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欲修魔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欲修魔道 崇尚自由的猪 614 2021.05.04 20:49

  叶城刚回到木屋,立马将门窗紧锁,这次房顶上的漏洞终于抓住机会,将屋外的光线放了进来,让房间里不至于太过黑暗,在叶城面前好好的表现了一把。

  在柜子里一阵翻找之后,叶城手里多了一叠草纸和装着灵石的包裹。

  内心忍不住为原主的穷酸感到悲凉,堂堂长老弟子连张宣纸都拿不出来。

  叶城快步走到桌前坐下,然后将手中的草纸在桌上铺开,用牙咬破食指,就着伤口渗出的血液快速的在草纸上划动,很快一个正三角形的饲蛊阵法就画好了。

  他快速的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三块下品灵石放置在阵眼的位置上。

  再从袖中拿出“天缺”,放在阵法中间。

  体内灵力运转,疯狂向着法阵输送过去。

  瞬时阵法发出耀眼的白光,将“天缺”托至半空,而那几块灵石里的灵气也在疯狂的消耗着。

  眼看时机成熟,叶城赶忙将一滴精血自食指逼出体外,向着“天缺”飞去。

  当精血离开身体的瞬间,他立马便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虚脱感,连忙用手撑住身体,接踵而来的是长达两分钟的眩晕和干呕。

  叶城心里发苦,原来要每日喂**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方才他运转灵力时,细数了体内剩余精血,堪堪二十三滴而已,这还是这十七年原主一共攒下的。

  一想到需要每日以精血饲养蛊器,喂满十年,叶城就感到后脊一阵发凉。

  尽管叶城面容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精神萎靡,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倒,但是他的双眼还是死死的的盯着悬在半空的“天缺”。

  因为他知道,此时正是最关键的时刻,他不能晕倒。

  要养蛊器,不仅要有先天之器和精血,同时养蛊之人的精血还必须与先天之器阴阳相匹配。

  若养蛊之人体内血液属阴,先天之器属阳,二者属性相克,是无法养出蛊器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城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因为半空中的“天缺”和精血丝毫没有融合的迹象。

  就在叶城将要放弃时,二者终于有了反应。

  叶城内心狂喜,顿时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脸上也堆满笑容。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变成了失望和迷茫。

  因为那滴代表着希望的精血并没有被“天缺”吸收,而是不断升温,最后化成了一股青烟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叶城感到强烈的眩晕,接连的打击让他心里内心十分疲惫,加上身体上的虚弱让他再也支撑不住晕倒在了地上。

  叶城晕倒后不久,灵石里的灵力也消耗殆尽化为粉末。因为没有灵力的支撑,阵法的光芒逐渐变得暗淡。

  就在光芒即将消失的前一刻,包裹里的剑柄突然飞出,朝着阵法中间飞去。

  瞬时,阵法发出了比之前强几倍的红色光芒,包裹里剩余的几块灵石中的灵力也被阵法牵引着疯狂向着半空中的剑柄输送过去。

  半空之中,剑柄发着耀眼的红色光芒,不断吸取着“天缺”中的本质源气。

  一刻钟后,“天缺”表面的光泽全部消失,从半空中落下,摔在桌面上变成了黑色粉末,而剑柄龙嘴中的小齿已经长到了寸许长,互相纠缠着向着颚唇而去。

  几分钟后,仅剩的几块灵石也化为了粉末,红色光芒逐渐褪去,剑柄重新跌落会木桌之上。

  ……

  青玄峰上,一座高梁大瓦的住宅之内,李玉釜正与几名肤白貌美,身段妖娆的女子切磋技艺。

  突然门外传来了手下浑厚的声音,“公子,楚芸儿来了,正在大厅等您。”

  李玉釜一听,赶忙坐起身来,摆脱了身旁莺莺燕燕的纠缠,快速穿好衣服,整理好仪容,向着大厅而去,一名小厮打扮的干瘦少年和一名肌肉虬实的中年壮汉紧紧的跟在他后面。

  沿途不时有仆人打扮的人给李玉釜跪下行礼。

  ……

  宏伟大气的大厅之内,楚芸儿正端坐在一把金丝楠木的太师椅上,在她左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梨木红漆的食盒,里面装着她亲手做的糕点。

  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广袖流仙裙,梳着垂鬓分肖髻,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双手自然的叠放在腰腹之上,眼睛不时向着大厅外的青石路看去。

  直到李玉釜的身影出现在石路的尽头,她才收回目光,同时收敛起笑容,装作一脸淡然的样子。

  李玉釜远远的看见楚芸儿,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邪笑,快步走进大厅,温润的声音响起,“芸儿……”

  楚芸儿闻言,睁开眼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对着李玉釜微蹲行礼,“公子。”

  “都叫你别叫我公子了,叫我玉釜就行。”李玉釜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

  楚芸儿虽然心中欣喜,嘴里却推辞道:“公子乃是上位李氏家主之子,地位尊崇,芸儿只是青玄宗长老之女,怎敢僭越。”

  李玉釜微微一笑,不再纠结,“不知芸儿今日来找我,所谓何事。”

  楚芸儿朱唇轻启,声音如同娟娟流水一般,“公子上次帮芸儿解惑,芸儿还未报答。”

  她顿了顿,眼睛悄悄的瞥了一眼李玉釜,见对方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心中顿时紧张莫名。

  简单的调整心境后,她继续道:“记得上次公子说过吃不惯青玄宗内的糕点,于是芸儿特意亲手做了些糕点来送于公子品尝。”

  李玉釜眼睛一亮:“哦……早就听闻芸儿你做糕点的手艺是青玄宗一绝,没想到我今日能有幸吃到,实在是荣幸之至。”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桌上的食盒,拿起里面的一块糕点,小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赞美道:“芸儿手艺果然如同传闻一般,这简直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糕点。”

  楚芸儿脸上飞上一抹红霞,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对方。

  见她娇羞模样,李玉釜脸上笑容更盛,上前两步轻轻拉起楚芸儿的手,嘴巴凑到对方耳边,声音充满磁性,“芸儿,我喜欢你……”

  楚芸儿仿佛触电一般,连忙抽回手来,慌忙站起身来微蹲施礼道:“忽然想起先前父亲吩咐下人来召芸儿过去,芸儿先行告退。”接着便逃一般的向着大厅外匆匆而去。

  李玉釜看着楚芸儿慌乱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戏谑……

  身后小厮打扮的少年走上来,轻声道:“公子,用不用我们帮您将她绑来?”

  李玉釜摆了摆手,邪魅一笑,“你们要懂得怜香惜玉,这次就让本公子慢慢玩。”

  少年心领神会,慢慢退了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