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5.03上架
  • 35.84

    连载(字)

3531位书友共同开启《锦绣凤华》的古代言情之旅

舵主梨花春2019 舵主书友161204211927781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抛绣球(略改)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179 2019.05.03 10:29

  京州,大周都城。

  物华天宝,王气蒸蔚,这里的城门都与别处不同,格外的威严坚实。往城里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个红色身影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慢悠悠地进了城门。

  鲜衣骏马,盈盈而落的日光衬得那影子浑身泛着光亮。

  前方,一个圆脸的女婢惊喜地从城墙上跑下来,“三娘,您回来了!”

  被唤作三娘的女子微微瞥过头,只见她明眸皓齿,墨色长发挽成一束,额前系了一条红色的发带,好不飘逸潇洒!

  “二喜。”

  三娘从马上跳下来,动作那叫一个利落帅气。

  二喜欣喜若狂,奔着就扑进了她的怀里,“三娘,二喜想死你了!您不知道,这一个月,二喜每天都吃不下饭,就想着三娘在外头是不是受苦了。”

  三娘含笑掐了掐二喜肉嘟嘟的腰,“你这叫没吃饭?”

  二喜瘪嘴,三娘,我就那么一说,你这么较真儿做什么?

  三娘看着二喜充满怨念的脸蛋,不由得噗嗤一笑,“好了不逗你了,回去吧!”

  “嗯!”

  主仆两人上马骑行,不多时便到了杨柳胡同,忽然,听得前方一阵热闹的喧哗声。底下,还有不少儿郎抻着脖子,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三娘疑惑地往前探了探,“二喜,前头发生什么事了?”

  “今儿有姑娘在吉祥楼抛绣球选夫婿呢。”

  二喜话音刚落,忽然间一个红色的球状物体从空中飞到了三娘的怀里。

  还没等主仆两人回过神来,那吉祥楼的楼阁之上就飞下来一个蓝色的身影。

  众人只见,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姑娘扑向了一匹骏马,然后就听得薛红叶嚎了一声:“夫君,你便是我的夫君!”

  没等大家伙儿想明白怎么回事,那薛红叶就抓起三娘跳上了屋顶,跑了。

  二喜错愕地牵着马,站在杨柳胡同口,发不出声。

  “薛红叶,你丫发的什么疯?”三娘拽住向前奔跑没有方向的薛红叶,皱着眉头问道。

  薛红叶停住脚步,看三娘一副不说明白了绝对不走的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一下子想起,自己嫁不出去的事儿眼前的女子也要负一半责任时,她又忍不住朝三娘冷哼了一声。

  “都怪你霍景秀!”

  薛红叶不拘小节地在屋顶上坐下了,愤愤道:“要不是你之前搅了我的婚事,我现在又怎么会嫁不出去呢?我要是嫁出去了,我阿娘就不会想着让我与九王爷说亲了。”

  “阿秀你知道不,那九王爷,都克死多少姑娘了!虽说我魁梧些,可我也怕啊!”

  九王爷萧湛,人称玉面修罗,乃是先帝嫡亲的弟弟,却与如今的官家差不了几岁。官家年少登基,边境不稳,大辽西夏频频来犯。九王爷挥旗北上,一把新亭侯斩杀辽狗夏贼,击退敌军数万里。

  在北境,九王爷的威名足以让大辽西夏瑟瑟发抖。

  而在京中,九王爷的名字也让各家姑娘瑟瑟发抖。

  传闻,九王爷乃是天煞孤星,克父克兄,他一出生景明帝就挂了。养在先帝身边,又每天坑先帝,害得先帝堪称大周第一倒霉皇帝。

  薛红叶蹲在屋顶上,说起九王爷就虎躯一震,“阿秀,这次你得帮我啊。我好不容易说服我爹让我抛绣球,现在既然是你接到了我的绣球。那你得对我负责!”

  霍景秀无语,“我是个姑娘啊,怎么对你负责?”

  薛红叶也是个赖皮的,一把抱住霍景秀的细腿,“你接连搅翻了我两次嫁人的机会,你就得负责。”顺带暗搓搓地感慨了一下,这腿真他娘的细,还是人的腿么?为啥她就是腰大腚圆,光饿不吃,还瘦不了呢。

  霍景秀使了吃奶的劲儿要把怨念的薛红叶给扒拉开,奈何这厮力气太大,且还死死地拽住她,“你放开我,不然我捏爆你的脑袋。”

  薛红叶背后一凉,下意识松开了手。她怎么忘了,霍景秀这家伙可是人间凶兽,人见人死,狗见狗躲啊。

  “你凶我!”薛红叶嘤嘤嘤嘤嘤地哭了起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往霍景秀衣服上蹭。

  霍景秀忍无可忍,抬起一脚,就把薛红叶给踹了下去,“闭嘴!再哭,揍你!”

  薛红叶一阵发蒙,跌落在地上,一脸茫然。

  霍景秀从屋顶上跳下来,“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平白无故搞这一出。”

  薛红叶往常最怕她,一见她就躲,今日却无故缠上来,想必有所求。

  薛红叶甩了甩头,清醒回神之后跳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屁股,鼻子一红,“我大兄死了!”

  “什么?”霍景秀一阵错愕。

  薛红叶的大兄薛长白乃是禁军统领,武功高强,力大无穷,壮得跟条牛似的,怎么会……

  “三天前,宫中有贼人闯入,我大兄被人一刀削首,当场毙命。除了我大兄以外,另外还有两名侍卫被杀,一名侍卫受伤。活下来的那位,说凶手身长八尺,手执大刀,双目赤红,犹如修罗。”

  闻言,霍景秀眉头一皱,“你怀疑是九王爷?”

  薛红叶却摇了摇头,“不,我大兄与九王爷俩人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九王爷杀我大兄做什么?”

  “只是,这两日怀疑凶手是九王爷的人并不在少数。毕竟我大兄力大无穷,这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九王爷能用那把新亭侯能将我大兄一刀削首。”

  “眼下,我阿爹因为我大兄惨死迁怒九王爷,跪在文德殿,求官家将九王爷斩首示众。你知道的,九王爷是英雄,是官家的左膀右臂,北境的守护神。他死了,痛快的将会是辽狗夏贼。而我阿爹,也会因此被官家厌弃。我大兄已经死了,若是我阿爹再……我薛家真当是万劫不复了!”

  “我阿爹认定了我大兄是九王爷杀的,还不许我找人帮忙查案。我今儿偷偷跑出来,见你进了城门,便借着抛绣球找你帮忙来了。”

  霍景秀眼角一抽,薛红叶,你这找人帮忙的方式太独特了,你确定你不是看见别家姑娘找夫婿,趁机捣乱么?

  你这个恨嫁女!

  薛红叶抹了把眼泪,顺手就要往霍景秀衣服上擦,好在霍景秀眼疾手快,躲过了一劫。

  “走,去看看你哥的尸体!”

  说话间,二喜牵着那匹唤作红袖的马儿终于追了上来,刚顺了口气,就见她家姑娘嗖地一下又飞走了。

  “三娘”二字,就着她的口水给咽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