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本王没兴趣知道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80 2019.06.02 15:13

    来的人是太妃身边的姜嬷嬷,霍景秀昨日在宫里见过的。

  姜嬷嬷面上堆着真切的笑容,恭敬有礼地行了礼后,方道:“王妃娘娘,我家太妃想过两日到府上来拜访您和王爷,不知您是否得空?”

  镇南王妃微怔了怔,太妃这是……

  她微微侧眸瞧了自家闺女一眼,旋即心中便就了然。

  太妃这也太心急了些吧!是打算尽快就将两个孩子的亲事定下来?

  对了,她都把她与景明帝的定情之物赠给秀秀了,怕是已经认定了秀秀。

  想了想,镇南王妃笑着道:“太妃回京不久,本该是我们去拜访太妃才是。”

  姜嬷嬷笑了笑,道:“娘娘说,这一次应当是她来府上拜访王爷和您。”

  “既如此,那便定在两日后吧。秀秀三日后要下江南,正好在走之前见一面。”镇南王妃如是说到。

  姜嬷嬷连忙应下,“奴婢这就回去与太妃娘娘说。”

  姜嬷嬷走后,霍景秀也出了镇南王府。

  彼时,萧湛正在王府门前,倚着门前的狮子。夕阳的余晖下,他一身玄衣,泛着淡淡的微光。唇畔若有似无的微笑,三分霸气七分随意。

  他微微撇过头,见霍景秀出来,便站直了身子,冲她挥手,“小妖怪!”

  霍景秀浅然一笑,踩着台阶蹦蹦跳跳地跑下来,“阿湛!”

  少女笑靥如花,芙蓉粉面,双颊红润仿佛滚过露珠的蔷薇花,精致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她蹦蹦跳跳地扑进萧湛怀里,粲然一笑,双眼似弯月,“等久了吧?”

  萧湛反手环住她,食指刮了刮她的翘鼻,“是挺久,从早上等到现在,等了一天了。”

  霍景秀含笑的嘴角微微一滞,想起心底那沉痛的伤疤,不由得眸光暗了暗。但旋即她又打起精神来,抬眸朝萧湛说道:“昨儿闹得厉害了些,所以早上贪觉了。”

  倒是与二喜说得不差,可是,隐隐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萧湛如是想着。

  “我在吉祥楼给订了几只螃蟹,掌柜的说了极其肥美。这会儿大概应做好了。走吧!”萧湛一手牵住霍景秀,带着她往吉祥楼方向走。

  他的手掌很温暖,是谁说的九王爷冷厉如阎罗,可在她眼里,他分明是个温暖如阳光的人。

  就好比眼下,她心里的伤痛如冰寒,可是阿湛却如冬日的阳光洒进了她的心里,叫那些冰寒融化。

  霍景秀紧了紧手,心头的郁结散了大半。

  不远处,一辆华贵的马车内,半撩起车帘的手猛地收了回去。阴郁的贵公子沉了沉眸光,一双好看的手紧紧攥着手中玉折扇,而后,“嘭”一声,甩在了车板上。

  名贵的玉折扇断了两截。

  站在车外的小厮,忍不住身子一颤,“侯爷!”

  聂凌微闭了闭眸,半晌才吐出一句:“走!”

  吉祥楼里。

  萧湛和霍景秀坐在二楼雅间里,萧湛帮着不停地拆螃蟹,霍景秀只负责吃。

  鲜美的蟹肉,沾一下调制好的醋,简直是人间美味。

  霍景秀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阿湛,你也吃呀!”

  萧湛只轻笑了笑,没说话,手下拆蟹的动作却是不停。

  霍景秀咽下一口肉,而后说道:“对了阿湛,三日后我要下江南办案。你……”

  “我也去!”没等霍景秀说完,萧湛便就抢先一步说道。

  那些少女失踪案,他已经在萧安那儿听说了,这事儿,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似乎是有人,在做诡秘之事。

  霍景秀愣了愣,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又可爱又无辜,好似一只充满疑问的小猫。

  萧湛见状轻笑出声,小妖怪这一脸茫然的表情,简直是太可爱了!

  “你去了江南,我一个人在京中呆着干什么?自然是要陪你一起去了!”

  萧湛的话说得一点儿都不含蓄,惹得霍景秀又红了红脸。

  她一向独来独往的,这眼下去个江南,忽然拖家带口……

  嗯——

  这感觉,好奇特!

  十六月的月光比十五的还要圆润光洁。

  霍景秀和萧湛用罢了饭,便慢悠悠地在东大街上走着。

  道路两旁,是尚未打烊的铺子,里头传来热闹的声音。京州城的晚上,总是比白日还要繁荣些。

  两人闲着无事,悠然自得地慢慢逛着,偶尔碰上霍景秀喜欢的,萧湛就顺手买下。

  一趟逛下来,倒是买了不少东西。

  霍景秀咬一颗又甜又大的冰糖葫芦,伸手替萧湛擦了擦耳上的细汗,“累不累?”

  目光所及,是萧湛琥珀色的瞳仁。

  他的眼睛里,只一个她,温柔似水。

  萧湛摇摇头,刚想说话,忽然,惊觉从右后方传来一阵杀气。电光火石间,萧湛一把推开霍景秀,身子一闪,闪过了攻击。

  那人执长剑,蒙面,并不开口说话,只又向萧湛刺去。

  萧湛不慌不忙,侧身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而后脚下步子一点,轻轻跃起,竟站在那杀手的头上。

  “这么点三脚猫功夫,就想刺杀我?”

  话音刚落,屋顶上,乔心和乔木也跳了下来。

  然而萧湛大手一挥,示意他们退下。

  杀手始料未及,愣怔之际,萧湛已落了地,大手一晃,伸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没人告诉你,我人称玉面修罗么?”他琥珀色的瞳仁愈发浅淡,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冷笑,似乎下一刻就要扭断他的脖子。

  杀手浑身一颤,执剑的右手都忘了收回,心里头将那雇主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是说只杀个普通人么?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眼前这个所谓的普通人,竟是赫赫有名的九王爷?

  九王爷啊!玉面修罗啊!

  他不止是兵马大元帅,还是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高手啊!他娘的来杀他,不是自己找死吗?

  “九王爷,误会!请饶我一命!”杀手很识时务地求饶道。

  萧湛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本王,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杀手一噎,面色惨白,额上的细汗簌簌地冒出来。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他不该这么自大,非要从师兄手里抢这单买卖!

  他还是个新手啊,能不能再给个机会啊!

  “王爷,我知道是谁要杀您!”杀手战战兢兢地开口道。

  萧湛一撇嘴,“要杀本王的人多了,本王没兴趣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