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往事难堪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0 2019.05.31 14:51

  他还是一如以往,一身素净青裳,目光清冷平静,经过霍景秀身旁时并未停留,甚至不曾转头望她一眼,就这般擦身而过。

  霍景秀沉静如水地走过去,精致的面容上依旧挂着明媚的笑容。

  曾以为,再面对他时,会恨会怨,可原来自己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那些恩恩怨怨都已经忘却了。

  男子停下脚步,微微转过头,昔日与他十分亲近的明媚少女已缓缓走远。

  握着玉折扇的手指微微泛白,平静的面容上终于撕开了一道裂缝。

  他紧紧地蹙起了眉头,脸色发白。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

  八月十五的晚上,月光皎洁,繁星璀璨。官家在昇平楼举办了重大的宴会。歌舞,烟花,赏月,吟诗,好不热闹。

  萧湛自是最重要的人物,不少大臣都纷纷围着他说话,喝酒。

  霍景秀乖巧地陪着太妃,没有离开半步。虽然她脸上依旧在笑,可总让人觉得她眼神里少了些什么。

  太妃忍不得问道:“秀秀,你这是怎么了?”

  霍景秀手指轻颤,暗自压了压心头的异样,方才抬眸与太妃道:“娘娘不必担心,我只是今日有些乏了。”

  太妃忧心地抚了抚她的手,“既是累了,便早些回去歇着吧。”

  霍景秀有些抱歉地望着太妃,“那劳烦您帮我与阿湛说一声。”

  来时,他们是一块来的,走时,她自然要知会一声。只是阿湛眼下抽不开身。

  太妃颔首,“去吧!”

  霍景秀起身,朝太妃福了福身,便就离开了昇平楼。

  比起昇平楼里的热闹,外头的宫殿便显得安静了许多。

  霍景秀快步地往宫门口走去,未曾想,忽然在半道被人拦住了。

  秋风乍起,月光皎洁下,他青色的衣袂被微微吹起。清冷平静的目光对上少女精致的容颜,霎时柔和了几分,“秀秀——”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这样唤她,亲昵非常,似乎他们之间曾有过的嫌隙根本不存在。

  “先前你与太妃在一块,我怕惹她误会,所以并未停留。你,不会怪我吧?”

  霍景秀神色一如往常,只是唇角处若有似无地漾着冷意,“侯爷多虑了。你我之间本无关联,何谈怪不怪?”

  聂凌含笑的嘴角微微一滞,神情亦有些无奈,“秀秀————”

  “侯爷若无要事,霍景秀便先告辞了!”

  霍景秀神情寡淡,似乎不想再与聂凌多说一句话。

  该恨的该气的,她早就恨过气过了。如今相见如陌生人,便就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聂凌却似乎不这么想,他猛然抓住霍景秀的手,“秀秀,你还要为了我大哥怪我么?我当日也是为了你能够尽快破案,我————”

  “够了!”

  霍景秀用力甩开聂凌的手,本该愤怒的脸上却瞧不见一点怒意。她平静地望着聂凌,明明没有生气,明明波澜不惊,却叫聂凌莫名地心里一颤。

  她淡淡言道:“聂凌,许多话我当日已经说清楚了,我不想再多说一次。说来,我并没有什么资格怪你。反而是我欠你聂家一条人命。”

  “见到你,我会忍不住地自责愧疚。所以,请侯爷往后少在我面前出现!”

  “秀秀————”

  霍景秀再没有瞧他一眼,转头离去。

  空荡荡的宫道上,只有聂凌孤单地站在那儿,目光凄楚幽远。

  回到镇南王府,霍景秀一头窝进了书房,连二喜都不让作陪。

  她似乎心情不善,不停地写字,写了又撕,撕了又写。

  二喜守在门边,神情凝重。

  一夜难安,直到第二日。

  二喜推开书房门时,霍景秀正在趴在桌子上,双眼紧闭,神情怆然。

  “三娘,三娘。”二喜轻轻地推了推她,却见她完全没有苏醒的意思。

  二喜微微叹了口气,将散落了一地的宣纸收拾起来。怕姑娘着凉,她伸手将她抱回了屋子,又替她盖好了锦被。

  望着霍景秀眼底的鸦青,便知她一夜未睡。

  又想起那无数张纸上写的字,二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往事,是三娘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伤疤。只是不知,是谁又忽然在姑娘面前提起来了?

  二喜少不得将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三娘每回想起聂大公子,都要伤怀好些天。非在她面前说起,是想要三娘的命吗?

  正这般想着时,忽然院子里里头传来九王爷的声音,“小妖怪!”

  床榻上,霍景秀似乎听见了声音,嘤咛着翻了个声。

  二喜连忙跑出去,与九王爷说道:“王爷,小声些,姑娘刚睡着。”

  萧湛有些纳闷,平日里霍景秀这个时辰早就起来了,怎么今日……忽然想起昨晚阿娘说秀秀身子不大爽利,便不由得皱眉问道:“怎么回事?是哪儿不舒服?”

  二喜摇摇头,只道:“没有,姑娘昨晚玩疯了罢了。王爷,您等晚些时候再来寻姑娘吧!”

  萧湛剑眉轻蹙,倒是也不再多问,只颔颔首,出了镇南王府。

  二喜暗暗松了口气,三娘自己的事情,她这个丫鬟不能多嘴。

  萧湛出了镇南王府之后,莫名觉得有些百无聊赖。想了半天似乎没有别的事可做,便想着还是回王府把老鹿送回来的文书给处理了。

  然而刚踏出们,忽然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前。

  车帘撩起,下来一个清冷贵公子。

  萧湛脚步一滞。

  聂凌提着个食盒,神色淡淡,却在与萧湛四目相对时,神情微微一紧,“九王爷!”

  聂凌没有忘记,昨日在宫中听到的风言风语,亦没有忘记九王爷提着酒杯向镇南王敬酒时,镇南王有多高兴。

  萧湛并不认得聂凌,只微微点了点头。

  聂凌淡笑着朝萧湛走来,“王爷是来找秀秀的么?”

  秀秀?

  萧湛眼眸一眯,叫这么亲密?

  “秀秀那丫头交往甚广,没想到九王爷竟也与她熟络。”聂凌似乎没有瞧见萧湛眼中的怒意,自顾自笑着说道。

  萧湛心里气炸了,有一种小妖怪被人抢走了的愤怒,然而腹黑如九王爷,岂能被旁人三言两语就给他挑拨了。

  他轻声一笑,道:“我与小妖怪,可不止是熟络。”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婉煜Sun

陈婉煜Sun

昨晚没有看过推荐票过200,所以没加更~~但是之后会补上~~欠你们一章哦~~!   另外,感谢这么多人给我投票票~~谢谢啦!!

2019-05-31 14: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