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梦境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19 2019.06.10 22:06

  一大早,冷月端着热水进门,霍景秀已经起床了,正坐在床边似乎在发愣。

  “三娘,你醒了?奴婢给您打了热水,您捂捂面吧。”冷月放下水盆,拿帕子放入热水中,左右甩了两下,然后拧干递给霍景秀。

  然而霍景秀却还是愣怔着。

  “三娘……”

  霍景秀缓缓抬起头,她双眼微微泛红,瞧着似乎昨晚没睡好。

  冷月被吓了一跳,忙问道:“三娘,你怎么了?”

  怎么了?

  霍景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昨晚夜里,她做了一个梦,一个特别恐怖的梦。

  梦里,她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悬崖底下的深渊透着阵阵寒气。而她身边,还有许多和她一般大小的姑娘,唯一不同的是,她们似乎傻愣愣的,失去了理智,一个接一个地,跳下了悬崖。

  她一直在旁边喊,不要跳,不要跳。

  可是,那些姑娘,却好似没听见似的,还是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一个,接着一个。

  深渊之下,飘散上来浓郁的血腥味,甚至还能瞧见姑娘惨死的样子。

  这个梦,一晚上,她做了两次,一次比一次清晰。明明只是梦,明明那是深渊,可是她却能清晰地看见那些姑娘的嘴角,扬着一个古怪的弧度。

  似乎是在说,来啊,来啊!

  霍景秀心里慌乱得厉害,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心里隐隐地感到,这个梦确实是真实的。

  冷月见霍景秀默不作声,不免有些着急,“三娘,您没事吧!”

  霍景秀抬起头,随后接过冷月手里的热帕子,往脸上一盖,瞬间那种沉闷的感觉就消失了。她擦了擦脸,而后道:“我出去一趟。”

  冷月接过热帕子,过水洗了洗后,拧干放好,而后道:“三娘,我陪您一块去。”

  霍景秀边点头,边用发带将散落在脑后的长发束好。

  她自小就与别人不同,偶尔会看见或梦见一些异常的事情,但是如此古怪和清晰的梦,是第一次。

  她需要找师父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主仆俩见天色尚早,便没有惊动别人,只两人骑马出了柳府。

  魔山在金陵城外的深山之中,山前更是布满了奇异的阵法。一冷月不禁暗暗心惊,这些阵法若是没有姑娘带领,怕是一踏进去就要没了性命。

  魔山是霍景秀长大的地方,从小呆的时间比镇南王府还要长,自然熟门熟路。

  魔山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年纪大了,觉少,这个时辰都早已经起床了,正在各处打拳锻炼身体。

  一见到霍景秀进了山门,就纷纷从山上跑了下来,“秀秀,你回来啦!”

  “秀秀,吃饭没啊?”

  “秀秀,你怎么瘦了呀!”

  “秀秀,你这么早回来看我们呀!”

  ……

  一个个长得有些奇特的老头老太太,左三圈右三圈地将霍景秀团团围住,霍景秀扬着笑脸乖巧地叫人。

  “各位爷爷奶奶,我师父呢?”

  “在后山呢。”

  霍景秀抬头瞟了瞟,而后道:“我去找师父,回头找你们玩儿。”

  说着,霍景秀冲出重围,往后山方向去了。

  “哎呀,秀秀真是愈发漂亮了,瞧她那眉眼多精致呀,瞧那下巴,棱角多好看!”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太太摇着扇子,笑眼眯眯地说道。

  “是啊是啊,你看她那大长腿哟~”又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太太蹦了过来,以同样的姿势摇着扇子说道。

  冷月眨巴眨巴眼睛,左看看右瞧瞧,这俩老奶奶怎么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下一刻,又一个一模一样的老太太跳了出来,“秀秀不愧是青萝的外孙女,自然长得好看啦!啊呀呀呀,快点儿快点儿,秀秀还没吃早饭,咱们给她送点去啊。”

  说完,三个人手拉手就一蹦一蹦地走了。

  连带着其他人,也一下子散开了。

  冷月惊愕地愣住了,都走了,那她该怎么办?

  想起山前那些能要人命的阵法,冷月一阵胆寒。

  三娘,你快回来,把我也带走啊三娘!

  我一个人好害怕,万一不小心踩到个什么,您可就见不得我这样人狠话不多的好丫鬟了啊!

  冷月害怕地不敢轻易动弹,只伸出一点点脚,一点点地挪过去,等她终于确定,这山里没有了阵法之后,她才敢大步往前走。

  然后……她又停住了。

  先前姑娘说要去后山,可是,后山在哪个方向啊?

  于是乎,路痴冷月再次对魔山进行了深刻研究。

  端着碗吃早饭的老头老太太们,就瞧着小郡主带来的小丫鬟,从西山走到东山,在东山打了圈又跑去了南面,一不小心还踩到了一个坑,掉了下去。

  等她终于找到后山在哪儿时,魔尊和霍景秀也下山了。

  霍景秀一脸惊诧地看着浑身狼狈的冷月,“冷月,你怎么了?”

  冷月看见霍景秀,顿时热泪盈眶,但,立了冷面丫鬟人设的她在霎时间就收回了眼泪,板了板脸,闷声道:“没事。”

  霍景秀一脸狐疑地望着冷月,那意思是——真没事?你这样子看起来不像没事哦?

  见自家主子如此关心地望着自己,冷月心中简直感激涕零,但是秉持着不给主子添麻烦的理念,她撇了撇头,那意思是——没事,一点儿事都没有。

  然而霍景秀接收失败,只觉得——冷月这丫鬟果然性子清冷,自尊心这么强,自己还是不问得好,免得她心里头不痛快。

  哎,再次想念二喜。

  有什么说什么,多好!

  ……

  霍景秀带着冷月下了魔山,回到了柳府。萧湛正在她院子里等着,一见到她进门,便连忙迎上来,“你去哪儿了?”

  他微微蹙着眉头,隐隐瞧着似乎有些委屈。

  霍景秀笑了笑,也不瞒他,道:“回魔山找我师父了,有些事问他。”

  萧湛微微颔首,旋即拉着霍景秀进屋,然后把她往桌子边一按,“蟹黄包都凉了。”

  敢情是为了这委屈呀。

  霍景秀抿唇轻笑。

  “昨儿你说想吃蟹黄包,我一大早就出门去买了,结果你竟然不在。我在这等了两个时辰了。”萧湛幽怨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