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寻求真相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66 2019.05.05 14:59

  霍景秀和薛红叶回到了薛家,打算去薛长白的住处看看。他的屋子里便还是维持当时被杀时的模样。

  霍景秀推开门,伴着一阵风起,迎面扑来浅浅淡淡又独特的气味。

  眉头一皱,这香味……

  只是还没等霍景秀想明白,薛红叶“啪”一声,拍在了霍景秀的肩膀上,“愣着做什么?”

  他娘的,薛红叶是来谋杀她的么?

  疼死了!

  霍景秀气呼呼地瞪了薛红叶一眼,再回头去嗅,那股气味已然消散了。她有些心塞地走了进去,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可见当时的慌乱。薛长白的床榻上腥红一片,因为已有三日,那红色都有些暗沉了。

  这片猩红,也证明了霍景秀先前的说法,薛长白确实是躺着被人砍掉脑袋。

  薛红叶眼睛一红,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下来。

  “这是我大兄死后我第一回到他院子来。这几日,我连进来的勇气的都没有。阿秀,你知道么,我大兄说,等我今日抛绣球选了夫婿之后,他要送我一份大礼。我没想到,那天,竟是我与大兄的最后一面。早知道这般,我……我那晚便就不去外祖家了。”

  呃,薛红叶今儿还真是要去抛绣球选夫婿啊?

  这种盲选,还不如不嫁呢!

  只是这个时候,霍景秀不会这么没分寸地去吐槽薛红叶,只宽慰道:“世事无常,谁又想到这些呢?咱们仔细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

  薛红叶抹了抹眼泪,点头。

  两人在屋子里仔细搜寻了一番,可没找到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然而霍景秀倒是一直记挂着方才她进屋时闻到的那种独特的香味,她想了想,问:“红叶,你大嫂平日里用香么?”

  薛红叶皱眉,“从前我大嫂倒是挺爱用香的,不过后来她怀孕了之后,便不用了。说是她从前用的那些香料,对孩子不好。香料不就都是那些香料么,挺好闻的呀,怎么就对孩子不好了呢?”

  “话说回来,我大嫂怀孕之后,人变了不少。她从前对我大兄冷冷冰冰的,有了孩子之后倒是温柔了许多。我大兄还挺高兴,觉得以后的日子定会美满幸福了,可没想到……”

  说着,薛红叶忍不得就落下泪来。

  霍景秀宽慰地拍了拍薛红叶的肩膀,道:“你大嫂呢?”

  “大概在屋里躺着吧,我大兄死了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起来过。”说着,薛红叶便又哭了,“我大兄……我大兄还没看到他的孩子出世,他……呜呜呜……”

  说话间,霍景秀忽然嗅到一丝幽香,那是京州妇人惯用的香料,只是要稍微浓郁一些。

  霍景秀正想寻找香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抬眼便见一个美妇人站在门边,神情哀伤,默默垂泪。

  薛红叶一抬头,“大嫂!”

  薛大嫂是听下人们说,大姑娘薛红叶领了大理寺的女推官到了薛长白的院子,说是要查薛长白被杀一案,急急忙忙赶过来的。

  刚到门前,就听见薛红叶说的话,便也跟着流泪了。

  薛大嫂拭了拭眼角泪水,许是这几日她悲伤过度,脸色有些苍白。她的小腹微微隆起,瞧着大约四五个月的样子。

  薛红叶连忙上前搀住她,道:“大嫂,你怎么来了?这里……你还是回去休息吧。大兄的事情,有我和阿秀呢!”

  薛大嫂勉强扯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出身不俗,端的是名门淑女范,规矩有礼地与霍景秀见了礼,方道:“有劳郡主费心!”

  霍景秀抿唇一笑,视线却落在薛大嫂腰间的香囊上。

  薛红叶说过,她大嫂为了孩子的安全,故而不再用香。那么她身上这个……浓郁得不同寻常的香囊,是怎么回事儿呢?

  霍景秀似笑非笑,“薛大嫂的香囊好别致啊!”

  薛大嫂闻言神情一僵,下意识地抓住了香囊,“我夫君突然惨死,我悲伤过度几日都没睡安稳,府里大夫怕我动了胎气,故而调制了这香囊让我挂在身上。”

  “薛大嫂能让我看看吗?”霍景秀直视薛大嫂。

  薛大嫂眼神一晃,似乎有些为难。

  “薛大嫂,不方便么?”

  霍景秀似笑非笑的神情,让薛大嫂心里有些乱。她知道,霍景秀师从神医李安桥,医术了得。

  这香……

  早知道她方才就不往这来了,省得还让霍景秀起了疑心。

  想到这儿,薛大嫂脚步一打晃,几乎要跌落在地,好在薛红叶眼疾手快接住了她,“大嫂,你没事儿吧?”

  薛大嫂拽着薛红叶的手,双唇惨白,摇头,“我没事!只是一想起你大兄……我这心里。红叶,你还是送我回去吧,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踏进这里一步了。”

  闻言,薛红叶的眼眶又红了,“大嫂,我先扶你回去吧!”

  说着,她朝霍景秀看了看,只见霍景秀冲她点点头。

  薛大嫂直起身,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朝霍景秀道:“郡主,您若想找到杀我夫君的凶手,可去边院看看。这屋子,我先前派人查过,没有找到什么有用处的。”

  霍景秀一笑,“多谢大嫂提醒。”

  待薛红叶和薛大嫂走后,霍景秀又重新在屋子里转悠起来。她走到薛大嫂的妆台前,随后打开一个妆盒,只见里头金光闪闪。

  不由得感叹了一下,薛大嫂真他娘的豪,不愧是李家的闺女,这妆盒比云妃的还豪气。

  霍景秀接连打开了几个妆盒,差点儿闪瞎了她的眼睛。

  薛大嫂出身渭阳李氏,李家乃是当地富商,听说家里的金子堆如山。薛大嫂的父亲是两榜进士,如今乃是太常仆少卿。

  只是薛大嫂从前是在渭阳祖母身边长大,从小喜欢调香,听红叶说她大嫂先前身上总是香喷喷的,极好闻。

  常调香的人,手上身上总会带些香粉沫。所以薛大嫂的妆盒里也或多或少地有些香粉沫。

  霍景秀仔细地一个一个查看过来,终于在一个金凤钗上,找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