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放了我或杀了那三个姑娘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40 2019.05.26 17:07

  事情要从昨日午后开始说起。

  萧湛和霍景秀几个人用完了午饭,便就准备去蝴蝶谷的凶案现场再看看,找找是否还能找到一些其他的线索。

  不过半道上,恰好遇见了乔心和乔木抓着张健回城。

  张健不识乔心乔木的身份,一见到霍景秀几人便大声呼救:“九王爷,郡主,救命啊!这两个人要抓我,郡主,救命啊!”

  霍景秀一瞧,见是乔心乔木,又见张健手里拿着一件染了鲜血,也就没听废话,直接让人送回大理寺去了。

  但,霍景秀望着张健的背影,微不可闻地蹙了蹙秀眉,总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张健被抓进大理寺之后,一改先前的惊慌,他平静如水地坐在牢房里,手里还攥着血衣,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半晌,他开口了:“让霍景秀来见我!”

  监狱的牢头一听都笑了,“郡主忙着呢,哪有空见你。”

  张健:“让郡主来见我,否则,那三个姑娘可就没命了!”

  张健微微低着头,唇角微微勾起,明明是个世家公子,可是这阴测测的模样却还叫牢头唬了一跳。

  不管真假,还是谨慎为妙。

  霍景秀得了消息,也有些心惊,“你是说,张健他抓了三个姑娘?”

  牢头:“是!他还说让郡主您去见他,否则那三个姑娘就要没命了。”

  霍景秀思忖了片刻,决定还是去见见张健。

  说实话,这个案子到现在,简直是太容易了。

  先是那个丫鬟玲珑,一个问话就露出了马脚,其次,张健明明可以逃,竟又折回案发现场去拿罪证。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唯一有可能的是,他是故意的。

  霍景秀走近大牢时,便见到张健坐在席子上,嘴角含笑,再没有先前的慌张。

  他气定神闲地望着霍景秀,微微一笑,“郡主还真是爱民如子,一听到别人有危险,就跑来见我了!”

  “你之前,一直在骗我们?”霍景秀微蹙着秀眉,觉得眼前的人连眼神都变了。

  张健闻言轻轻一笑,“郡主真是聪慧!只是不知,你会不会一直都这么聪明下去。你眼下抓了我,那三个姑娘,今日不服解药,可要就死了。”

  “你!威胁我?”

  霍景秀微眯一眯眼眸。

  原来,从他们走进定国侯府起,就已经踏进了张健设下的圈套。

  “威胁不敢当,只是,为了保我自己一条命,不得已的做法罢了!”张健站起身,缓步走到霍景秀面前,“若非郡主太聪明,发现了楚氏身上的疑点,也就不会走到现在这种地步。”

  “放了我,或者眼睁睁看着那三个姑娘死,郡主,您选一样吧!”

  霍景秀暗自攥了攥拳,“你想怎么样?”

  张健轻笑:“很简单,放我离开京城!我就告诉你那三个姑娘的位置。还有,杀了玲珑。”

  “杀了玲珑?她不是你的人么?”霍景秀皱着眉头问道。

  张健嗤笑一声,“那种贱人,怎么会是我的人?给我提鞋都不配,还妄想勾引我?我看见她,是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不过呢,她倒是个听话的。每回我打完楚氏,她都帮我捆住楚氏,不让她回去告状。我心情一好,就恩宠她几回。那丫头,就愈发对我死心塌地,还帮我找了不少姑娘回来让我玩!”

  “呵呵呵……这些女人,个个都是贱货!”

  张健神情一变,眸中透着残忍与狠戾,他似乎对这一切毫无悔恨之意,反而觉得洋洋得意,“郡主,你想不想知道,楚氏是怎么死的?是我用发带勒死的。哈哈哈……那个贱人,嫁给我这么久了,还心心念念着祝遥。我要让世人都知道,楚氏是个水性杨花的肮脏货,她不配进我张家的门!”

  “枉我当初对她心心念念,为了娶她,不惜用了下作手段,让我自己变成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她,是她毁了我这一生。所以,我要让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疯子!”霍景秀没料到,这张健竟是如此疯魔。

  张健闻言,竟笑得愈发肆意,“我这一生再无前程,不做些令自己痛快的,枉在这世上走一遭了不是么?郡主,你要谢谢我,露出那么多破绽,让你这么快就破了案,还给你留了个凶手。”

  张健明显的挑衅让霍景秀不由得心生怒意,他这意思是——我摆明了告诉你我就是凶手,可是我手里有筹码,你必须放我走。另外,我已经把那个丫鬟玲珑留给你了,你可以把她当做凶手结案,反正那个丫鬟也是帮凶,不是无辜的。

  霍景秀冷笑一声,“你想得美!既然你已经进了我大理寺的大牢,就别想着活着出去!”

  “你没见到我是一个人来见你的么?另外的几人,早已经出去找人了!”

  张健一怔,旋即瞪大了眼睛,“不……不可能,你……你怎么会知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霍景秀轻笑,略带着些许讽意,“从你谋划这桩案子开始,你故意留下许多的破绽。楚氏身上的两道勒痕,她身上的伤,还有祝遥死亡的时辰,以及选择在蝴蝶谷那个地方,都是你算计好的。”

  “或许,这其中还有一些理由是为了让楚氏和祝遥身败名裂,更为重要的理由是,你想把这桩案子闹大!”

  “你要对付的人,其实并不是楚家和祝家,而是你爹。你知道你爹爱告状,出了这种事,他一定会进宫向官家讨公道。而你也知道,我们会很快查明真相,错并不在楚氏和祝遥。那么,诬告了楚家和祝家的宁国候,一定会惹得官家不快。”

  霍景秀顿了顿,见张健惊慌的情绪又平复下来,不由得在心底惊道,这张健,果真是心思深沉。

  “本来,你爹多年来无建树,只是一直在吃从前的老本,官家对他早已经不复从前了。经由此事之后,你爹必定失宠。严重的,管家会动怒,夺了你爹侯爷之位。”

  张健闻言,轻轻地笑出了声,“郡主果真是聪慧之极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