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个迦南的住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拳打呆猫

一个迦南的住民 大瓜熊 3345 2021.06.08 17:56

  听到哈兰迪尔义正言辞的拒绝,阿廖莎愣了一下,就好像没考虑过万一对方反抗该怎么办一样。片刻之后,她又很凶的嚷嚷起来:

  “果然你们这些半精灵有问题nia~艾蕾雅姐姐的判断一点没错。你们在动歪脑筋!”

  不等对方回应,她再次化作黑影沉入阴影中。

  瞬间的惊鸿一瞥让哈兰迪尔目睹了她的形态。

  这是一头被迷雾笼罩的黑豹,或者说黑色的大猫,矫健的身形一举一动都带着优雅和致命的气息。她融入黑暗中,完全隐匿了身形和气息。

  这是德鲁伊途径的非凡者,精于沟通自然和解读梦境的神秘学者和探险家,可以变形为熊、猎豹和枭首等充满野性的生灵。根据战场环境的不同,他们可以快速的在各种角色间切换,既能像施法者和祭司那样提供支援,也能在近距离牵制或撕碎对手,总而言之是危险的敌人!

  要来了!哈兰迪尔感觉到强烈的杀气和威胁。这个叫作阿廖莎的家伙似乎认定了半精灵可疑,甚至没打算交流一下就要动手,是个年轻而冒失的笨蛋。但是,哈兰迪尔自己也失去了游侠的感知,无法在黑暗中捕捉德鲁伊的位置。

  若是在一轮交锋中被这小姑娘击败,那她更不会听人分辨解释了。如何让她知道我不是敌人呢?

  必须向阿廖莎展示我的善意!

  哈兰迪尔深吸一口气,手指微动。刚刚获得的神秘力量在他的意识深处沸腾,急切的请求他使用。

  第一轮攻击降临了。阴影中的猛兽两只爪在地上略按一按,和身往上一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寒光闪闪的利爪向哈兰迪尔的腿部扫去。这一击若是命中了,足以使他丧失行动力。但是,在利爪出现以前,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剧烈而奇怪的咳嗽,把阿廖莎的位置暴露了出来。

  靠着这声提示,哈兰迪尔急忙向前一滚,利爪的寒光几乎是小腿扫过。

  病毒性感冒的能力在双方遭遇之初就已经通过哈兰迪尔的咳嗽扩散开来,感染了对手。

  大猫错失目标扑了个空,困惑的歪了歪脑袋。当她调整姿态再次扑上来的时候,却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敏捷的脚步都变得虚浮了。

  哈兰迪尔顿时心中一定。他自己的状态不好,但是瘟疫的非凡特性也把对手拉到了和他不相上下的水平上。他轻松的避开了这一击,从侧面给了大猫一脚。

  阿廖莎站立不稳,在地上滚了半圈撞上了墙壁。哈兰迪尔抓住机会冲了上去。对方是地位高于他的精灵,和接下来的调查对象艾蕾雅也有关联,贸然弄死可是无法收场的。于是,他将手中的战刃一扔,翻身骑乘到了大猫的背上。

  “喵——!”

  如果要说在惊涛骇浪中冲浪是什么感受,那便是此刻哈兰迪尔正在经历的。

  炸毛的阿廖莎上蹿下跳,用尽力气想要将背上的半精灵摔下来。但是,哈兰迪尔隐隐觉得,自己在拥有新的神秘力量的同时,掌握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本领——哪怕是骑在拼命挣扎的大猫身上,他也能灵巧的维系平衡,骑的很稳,甚至还腾出手来往猫后颈捏去,喝道:

  “停!”

  这一捏顿时让阿廖莎发起性来,发狂一般嘶吼挣扎,四肢乱踢起来。吼叫声似惊雷霹雳在下水道振响,黑暗都为之退避了几分。哈兰迪尔左手揪住大猫的后颈皮,抬起右手运足力气,朝猫头猛打下去。

  “嘭!”

  这一拳打得阿廖莎顿了一下,紧接着像咸鱼般满地打滚起来。哈兰迪尔被带着一起摔倒,脸重重拍在地上。他不敢大意,用尽力气抓住后颈,照着脑袋一顿痛打。

  这一拳拳下去,在空巷般的下水道里涌起阵阵沉闷回响。大猫被打得直叫唤,前爪护着脑袋,后爪在地上前后扑腾。

  打到八九拳,胯下的大猫已经现了人形,一双白皙藕嫩的手臂抱着脑袋低声呼救,银牙间、鼻子里、耳朵里都渗出血来,也不再动弹了。

  哈兰迪尔慌忙放了手来,看看胯下的女孩生怕她被打死了,手里的劲也松了七八分。眼看着阿廖莎还有呼气,他心里也卸了一口气,站起身任由她躺在地上,匆匆退到一边,手指大猫嘴里嚷嚷道:

  “你这猫诈死,待我寻了刀来和你慢慢理会!”

  “喵,咳咳,喵不打了……”

  阿廖莎面朝地趴着,一边咳嗽一边有气无力的讨饶了两句,然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还好,没打死,还好啊——!看到女孩被打哭了,哈兰迪尔顿时松了口气,想要将她拎起来放到一边。这一拎却是拎不动。他低头一看,只见双手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竟然是使尽了力气,手脚都苏软了。

  两人喘着气,在无人的下水道里歇息了一会,阿廖莎才慢慢缓过来。她哭着半坐起身,抹了抹脸,只见满手的血迹,顿时哭得更凶了。

  “别哭了。”哈兰迪尔低喝一声。

  这一喝让阿廖莎受了惊吓。她怕再挨打,哭声都小了几分,但还是嘴硬的说道:

  “喵要告诉艾蕾雅姐姐,让她,让她来打你~”

  “嚯嚯,那么艾蕾雅在哪里呢?”

  “她在指挥中心调查案件~”

  “很好,那和这里至少有五条街,”哈兰迪尔已经平稳了气息,举起右手握拳,在小姑娘面前比划了一下,咧开嘴狞笑道,“你看看和我有几步远?”

  看到那拳头,阿廖莎顿时抽搐了一下,低着头不吭声了。

  哈兰迪尔满意的深吸一口气:“这下你知道我的善意了吧。”

  “哈?”这话把阿廖莎都听得愣住了,她止住抽泣,哽咽着问,“这是,善意?”

  “当然,你不问个究竟就出手袭击我,那自然是做好了和我交战挨打的准备,”哈兰迪尔昂首挺胸,点头说道,“碰巧,我们游侠也喜欢攻击性接触,遇到你们这种不好好说话的,那就先打一顿,让你用身心感受一下。还打么?!”

  阿廖莎怕再被挨打,不敢说话。见她服软,哈兰迪尔便询问了一番她做这事的初衷。

  原来,这小女孩是指挥中心的实习生,和艾蕾雅非常亲近。在前线执行官安提哈身亡以后,艾蕾雅也自主进行了一些的调查。

  调查得到的线索之一引向了半精灵群体。哈兰迪尔和琵洛蒂斯是安提哈最后指挥的部队成员,还在一个凑巧的时机来到了迦南,自然也在怀疑名单里。在没有进一步证据和线索的情况下,艾蕾雅继续进行针对半精灵退伍兵的调查,阿廖莎则主动承担起监视哈兰迪尔他们的任务。

  这天凌晨,她发现半精灵从家中出来,进入神秘可疑的下水道,第一时间就怀疑他在从事不可告人的勾当,或者与同伙接头。阿廖莎认定这是一个抓住线索的好机会,然后就在无人的路上出手了。

  从思路上来看,这倒也无可厚非,调查排摸,跟踪嫌疑人并从中找到线索一直都是正统的调查途径,只是阿廖莎贫弱的战斗力让这前后经过看起来像个笑话……

  哈兰迪尔解释了几句,告诉阿廖莎他和调查员小姐明早就会去指挥中心与艾蕾雅会面,然后出示了口袋里刚刚买来的食材。德鲁伊小姐这才打消了疑虑,在哈兰迪尔的护送下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地面上。

  ……

  从精灵的视角来看,我们半精灵都是怪人,是社会不安定分子和嫌疑人呐~也对,神秘世界的谋杀并不一定要面对面捅上一刀或者下毒,暗示和恐惧同样可以将人引向疯狂,招致失控或者丧命。

  回到家里,哈兰迪尔一边煮汤一边整理头绪。他以前也没怎么给自己做过饭,只能把蔬菜都洗了一遍,切块一锅炖了。

  他忙到天亮才勉强弄出一锅汤来。切块的番茄、冬瓜和羊肉、土豆一起熬煮成香气扑鼻的羹汤,让饱受饼干和糊糊折磨的哈兰迪尔忍不住蠕动了一下喉咙。他立刻就想去把同伴喊起来尝尝看,一转身赫然发现琵洛蒂斯正在沙发上坐着。

  “你,出门去了?”

  刚煮了汤的哈兰迪尔准备随口应付一句,突然瞧见调查员小姐正拨弄着自己挂在沙发上的外套。外套的袖扣上还挂着一根长长的黑发……哈兰迪尔立刻提高了警惕:“出门买了点东西,遇到个人。”

  “谁呢~在哪~”

  “一个名叫阿廖莎的未成年精灵,德鲁伊途径的非凡者,可以变形为黑豹的小姑娘。她怀疑我们和安提哈的死亡有关,在下水道里跟踪了我一会。然后,我们打了一架,我打哭了她!”

  “噢——”调查员小姐拉长了音调,就好像恍然大悟了一样,“我还以为你去调查罗丝小姐的营生了~”

  嘿,我都没往那方面想……哈兰迪尔笑盈盈的转身端了汤出来:“来尝尝!”

  调查员小姐低头盯着面前的汤碗,满脸迷惑的抬头看看他,又看看汤里飘着的蔬菜,小心闻了闻。

  “为什么早饭要喝汤?”她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捧起碗,表情很复杂的喝了一口,突然抬起头来。

  “呀!”

  “这汤怎么样?”

  “啊,非常好喝!你从哪里学的呢?”

  “我从……”

  等一等!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哈兰迪尔突然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难题,接受集体养育和约束,空闲时间会被强制睡眠的半精灵为什么会煲汤,这太不合逻辑了……

  “我,嗯,战场上饿了的时候看着花花草草和石头,我就在想,如果把它们一锅炖了是什么味道,”哈兰迪尔急忙解释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买食物的时候我还请教了一下处理的方法。”

  不愧是我,这个回答很妙啊!哈兰迪尔简直要在心里给自己鼓掌了。

  “真的很不错唉,对于初学者来说,好的不可思议~”调查员小姐捧起碗喝个精光,满脸回味的说,“再给我来一碗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