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如此凶残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46 2019.06.05 19:29

  第五十九章

  提起这件往事,霍景秀心里少不得又有些难受,她垂了垂眼睑,暗暗地压了压心头纷乱的情绪,复才又说道:“宣平侯府老侯爷身子一直不大好,那一年更是到了行将就木的状态。聂棋便以此为契机,放出风声,说聂凌要与他争夺爵位。”

  “聂凌是当年殿试三甲,颇得圣上恩宠,故而有许多人都觉得老侯爷很有可能会将爵位传给聂凌。凶手亦是。”

  萧湛微蹙眉头,“为什么?聂凌虽是三甲,可是他若是要到聂棋那个位置,恐怕还要费上好些年。而聂棋,如此年轻就有实权,不必聂凌有前途得多?”

  闻言,霍景秀微微叹了口气,“因为聂棋,双腿不便。听说是很小的时候发了热,烧坏了,腿脚就一直不大灵便。当年他在大理寺任职时,出行便都是靠着四轮车的。”

  “原来如此。”萧湛颔首,“那之后呢,发生什么事儿了?聂棋为何死了?”

  霍景秀稍顿了顿,心里的沉痛霎时齐齐漾了开来。

  “消息放出去之后没有几日,凶手就找上了聂棋。聂棋中了摄魂术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力大无穷,暴躁狂怒,见到人就要砍。那时我才明白,凶手不单是对聂棋使用了摄魂术,另外还给聂棋喂了毒药。是一种能让人瞬间激发潜能的药,配上摄魂术,会让他变成一个失去理智的杀人狂魔。”

  “而之前的师爷、小妾,都是凶手的试验品。幸好那个凶手的摄魂术不是很高明,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控制人,不然我们永远都会抓不到凶手。我们抓到了凶手,又请我一个前辈替聂棋解了摄魂术。但是……因为聂棋被下了那种药,人变得很狂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而且,还伤了不少丫鬟小厮。”

  “他从一个年轻有为的大理寺少卿,变成了一个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暴徒。他愈发难过失落,而那药效的发作也就愈来愈频繁。当时我师父云游四海,等我联系上我师父,还没等得及他回京,聂棋就……自尽了!”

  霍景秀的泪水簌簌地滑落下来,对她而言,聂棋亦师亦兄。那么好的一个人,即使身有残疾却从不怨天尤人。他努力地倾尽自己所能,办好每一个案子,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可偏偏,败在了这种毒药身上。

  “聂棋死后,老侯爷深受打击,没有多久也就去了。聂家,就剩下聂凌一个,爵位自然由他继承。另外,官家觉得聂棋一片赤诚却遭此不幸,还特意下旨宣平侯府不降爵位。于是,聂凌成了宣平侯。”

  霍景秀拭了拭面上泪水,提起聂凌,她不由得眼眸一眯,似对他多有愤意,“聂棋生前的所有功劳,全都变成了聂凌的恩宠。”

  “可是聂棋之死,分明与聂凌逃不了干系!聂棋虽然身中剧毒,可是我明明已经给他用了药,可以克制毒性发作。但是,聂凌收买了聂棋身边侍药的婢女,将我的药给换了,才导致聂棋越来越狂躁。”

  说到此处,霍景秀咬牙切齿,“本来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还是聂棋死后几个月,他生祭时,我去祭拜他无意间发现的。我去找聂凌对峙,聂凌矢口否认,还拿出了聂棋的遗书。聂棋说让我好好办案,不必追究他的死。”

  “我不信,可是,那封遗书偏偏是真的。聂棋他一定知道聂凌换了他的药,所以才会让我不要追究。”

  “我和聂凌师出同门,说来与他的关系比与聂棋要亲厚得多。可我从来未曾想过,他竟是一个如此卑劣小人。为了小小爵位,竟要将兄长置于死地。”

  萧湛轻轻拍着霍景秀的背脊,以示安慰。这世上,为了二两银子拼个你死我活的都大有人在,更何况是堂堂侯爷之位。

  “你没有抓他?”这不是小妖怪风格啊!

  霍景秀皱了皱眉,“我抓了,但是又放了。因为我找不到证据,整个宣平侯府上下,就连聂棋的心腹都不肯出来作证。这件事之后,聂凌以丁忧的名义,将老侯爷和聂棋的牌位送回了老家。一去两年。当年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但我真没想到,他一回京就要作死。早晨我一听到蒋深说买凶杀人的是聂凌,我气得当时就去宣平侯府找聂凌算账了。我本来都把他抓回大理寺了,但是周大人……让我放了他。”

  说到这儿,霍景秀的一双秀眉便皱得愈发紧了。

  萧湛轻笑了笑,“……”所以说,小妖怪本来没想过要放过聂凌的!

  “无妨。这件事儿,我来处理。”

  霍景秀抬眸望向萧湛,神情里似带着些许忧虑,“阿湛你会不会生我气?”

  萧湛轻笑着抚了抚霍景秀的脸颊,“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人又不是你放的。”

  “可是,如果不是聂凌提到聂棋的遗书,我可能会死磕到底。说来,是因为我的私心。如果当年我坚持让我自己当诱饵,或许聂棋也不会……他都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才会中毒。”

  萧湛伸手弹了一下霍景秀的脑门,“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错的人,是那个凶手,是聂凌。聂棋选择当诱饵,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和保护不保护你有什么关系。本来,这案子他就是负责人,何需你去逞能?”

  说到底,聂棋的死,跟小妖怪都没有一文钱关系。欠聂家一条命什么的,这种想法要不得!

  闻言,霍景秀不由得松了松眉角,“阿湛你说得对!”

  见霍景秀神情变得轻快,萧湛不由自主有一种哄好了小妖怪的骄傲感,他微微抬了抬下巴,一脸嚣张道:“那是自然!我什么时候不对过!”

  霍景秀笑着连连点头,“要不,我们再去把聂凌抓回来吧!顺道,把他给剁了!”

  萧湛:“……”

  小妖怪,你不是大家闺秀么?为何如此凶残,眼里还闪烁着兴奋?

  “好!”但是,妻奴如萧湛,连半个“不”字都说不出口,甚至还想给她递把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