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搞大事情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7 2019.06.16 08:00

  霍景秀这才松开了手,抬着眉一脸霸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那个缩头乌龟,想要动我魔山,吃下江南这块肥肉,够胆的就到知客楼找我云奚。魔山现在归我管,别扰我师父清净!”

  掌柜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下意识地点点头。

  霍景秀拍了拍手,又指了指柜台上的药方子,“快点儿给我抓药。”

  掌柜的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怎么的,还真要抓药?不是只是拿着药方子来警告他们而已的吗?

  这又威胁,又打劫的!

  他娘的,还真是从前魔山的风格。

  掌柜的一脸肉疼地给霍景秀抓药,偏偏每种药材她又要得特别多,而他又不敢不给。

  终于把所有药材都抓好,掌柜的一脸舍不得地递过去,无论如何都不肯撒手。

  霍景秀不急不恼,只笑眯眯地把掌柜的手指一个一个地掰开,“掌柜的,多谢了啊!”

  根本没有掏银子的意思。

  掌柜的心疼得快碎了,他就知道,这少年是一个子儿都不会拿出来的。

  霍景秀笑嘻嘻地捧着药材,冲掌柜的挥挥手,“那就,回头见!”

  还回头见?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了!

  掌柜的暗暗地想,可是面上却不敢露一丝不情愿,还得装作一脸真诚,“回见回见!”

  魔尊暗自摇头,秀秀这丫头,可真是与九凤她们学坏了!

  镇南王府是世袭的王位,镇南王虽然性子比较跳脱,可从来磊落,一辈子也都没占过旁人一点儿便宜。若是他知道他当作眼珠子的闺女被他们带得这般无赖,也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这一点,倒是魔尊想岔了。作为女儿奴的镇南王,只会在一旁给闺女加油呐喊。至于会觉得女儿被带坏了这种事,根本不存在的!

  玩了一天,又薅了一堆珍贵药材回来的霍景秀,心情甚好地哼着小曲儿回了柳府。

  魔尊帮着把药材送回来,秋凤得知魔尊来了,嗖地一声窜了出来,“教主!”

  魔尊嘴角一抽,这丫头,多大岁数了,还这么风风火火的。

  秋凤是兰九凤捡的,从小在魔山长大,从小被那群老头老太太逗来逗去,性子养得那叫一个乖张。这些年嫁了人已是温顺了许多。

  霍景秀将药材一个个分好,准备重新写几个方子,调配一些有益身强体壮的药丸。

  魔尊一边喝着秋凤送上来的参茶,一边问道:“秀秀,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说那方子制成的药对身体有害么?”

  霍景秀抬笔写方子,“按那方子配比自然是有问题的。我换成别的方子,加些别的药材,那可见大不一样了。师父,等我弄好,您多拿几瓶,对您身子有好处的。”

  魔尊年纪其实很大了,大概有一百多岁了。虽然他的内力练到了一定境界,不老不死,可是作为徒儿,霍景秀总也想为他做点儿什么。

  这一下,魔尊眼眶又要湿润了。秀秀这丫头,真是太贴心了,简直是个小棉袄。

  师徒俩说话的这时间,外出办事儿的萧湛一行人也回来了。

  先前,他俩就是兵分两轮,霍景秀负责在知客楼为魔山正名,而萧湛负责盯着七星山庄,看单禾的反应。

  “从你在知客楼的一系列行为开始,单禾就派人一直跟踪你。眼下你在金陵城名声鼎沸,单禾这会差点儿没气晕过去。”萧湛一口气咕咚咕咚地喝完了半壶水,盯着单禾一天,没把他给渴死。

  魔尊听见单禾这名字,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这个名儿有点耳熟。

  霍景秀给萧湛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手里,示意他喝了。萧湛咧着嘴一口喝光,而后砸吧砸吧嘴,莫名觉得今日的参茶特别甜。

  一边宋连成:“……”又被塞了一把狗粮,他这个孤独的单身狗啊!

  萧湛继续说道:“连成已经将七星山庄的底儿摸得差不多了,随时都可以动手。”

  宋连成接过话茬:“那些失踪的姑娘有一部分藏在七星山庄,大多数都藏在郊外的庄子上。阴楼死了,那些姑娘没人控制,现在那乱得很。加上郡主今日搞了一出这么大的,眼看着这江南就要与他无关了,单禾可急了。他正准备控制这些个姑娘来刺杀郡主你。”

  霍景秀闻言抿唇一笑,“那便让她们来吧!”

  转头,她吩咐冷月,“收拾收拾东西,今晚我们去知客楼住。”

  冷月颔首,转头回屋收拾东西去了。

  魔尊还在想那个单禾,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

  萧湛见霍景秀要走,转头也兴致匆匆地要去知客楼,却被霍景秀拦住了,“你不能去。我有别的事儿要你帮忙呢。”

  说罢,霍景秀俯在萧湛耳边嘀咕了几句,“我会找两位魔山的爷爷奶奶一块陪你。单禾这厮这么讨厌,我可没心情慢慢等。”

  萧湛摸了摸下巴,总觉得打架抓人没有和小妖怪在一起来得有趣。他瘪了瘪嘴,委委屈屈地说道:“那你在知客楼一个人,我不放心。”

  霍景秀噗嗤一笑,道:“知客楼有兰姨她们在呢,你就放宽心吧!”

  宋连成:“……”就郡主那身手,拍个人跟拍蚊蝇似的,不放心个屁啊!

  秋凤道:“秀秀,要不要秋姨陪你。”她摩拳擦掌,总觉得这事儿那么有趣,心里痒痒的。

  霍景秀无奈,“秋姨,您去了,柳叔的身份可瞒不住了。”

  秋凤顿时蔫了,自家丈夫为什么要做官,太讨厌了!

  安排好一切,霍景秀和萧湛兵分两路,各自行动。

  魔尊还在摸着下巴,想那个单禾。

  单禾,单……

  嗯……怎么跟单大一个姓?是单大家的吗?

  魔尊忽然露出一丝嫌弃的神色,单家的脑子都不大好,一天天地,也不知道想什么,非要奢望自己办不到的事儿。

  霍景秀一把拽过魔尊,“师父,走了!”

  魔尊回过神,对上霍景秀含笑的漂亮脸蛋儿,转头就把单家的事儿给甩头忘了。

  小徒儿要搞大事情,他自然要去给他撑腰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