人,叫他二狗的初衷,是不一样的。

  赵电生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敢情杨三生因为自己在东望陶瓷厂混得不好,才不愿回来看吕一红老俩口,今天杨三生收拾了一下,才敢来这里看望两位帮过自己的恩人。

  “吕奶奶,二狗现在已经入了我爷爷门下,我们爷爷是三合镇赵式瓷器烧制的第九代传人,还有我爷爷给二狗了一个新的名字,念他身世多艰,便取名三生,希望也也从此转运,有一个美好的人生。”赵电生抢道。

  当然什么三合镇赵式瓷器烧制的第九代传人是他为显示自己家的实力编的,杨三生跟这样的师傅也能让关心杨三生的老夫妻放心。

  “三生,三生,好名字,三生正如你师傅所说,第三次新生,你可要好好珍惜。”吕一红嘴里默念了两遍

  对她来说,杨三生能这样一个出路也是不错的,前几天他还跟老伴向东说呢,年底要是回城了,尽可能把杨三生也带回去。

  吕一红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小朋友你是谁啊?”

  “他是我生哥。”杨三生道。

  “我是他师兄!”赵电生苦笑地补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