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在东京当道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9章 灵蹄

我在东京当道长 跟风成仙 2770 2019.12.23 18:34

  源明雅的职位是京都大学客座教授兼剑道馆馆主。

  对于剑道,源明雅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相当擅长,毕竟道士有近乎一半的道法需要催动法剑,所以一个道士的道法很高,那么他的剑法也差不到哪儿去。

  至于中土剑法和京东剑法的不同。

  东京剑法只是中土剑法的简化版,源明雅只要克制住自己,不去折腾那么玄妙的剑术,用普通的劈砍,给蚂蚁开个双眼皮,给苍蝇做个微创手术之类的,就足以糊弄那些京都大学生了。

  故而,源明雅和藤原结衣分开后,就潇洒的开始溜达散步。

  源明雅的师傅,狗道人有过一句名言,人就得和狗一样,走到哪儿,闻到哪儿,如果决定在一个地方小住,一定要看清楚此地风水,留好生门。

  源明雅在狗道人的长久影像下,就养成了狗习惯,走到哪儿,溜达到哪儿,先看清楚京都大学的风水布置,然后再看看自己的住处,等到晚上了,再去赴个约,回阴阳寮吃饭睡觉,完美!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下来。

  源明雅本想离开,却就在走的时候,看到了一大片茂盛的樱树林,一眼看去,枝叶葱葱,而在林子当中有一幢古色古香的和风木制建筑物。

  这是什么教学楼啊?

  建的蛮有艺术风范的麽!

  源明雅走过一大片樱树林,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剑道馆。

  这是一个巨大的木质古风社庙,看年代,少说有百年历史。

  神社周围用的是考究的烤漆墙砖,台阶都是黑楠木原木台阶,剑道馆的横推门前,还有一对罕见的阴阳师封条,以源明雅京东八级语言文字水平,那封条上白纸黑字写着禁忌之地,不得打开。

  禁忌之地,不得打开?

  源明雅微微一笑,然后抬手就把封条撕了开来,一对诺大的木门推了开来,迎面地方一股淡淡的灰土扑面而来,源明雅试着去开灯,奈何头顶开关咔吧一声,灯却没有亮。

  “这里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吧!”

  “真的灰尘很多!”

  “我得找校长申请个清洗工来这里打扫一下!”

  “……”

  源明雅走了一圈,很快发现,这个木质建筑物里居然是两层的,一楼只有一些破旧的家具和杂物,而往二楼走,迎面楼上却传来了诡异的脚步声。

  源明雅止住了步伐,源明雅看着头顶的地板,黑楠木制作的地板楼层之间,一道道灰土震动,黑暗的诺大废弃古屋里,那脚步声,就好像是心跳声,咚咚咚,随着心跳的律动而震颤。

  源明雅抿了一抹嘴唇,眼角出现了一抹喜意,难道说对面是个脏东西?

  源明雅想到这里,脚下发力,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只猴子,踩着那黑楠木副梯登登上了二楼。

  刚刚上二楼,迎面地方,一具白色的长裙漂浮在半空,飘在源明雅的面前。

  源明雅想到了野田孝被杀场景,下意识的双瞳内敛,更快的歘歘声音响起,屋子周围的树林子里,一声纷乱的树叶招摇声音响起,周围好像无数钢刀摩擦毛玻璃的怪声。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源明雅背后的窗户吹开了,阴风呼啸,正中野田昊的后脑勺。

  源明雅轰的一声,整个人仿若失去了意识,呆呆站在了原地。

  这时,阴森森的室内,一个白色的绶带飘荡而来,阴冷的风吹拂着,好似隐隐有声音在唱歌……

  源明雅形若木偶,他缓缓双手接过来绶带。

  源明雅犹若尸体,一动不动,这模样,他想做什么?上吊吗?

  下一刻,源明雅恍如僵尸一般僵硬,他爬上了桌台,慢慢的,把头,塞入白绫之中,源明雅蹬掉了垫脚的桌台,他挂在半空中,犹若一个死尸,随风荡漾。

  源明雅前面的白色长裙缓缓靠近,长裙背后,一道可怖的黑影缓缓展露出来,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出现在了寿衣柜台后方,呼呼的呼吸声,就好像,就好像老虎在喘息,而那巨大的身影彻底的把源明雅包围……

  刷——!!!

  一道金煌煌的符芒,划破了黑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峰回路转,前方高能!!

  半空中的“尸体源明雅”手抓白绫,凌空一招鹞子翻身,漂亮的一个倒空翻,飘逸至极,却看到谢老九一招倒挂金钩式,悬在那房梁上,双瞳一对绿色的双瞳,好似鬼眸,精神奕奕的盯着那黑影,手中一把三尺符剑,符形若剑,灵光流莹!

  那黑影被源明雅打了个措手不及,它反映极快,只看到身影斗转,一招巨大的力量破空杀去。

  “来啊!孽物!”

  源明雅居高临下,俯劈而来。

  轰隆一声,只看到源明雅和那黑影撞在了一起,更快的,二楼楠木地板猛地崩塌,源明雅和那黑影撞在一起,扎破了楼板,直接掉到了一楼。

  一楼地板桌面上,源明雅摔的左手捂着腰,嘴角都是血,但是他的眼里却没有痛苦,反而是充斥着一股狂喜,那股子狂喜的眼神,完全就和叫花子中了五百万美钞的大奖一样红色,一样兴奋。

  只看到源明雅的右手手心里,拽着一把黑黝黝的毛,那毛,油光闪闪,富有光泽。

  什么毛?

  尸毛?

  不,尸毛可没这么有光泽!

  就在此刻,源明雅对面,那黑影缓缓逼来,地面轻轻的震动,黑影人立着,好似一头黑熊一样,呼啸扑来。

  源明雅看此,左手潇洒张开,一溜数十枚金光五帝钱光芒冲天,罗列成行,源明雅信手掐诀,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我请金身出天空,前朱雀领路,后玄武护身,左有青龙体,右有白虎身,五百灵官前头带路,二十帅随后紧跟,好人不敢进,坏人不敢侵,妖魔来取我,化西去,化西尘,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源明雅脚下错步,双指抿起,天圆地方而画。

  源明雅面前一道道金光五帝钱随着源明雅的手势,呼啸飞起,半空中组成一把金光闪闪的铜钱剑。

  金光五帝钱剑嗖的意思,化作金芒,贯穿过那黑影正心。

  声音一落,符篆化灰,一道怪风吹过,诺大的一楼里,空荡荡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源明雅却揉着被踹得发酸的腰,一个飞踹,跳出了窗户。

  道馆之外,茂密的樱花林里,源明雅脚下飞快,不住的高声叫道,“别跑了,孽畜,你受了贫道一招金光铜钱剑,跑不远的!”

  “老老实实站住,接受贫道的教化,你倒还有一线生机!”

  “否则的话,今夜,本道长就让你魂飞魄散!”

  “……”

  长夜冷风,终于在一个巨大的樱花树下,源明雅止住了步伐。

  那樱花树之下,一个三尺来高的黑影,趴在树干上,瑟瑟发抖。

  源明雅哈哈笑着,“跑啊,继续跑啊!”

  “你刚刚不是很厉害吗?一脚把老子从二楼踹到一楼,本道长差点让你踹休克过去!”

  “……”

  那黑影冲着源明雅猛地呲牙,就要再攻击时候,源明雅把手机打开了,手机灯光对准了那黑影。

  灯光之下,黑影的模样展露出来。

  它身高两尺,长有三尺,毛茸茸的大脑袋,有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大板白牙对着来,有着宽宽的脑门隆,耳朵大长,匈前浅窄白毛,,背腰短直,尻斜短,腹肚稍大,前肢端正,后肢半坐,尾巴扫在地上,全身毛皮油光发亮的黑,除了屁股地方有点秃噜被源明雅拔了一片毛外……

  这,这特么不是驴吗?

  京都大学深处,藏着一头驴?

  而那驴似是很愤怒源明雅,驴用前蹄疯狂捂着脸,在地上摆出一副你杀了我吧的模样。

  源明雅看此,从旁侧捡起来一根木棍,呼的一下,直接把那迷你小驴当头砸昏了过去。

  源明雅扛起来昏厥的驴子,大步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

  “还给我横!真当中土道士都是你们东京的阴阳师,心慈手软不杀生啊!”

  “像你这样的灵蹄,我在山上吃的多了去了!”

  “如果你敢再给我比比歪歪,我就把你烤了吃!”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