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个迦南的住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未曾设想的奇妙冒险 其二

一个迦南的住民 大瓜熊 4226 2021.05.26 15:51

  哈兰迪尔愣了一下。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军队的配餐只有果干和糊糊,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原汁原味的苹果了。

  红彤彤圆滚滚的果实堆在桌上,还挂着水珠,让他情不自禁的蠕动了一下喉咙。

  “拿两个带回去吃也是很好的!”琵洛蒂斯看到他的样子,也加入到排列的队伍里。

  看到他们过来,原本排着队的人类竟然像摩西分海一般齐齐退下,给两人让开道路,让他们先拿。就连队伍里的半精灵看到琵洛蒂斯胸前的调查员徽记也下意识的低下头去。

  欸!?哈兰迪尔一时有些不适应。让开的人类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恭敬,甚至惧怕。

  “哎呦妈呀,调查员小姐!”摊主大叔一开始没看到琵洛蒂斯,等到看清了她的调查局徽记,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哈兰迪尔看看同伴,又看看她胸前的徽记。曾经是游侠的琵洛蒂斯似乎挺适应调查员的新身份,做事干净利落,见到她的人也都挺怕她的。

  琵洛蒂斯没说什么,和哈兰迪尔穿过队伍,领了食物继续往前走。

  既然有新鲜的水果,为什么还在食物配给中心给我们吃糊糊呢?哈兰迪尔很奇怪的扭过去头,看着重新排队的人类从大叔手里接过食物。

  大家像琵洛蒂斯之前做的那样取出灵能水晶进行登记。他们从摊主面前路过,取走食物装进口袋,道声谢便离开了。

  每一人份的食物里都有两个苹果,一块面包和小瓶蜂蜜。人人有份,派发的摊主甚至不做登记,完全是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的样子。

  我怎么感觉下水道里的人过的还挺好的,食物是免费的吗?这里难道是乌托邦不成?哈兰迪尔一边想着,一边拿起苹果,张嘴就想咬上一口。

  “别别别!”调查员小姐急忙按住他的手,“吃饱了等会就吃不下好东西了。”

  她就像是来到了自家的厨房一样,熟门熟路的转过几个弯,穿过几座架在半臭水沟上的石桥,带着同伴走进一个热闹的街市。

  宽阔平坦的石岸上,整齐排列着许多木头的小屋。它们背靠着下水道的墙壁,连房顶都省去了。小屋出门几步之外便是迦南的地下河,上面甚至有月牙般的小船在穿行。

  这些小屋或是敞开门面,摆满衣服和杂货,或是在墙边竖了管道,与下水道上方的缝隙相连。

  这里就和哈兰迪尔记忆中的世界一样,甚至有几分水乡的味道。淡淡的臭气中藏着几分熟悉诱人的气味,一下就抓住了他。

  调查员小姐带着他钻进一个小屋。这里坐的满满当当的客人,半精灵和人类低着头,竟然在吃哈兰迪尔再熟悉不过的面条、猪脚和猪血汤!

  女孩往一张桌子边站了站,看了眼刚刚吃饱正酝酿着打嗝的食客。两个人类抬头看到她,“噌”的跳了起来,匆匆忙忙往外面走。

  “我看看哟~嗯!”调查员小姐拉着同伴坐下,飞快往墙上的菜单比划了一下,“今天带你吃点好吃的!这里的食物很特别的,用动物的下水和脚爪烹饪,我做不来。”

  哈兰迪尔感动的要哭了。

  在这样陌生而神秘的世界,他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碗花胶猪肚鸡!

  他咬了一口。汤水清甜可口,猪肚爽滑清脆,鸡肉鲜嫩。饱受糟糕食物虐待的味蕾在绝顶的享受中战栗起来。他就着米饭大口吃了下去,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这是哪位穿越者前辈留给我的宝藏啊!

  “哎哎!你别啊!”坐他对面的女孩一下慌了手脚,“我学会了回去也给你做,你别哭啦!”

  这顿饭是带着满满的感恩和泪水吃下去的。不管调查员小姐怎么安慰,哈兰迪尔还是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小餐馆很简陋。吃饭的食客们就着外面小河淡臭的气味下饭。还有许多人类蜷缩在店外。他们大都吃不起餐馆里的食物,只能闻闻味道。

  但是有免费的食物也很不错了。这些穷人吃过面包和苹果,蜷缩在角落里,取出一些小玻璃瓶凑近鼻孔,满足的叹口气。

  看着他们,哈兰迪尔不由得想起农场上吃着糟糠的家畜。

  他们住在阴暗的地下,享受驯服,无需思考,只要沉浸其中。哪怕是最卑微可怜的阶层,也有自己的喜好,哪怕它们的喜好早已被界定。

  这就是迦南吗……

  “好吃吗?”琵洛蒂斯托着脸颊,笑盈盈的看着他,“不要客气,这可都是官方报账的,不能亏待了自己!”

  报账?好耶——!正在进行深刻反思和社会批判的哈兰迪尔立刻两眼发光。

  不等他发问,游侠小姐摸摸口袋,在桌上排出几枚闪闪发光的宝石,让店主过来兑换。

  “听说迦南之外的世界使用金银和贵金属作为交易的媒介,我们用不着,但是地下世界的住民还是会用的。在需要的时候,官方会下发一些宝石给我们作为经费,可以按一定价格兑换成这里用的金属片!”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这么美味,原来是免费的食物啊!

  “怎么样?调查局的工作不错吧!”女孩和店主结算了饭钱,颇有些得意的问道。

  “但是,这么一来,官方岂不是也知道这里的存在?”

  “本来就知道啊,不然你以为是哪个大善人在发苹果呢~”调查员小姐低声说道,“还有那些地嗪……”

  Emmm……哈兰迪尔一时间无言以对。同时,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觉得很疑惑。

  “既然这里的住民在使用迦南之外的货币,那么,他们和外面的国度想必也在存在一定程度的贸易和往来。”

  “对~”调查员小姐点点头,“打住,不要深究。”

  其他的客人吃的很快,刚刚起身就会被收拾餐具,把位置留给下一波迫不及待的客人。若是慢了半分,壮硕的人类老板娘就会大声叫骂起来。

  琵洛蒂斯等着哈兰迪尔吃饱,一点不着急。她慢慢的吃了两块鲜嫩的小排,看了眼走来收拾附近桌椅的老板娘。人类中年妇女的目光和她相遇,立刻颤抖了一下,把嘴边嘀嘀咕咕的话都给吞了进去。

  嚯,这些人看起来很怕琵洛蒂斯。她是调查局的探员,平民敬畏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这威慑力太强了吧!这就很奇怪了,她这么漂亮,双眼里含着微笑,并不吓人啊……等等,这就是御姐的差别待遇吗!

  一想到这个,哈兰迪尔就激动的悄悄跺脚。

  “我们也不是来白吃白喝的,”调查员小姐收回视线,轻笑着说,“根据调查,安提哈曾经在这里出入,被他遣散的侍女也居住在这里。我们一会就要去询问她。”

  “呜。”哈兰迪尔点点头。他倒是没想到侍女被遣散了竟然会住进下水道里。

  ……

  用过晚饭,两人在地下的世界穿行,离开人流稠密的市场,一转身来到了几处阴暗的隧道前。

  这里的地势更高,气味也更好一些。深邃的隧道像高原上的窑洞,搭建了门面和入口。入口处挂着漂亮的小灯,将这里笼罩在暧昧的粉红色光晕里。

  有一个人类男性腰间挎着木棒,目光呆滞的靠在躺椅上望着漆黑的穹顶,直到琵洛蒂斯来到身边他都完全没有注意。

  调查员小姐扫了男子一眼,长腿上的过膝皮靴叩响地面发出直入心灵的回响。男子迷离的双目立刻聚焦。他看到了半精灵调查员,立刻跳了起来。

  “晚上好,长官,”男人满脸堆笑,搓着手向琵洛蒂斯问好,然后对着哈兰迪尔连连鞠躬,“要来个房间吗?”

  什么房间?!哈兰迪尔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他环顾四周,突然发现粉色的灯光和幽静的气氛让自己的心都飘了起来。

  “罗丝在哪里?”调查员小姐冷冷问道。

  “啊,她和客人出去了,不在这里,长官莫急!我知道她去了哪里!”男子的毛都竖了起来,紧张的连连喊叫,“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左转,向前第三个路口右手边的米奈尔杂货店后面有条暗巷,不想租房的客人都去那。”

  ……

  “纯血精灵的生育率很低,他们的婚恋是很严肃的社会义务,必须遵循神谕的指引,身份再高也不能例外。”

  琵洛蒂斯一边走一边给同伴解释。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像风暴来临前的阴霾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听着很不自由,”哈兰迪尔说道,“一定有许多不满意。”

  “那肯定是有许多精灵不满意的!这还不如我们呢~”琵洛蒂斯赞同道,“所以呢,有些出身高贵的大小姐会离开家乡远行,在冒险中寻找一位年轻、勇敢、强壮的人类男性作为同伴,甚至成为自己的守护骑士,一起走完人类的岁月,直到重归冰冷的孤独再回到故乡。这段经历,在人类那里可是史诗和童话不可缺少的妙笔。”

  “不过,也不可能大家都是如此吧,”哈兰迪尔说道,“外出冒险伴随危险,大部分精灵怎么办呢?”

  调查员小姐轻捋了一下垂下的发梢,似乎在想点什么。片刻之后,她才低声说了一个词:

  “生活秘书。”

  哈兰迪尔一时无言以对。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侍妾的代名词,琵洛蒂斯的母亲似乎正是这样的身份。

  调查员小姐灵动而美妙的嗓音变得有些低沉:

  “如果运气好,生活秘书可以作为侍妾诞下半精灵的子嗣,她们会得到有限公民权,之后的生活会得到官方的认可和保护。

  “若是触怒了主人而且没有子嗣,精灵常常是敏感而多变的,她们就会被赶走、驱逐。有些人离开迦南,还有一些不愿回到人类的世界,就定居在这里,在黑暗中找一份营生。”

  “那么,这位罗丝小姐……”

  “根据记录,罗丝为安提哈服务的时间不长,”琵洛蒂斯说道,“安提哈向上级反应说生活秘书笨手笨脚,而且试图刺探保密情报。”

  “然后她就被赶走了吗?”哈兰迪尔问道。

  “倒也没那么容易,”调查员小姐摇摇头,“官方能够提供的生活秘书也是有限的,怎么能说换就换呢。组织部门登门进行了调查,对罗丝进行了教育,也让安提哈再给她一些机会。”

  “嗯,这组织部门听着还行。”

  “但是,没过多久,安提哈就向上级报告说他的生活秘书试图用慢性毒药毒害他,每天晚上都在厨房里举行神秘的黑暗仪式,用动物的血绘制法阵,诅咒他,还从实验室里偷东西!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

  “这……”

  “指控的结果,虽然没有找到罗丝的犯罪证据,但是安提哈的态度很激烈,官方只能选择驱逐了罗丝。

  “在那之后,罗丝没有选择归乡,而是在下水道的世界成了一名娼妓。”

  哈兰迪尔沉默了一会,惨然笑道:“看起来嫌疑人名单又增加了。”

  “对,”调查员小姐轻笑道,“半精灵和人类与前线执行官都有过节,明天我们还要拜访他的同事和朋友呢,希望随着调查的深入,嫌疑人不要越来越多。”

  两人都不说话了,肩并肩沉默着向前走。他们转过路口,靠近了罗丝“工作”的地方。

  “等会我去领她出来。”哈兰迪尔已经能看到米奈尔杂货店的招牌。一想到可能会看到某些难以启齿的场面,身边还站着体贴又温柔的漂亮小姐姐,他就有些尴尬。

  “你在这等我,”琵洛蒂斯轻轻摇头,抬手按了按同伴的肩膀,“你不是正式的调查员,这里的住民不会非常敬畏你。”

  不等游侠同意,她就加快了脚步往小巷走去。

  哈兰迪尔犹豫了一下,想了想今晚还要和调查员小姐睡一个屋檐下,明早可能还会看到除了衬衫什么都没穿的她,只能红着脸站在原地。

  这里也很安静,偶尔有几个小孩从他的身边跑过。他们喊着“来捉我呀”,像全世界所有的小孩那样打闹追赶,从游侠的身边跑过。

  哈兰迪尔下意识的担心了一下自己的钱包,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钱包。他正要微笑着摇摇头,突然一个小孩撞进了他的怀里。

  “对不起,长官!”

  小孩笑着拔腿就跑,一转眼就和同伴消失在黑暗的小巷里。

  哈兰迪尔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坠入了冰窟一样,全身都因为紧张而绷紧。他缓缓抬起左手,展开被塞进手中的纸条。

  这……

  这!

  他感到一阵目眩,只见纸条上用红色的笔迹写着一个词——

  “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