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轻骑赴宸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一曲半江

轻骑赴宸光 焉有 2025 2019.07.12 09:38

  茶馆里的案台上,霍轻带着面纱,轻轻走上,坐在了鎏木琴的面前。

  鎏木制的琴,古木的颜色,看着很是普通,但通琴艺的人便知道,鎏木是做琴最好的木头,声音空灵,贴近自然,而且木头本身不易腐坏,在阳光下有点流光溢彩的味道。

  不过鎏木比较稀少,能够制作琴体的就更少了,一把鎏木琴制作完成,就更加珍贵,所以价值很高,无论是收藏,还是演奏。

  霍轻的这把琴,是百年前的作品,大师钟期所制,鎏木为琴体,天蚕丝捻的琴弦,价值甚高。

  霍轻轻轻抚上这把琴,好似看见了一道蓝色的身影,金色的步摇,环佩叮当的声音……

  自父亲在战场上出事,离去后,母亲便一病不起,不久也随父亲离开了,许久了吧,离开了许久了吧。

  她生前最喜欢这把琴,琴艺也是京中闻名,如今这一手琴艺,便是当初母亲亲自教的。

  霍轻抬起手擦了擦眼角。

  案台上,台帘放下,影影绰绰的看到里面的身影。

  慕北宸走进这家茶馆,视线落到了案台里准备抚琴的人,径直走向角落,要了壶茶。

  霍轻抬手,再落于琴弦,手指拨动,细碎的音符溢出,半江悠悠的曲调,闲适的感觉,透着清新的乐声绕着耳朵,漫延到整个身体,令人陶醉。

  茶馆里喝茶的人,身形似被定住,好似这里除了琴声便无他物。

  慕北宸坐在角落里,看着案台,手指在桌上起落,伴着音乐。

  透过台帘看到的身影,像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时光在琴声中被拉得悠长……

  “铮”,弦落无声,一曲结束。

  霍轻长舒了一口气,也许久没有弹过琴了,本以为上手会有些生疏,却意料外的顺然。

  压在琴弦上的手指从琴弦上划过,嘴角噙上了笑意。

  霍轻起身走下案台,明夏从一旁走上前去。

  “敢问,是梓梦小姐吗?”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挡在了霍轻面前,抬手作揖。

  霍轻抬眸,清秀的面庞,泛红的耳垂,拘谨的模样,很陌生。

  “有什么事吗?”明夏挡在了霍轻的面前,不解地看着面前的书生。

  “是在下唐突了。”书生负手站起,“五年前,曾听过小姐抚琴一曲,记忆深刻,所以,”书生顿了顿,“想要结识。”

  “我们家……”明夏想要说些什么,霍轻却拉住了她的胳膊。

  “公子。”霍轻微微点了下头“公子既是因着琴声,便无需结识,小女子抚琴全然随心,无意结识他人。”说完轻点了下头,走向。

  书生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手微微握拳。

  “梓梦小姐。”一道低沉的声音,停住了霍轻的步伐。

  霍轻转过身,一双深邃的眼眸撞进了她的眼中,黑色的眸子像夜空一般,有着细碎的星光。

  “公子,有事吗?”霍轻眼睛撇过他的双眸,声音平静。

  “小姐弹得一手好琴,刚刚的琴,奏的一曲半江,却有跳跃的心境,听的出小姐兴致很好。”慕北宸看了看霍轻,“不知,小姐可愿再抚琴一曲?”

  霍轻眉梢微漾,这人倒是很会听琴,细微的差别都能听出,她今天确实兴致不错,但她向来不因别人有所求,而抚琴。

  “怕是要拂了公子的意了,小女子抚琴向来随心,结束了就结束了。”霍轻点点头,瞥了一眼明夏,抬手拉着她走向后院,不再停留。

  “公子?”朝羽看着站在面前的慕北宸。

  “走吧。”慕北宸看了一眼通去后院的门,转身离开茶馆。

  “公子,你今天……”朝羽觉得很奇怪,主子从来不会开口向别搭话,更何况是女人。

  “她琴弹得很好,不是吗?”慕北宸突然冒了一句。

  ‘琴弹得好?那也很奇怪啊,主子明明是个对外人十分冷淡的人,难道是想主母了?’

  慕北宸的母亲喜爱音乐,由偏爱古琴和萧,在她的熏染下,慕北宸也喜爱音乐,喜欢这些飘动的乐声。四年前,母亲病逝,慕北宸整个人也有些消沉,唯独对音乐有心情,四年过去了,虽然不再消沉,却更加沉醉音乐,对那些抚乐人,也别样宽厚。

  “明夏,你的眼睛都要长人家身上了!”霍轻拉着明夏坐在后院里,取下面纱,盯着她的眼睛。

  “小姐,我哪有。”明夏笑了笑,对于男人其实她是不屑的,她盯着那人看,只是因为这人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感觉有些相似。

  “你还没有?”霍轻双手抬起,捏在了明夏的脸上,软软糯糯的脸蛋,手感很是不错。

  明夏拨着霍轻的胳膊,视线落在了她的手腕,“小姐,你的手链呢?”

  霍轻顺着明夏的视线,手腕光滑,原本应该呆着手链的地方却是空无一物。

  霍轻松开了明夏的脸,把衣袖拉上去,再放下来,再拉上去,手链依然没有出现。

  “天呐,手链怎么会丢了!”霍轻站起身,握着手腕,神色焦急。“这可是沉香姐送我的手链啊!明夏,你快帮我想想,手链会在哪里!”

  “小姐,你换衣服的时候,手链还在吗?”明夏拉着霍轻坐下来。

  “这,”霍轻捏了捏耳垂,“这我想不起来了……”霍轻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

  “那我们先去你房间找找吧,有可能你落在房间了。”明夏拉着霍轻朝她的房间走去。

  “我记得我没拿下来过啊……”霍轻嘴里嘟囔着。

  “房间里没有啊。”明夏翻着手链可能的去处,并没有寻到踪迹。

  “会不会?”霍轻捻着耳垂,“是我换衣服的时候,掉在城外的树林里了?”

  “好像有可能诶!”明夏想了想,“小姐你当时一直嫌弃衣服繁复,甩手,跺脚的,很有可能是那个时候掉的。”

  “啊?那要怎么办啊!”霍轻扯了扯头发,面上满是不知所措。

  “怎么,什么事难住我们轻儿了?”一道温柔的声音从房门口传入。

  霍轻转过身,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扑了上去,“嫂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