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江南凶险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8 2019.06.06 20:29

  和萧湛把事情讲开了之后,霍景秀顿时就觉得轻松了。

  她与话本子里那些“我不说我不说我有苦衷但是我不说”的扭扭捏捏的姑娘可不一样,有误会但不能说那种事不存在的。

  萧湛也挺高兴,毕竟小妖怪与他这般坦诚,在聂凌这件事上没有丝毫隐瞒。那便也代表着,聂凌那个渣渣早就被踢出了局。

  “既然周大人让你放了聂凌,想必有他的考量。聂凌这事儿不急,等我们从江南回来再处置也成。”

  霍景秀轻蹙了蹙眉头,“周大人素来公道,但此次……我倒是也不知道他作何考量。”

  萧湛宽慰道:“无妨。回头再说吧。”

  霍景秀略略颔首。

  屋顶上偷听的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哎呀……揍人什么的最累了!

  还是交给他们去办!

  于是,一溜烟全跑了,还相互比快,生怕自己落后了,打不着人。

  宣平侯府某位猪头,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忽然,从天而降四个壮汉,对着他又是一顿胖揍!

  “啊!!!”

  “来人啊!!!”

  “有刺客!!!”

  “救命啊!!!”

  ……

  午后,萧湛陪着霍景秀用过了午饭,送她回了镇南王府之后,转头进了宫。

  要陪小妖怪一起去江南的事儿,还是要与萧安说一声。

  彼时萧安正在御书房,手里拿着个玉盘,眉头紧锁着,神情有些难看。

  萧湛大步迈进去,见他如此神情,便问道:“怎么了这是?”

  萧安顺手把那个玉盘递给了萧湛,“九叔,这玉盘……你眼熟不?”

  萧湛一脸茫然结果,低头一瞧,瞬时眸光一沉,“这是……”

  “像不像当年司天监用来算九叔命格的那个玉盘!”

  萧湛皱皱眉,“那玩意儿当年不是被皇兄给毁了么,据说那玉盘极其复杂,一般工匠造不出啊。”

  当年萧湛出生时,天有异象,景明帝便让司天监推算了萧湛的命盘。结果,司天监说萧湛克父克兄,且未来九龙作乱,要置大周于万劫不复之地。

  景明帝听信司天监,要将萧湛掐死在襁褓中。当年作为太子的先帝不忍,拼死护住了萧湛,并将他带在身边抚养。

  多年来,景明帝和先帝平平安安,大周国运昌盛,狠狠地打了钦天监的脸。

  先帝登基之后,头件办的事儿,就是把司天监当年推演萧湛命盘的玉盘给砸了个粉碎。

  司天监的那玉盘,传闻是一个得道的道士经过多年推演而制,知天文,晓地理,能推演前后五百年运势。

  也是因为这个玉盘,司天监监正陆远才能从一介寒门子弟成为景明帝面前的红人。

  但是,景明帝有多恩宠陆远,先帝就有多厌恶他。

  先帝登基之后,司天监便再也不受重用了。

  萧安指了指萧湛手里的玉盘,“这个玉盘,是陆远做的。听说他这么多年,潜心修行,终于悟出了当年那个得道高人的道法。根据他所留下的图纸,复刻了这玉盘。”

  “所以呢……”萧湛随手把玉盘往案桌上一放,这劳什子玉盘和他有一文钱关系?

  萧安颇感无奈,九叔就不能认真点儿,陪他演一出争权夺位的戏码?

  毕竟,他作为先帝唯一的儿子,表示很寂寞,好想试试花本子里那些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你死我亡的戏码啊喂!

  “陆远的意思,他这个玉盘,比当年那得道高人留下来的更加厉害,推演也更加准确。他说他算到近日,江南要出大事。有邪祟作孽,祸害江山。”

  萧湛闻言,眼皮子一抽,这套说辞,与当年说他的命格时如出一辙。陆远确定他自己悟到道了?

  萧安的神色渐渐难看起来,他不是景明帝,不会因为司天监三两句话就相信什么邪祟作孽祸害江山。但是,江南可能真的出了事。

  沉吟了片刻,萧安才又接着说道:“江南那边,听说有魔教之人出没,抓了不少闺中女子。眼下,江南几州人心惶惶,京州和大理寺准备派人前去一同查案,后日便可启程。”

  闻言,萧湛忽然笑了,巧了,正是小妖怪要办的案子。

  只不过么,魔教……

  他师父说过,魔教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抓个姑娘做什么?

  他师父和魔教教主素有渊源,这事儿……他可不能置之不理。

  “明儿我也去。”

  萧安怔了怔,“九叔去干什么?”

  九叔不是一向嫌麻烦,不肯轻易动弹么?除了打战,这世上好像没有什么能让九叔提起劲儿。

  萧湛咧嘴一笑,“因为小妖怪要去啊!”

  萧安闻言,莫名有一种婉姝郡主即将成为自己皇婶的感觉。他亮了亮眼睛,把什么邪祟作孽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转头只问道:“九叔,你和婉姝郡主……”

  说话时,萧安还抖动着眉毛,简直一副八卦到底的表情,“九叔,婉姝郡主知道你的心意么?还有那天,太妃是不是相看郡主?怎么说?”

  萧湛嘿嘿一笑,“我阿娘明儿去镇南王府!”

  萧安忍不住举起一个大拇指,“九叔霸气!”

  萧湛挑了挑眉,那是必须的!

  不然,小妖怪被人抢了怎么办?

  叔侄俩高高兴兴地说了些闲话,例如,九叔什么时候表明心意的,郡主什么反应~

  再比如,平时约会去哪儿,都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郡主喜欢什么东西~

  又如,什么时候成亲,要办个风风光光热热闹闹,京中办一次,落九成办一次~

  诸如此类,都是与婉姝郡主有关。

  大太监裴德海默默地望了一眼被叔侄遗忘了的玉盘,莫名觉得前几日跪在文徳殿一下午才见到官家一面的司天监监正有些可怜。

  彼时,司天监。

  陆远拿着一封从江南来的书信,微微地勾了勾唇。

  身旁,一个年轻的男子躬身贺道:“大人,一切都按照您计划的那样。只等九王爷进了江南,那么所有一切……”

  “哈哈哈……”未等年轻男子说完,陆远便就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鹜,“这一次,定要叫萧湛死无葬身之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