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你阿娘不会生气吧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6 2019.05.27 09:57

  话刚问出口,霍景秀就后悔了。

  她怎能这么没羞没臊地就问大魔王这种问题,万一……

  “喜欢!”

  然而,萧湛温柔而坚定的声音传来,直叫霍景秀心花怒放,胸膛里的喜悦仿佛要溢出来似的。

  他、真的喜欢她!

  “那你呢?”萧湛又问。

  霍景秀低着头,闻言更是往下低了低。

  萧湛有些焦急,琥珀瞳仁紧紧盯着怀中的人儿,“小妖怪,你呢。你喜欢我吗?”

  霍景秀心头莫名慌乱,那一句“喜欢”已然到了嘴边,可说出口却还是令她觉得十分羞涩。

  她微微点了点头。

  萧湛眼见于此,顿时笑开了花,“真的?”

  霍景秀已经害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萧湛却又问了一句,她的脸愈发得火热起来。

  “嗯!”

  霍景秀低低地呢喃一句。

  “哈哈哈哈……”萧湛开怀大笑,将霍景秀又往自己身边紧了紧。

  “小妖怪,我很高兴!”

  许是夜色太迷人,又许是月光太美让霍景秀一时忘了理智与羞涩。

  她靠在萧湛怀里,在心底暗暗地想——阿湛,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萧湛知道霍景秀太过羞涩,故而并没有别的无礼举动,只是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

  这是他对霍景秀的体贴与温柔。

  ……

  中秋佳节。

  霍景秀起了个大早,用过早饭后,便开始梳妆打扮。

  薛红叶看着觉得有些奇怪,便与一边二喜嘀咕着,“你家姑娘今儿是怎么了?”

  二喜正端着热水,悄咪咪地凑到薛红叶耳边说:“昨儿我听见姑娘说要九王爷一道进宫参加宫中大宴。我还听到,九王爷在笑,他们俩……”

  “二喜!”

  霍景秀忽然出声喝止,“过来帮我梳头。”

  “来了,姑娘!”

  二喜话没说完,便连忙过去了,惹得薛红叶心里百爪挠心的。

  二喜,你把话说完再走啊喂!

  秀秀他俩到底怎么啦?

  霍景秀耳朵微红。

  薛红叶绕到霍景秀身后,不怀好意地笑着道:“秀秀,你今儿打扮得这么漂亮,是要为见九王爷吧!”

  霍景秀脸一红,“才不是!今儿宫中大宴,怎么都得打扮打扮吧!对了,”霍景秀话题一转,“你与我一同进宫去吧!”

  “不了,我回家看看。”

  前几日,薛家来信,让薛红叶回去过中秋。

  薛红叶其实并不想回去,可是一想到她阿爹阿娘眼下身边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她又有些心软。

  霍景秀闻言道:“也好!只是,别与李氏起冲突了。”

  薛红叶点点头,她回去是看她爹娘的,并不想见到李氏。

  说话间,院子里传来萧湛的声音:“你家姑娘呢?”

  二喜回:“在屋里呢。”

  话音刚落,就瞧见萧湛大步阔首地走进来,霍景秀连忙站起身,含笑道:“你怎么来得这样早?”

  萧湛手里拿着个锦盒,神情极其温和,浅笑道:“我娘让我早些进宫,说是今日宫里有好玩的。”

  薛·透明人·红叶觉得萧湛今日不知为何特别温柔,素日冷厉的双眸如今却柔和得仿似要滴出水来,她默默地退了出去。

  作为阿秀最贴心的闺蜜,绝对不能打扰她谈情说爱!

  萧湛将手中锦盒递给霍景秀,“打开看看。”

  “这是什么?”

  霍景秀疑惑地打开锦盒,只见里头躺着一只雕着兔子模样的白玉簪子,她瞬时笑了,“真可爱!”

  萧湛见她笑,也觉得挺满意,“我帮你戴上!”

  娇俏可爱的白玉簪子,配之娇俏可爱的霍景秀,直叫萧湛略略失神。

  “小妖怪,你可真好看!”

  霍景秀刷地脸色一红,“不害臊!”

  可大魔王一向脸皮厚,哪会管这些,他直勾勾地盯着娇羞的霍景秀,强忍着要偷香的冲动,“进宫去?”

  霍景秀羞涩地点点头。

  屋里气氛太暧昧,萧湛觉得自己再呆下去一定会失礼。

  小妖怪还小,他不能太着急,

  要慢慢来!

  萧湛牵着霍景秀的手往外走,恰时,镇南王妃正好到了兰苑。

  四目相对,俱是一愣。

  萧湛莫名地紧张起来,抓着霍景秀的手是松开也不是不松开也不是。

  “阿娘!”

  霍景秀开口笑着与镇南王妃打招呼,被牵着的手并没有从萧湛手中抽出去,只是明显,她的脸颊泛红,连耳垂都红了。

  镇南王妃愣怔了片刻,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虽说她近来早有耳闻秀秀与九王爷走得近,却也没想到二人竟已亲近到这地步。

  这……

  养大的闺女不由娘啊!

  镇南王妃浅笑着迎上去,萧湛忙恭谨道:“王妃!”

  “阿湛来了!”

  镇南王妃笑意盈盈地盯着两人牵着的手。

  萧湛早已平静下来,牵着霍景秀的手又紧了紧。

  霍景秀虽不曾放开萧湛的手,但却是羞涩得不知该怎么办。

  于情于理,她如此牵着一个男子的手是不合规矩的。可是,她想,阿娘是明白她的。

  镇南王妃哪能不知,前些年萧湛离开京城时,自家闺女不知道暗地里哭了多少回。

  “今日府中有客人,你代替阿娘进宫,好好陪太后娘娘说说话。另外,这是阿娘献给太后娘娘的贺礼,你帮阿娘带过去。”

  说着,镇南王妃从丫鬟手中接过一个锦盒。

  里头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只是镇南王妃亲手绣的一方锦帕。

  她与当今太后娘娘是闺中密友,多少年来,每到中秋她都会送太后娘娘一份贺礼。

  或轻或重,都是她的心意。

  “好了,你与阿湛进宫去吧,好好玩儿!”

  镇南王妃浅笑着说道。

  霍景秀点点头,娇羞的脸上露出微笑,“阿娘,晚上您晚些睡,我想回来与您说说话。”

  “好!”

  镇南王妃心知肚明女儿要与她说什么,她亦很高兴,女儿从小到大都会与她说体己话,母女间从无秘密。

  萧湛牵着她往外头走,不由得有些忐忑,“你阿娘今日,不会生气吧!”

  霍景秀噗嗤一笑,道:“方才你不是见到了么,我阿娘有动怒的意思么?”

  萧湛难得傻呵呵地挠挠头,“倒是没有。不过,要是你阿娘生气骂你,你只管说是我的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