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207 2019.05.07 13:44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就好比官家,仁慈和善,温润如玉。而九王爷萧湛,威严霸气,气势逼人。

  眼下,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霍景秀,而霍景秀怂了。

  “你,你怎么来了?”

  萧湛一勾唇,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小妖怪,在文德殿怎么也不与我打声招呼?”

  眼见着萧湛越来越逼近她,霍景秀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手里的镇纸被她攥得紧紧的,“不许叫我小妖怪!”

  “你……你那会儿正睡着,我怎么与你打招呼?”

  霍景秀总觉得萧湛的气息太过灼热,扑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浑身发热。而他说的那句“甚是想念”,更是让霍景秀脑子“嗡”地一声炸开了。

  想念?

  真的么?

  不,这个大猪蹄子才不会!

  霍景秀摇摇头,警告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他俩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她怎么能一见面就被他扰乱了思绪?

  霍景秀哼了一声,然后强迫自己坐直身子,瞪大她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对上了九王爷,“大半夜的,九王爷来干什么?”

  萧湛暗暗觉得好笑,这小丫头一会儿躲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这么正经,她这是怎么了?

  明明小时候,调皮得像个小男孩,胆子大得都能扮妖怪吓唬他,这长大了反而怂了?

  萧湛不由得笑了笑,“今儿你在文德殿替我洗刷了冤屈,我这会儿来谢谢你。明日午时,吉祥楼,请你吃饭!”

  “我可没想帮你,我是在帮红叶。吉祥楼?不去!”

  霍景秀“啪”将镇纸放下了,再捂下去她手心都出汗了,偷偷地在裙裾上擦了擦,生怕被萧湛发现。

  萧湛暗自一笑,故意又往前凑了凑,差一点就要撞上霍景秀的鼻子。

  霍景秀似乎是吓坏了,整张脸涨得通红,整个身子微微后仰,几乎快要跌倒。

  萧湛大手一捞,宽大温热的手掌贴住了霍景秀的后背,惹得她浑身一紧。

  萧湛轻轻言道:“你怕我?”

  闻言,霍景秀脸色一变,猛地推开了萧湛,似有些生气地说道:“鬼才怕你!”

  萧湛身子一晃,差点没跌倒,他好笑地望着霍景秀,双手交叉在胸前,“那你为何不敢赴宴?”

  “谁说我不敢?不就是吃顿饭么,去就去!”

  说完,霍景秀就后悔了,暗自怒骂一声,叫你嘴快!

  萧湛满意地笑了,“那就明日午时见!”

  霍景秀懊恼地挠了挠头,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拿起先前的那本医书,脑袋往里一埋,再不说话了。

  萧湛见她如此,不由得暗暗一笑。

  小妖怪!

  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

  翌日,霍景秀如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练了一套拳之后才回屋用早饭。

  边吃早饭,她还边翻看昨晚写的案卷,确定没问题了才叫二喜帮她收拾好,一会儿送去大理寺。

  正吃着饭,镇南王妃来了。

  “阿娘!”霍景秀咬一口馄饨,边嚼着边给镇南王妃请安。

  镇南王妃一个月没见自家闺女了,见她下巴都削瘦了,不由得心疼道:“瞧你,都瘦了,怎么不好好吃饭的?你师父怎么照顾你的?”

  霍景秀撇撇嘴,她不知道多能吃,师父都说她把他吃穷了呢。

  镇南王妃捏一捏霍景秀的手臂、腰,皱了皱秀眉,“安嬷嬷,去我那小库房找两只上等的人参,叫厨房炖了鸡汤,给秀秀好好补补。”

  安嬷嬷忙应了是。

  霍景秀端着吃馄饨,道:“阿娘,我今儿午饭在外面吃。下午要去一趟将军府,不定什么时辰回来,您别就忙活了。”

  镇南王妃怜惜地抚了抚闺女额前的碎发,“没事儿,阿娘等你回来再喝。”

  “听说薛家出了事,是怎么回事儿?”

  昨儿镇南王妃外出,回府时霍景秀已经睡了,她便也没问。只是早晨起来,听镇南王说薛家出了大事。

  那薛红叶往常就与景秀交好,如今碰上这样的事,景秀自然要多多宽慰与她。

  霍景秀叹了口气,道:“红叶她,想必是不大好。她大哥没了,大嫂和二哥入了狱,薛家恐怕……”

  镇南王妃闻言微蹙了蹙眉,面上犹自浮现了些许忧虑,“红叶性子单纯,如今碰上这种事想必心里一时会想不明白,你好好宽慰她。若是可以,你便把她带回去咱们府里,让她散散心。”

  霍景秀点点头。

  用完了饭,霍景秀去了一趟大理寺,把案卷交了,然后进了案卷阁便就再也没出来。

  时辰过得快,很快就到午时。

  霍景秀忐忑不安,在心中想了八百个理由,然后又一一被否决,终于还是认命地去了吉祥楼。

  日光正盛,洋洋洒洒的日光落在身上,暖洋洋的。萧湛倚在床边,探着脑袋,看着一路走来的霍景秀,嘴角不自觉地弯起。

  她今日穿了一件白裳,梳了精致的流苏髻,未施粉黛而翩若惊鸿。

  “嘿,小妖怪!”

  萧湛脱口而出,大手朝霍景秀挥了挥。

  霍景秀抬起头,只见萧湛靠在二楼窗几处,琥珀色的眼睛因着这浓盛的日光,显得浅浅淡淡,格外温和。

  她怔了怔。

  “小妖怪,快上来!”

  再回神,只见到萧湛笑得一脸嚣张,她忍不住暗骂一声。

  呸!

  温柔这俩字跟这大魔王就不搭边!

  霍景秀整了整心绪,抬脚进了吉祥楼。

  上了二楼雅间,萧湛已经坐下了,霍景秀一愣,“就我们俩?”

  还以为他会带他那些狗腿子呢!

  萧湛轻笑,“请你吃饭,带外人干什么?”

  霍景秀脸上一热,呸,大魔王说的这什么,什么外人……意思是她是内人么?

  呸呸呸,想多了想多了!

  霍景秀偷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来坐!”萧湛朝她招招手。

  霍景秀冷静了一下,然后坐下了。

  没过一会儿,小二就送上了吃食。

  霍景秀抬眸一看,愣住,竟都是些她爱吃的。

  不过,她向来也没有什么不吃的,或许是巧合吧!

  提起筷子,正准备开吃,忽然对面递过来一杯酒。

  “梨花白,尝尝!”

  吉祥楼的梨花白乃是一绝,霍景秀往常想喝许久了,只是家里人不让。

  她眼睛亮了亮,伸手去接,小手不自觉地滑过萧湛指尖,脸色乍红。

  萧湛也是微一愣怔,抬眸刚要开口,却见霍景秀一口闷掉了梨花白。

  火辣辣的酒从喉咙滑过,呛得她连连咳嗽。

  萧湛伸手就想拍她的肩,却不想楼下忽然传来一个惊叫声,“杀人了,杀人了!”

  霍景秀腾地就站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