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的南宋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少年不知愁滋味

我的南宋之旅 大雨水 4467 2019.05.16 08:53

  李三娘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却一点效果也没有,不禁恼羞了起来。

  “好你个贼子,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我要回去告诉我爹爹,说你欺负我!呜呜呜呜......”为了给韩博施加压力,李三娘立刻红着眼睛哭了起来。

  “三娘,你可否冷静一点?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韩博看出了李三娘是在装哭,像这样泼辣性格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哭鼻子呢?他脸色认真起来,语气十分郑重的说了道,“你这样不给在下辩解的机会,难道就不担心有所误会吗?”

  “误会什么,反正我只相信秦薇姐姐!”李三娘哼着小鼻子说道。

  “三娘,你这算是在为好朋友打抱不平了,对吗?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吗?”韩博冷静了分析了一下李三娘的性格,然后直言的问了道。

  李三娘挺起了小胸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对,我就是看不惯坏人欺负好人!”

  韩博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如果三娘冤枉了好人怎么办?”

  李三娘想也没想,大大咧咧的就说了道:“不可能,我看人很准的!”

  韩博暗暗叹了一口气,十四岁的孩子如果是李三娘这样的思维方式,那可真得会被列为脑残了,尤其还是在容易早熟的古代!他说道:“三娘,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给在下一个自辩的机会?”

  “哼,你有什么话要说?”李三娘眯起了眼睛,用一种小大人似的审视目光盯着韩博。

  “这是自然,因为三娘你误会在下了。”韩博坦然的回答了道。

  “我倒要看看我怎么误会你了,好,我就让你说!为什么你要欺负秦薇姐姐?”李三娘正色的问了道,她板着小脸的模样还真是一种惹人可爱的样子。

  韩博不慌不忙的说道:“在下先放开三娘你的手,不过三娘你可要信守承诺,在在下没有说话之前,可不要出手偷袭呀!!”

  李三娘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了!!”

  韩博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李三娘的手,同时还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以免这小娘皮说话不算数,突然又拿筷子插自己。他缓了缓气息,思索了一番,然后正色的问道:“三娘,你刚才一直在说是在下欺负了秦薇秦娘子,敢问这话是秦薇秦娘子亲口告诉你的吗?”

  他很清楚秦薇是一个性格单纯、礼数周到的大家闺秀,绝不会有事没事像个长舌妇似的乱说一些私事,尤其还是这种根本就没发生过的无稽之谈。所以他可以推断,李三娘之所以认为自己欺负了秦薇,是轻信了别人谗言而已。

  李三娘脸色果然微微的变了变,不过她依然坚持的说道:“要你管,反正你肯定欺负过秦薇姐姐了,要不然她为什么这段时间一直闷闷不乐!”

  韩博有些无可奈何,如果像李三娘这样的逻辑来思考问题,自己这个黑锅那可是背定了。他让自己保持着耐心,慢慢的说道:“三娘,如果你坚持以为在下欺负了秦娘子,那总得有证据呀?三娘你这样只凭着一己之念来判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话,那岂不是没有公理,更没有公信了吗?”

  李三娘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疑惑不解,以她现在这个年龄当然不知道公理和公信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看到韩博信誓旦旦、言辞振振的样子,觉得对方说的好像也有一点道理。自己的爹爹经常说自己刁蛮任性,任性的意思就是什么都以自己为中心,这确实显得有些太自私了。

  “是秦薇姐姐的丫鬟小枝告诉我的!”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说了道。

  韩博感到一种悲哀,果然是小枝这个丫头片子在背后说自己坏话,他现在倒是觉得小枝与李三娘是属于一种性格的人物,只不过小枝没有李三娘那种显赫的身份,所以不敢像李三娘这般撒野。

  “三娘,很显然这件事你还没完全搞清楚就以为是在下之错,小枝是什么人?她不过是一个小婢而已,她的话三娘岂能轻易相信?更何况,在下连三娘你都不得罪,岂敢得罪秦娘子呢?”韩博换了一个角度说道,他尽量让自己的脸色显得诚恳一些,对方这样的小孩子,就是应当旁敲侧击。

  李三娘想了想,觉得韩博的话还真有那么点意思,最起码不能算错。因为从一开始自己用筷子去插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一直是在回避,根本就不敢与自己过招。而且就在刚才答应给对方自辩机会,对方也是先诚恳的放开了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俨然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她撅着小嘴显得有些为难,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三娘,在下做事问心无愧,若三娘日后查出在下有伤害过秦娘子的话,大可再来收拾在下。到时候人证和物证俱在,在下绝对不会再有任何辩驳之言,引颈任凭三娘处置。”韩博看到这小萝莉面有犹豫之色,知道对方已经动摇了,于是正色的又进一步说了道。

  李三娘听了韩博这番话,脸色总算露出了释然的表情,她满意的笑了笑,笑容很是甜美,点着头说道:“嗯,嗯,你这些话说的倒是有模有样,好,我姑且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可别得意,等我找到了证据,一定让你好看。”

  韩博暗暗松了一口气,向李三娘欠了欠身,说道:“多谢三娘,三娘如此明鉴,日后必定会成为当世女豪杰。”

  “女豪杰”三个字对于李三娘来说十分受用,她立刻就欢喜加得意的笑了起来,拍着小手兴奋的说道:“对,我一定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女好汉。”

  “呃............是女英雄吧?”韩博汗颜不止的说道。

  “差不多一个意思了。”李三娘一点都不在乎的说道。

  韩博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可以脱身了,所以感到轻松,而是对李横这个日后的大叛贼能有李三娘这样直性子、好侠义的女儿感到不解和惋惜。他现在可以推断,李三娘从小一定没好好受过什么文化教育,要不然也不会连“女好汉”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但是李三娘急公好义的性子,如果加以培养,说不定还能成为北宋末年杨门女将的翻版人物。

  这些事自然不是他能预料的,只能在心中保留着一份美好的想法。

  “在下斗胆,请问三娘芳名?”韩博还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名字,于是问了道。

  “我叫李芷,不过这个名字不好听,你还是叫我三娘吧。”李三娘重新回到自己刚才坐的桌子前坐了下来,脸上一片天真无邪。

  “那在下告辞了。”韩博记下了李芷这个名字,虽然确实不好听,但是三娘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他在退出小店之前,最后看了一眼李三娘,小女孩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小吃,虽然看上去很是落寞,却没有显得有任何幽怨的情绪。

  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呀!他暗暗感叹了道。

  韩博退出了小店,解开了马桩上的缰绳,翻身上马向西营打道回去了。一路上,他的心情还是很舒坦的,秦薇是个美女,而自己今天又遇到了李芷这样的小侠女,这也算是一件人生的趣事了。

  四天之后,鄂州知州衙门派出了一位使者来到西营,宣布了西营大都管的继任事宜。

  在经过了几番周折之后,由徐文博卸任之后留下的保举文书牵头,经过了翟宗的提及,到最后又由李横强烈推荐甚至要求。鄂州地方官员集团不得不在如此压力之下,决定任命一个没有资历、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甚至刚调任到西营连一个月都没有的一位“三无”人员,来出任西营大都管的位置。

  当使者宣布完毕由韩博从即日起正式任命为西营大都管,并且暂且提名擢升为右武大夫时,西营的都管副使、其他少都管以及提辖们都没有任何惊讶,虽然不少人都觉得韩博很走运,扳倒了徐文博不说还得到了翟宗和李横的青睐,但是没有人敢说闲话。

  毕竟从现在开始,韩博是正大光明的成了李横阵营的一员,不单单两位都管副使陈献之和高薛是一伙。而且背后还有庞大的京西南路宣抚使的武官集团撑腰,谁敢不服那真是自寻死路了。

  韩博对自己升任大都管,并且再次跳级晋衔为右武大夫感到很兴奋。

  虽然“暂且提名擢升”这个名号听上去不是很好,但是要远远比补缺更实在,因为擢升是由朝廷下达的晋升命令,无论是程序上还是资格上都比补缺要好的多。而之所以是“暂且提名擢升”,是因为保奏功勋的文书要发往朝廷,等朝廷正式晋升的命令下来后,“暂且提名”这四个字才能被去掉。

  使者走后,西营前厅上便是一派祝贺的声音。

  陈献之和高薛走到韩博面前,两个人都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虽然其中媚态并不明显,毕竟他们现在都是李横阵营的人物,相互之间照应那是应该的。

  “韩大都管终于得尝所望了,这也是众望所归呀!”陈献之爽快的笑着,忍不住还伸手拍了拍韩博的肩膀。如果是徐文博被一个副使这么堂而皇之的拍肩膀的话,肯定会勃然大怒,而且还会治这个副使一个犯上不恭的罪名。

  不过韩博此时虽然得到了鄂州知州衙门的任命,但是官袍、印信、关防等物都还在赶制之中,这些东西没到手之前,自己说白了还只是徒有其名而已。

  “陈副使大人您这不是说笑了吗?若没有陈副使和高副使两位大人从中翰旋,在下岂会有今天这般容光焕发呢?哈哈。”他热忱的说着,同时还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两封银子悄悄的塞到了陈献之和高薛手里。

  这银子还是上次从董家军告辞的时候,董震送给自己的,只不过这段时间西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这些银子到现在都还没有花销完。此时做为一个上司反倒要给两个副手送银子,从传统惯例上来看,确实显得很奇怪。然而此举的意图已然很明显,虽然同是李横阵营的人,但也有一个先来后到的论资排辈。

  相比韩博,陈献之和高薛是李横手下的老人物了,一旦发生什么事,李横绝对是只会相信陈献之和高薛两个人,而不会去相信韩博。所以韩博给陈献之和高薛送银子,就是为了能迅速的拉拢三个人的距离,制造出自己已经是李横忠实手下的假象。

  韩博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李横这个日后将走上叛贼道路的人肯定不是长远效力的对象,眼前只不过是需要借用这个跳板而已。

  陈献之和高薛微微有些惊愕,不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很娴熟的将银子卷入了袖袍之中。接着两个人的脸上立刻把笑容堆的更热切了起来,俨然就是一副孙子的样子。

  “韩大都管,日后西营有什么繁琐的事务,尽管吩咐下官和高副使大人去办理即可,韩大都管完全不必操心呢。”陈献之献媚的说了道。

  “正是正是,以前徐文博那厮经常不到西营报道呢,不过有下官两个人打理西营日常事务,还是绰绰有余的。”高薛点着头说道。

  韩博确实对粮草营的运作不甚了解,他身为少都管的时候,也只是按照上面给的命令行事。现在自己是西营最上面的人物了,很多事情都得亲自来处理和下达命令,如果应付的不得当,得罪了人,那问题就大了。有高薛和陈献之两个帮忙确实是好事,不过这样也有大权旁落的风险,总之日后还得悉心谨慎的处理才能安心。

  “哈哈,那日后就有劳两位副使大人辅佐了。”他陪笑着说了道。

  之后,又与其他一些少都管、提辖之类的人寒暄了一番,便拿出了准大都管的派场,让所有人都散去各司其职可。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韩博深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这个大都管真真正正的能掌握几分大权。他细心观察了一下,整个西营一共有3000多号押勇,也就是大概六个字号的兵房,分别由六个少都管掌管,当然因为自己升任大都管之后,原来那个字号的兵房暂时空缺长官。即便如此,这3000多押勇几乎没有多少会听命于大都管,几乎全部都成为了那五个少都管的私人军队。

  这并不难理解,少都管与押勇们最近,而且押勇们又不像正规军那样有干劲,之所以跟着少都管是因为这些官员平时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好处。比如说每次运输粮草,都会有一些损耗的余粮,这余粮就成了少都管额外的补贴了,少都管为了拉拢押勇为自己卖命,或者说配合自己扣下这些余粮,就会拿出一半的余粮分给下属。

  分余粮仅仅是好处之一,甚至有时候少都管会暗中偷窃少量军粮,这也是需要手下那些押勇来配合,之后自然要拿出一些好处做为封口费。

  粮草营的押勇都没什么追求,大到一贯钱小到几十文铜板,他们都会很容易满意。而像这样的小恩小惠,少都管们也不会舍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