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你喜欢我吗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4 2019.05.26 18:43

  说到这儿,霍景秀觉得张健简直是丧心病狂,杀了两个人,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竟是为了谋害他亲生父亲。

  “只是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张健冷笑一声,“为什么?郡主自小有个好爹爹,自然不懂这是为什么!可我……可我那个蠢爹,只会占些蝇头小利,从不为我筹谋。”

  “我读书多年,好不容易得了进士,想要入仕为官,为我张家光宗耀祖。前年,朝廷派我外出历事,我爹不肯,非让我留在京中,说京中安稳。可是,明明外出历事才能更得功劳!”

  “他骂我傻,甚至打我,把我关在院子里。又进宫去求了官家,说我身子不好,不好去外地。官家念旧,也没多说什么,便让我留在京中,前往礼部历事。因为这事儿,我受同僚嘲讽,在礼部的日子很难过。我爹反而要说我无用。”

  张健微微扬了扬脸,似乎是在克制眼中的泪水滑落,“他毁了我的前程,反而要说我无用。我却不能怨不能恨!就因为他是我爹!可是凭什么?”

  张健愤恨地抓住牢房的木桩,十指紧紧扣住,“我心有不甘,我恨!为什么没有人能理解我,为什么我爹要用他的意愿控制我?就连楚氏也是!她竟然劝我,好好在礼部做事!她有什么资格来指点我的事情?她心里,就只有一个祝遥!”

  “这就是你动手打她的理由么?”霍景秀嫌恶地说道。

  张健讽笑着,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错,“我爹就是这么打我娘的,我打楚氏有什么不对?那个贱人还想回家告状!她做梦!好在她那个贴身丫鬟识时务,把她绑了起来。”

  “渐渐的,楚氏也安分了,偶尔被我打几回,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暗地里又勾搭上了祝遥,她竟然想要跟祝遥私奔,还买了迷药和绳子!”

  “我将计就计,反过来用绳子勒死了她!”

  张健恶狠狠地笑着,几近疯狂,“楚氏死了,楚家不会放过我。左右我这一生都毁了,我又岂能让我爹和祝遥安稳地在这世上活着。”

  “你真是疯了!”

  霍景秀从来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人,杀了人不悔过,竟还要用这事拉他亲爹下水。

  他竟这么恨他爹么?

  正说着,萧湛从外头进来了,他冲霍景秀点了点头,“人找到了!”

  张健神情一变,但到底没有太激动,只是淡淡地说道:“那人说郡主聪慧之极,我原不信,现下我信了!”

  说完,张健嘴巴一动,鲜血从他嘴角滑了下来。

  霍景秀一惊,“张健,你……”

  张健咧嘴一笑,猩红怵目惊心,“我是世家公子,坐牢与逃亡,都不是我能过的日子。所以……既然逃不掉,我就不逃了!左右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我再留恋的!”

  张健终是死了,如此疯狂的一个人,在心里藏了那么多秘密,确实是死不足惜。

  可是,错了的人,也并非他一个。

  朝堂上。

  夏侯渊将事情的来龙五脉一一说与萧安听,宁国候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

  他不敢相信,他那个一辈子唯唯诺诺的儿子,竟然做出这么多凶残之事来。

  不,不可能!

  夏侯渊又道:“官家,另外,郡主查明,一年前楚氏会嫁给张健,实则是因为宁国侯差人见楚氏抓了,并给张健下了药,强了楚氏。楚氏不甘,后来上府衙报官。然而,宁国侯早做好准备,又抓了楚氏的幼弟,以他的性命威胁,这才逼得楚氏妥协。”

  闻言,官家震怒,“宁国侯,你可知罪!”

  宁国侯茫然地坐在地上,整个脑子嗡嗡的。

  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梦吧!

  怎、怎么会呢?

  “来人,将宁国侯杖责五十,打入天牢!”

  宁国侯都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侍卫们拖了下去。

  整整五十个大板,打得他都忘了疼。

  “我儿呢,我儿呢!”

  可到底,他还记挂着他唯一的儿子。

  侍卫们将他像死狗一般地扔进了天牢,嘲讽地说了一句,“死了!”

  宁国侯这才回过神来,“不可能!我儿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你让他来见我,你让他来见我!”

  宁国侯的叫声久久在天牢回旋。

  然而,谁都没有理他。

  这事儿,令霍景秀不禁唏嘘。

  是夜,她坐在屋顶上,身旁,是大大咧咧地躺着的九王爷萧湛。

  “我不明白,张健为何会这么憎恨他阿爹。难道他阿爹那么不好么?”

  萧湛抬眸望着天上的原谅,微不可闻地笑笑说:“这世上,不是所有当爹的都与你父亲一样的。”

  毕竟,他也很不幸遇见了这样一个爹。

  当年他出生时,天有异象,他爹觉得他是个祸害,还差点儿把他给掐死了。

  霍景秀皱着一双好看的秀眉,不明白萧湛说的是什么意思。

  萧湛坐起来,宠溺地揉一柔她的脑袋,“别想这么多了。明儿中秋,宫中大宴,你去吗?”

  霍景秀点点头,“本想不去的,但是太后娘娘特意下了旨,让我进宫陪她说话。你呢?”

  “估摸着也得去,难得在京城过中秋。”

  萧湛想起今儿早上,他阿娘神神秘秘地说让他明儿早些进宫,要给他个惊喜。

  别是惊吓就好了!

  “明儿我正好休沐,那我们一块进宫吧!”

  “也好!”

  两人高高兴兴地说着闲话,也不觉得时候过得快。

  秋分吹起,夜凉如水。

  穿着单薄的霍景秀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一旁萧湛见她冷,毫不犹豫地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霍景秀微微一颤,手指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她一紧张便会如此。

  “还冷么?”

  萧湛难得温热的声音传来,令霍景秀忽而觉得浑身酥酥麻麻的。

  她不自觉地泛红了脸,低低地说道,“不冷了。”

  萧湛的胸膛宽厚温热,令霍景秀全身都觉得火热起来,她有些羞涩,又有些贪恋。

  霍景秀垂了垂眸,“阿湛,你……你喜欢我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