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重生之电子工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好处

重生之电子工业 工业小兵 2681 2020.01.01 00:01

  “阿萍,小何,今晚辛苦你们了。“赵电生外婆道。

  她看了今晚桌上的菜,居然有盐水鸭,还是不是小店做的,这一只就要5块钱,其他的菜也不便宜,自己好像还是第一次见,两位媳妇这么大方。

  “妈看你说,电生难得来家里,就一点家常菜,让电生见笑了。”大舅妈客气道。

  “大舅妈太客气了,今天来的仓促,还望见谅,我以饮料代酒,敬各位一杯。”赵电生道。

  他这话一出,他外婆一家的人,都对赵电生这个小孩又高看了一眼,起初只看在赵电生礼物的分上,还有赵电生有两跟班的架势上,没想到赵电生居然如此会待人接物,俨然就是一个大人,而且还是一个久在外面混的人。

  “电生,今天跟你来那两位怎么走了啊?”二舅妈问。

  虽然赵电生看着确有大人的感觉,可终究还是个小孩,估计跟着赵电生的那二人,是看在赵电生身分上,才如他如此的恭敬。

  “哦,他还有点事,就先住的地方了。”赵电生道。

  他对这个舅妈的印象一般,虽然人扣门了一点,不过心眼不错。

  “哦,那应该住的不远吧?”二舅妈又问。

  “二嫂,电生那两朋友人家住在金城酒店涉外客房!”张思北道。

  他见二嫂一直纠缠着问,就要帮赵电生解围。

  “电生,你那两朋友是港城的?”赵电生外婆问。

  金城酒店,她是真知的,除了价格高以外,涉外客房是要用外汇券支付的,一般的人可住不到那里。

  “这倒不是,杨三生是我师弟,我爷爷利用三爷爷在港城的关系,把杨三生送到港城,他现在港城大学上预科班,要是明白成绩,可以就在港城上大学,另一个叫马东,他是三爷爷请来,帮我三叔打理一些事情的。”赵电生想了想道。

  他在外婆面前,说话就没那么夸张了,尽可能地说实话,当然必要的技术加工环节,还是不能省。

  “三生,没想到你爷爷的三弟,在港城发展的不错啊,我怎么味到你身上有酒味啊?”赵电生外婆问。

  “妈,下午,电生去接小妹放学时,在学校跟小妹的老师碰上了,聊了几句后,电生请汪教授在金城酒店吃了个饭,可能是那时,桌上有酒,不小心沾到了身上。”张思北插话道。

  赵电生一听这话,心里就给自己的小舅,点了一个赞,张思北是个可造之才。

  “妈,你可不小看电生,他在化学上的理论知识,连我老师汪教授也赞不绝口。”张枫林也跟着道。

  她从金城酒店出来的路上,得知了赵电生有法子让她去留学,她一直还在想这事,可是总觉得,出自一个小孩之口的话不能信,直到现在,听到了赵电生说,他的师弟都去了港城,还有机会上知名的港城大学,她知道赵电生的话,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张枫林见自己三哥,都开始帮赵电生说话,自己也不能不表示一下。

  “思北,枫林你们俩今天难得说话一致哦!”赵电生的外婆笑道。

  “妈,这还不是因为,电生招人喜欢。”大舅妈也说了一句。

  今晚外婆家气氛出奇的好,难得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一起开开心心地吃了一个饭,饭后两位舅妈都去收拾饭桌,赵电生趁这机会,给几个表哥,表姐发了一个红包,晚上,大舅妈,二舅妈回去的时候,还专程来给赵电生这里道谢。

  舅妈们走后,赵电生跟外婆一家子,在客厅聊天。

  “电生,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难得大家和气地吃个饭,这得多亏你,你的事,你妈在电话里,也给我说了,说实话也是不怎么相信,可今天一见不信,也得信,少年得志,你可要谨行慎言。”赵电生的外公道。

  外公话虽不多,可是对事看得很透。

  “谢谢外公的叮嘱,一定谨记。”赵电生恭敬道。

  “电生,你小姨的老师汪教授,我跟他也算是有点交情,他可是出了名的不应酬,居然跟你去吃饭,这点我很好奇,能说说,为什么不?”赵电生外公问。

  “我听汪教授是搞应用化学的,正好有点事,找他帮忙,可能是他最近没什么项目,就答应了。”赵电生含糊道。

  “哦,我说呢,原来是有外快赚,项目大吗?”赵电生外公问。

  “还行,生产线也就几万块,其实也就搞点原料,合成一些树脂。”赵电生道。

  他现在是见识到了,自己这个外公的厉害,不问就算了,一问就是很难回答的事。

  “电生,你这项目虽小,油水恐怕比汪教授做其他上千万的项目,还大吧!”赵电生外公道。

  赵电生还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又把自己那套市场经济的说法,拿来说事,虽说可能有用,但赵电生却不敢说,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外公有对待挖公家墙脚的事很疼恨。

  “爸,电生他们又没犯什么事,反正我听小妹说,汪教授手上又没什么事,他们这半年就搞了一小生产线,也不比电生搞的那条大多少。”张思北道。

  他其实从小就怕老爸,可是赵电生今天要是过不了关,他肯定赵电生以后不敢帮他,这才硬关头皮说事。

  “思北,说什么呢,怎么跟你爸说话的,还不给你爸陪个不是。”赵电生外婆道。

  “爸,我……”张思北道。

  最后那对不起,他说得很轻。

  “好了,思北,有些事不能急,我又没说什么不对,你犯什么脾气。”赵电生外公道。

  “外公,走在前面是有点风险,但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可控的,当然还是要你们这些长辈把好方向。”赵电生道。

  他听外公的话,好像也不并不反对什么,于他也含糊的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思北,这下知道你这个外甥,为什么牛气了吧,穿的是外国货,住的是最好酒店,吃得也是好的酒席,有些既要放得开,又要能收得回来。”赵电生外公语重心长道。

  “爸,我错了,我一定改,以后做事要沉稳。”张思北低头认真道。

  “这才有个做大事的样子,我和你妈也不是什冥顽不灵的老古董,这两年也去了不少的地方,就说最近的江城,我不仅听了,还亲眼去看了,江城的几家无线电厂,那发展的势头真的喜人,这市场经济已经是大势所趋了,只是这条路还是有点坎坷,所以不能心急,要稳。”赵电生外公道。

  赵电生一听到这里,都想抽自己一耳光了,早知道,把他那套蒙人的市场经济理论,搬出来,那还用这样跟外公猜来猜去。

  “你小姨老师汪教授,家里的事,是因为拿不出钱,二儿子没能出国留学,多好的一个机会啊,老汪当初为了这名额,可是跑了半年,最后……”赵电生外公叹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汪教授最近心情不好,还有电生请他去吃饭,他还喝了酒。”张枫林道。

  赵电生这才发现,自己的小姨这心思还真细,只听了外公说出了一点汪教授家里的事,就猜出了许多,汪教授今天很多反常的事。

  赵电生现在明白了,汪教授今天与自己吃饭,就是看在马东递上的名片,能与外企搭上关系,自然就可以有机会搞到外汇。

  “我说呢,爸原来你是在给我们下套啊,早猜到其中的缘由,我算是学到了。”张思北道。

  他发自己以前那点心思,真是不够看,难怪老爸一直说,自己不够稳重。

  “思北,多学,多问,你不是一直抱怨,我们没给找机会吗,这眼前就有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哦。”赵电生外婆在一旁道。

  “妈,你早看出来我想,让电生给我指个路。”张思北惊道。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看不出,还有枫林,电生给你什么好处了,你们俩今晚从一开始,就特别维护电生,你以为我跟你爸看不到。”赵电生外婆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