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要……被……绿了?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91 2019.06.04 15:35

  萧湛皱着眉头,正准备去宰了宣平侯,然而蒋深却又忽然出声了,“郡主说,不能杀!”

  宋家兄弟俩:“……”为什么小深忽然会说六个字?他平时不都是一个字两个字地说话的么?

  乔心和乔木:“……”宣平侯派杀手杀王爷哦,郡主为什么要维护他?

  难道,王爷要……被……绿了?

  不不不,不可能!

  宣平侯那只弱鸡怎么比得上玉面修罗九王爷,一定是他们的错觉!

  闻言,萧湛寒了脸,整个人的气势都阴沉了几分,“为什么?”

  他娘的!

  小妖怪要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他就……

  嗯……拆了宣平侯府!

  毕竟,骂小妖怪或者吼小妖怪什么的,他舍不得!

  蒋深刚想开口,忽然院子里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阿湛!”

  瞬时,萧湛阴沉的脸色变得温软,他大步地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找你有点事。”霍景秀声音有些低沉,整个人都显得略微沉重。

  萧湛心下一动,想必是为了那个劳什子宣平侯。

  他又有一种想宰了他的冲动!

  “去我书房说吧!”

  “好!”

  两人相携而去,完全忘了院子里还有另外四个翘着脑袋想听八卦的人,以及一个还在吃早饭的蒋深。

  宋连成扯了扯蒋深,问道:“说说,那个宣平侯到底怎么回事,他和郡主……”

  蒋深终于放下了筷子,呵呵了两声,然后吐出两个字:“挨揍!”

  四人眼皮子一抽,虽然八卦很想听,可是挨揍什么的,还是不要好了!

  于是,各自散了!

  但是,心里已经被挑起的好奇心,怎么都压不下去啊喂!

  于是……

  他们爬上了萧湛书房的屋顶。

  书房里,霍景秀微微垂着头,神情不大好看,似乎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萧湛在一旁干着急,“有什么事情你说。”

  霍景秀抬眸瞧了萧湛一眼,似乎欲言又止,“阿湛……”

  霍景秀的性子爽利,从来没有这样吞吞吐吐过。

  萧湛急得不行,“到底怎么了?”

  霍景秀顿了顿,而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似是鼓起莫大的勇气,快速地说道:“阿湛,我知道聂凌派杀手杀你,他罪该万死。但是我欠了聂家一条人命。所以你这一次能不能放过他你放心我已经教训过他了我狠揍了他一顿打得他跟猪头似的。还有你千万不要误会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我是因为他……”

  “手疼不疼?”萧湛一脸地关切问道,“你怎么不叫我?万一他欺负你怎么办?”

  霍景秀怔了怔,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阿湛不生气么?

  萧湛执起她的手,左右看了看,“下次揍人,记得叫我。我皮糙肉厚的不打紧我。可是你……你瞧你这双手,嫩得跟块豆腐似的,万一伤到,心疼的还是我啊!”

  “阿湛……”

  萧湛神情淡淡,看不出有生气的迹象,甚至他那双琥珀瞳仁,透着温热。他轻轻地将快哭出来的霍景秀揽进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么?”

  霍景秀知道,萧湛已经为她让了一步,她也没有理由再去瞒着他。否则,只会让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

  她浅浅地叹了口气,缓缓开口:“我与聂凌,同是齐彦先生的学生。”

  萧湛轻轻拉开霍景秀,伸手替她拭了拭眼角的泪痕,指腹温热地抚过她柔嫩的面庞。

  “两年前,我到大理寺任职。那时,聂凌的兄长聂棋是当时的大理寺少卿,而我就是一个小小推丞。有一回,京州衙门办了一个大案。就是那永安伯府满门被灭那件案子。”

  “那案子虽然大,但是案情挺简单的。杀人的,是永安伯府的管家。他因为赌输了钱财,向永安伯借银两时被拒绝,所以怀恨在心,杀了永安伯府满门。案子审理好之后就交给大理寺,聂棋经手了此案。复审之时,聂棋发现了疑点。”

  萧湛微蹙了蹙眉,“永安伯……是叶家?”

  霍景秀点点头,“叶家往上三代,都是行伍出身。如今的永安伯,虽然弃武从文,但是据我所知,他的武功不差。而且永安伯府的公子姑娘,自小也是习过武的。虽然不能说是高手,但,总比一个瘦得同麻杆似的赌鬼管家要强得多。”

  闻言,萧湛微眯了眯眸,“杀人是需要力气的,一个嗜赌成性的管家,根本不可能杀掉承恩伯这么多人?会不会是,先下了毒?”

  霍景秀摇头,秀眉紧蹙,“我验过,无毒,甚至连迷药的痕迹都没有。当时,聂棋怀疑另有凶手,便将暗自退回了京州府衙。但是,当时的京州府尹是齐敏。”

  闻言,萧湛“啧”了一声,是那个只和稀泥的老匹夫。

  霍景秀接着又道:“齐敏说,案子证据确凿,毫无遗漏。而且,那管家也招认了,并且,管家的证词里,所说的与案发现场发生的相差无几。这件案子,最终还是定了管家为凶手。”

  “这件案子没有多久,又发生了另外一起灭门案。刘员外家中的小妾,杀了刘员外满门,连两岁的幼儿都没有放过。说来可笑,起因竟只是因为刘员外没有给小妾买金钗。当时我与聂棋都觉得这事儿不对,所以我找我师……恩,我找人问了问,那人告诉我,管家和刘员外家的小妾,都中了摄魂术。”

  萧湛微不可闻地眯了眯眸,小妖怪刚才停顿的那一下,说的是……师父吧?但,她师父不是神医么?

  莫名地,萧湛又想起了当日李夫人说的。

  “我问的,是教你功夫那一位,可不是教你医术那一位!”

  小妖怪她,有两位师父么?

  啧,小妖怪身上的秘密咋那么多?

  “摄魂术是一种秘法,会这种术法的人不多。所以,当时我们很快就锁定了目标。本来,我们定好了由我当诱饵,毕竟我是女子,容易让凶手放低警惕,另外……我实际上,不大会被摄魂术控制。但是,聂凌无意间知道了这件事,拼命反对。我都与他说了我没有关系,可是他不信。最后,诱饵换成了聂棋。”

  萧湛:“……”小妖怪竟然不会被摄魂术迷惑,这……秘密怎么越来越多了?说好的坦诚相待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