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乖!真棒!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3 2019.05.17 14:29

  谢婷还活着的可能性让霍景秀十分兴奋,再加上薛红叶曾说过谢婷是个高手,她觉得谢婷十有八九还活着。

  只要找到谢婷,那么谢家的事情就一清二楚了。

  只不过谢婷明显地不会轻易露面,因为一露面她很有可能就会身首异处。

  霍景秀打算回大理寺,请求增派些人手守住忠国公府,那里是谢婷唯一可能露面的地方。

  几人起身告辞,英国公夫人本还想留霍景秀几人吃饭,只是见她们有正经事要忙,便也不强留。

  萧湛也帮着派了些人手看住忠国公府。

  如此忙活了一早上,几人打算去吃午饭。

  出大理寺时,忽然瞧见了薛家的马车,一个身着囚服的妇人被仆人们搀扶着上了马车。

  薛红叶脚步一滞,眸中有盈盈泪光闪烁。

  霍景秀拉着她往外走,事已至此,李氏在生孩子之前必定是要回到薛家,薛红叶再不甘心,也只能如此。

  薛红叶其实也很矛盾,一方面她确实很恨李氏,恨不得她明天就被拉去菜市场给砍了,可另一方面,李氏肚子里的是她大兄唯一的孩子,真要弄死李氏,那孩子也活不成。

  薛红叶心中犹如刀绞,吃饭时心不在焉。

  大家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说什么话,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准备回大理寺的路上,薛红叶还是闷不吭声,霍景秀扯了扯她的衣袖,“别不开心了。”

  薛红叶抬眸,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我没事,咱们回去办正经事去吧!”

  霍景秀忧心地望了望她,见她已经有了好脸色,这才稍稍安了安心。

  快到大理寺门口时,萧湛忽然停住了。

  前头停着辆马车,金光闪闪得让人都快觉得要瞎眼了。

  萧湛冷笑一声,而后冲着那马车里的主人道:“野驴,你这品味还是一如既往地俗气,还要到我京城来显摆来了?”

  车帘被一只戴满了金戒指的手撩开,一个圆圆白白胖胖的脸从那车帘后探了出来,“九王爷好久不见,怎么着,我听说你成大理寺的跑腿的了?”

  没等萧湛发怒,宋连玉一勾唇,在一旁冷笑着说道:“野驴,你怎么又胖了,瞧着脸盘子都没法看了!”

  耶律白来气,忍不住从马车上跳下来要找宋连玉算账。没成想,他跳下来的时候,那石板路上竟被他踩出来一个坑。

  宋连玉忙哒哒哒跑上去,拽着耶律白不撒手,指着地上那坑说道:“呐呐呐,你把我们的路给踩坏了,你得赔!”

  耶律白眼角一抽,他娘的,大周的路都比大辽差劲,踩一下还踩出个坑来。

  “我们这石板路用得是上好石材,这一块值三千两,你一共踩坏了四块,就是一万两千两。念在你头回到京城来,给你抹个零,赔一万两的了!”

  没等耶律白说话,宋连玉那嘴巴就噼里啪啦地一通说。

  耶律白来气,抬手就朝宋连玉一掌拍去,“狗屁,宋连玉,你别想诓老子!”

  宋连玉身子轻巧,脚下一点,躲过了耶律白这一掌。

  耶律白又接着发起第二道攻势,可没想到宋连玉这一回竟是迎面对上,抬脚就是一踹,震得耶律白手臂发麻。

  而后,没等耶律白反应,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一个回身,将耶律白“嘣”地一声摔在了地上,石板路碎了一片。

  “十万两,黄金!”宋连玉一脚踩在耶律白的脸上,面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周围百姓连连发出哄笑声,都觉得心里十分痛苦。毕竟这些年,大周受了大辽太过鸟气了。

  耶律白脸色发白,他还挣扎着想说什么。

  他的幕僚适时从后头迎了上来,“宋将军息怒,我们赔,我们赔!您先放开我们耶律将军。”

  耶律白气疯了,然而幕僚一个眼神望去,耶律白竟没有再说什么。

  萧湛眼见这一幕,微微皱了皱眉。

  宋连玉笑嘻嘻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借条,让耶律白签字盖章。

  霍景秀觉着好笑,“连玉怎么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萧湛扑哧一笑,“昨儿听说耶律白来了,他就备好了。”

  耶律白心不甘情不愿地签完字盖完章,黑着脸把借条扔给宋连玉。宋连玉高高兴兴地收好,“乖!真棒!”

  耶律白来气,抬手又想干架,被幕僚拦住了。

  宋连玉笑眯眯地回来了,霍景秀对他伸了个大拇指,而薛红叶却冲他哼了一声,“无赖!”

  只是那扬起的嘴角还微微翘着。

  这无赖还挺有本事,竟然能把那大胖子治得服服帖帖的。

  耶律白觉得,他娘的,萧湛这群人简直是他的克星,一碰上准倒霉!

  惹不起,躲得起,老子走人便是!

  然而萧湛并未如他的意,他忽然出声了:“野驴,你到京城干什么来了?”

  耶律白面色一僵,神情有些不自然地望了望身边的幕僚,“我辽国皇帝派我出使大周,商讨两国和平共处事宜。”

  “是么?不是你们被我打怕来求饶了?”萧湛冷笑一声,一双鹰眼盯着耶律白,直叫他背脊发凉。

  他娘的萧湛,一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可是偏偏自己打不过他!

  好气哦!

  耶律白脸色难看地往后退了退,一旁幕僚扶住他,对萧湛言道:“王爷,耶律将军身体不适,先回驿站歇息。改日再到您府上拜访。”

  说完,他扶着耶律白上了马车,准确地说是被拽上去的。

  耶律白偷偷地回望了一眼萧湛,神情怪异。

  幕僚朝萧湛躬了躬身,一声令下,嘎吱嘎吱地走了。

  萧湛盯着远去的金黄色马车,摸着下巴,微翘着唇角,“有意思啊!”

  霍景秀不明就里,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萧湛浅然一笑,随手摸了摸霍景秀的脑袋,道:“耶律白是在向我们求救。他身边那个幕僚,在控制他。”

  说着,他转头朝宋连玉说道:“让老鹿查查,辽国近日发生什么事了?耶律白好歹是个大将军,怎么落到这地步了?还有那个幕僚,查查他的底细。”

  “是!”宋连玉领命,嗖一声跳上了屋顶。

  就是不好好走路!

  薛红叶暗自腹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