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莫非是王爷的情敌?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7 2019.05.31 20:20

  萧湛一想起小妖怪那日羞涩的神情,心里便觉得喜意满盈。他微微抬着下巴,一副嚣张模样,“小妖怪,是我的!”

  聂凌闻言,含笑的嘴角陡然一沉,“王爷未必把话说得太满了!”

  眼见聂凌动了怒气,萧湛却勾着唇角笑了,你个不知哪里来的臭小子,竟敢这么大胆子到老子面前挑衅,不好好教训一番,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小妖怪,岂是他能够觊觎的。

  萧湛蔑视地冲聂凌投去一眼,甩出一句:“干你屁事!”

  聂凌一噎,瞪大了眼睛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这个九王爷,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么?他想好了许多说辞要对付他的,怎么他竟只有干你屁事这四个字!

  如此粗鄙,怎能配得上如花似玉的秀秀?

  “九王爷!秀秀是娇滴滴的姑娘家,您如此粗鲁,怎能与她相配?”聂凌一向掩饰得极好的沉稳碰上萧湛如此的痞子,却是再掩盖不住心中的怒意与嫉妒。

  萧湛冷嗤一声,“配不配,我与小妖怪自己知道。”

  “话又说回来,”萧湛顿了顿,一双鹰眼上下打量着聂凌,“你他娘的谁啊?”

  聂凌闻言,“怎么,秀秀不曾与王爷提过我么?”

  萧湛翻了个白眼,为什么非要提起你,你很重要么?

  聂凌暗自紧了紧手,眼睑微垂,似乎十分落寞。

  萧湛见他久久不说话,睨了他一眼,走了。

  屋顶上,乔心和乔木对视了一眼,摸了摸下巴。

  这人,莫非是王爷的情敌?

  ————

  霍景秀睡好一觉起来,情绪还有些低落,但是比先前好多了。一双眼睛还有些发胀,二喜给她端了热水,用热帕子捂了一会儿,便就爽利多了。

  二喜拧干帕子放好,而后道:“三娘,先前九王爷来过了,见您睡着便又回去了。王爷说他傍晚时候来,接您去吉祥楼用晚饭。”

  霍景秀闻言颔了颔首。

  “对了,宣平侯也来过一趟,给您送了些糕点。不过奴婢把它都扔了。”

  说起宣平侯,二喜便是一脸愤愤。

  霍景秀起先听见这名号微微一愣,旋即听见二喜把那人拿来的东西都扔了,不由得扑哧一笑。

  自那事发生以后,二喜对聂凌便再无好脸色。

  霍景秀欣慰地笑了笑,“告诉门房,往后宣平侯府的人,一律不见。”

  “知道了,三娘。”二喜笑着应道。

  二喜收好东西以后,又去外头端了燕窝粥来,伺候着霍景秀用了。

  “三娘,昨儿来了一位客人,似是王妃从前的好友。早晨王妃派人来过,说是您醒了之后过去一趟。怕是有事要您帮忙。因为方才我见那夫人与王妃说话时哭哭啼啼的。”

  霍景秀闻言微微蹙了眉,“帮我挽发吧,我过去看看。”

  “好!”

  镇南王府的日常里,府上静谧祥和,可这一日,却显得与以往不同。

  因昨日王妃的旧时好友洛夫人来府里作客,王妃无意间问起她的闺女,引发了一场停不下来的哭诉。

  “娘娘,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好不容易把闺女养活大,却不曾想就这般没了。”

  洛夫人素来是个克制的,可提起那忽然没有了踪影的闺女,眼泪就似决堤了一般。

  镇南王妃也是有姑娘的人,自然懂得这种剜心之痛,便连忙安慰道:“你且放心。我们秀秀是个聪慧的,等她来了,你便与她说说前因后果。想必能找到些线索。”

  说话间,霍景秀已然到了,“阿娘,夫人。”

  洛夫人用帕子拭了拭眼角泪水,勉强朝霍景秀扬起一丝笑容,起身朝霍景秀福了福身,“这便是郡主吧,方氏这厢有礼了。”

  镇南王妃忙拉着洛夫人坐下,道:“咱们之间何必要这些虚礼?你是长辈,该是秀秀给你行礼才是。”

  “这可使不得。”洛夫人素来是恪守规矩的,她夫君不过是个四品官员,她如何敢受有实封的婉姝郡主的礼。

  镇南王妃:“我这里不兴那些虚礼,你往后也不要如此了。好了,都坐下,好好说会话。”

  洛夫人浅然一笑。

  霍景秀也在镇南王妃身边坐下。

  洛夫人便说起她闺女的事情来:“我姑娘洛如心,今年十六。前些年我们还在京中时,在国子监的女学里上过两年学。三年前,我夫君外放为官,我们举家搬迁到了常州府。”

  “前些时候,如心接到了先前一同在女学时认识的好友——柳侍郎的闺女柳萍儿的帖子,说是萍儿婚嫁在即,请她进京一叙。我想着,我们也好些年了没回京了,正好也回家探视祖父祖母。当时我本想与如心一同进京的,可是幼儿忽然病了,无奈之下,只好让如心一个人回来。”

  “老爷怕路上不安全,还派了几个得力的府兵护送如心。如心回京前,我特意请老爷写了家书回去。可是等如心动身几日以后,京中传来书信,说柳萍儿三个月前便逝世了。柳侍郎也辞了官,回老家去了,又怎会送帖子请如心进京相聚!”

  “我们都吓疯了!老爷连忙派人去追如心,可是如心早走了好些日子了,又如何追得上?我女儿如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失去了踪影,连那几个府兵也没了消息。”

  洛夫人边说边掉眼泪,“老爷派出了好些人马,又请了沿路的州县府衙帮忙,却依然找不到如心。我不死心,便一人进了京,想请郡主您帮帮忙!我女儿,我女儿可是我的命啊!”

  洛夫人神情悲怆,差一点儿又要跪下来。

  霍景秀连忙拦住她,道:“夫人不要这样,景秀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帮。您坐下说话。”

  镇南王妃也劝道:“快好好坐下,仔细你自个儿的身子。如心,还要靠你撑住。”

  洛夫人咬着唇,悲怆却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夫人,柳萍儿写给如心的那封信,您知道在哪儿吗?”霍景秀思忖片刻后问道。

  洛夫人忙道:“如心有个习惯,便是会将来往的书信一封一封地收好。她出事之后,我便去她藏信的锦盒里找到了那封信。可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