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个迦南的住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调查与询问笔录

一个迦南的住民 大瓜熊 3265 2021.05.31 14:19

  哈兰迪尔在战场上已经见惯了死亡。半精灵们被烧死、斩杀或者被碾碎是常有的事,但是罗丝小姐的死亡更为凄惨。

  她就像是实验台上的青蛙,被笨手笨脚的实习生敲打,切开,掏出内脏。

  重要的人证就这么失去了,但是她的死意味着这里有通往真相的线索。

  罗丝小姐遗留的物品以个人的衣物为主,大部分都比较新,打包的整整齐齐装在包裹里。她的财产也不少,有大约五千银郎的人类金币、银币和一些票据和证券。这笔钱据在场的人类说可以在乡下买一小块田产。

  除此之外,罗丝小姐还有一些地嗪和其他麻醉剂,就像居住在迦南地下的其他人类一样。但是,她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也没有保存什么可疑的物品。

  被害者、嫌疑人和被害者的全部财产经过检查以后都被运送到了附近地面上的巡逻点,在那里由专业人士进行检查。官方的资深调查员也很快赶来,组织了对于布鲁图斯的突击审讯。

  一群调查员,有精灵也有半精灵将布鲁图斯团团围住。接着,为首的官员便从外面进来。他是一位纯粹的精灵,从打扮和气质上看得出是一位巫师。

  一位精灵调查员立刻说道:“塞缪尔·塞维奇乌斯阁下,这就是嫌疑人,序列7猎魔人布鲁图斯,他出现在被害人身边并且袭击了调查员……”

  塞缪尔长官抬了抬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情况无需赘述。他在椅子上坐好,看着面前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半精灵猎魔人,轻叩桌面:

  “说吧。珍惜你为数不多的发言机会。你为什么攻击哈兰迪尔突击小队长?”

  “他没有佩戴调查员的徽记,突然出现在那里,我怀疑他是同党。我感受到了危险和恐惧,决心尽快离开。”

  “你的同伙在哪?”

  布鲁图斯摇着头:“我没有同伙,在我赶到时,罗丝小姐刚刚遇害。黑暗中有一团惊人扭曲的阴影一闪而过。很难描述,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生物。调查员小姐可以证明,她进行了追击。”

  塞缪尔长官看了琵洛蒂斯一眼,女孩点点头,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哈兰迪尔在刚才的搏斗中被打破了脑袋,还有好几处伤口,经过简单包扎治疗,他也一起旁听了审讯。

  布鲁图斯依旧很镇定。他略作沉思,似乎在梳理头绪:“我没有杀害罗丝小姐。了解安提哈大人生前所接触的隐秘,是我唯一关心的事。我出现在那里,仅仅是为了当面询问罗丝,获取安提哈有关的线索。”

  “为什么你关心这些?”

  “安提哈大人在指挥过程中出现过间歇性的狂躁,他有几次自言自语,不是下达指令,而是在低声呢喃,”布鲁图斯迟疑了一会,“安提哈大人,欠我的战友一个解释。”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安提哈的某些行为欠战死的半精灵一个解释吗?哈兰迪尔想要提问。他张了张嘴,突然脚背上一阵疼痛。调查员小姐不动神色的踩着他的脚,示意他不要多嘴。

  主导询问的精灵长官塞缪尔先是翻了翻带来的案卷,接着面带不满的问道:“低声呢喃?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你之前没有报告!”

  “长官,即便我报告了,在出现噩兆以前,上级也会当作是战斗中产生的压力,”布鲁图斯微微摇头,“他念叨着破碎的话语,混乱、虚无,却让我心神不安——”

  紧接着,布鲁图斯就开始复述他从安提哈那里听来的低语。这破碎的低吟飘渺而神秘,以至于在场的诸位调查员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重复了以下只言片语:

  “祂来自遥远的地方,选民已被挑选,我却无缘其中。

  “上次那个不是,这个也不是,但是,我很近了。

  “这个也不行,但是,感觉也可以。”

  询问室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布鲁图斯,沉浸于他刚才复述的低语中。

  “这个,是哪个?”塞缪尔长官问道。

  “我也不知道,”布鲁图斯摇摇头,“但是我对这句话影响深刻。那时,中队已经覆灭,我在反复求援后没有得到指示。就在我准备与战友们一起战死的时候,安提哈说出了这句话。我有种感觉,他并不是在和我交谈,而是在关注别的什么。”

  “时间?”

  “103中队覆灭的那一天,1443年1月12日。”

  对于这个日期,哈兰迪尔没有什么感觉。这个时间差不多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与现在的身体融合之后没有多久的日子。但是,连续的冷冻睡眠和官方稳定战士情绪的催眠与暗示损害了他的记忆,让他无法准确抓住线索。

  “你这个不老实的杂碎,”塞缪尔长官怒喝道,“想靠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扰乱调查么?带他走,通知总部准备自白剂和通灵者途径的封印物,我要亲自撬开他的脑袋。”

  说完,精灵长官就站起身来,对在场的琵洛蒂斯说道:“小丫头,继续你的调查,把娼妓的线索形成报告以后提交给我。”

  调查员小姐立正行礼,目送着高阶调查员带着布鲁图斯离开现场。

  ……

  接下来,就是哈兰迪尔熟悉的走访和调查工作。调查员小姐和他一起忙到深夜,对所有能找到的相关人士都进行了询问和排查。

  这个繁重而琐碎的工作进行道一半的时候,上级给她送来一份副本——刚刚从档案室里调出来的遇害者罗丝小姐的询问笔录。

  这份询问笔录出自人力资源委员会,制作时间为几个月前,罗丝被安提哈驱逐之后,由同为人类的工作人员记录。

  “让我们来看看吧,”琵洛蒂斯揉了揉额头,“看看有没有线索,然后我们再继续对娼妓们的询问。”

  哈兰迪尔点点头。他忙了一天,刚刚还被打了一顿,全身都不舒服。

  更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软绵绵的,不像序列8的非凡者老兵那样干练而敏捷,倒像是一团轻飘飘的棉花。

  “你没事吧?脸色好差,”女孩朝他歪歪头,“我们处理好这些就回家。”

  《罗丝的询问笔录》记录着如下对话——

  罗丝:“安提哈大人很少离开他的地下室。我整夜在客厅等待他。如果没有得到允许打扰,他就会暴跳如雷。”

  记录人:“他有没有对你提起过他正在进行的研究?”

  罗丝:“没有,他完全没有兴趣和我说这些,甚至连饭菜是否可口都没有谈论的兴趣。但是,有些时候,他会表现得非常亢奋。”

  记录人:“安提哈大人指控你进行了盗窃,窥探保密事项。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罗丝:“冤枉啊!真的!我获得这份工作的时候开心的要疯了,你知道的,像我这样的杂役能有机会侍奉一位真正的精灵,有自己的房间和各种各样的食物,甚至可以……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严格遵守所有的规章,一点都不敢怠慢的!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我要进行盗窃呢?有什么保密事项值得我偷看呢!如果不是为精灵服务需要我的眼睛和耳朵,我恨不得把它们挖下来。”

  记录人:“你是说安提哈大人诬陷了你,他的精神状态不稳定?”

  罗丝:“不,不是的。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这一切可能是一个误会。几天前,他很激动,很高兴。我有一个同乡上周怀了孩子,可以拿到了公民权,安提哈大人就像她那样特别激动。我的印象很深。”

  记录人:“具体说说。”

  罗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激动。但是,他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跌倒了,几张画纸散落出来。我看到了其中一张,非常清晰,就好像画上的东西放在眼前一样。”

  记录人:“那是什么?”

  罗丝:“像是一个圆盘,金属的外壳看起来很坚硬,但是有一部分像是肌肉和血管,有点吓人。”

  记录人:“安提哈大人很生气?”

  罗丝:“是的,他大发雷霆,指责我笨手笨脚,可他是自己跌倒的呀,我和他甚至隔着半个起居室。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通知,说我被辞退了。”

  ……

  现在看来,罗丝可能目睹了某些机密物品的图像,因此被辞退。在那之后,她本人进入下水道成了娼妓,安提哈继续着自己的研究,这种互不相干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

  哈兰迪尔收好这份文档,把外面等待接受询问的娼妓又喊进来一个。

  这姑娘年纪二十多岁,和罗丝比较熟,没有合法身份。她很惊恐,走路颤颤巍巍的,生怕调查员处置了她。她满脸讨好的看着哈兰迪尔,谄媚的表情看起来让她做什么都行。琵洛蒂斯坐在桌子后面,冰寒的目光像两把利剑。这姑娘突然反应过来,老老实实的在调查员小姐面前站好,主动交代起来:

  “罗丝的财务情况相当好,她最近拿到了一大笔钱,说自己不接客人了。”

  调查员小姐看了娼妓一眼:“什么时候说的?”

  “就在几天前。这是真的,长官,罗丝正在准备离开迦南,回家乡去生活。她不止一次说过,想要买一个小农场,养上羊羔和奶牛,每天都有新鲜的奶酪和牛奶。她还说,老家有个男孩子从小就喜欢他,很勤劳淳朴的那种,等回到家乡以后,可以考虑嫁给他。”

  哈兰迪尔觉得娼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怪怪的。

  “那么她今晚为什么又出去接客了?”

  “这就不知道了。几天来她采购了不少东西,准备带出去。长官您知道的,外面的世界可买不到这里的好东西。香水,好衣服,地嗪,这些好东西都是乡下没有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