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放在心尖上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17 2019.06.25 08:00

  萧湛惊愕地张大嘴巴,一时之间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僵在了半空处。

  霍景秀见他没反应,便眯了眯眸,下一刻就直接上手了,揪住萧湛的衣领往下一拉,一道道伤痕落到了她的眼底。

  “小……小妖怪!”

  萧湛浑身一抖,连声音都在微微发颤,小妖怪这是在干什么!

  “阿湛,你疼吗?”

  霍景秀看着萧湛的身上满是伤痕,鼻头不由得发酸,眼睛里更是蒙上了一层泪雾。只是她怕被萧湛知晓,连忙微微别过了头,伸手兀自将眼角的泪珠抹去。

  萧湛微微一怔,旋即摇摇头,露出轻快的笑容,“不疼,小伤而已。闯过天残楼,魔山的前辈就会认可我了吧?”

  霍景秀点点头,“自然。”

  阿湛这么快就通过了所有的关口,自然能得到他们的认可。

  只是,受了这些伤……

  想着,霍景秀眼睛里不由得又蒙上了泪雾,她强迫自己定定神,转身拧了一把热帕,动作轻柔地开始为萧湛清洗伤口。

  帕子又软又暖,而她的手指微凉,若有似无地轻轻触碰着他的肌肤。

  萧湛不敢动,僵直了身体,勉强地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小妖怪,我……我身上的伤不打紧,都是些皮外伤而已,不必这么麻烦的。”

  霍景秀抬眸瞪他一眼,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下,“这么多伤口不及时处理,会惹来大麻烦的。安心呆着,不许说话。”

  她似责备又似娇嗔的语调,仿似一阵春风拂过萧湛的心房,直叫他心颤动,有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底漾开来。

  霍景秀小心谨慎地帮萧湛清洗好伤口,而后又动作轻柔地为他洒上金疮药。

  药香夹杂她身上淡淡的馨香,让萧湛不自觉有些迷醉。

  “秀秀……”

  他的声音温柔宠溺,直叫人心柔软成一片。

  霍景秀手里拿着细布准备为他包扎伤口,却忽然被他抱住了。

  他靠得很近,鼻息的温热扑在她的脸上。

  霍景秀眨巴眨巴眼睛,忽然间,脚步一踮,红唇落在了他的微凉的薄唇上。

  萧湛微一愣怔,眼底的笑意霎时溢了出来。

  霍景秀耳朵一红,下意识推了推他,“药还没上,你小心点儿!”

  萧湛哪还管那些,抱着霍景秀不肯撒手。

  更何况,他身上的那些伤本来就是些皮外伤,对他这个从小挨过师父无数次打的人来说,本就是不痛不痒。

  萧湛一向霸道,可对霍景秀却温柔之极,他将一番温柔缠绵都给了他的小妖怪。

  这个从小,他就放在心尖上的人。

  ……

  夜里,魔山难得地还热闹着,一众魔头围坐着一圈,手里拿着酒壶,前边儿长孙锦在烧烤。

  魔尊拎着酒壶,眯着眼睛,冲一旁神情淡淡的陆逸撇去一眼,半晌开口道:“怎么着,满意了吗?”

  陆逸一副老子心情不爽别惹我的样子,眉眼都不曾抬起,冷淡地把玩着手中的折扇。

  兰九凤拿着几串肉串过来,分给魔尊和陆逸,嘴里笑着说道:“他哪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萧湛那小子聪明绝顶,功夫又好,最重要的是把咱们秀秀放在心尖上宠。陆逸不就一直盼着这个么?”

  正说话间,霍景秀带着已经处理好伤口的萧湛来了。

  萧湛换了件衣裳,神清气爽,冲着众人打招呼。

  霍景秀乖巧地坐在魔尊和陆逸身边,伺候两位长辈吃东西。

  魔尊笑眯眯地接过自家小徒儿处理好的肉粒,扔进嘴里,只觉得满口香脆,里面的肉质又细嫩多汁,好吃得他想再多喝几壶酒。

  “太晚了,师父您只能喝一壶。”一旁,小徒儿眯着眼睛盯他。

  魔尊默默地收回了要去拿酒坛子的手,颇有些怨念地说道:“小丫头又管起师父来了!你去管你未来夫君多好,你看他,都喝疯了。”

  魔尊指了指前边陪着众魔头喝酒的萧湛,一脸小丫头不公平的表情。

  霍景秀挑了挑眉,把魔尊前面的酒坛子收了起来,“超过六十岁的,每天晚上都只能喝一壶。”

  “小逸叔,你也是,把酒坛子给我放下!”

  正悄咪咪想要把喝空的酒壶给倒满的陆逸手下一滞,神情略微有些尴尬,一向淡漠的他对眼前的小丫头却是极其温和,“那什么,我还没喝呢。”

  霍景秀眯了眯眸,忽然靠近陆逸,嗅了嗅,“小、逸、叔!”

  陆逸讪讪地收回了手,“我真没喝。”

  兰九凤掩着嘴笑,能把魔尊和玉面书生同时治得如此服服帖帖的,这世上也就秀秀一人了。

  霍景秀一脸严肃地收起了酒坛子,而后便把陆逸桌前的肉串拿起来,一个个用筷子弄下来,摆放整齐,又推回陆逸面前,“吃肉!”

  陆逸素来嫌麻烦又怕脏,吃个肉串都怕弄脏手,每回都是霍景秀帮他弄好了他才吃。

  望着面前盘子里满满一盘肉,陆逸莫名觉得眼眶里有一丝温热。

  他的小丫头,还是他的小丫头啊!

  魔尊侧眸瞧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霍景秀一面伺候长辈吃喝,一面又得防着他们偷酒喝,忙得不亦乐乎。

  对面,萧湛捧着酒坛子,已经打入了魔头们的内部,一口一口爷爷奶奶,一口一口叔伯姨母,叫得那叫一个自在。

  魔山上下撒了欢地玩啊闹啊,热闹非凡。

  金陵城内。

  夜半时分,街上已渺无人烟,只有更夫打更的声音。

  一个蒙面黑衣人忽然从暗处闪了出来,手起刀落,更夫的脑袋咕噜噜掉了下来,在地上翻了个圈。

  黑衣人收回了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被削了脑袋的更夫的身体咚一声倒在了地上,他手里的锣亦砸向了地面,发出“哐”的一声长音。

  然而夜深人静,熟睡的人们并不曾发觉这夜里的蹊跷。

  黑衣人握着长刀,刀尖划向地面,发出呲拉的声音,犹如恶鬼来临时的鬼音。

  他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杀人狂魔,在黑夜中走过,只留下浓重的血腥味,令人恐惧。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婉煜Sun

陈婉煜Sun

28号上架,求首订~

2019-06-25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