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那只小妖怪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60 2019.05.05 08:05

  薛贵脸色一黑,又隐隐带着些许惊慌。

  “郡主,我儿长青不是个三岁小儿,去哪儿自有他自己的想法。我总不能押着他跪在他大兄灵前吧!再说了,大兄无故惨死,长青心中阴郁,许是出门散心也未尝不可!”

  霍景秀心说,你这老狐狸,胡说八道,薛长青与薛长白感情一向甚好,眼下薛长白被杀,真相未明,你说他有心思出去散心?

  你这个糟老头,欺负我年岁小啊!

  “散心?薛长白尸骨未寒,薛长青会有心思出门散心么?薛将军,你当我是三岁孩儿,很好骗啊?”霍景秀白了薛贵一眼,自顾地掏出一封书信,呈给萧安。

  “官家,这封书信是我与红叶在薛将军书房找到的,如信上所说,四日前,薛长青被抓,薛贵为了救他,自导自演了一场薛长白被削首的戏码。”

  “只是,薛将军,我不明白,薛长白也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下得了手呢?”

  霍景秀似笑非笑地望着薛贵。

  薛贵脸色一变,“郡主在胡说什么?为何无故往我身上泼脏水?长白是我亲儿,我怎会杀他?”

  霍景秀一挑眉,“可那个侍卫不是这样说的啊!他说是你把薛长白的尸首放在岗哨的。”

  说话间,霍景秀手一扬,薛红叶抓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侍卫进来了。

  那侍卫缩着脑袋,一对上霍景秀的双眼忍不住瑟瑟发抖。

  方才,他正在屋里歇着,忽然,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她翘着唇角,圆圆的眼睛一笑,弯成了一道弯月。

  正当他觉得眼前的姑娘好漂亮笑得好好看时,一点没发现他自个儿竟已经把所有知道的事儿都说出来了。

  然后,身旁那个魁梧的姑娘,对着自己一顿胖揍。

  呜呜呜呜,阿爹阿娘,宫里好凶残,京州的姑娘也好凶残,他要回家!

  “小侍卫,说说是怎么回事啊!”

  侍卫一抬头,就又见到了霍景秀的笑脸,哎呀,这姑娘笑得真好看啊,古人诚不欺我!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被她一顿忽悠。

  “那晚,是薛统领守班。每回薛统领都是来得最早的,可那天,薛统领过了换防的时辰才到,且还是薛将军扶着他一道来的。薛将军说薛统领今日高兴,多饮了几杯酒,眼下正醉着。等他在岗哨上待一会儿,酒醒了就好了。”

  “我觉得奇怪,可当时不远处起了骚乱,我便跑过去查看了。我的两个同僚被杀,我刚要回过头去叫薛统领,没想到,薛统领也被杀了!那个时候,薛将军就站在薛统领身边。”

  “后来,薛将军找到我,说让我告诉大理寺的人,是一个身形八尺,手持大刀的人,杀了薛统领和我两个同僚。否则,薛将军就会要了我阿爹阿娘的命。”

  侍卫说到这儿,显然有些怕了,“请陛下恕微臣欺君之罪,微臣并非故意诬陷九王爷,实在是被薛将军逼急了!”

  薛贵听到,脸色惨白,然而他轻易不会认栽,“你这个无耻小儿,竟然敢污蔑我!长白乃是我亲生儿,自小我花费了多少心血教导他,我怎么会如此害他?你……你……”

  薛红叶在一旁听着,急得直跳脚,“阿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快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啊!大兄已经死了,您眼下逼着官家,薛家以后的前程您全都不管了吗?”

  薛贵一怔,红叶说的不无道理,可是……长青该怎么办!

  霍景秀见他还嘴硬不肯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薛将军,您觉得您这样逼官家,官家就能答应您真砍了九王爷么?明知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强撑着。”

  薛贵闻言,脸色惨白,“郡主,不单是老臣知道,那凶手也知道。我此番污蔑九王爷实在是情非得已,想着官家总归是不会杀王爷,所以才……!”

  薛贵嚎啕大哭,跌坐在地上,“我儿长白,他在四日前就已经死了。”

  “那晚,一如往常,长白吃了酒回屋睡觉。忽然,长白的媳妇大叫了起来。我们匆忙赶了过去,便见长白被人砍掉了脑袋。”

  “当时我悲痛至极,长青说要去报官,可他出了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有人给我送了封信,让我入宫做局,陷害九王爷,否则就杀了长青。”

  “凶手知道官家是绝不会杀掉九王爷的,所以他只让拖过五日。五日后,就放了长青。”

  说着,薛贵悲痛欲绝地又朝着萧安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脑门都红了,“陛下,老臣……老臣糊涂,对不住您啊!”

  萧安冷哼一声,“你对不起的不是朕,而是九叔!”

  千方百计,搞出这么一出戏,闹得这么大动静,就为了拖住九王爷五日么?

  那五日后要干什么呢?

  霍景秀有些想不明白,可那当事人正咕噜咕噜地睡着,好像这一切跟他没关系似的。

  萧安龙颜大怒,将薛贵打入天牢,并责大理寺详查薛长白被杀一案。

  霍景秀领命退下,顺手拽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薛红叶,边走边说道:“别哭了,总算你爹不作死逼着官家杀九王爷了,你这次目的不是达到了么?”

  薛红叶打了嗝,抬头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然后一抹眼泪,“阿秀,我们去找凶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害我们薛家!”

  霍景秀的肚子适时咕噜地叫了起来,她这才想起从早晨到现在她还没吃东西呢,刚要说先吃饭去,却见薛红叶眼睛红红鼻子红红,怎么都说不出口。

  叹了口气,“走吧走吧!”

  等找到凶手,非叫薛红叶请客,上吉祥楼吃个好的。

  文德殿。

  萧湛终于醒了,他伸了懒腰,站起身,朝萧安一点头,那意思是——睡醒了,回去了。

  萧安嘴角一抽,他这九叔也是心大,人都要来弄死他了,他竟然还睡着了。

  萧湛走出文德殿,忽然一回头,“刚才穿红色衣裳的姑娘是谁,我怎么觉得那么眼熟?”

  萧安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不是睡着么?怎么还能瞧见人姑娘?

  “镇南王府,婉姝郡主,霍景秀!”

  萧湛手一抖,擦,竟然是那只小妖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