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踏月乘风之化作风吹月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钱人

踏月乘风之化作风吹月亮 临盛 2112 2018.10.11 23:33

  什么是有钱人?

  有人曾经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为什么世人历来仇富?

  我想,便是这能力问题。

  。。。。。。

  三鬼质疑不减,觑眼问道:“你真的无所不知?”

  苑听风不甘被人轻视,装腔作势道:“这个自然,不敢哄骗……?”脑子里突然想到,他们此番前来岭南必定是得知钱解决和欧阳无病,因‘刺杀五王’纠起内讧的消息后,纷纷义不容辞,不惜千里路遥,出手相助各自支持的朋友而来。于是道:“我知道钱解决现在哪里,更知道欧阳无病去了哪里?”

  此言一出,三鬼惊讶。

  “哦?贪鬼在哪里?那你快说来听听!”富抢之首先发问。

  “不可以说!”管不够急忙阻止,身形一起,人已落在苑听风面前。

  唬得苑听风躲闪不迭,一把被扯住。

  “禄鬼,你好卑鄙!竟敢威胁小和尚!”富抢之金箸闪现光芒,人随声到。

  “锵!”一声!金铁交鸣,震撼人心。苑听风睁眼看时,“潦鬼”邹平儿和“富鬼”富抢之,早已混战一团。

  邹平儿不知从哪里扯出一个三尺长的铁物,挥舞生风,乍分乍合,攻御兼备。使得富抢之步步退守,渐渐落处下风。

  苑听风脑海一热,登时浮现一段信息:“幕天席地玄铁卷,伤害四千六百,防御五千一百。”心里一惊,不禁脱口而出:“好一个玄铁卷!攻御兼备!绝对打的过金箸!富鬼魄力虽强,可惜兵器伤害略低了呀!”

  禄鬼闻言,喜道:“你竟然识得潦鬼的宝物,算你有些本事。可惜不知你未卜先知的本事如何?”

  苑听风道:“你尽管问来。”

  潦鬼道:“你说我现在想干什么?”

  苑听风一怔,皱眉暗自思量:“这当官的家伙,这个时候怎么会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忙道:“你不去帮助潦鬼打富鬼吗?”

  “错了!”禄鬼忽地一把拎起媚笑的苑听风破窗飞出,霎时间凌身半空中,已在数丈外,呵呵笑道:“狗屁无所不知的小和尚!竟然连我想掠走你的意图都不知,徒有虚名罢了!哈哈……”

  远处,只听见苑听风传来害怕叫救命的声音……,渐远而没。

  “富抢之”虽瞅见“管不够”趁机掠走小和尚,有心去抢夺,奈何邹平儿逼迫的紧,只好作罢。又瞥见薛夫人和吟雪着急地站在窗前张望苑听风的去向,呼唤不止。登时金箸发威,身形后退,瞬间将金箸一分为二,一根握在手里当做棍棒挥打招架,另一根则狠狠冲着房内女眷掷去。疾疾似箭,穿心裂骨!

  邹平儿眼快,更不迟疑。刹那收合铁卷,令铁卷朝两位女眷那里掷飞出,铁卷沿途空中展飞,正好挡在两位女眷面前,活生生挡住金箸的穿透。

  薛夫人和吟雪惊魂未定,呆呆不知所措。

  两鬼更是恰到时机,人随器动,兵器交击之时,二鬼半空里业已拳攻掌御,腿争脚斗数招方罢。人影乍分,各自兵器亦接应在手。

  二鬼对峙,富抢之突然笑道:“哈哈,没想到我堂堂扬州巨富竟然在你这破落户身上讨不到半点便宜!真是小瞧你这潦倒之鬼了!”

  邹平儿亦笑道:“承让!承认了!我瞧你那副金箸价值不菲,有兴趣送我一根,换酒喝吗?”

  “痴人说梦,妄想!”话声未落,富抢之人形势如箭矢,再次袭来。

  邹平儿铁卷张展,圈住汹汹来势。二鬼相战三四回合,店里的摆设被劲风凌乱破碎,已是一片狼藉不堪。店家堂倌早已跑没影了,现场只剩下四男两女。

  邹平儿喝道:“富鬼是想拆了这家酒肆吗?”

  富抢之道:“老子有的是钱!拆了又如何!”

  “怪不得有钱人这么嚣张!都说有钱天下无难事。看来有恃无恐,此言不虚!”

  “少废话!今天我必须打败你!否则传出去,我富抢之如何在扬州立足!”

  “尽管放马过来,邹平儿愿意奉陪到底!若你打不过,少不得花钱买命,没个十万八万,休想让我放过你!”

  “我呸!和贪鬼一个德性!大言不惭!”富抢之又告袭至,混战一团。

  忽然,一阵尖叫,惊得邹平儿望过去。

  原来,富鬼的两个随从,趁潦鬼只身对战,无暇他顾之机,抓住薛夫人和吟雪,强行要逃走。

  邹平儿赶忙撤身前去搭救,富抢之哪肯放他过来,攻势锐增,令其应接不暇,势力大减。眼看着两位女眷被掳走。

  突然,两声惨呼声!二鬼惊动,就望见店外那两个随从已经身首异处,薛夫人和吟雪也不见了踪影。

  “禄鬼你好卑鄙!竟敢杀我仆人!我绝不放过你!”富抢之咬牙切齿。

  邹平儿道:“管不够几时杀过你仆人?”

  “还敢狡辩,那地上惨死的不是吗?一定是禄鬼所为!抢走小和尚后,不经央求,又折返回来,救走两个小美人。好让佛门犯戒高僧得以左拥右抱美满团聚!简直助纣为虐,无耻至极!”

  “胡言乱语!管不够才不会受小和尚指使,独自回来。更不会杀你的仆人!”

  “那是谁杀的人!这件事我一定告知鬼伯,非让他老人家为我主持公道不可!”

  “身正不怕影子歪!这件事绝对不是管不够所为!”

  “你们给我等着接受鬼伯的惩罚吧?”富抢之说着话,身形顿起,兔起鹘落,淹没在山林里。

  只留下邹平儿茫然望着他的背影,呢喃道:“今天不是一定要和我分出个胜负吗?怎么说走就走了?好狡猾的富鬼,算你识相,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环视房内毁坏严重,邹平儿叹息着走向已经身死的两个仆人跟前。俯身翻扯搜刮一遍,竟然从他们身上找到两贯铜钱出来。不禁满脸喜笑,将两串铜钱悬挂在店家大门框上,又从怀里扯出一块黑炭石头来,寻个大石板,蹲着书写一番,立靠在门前。收好炭石,拍拍手上灰尘,得意的欣赏一番后,不一会就闻见官道上远处马踏扬尘声渐近。

  邹平儿环顾四周,腾身落入山林而去。

  石板上的书写,苍劲有力!字字狂妄:“刺杀五王者,钱解决到此一游!毁坏数物,不敬处惟悬钱请罪!望取莫怪!神龙二年三月十九日。”

  

作者感言

临盛

临盛

不好意思,更新慢了,敬请谅解。谢谢书友支持临盛原创作品!感激不尽!

2018-10-11 23: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