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令人难过的往事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128 2019.05.09 15:55

  柳家是清贵人家,柳侍郎乃是文人雅士,所以住的地方有些偏远,但却幽深雅致。

  柳府之中,挂满了白帆和白灯笼,柳萍儿的灵堂就设在大堂。

  柳侍郎和夫人少年夫妻,相守一生,就得这么一个独女。所以,柳萍儿忽然逝世,这对柳侍郎夫妇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萧湛和霍景秀到柳家时,柳夫人在屋子里歇着,而柳侍郎,则是呆呆地坐在柳萍儿的灵堂内。

  他神情悲怆,仿佛苍老了许多。

  “柳伯伯。”

  霍景秀与柳萍儿虽然不是什么闺中密友,但两人也算是相识许久。柳萍儿性子和顺又贴心,霍景秀对她的印象极好。先前,柳萍儿来给她送生辰礼时,还曾经有人打趣过她,说她不日就要嫁做人妇,这往后与她们这群未嫁少女可不便来往了。

  当时柳萍儿羞红了脸,盈盈目光中噙着浓浓的幸福。

  那一日,她幸福的样子深深地刻在了霍景秀的脑海中。她还想着,等柳萍儿出嫁添妆时,要送她一套上好的头面。

  可,她礼物已准备好,柳萍儿人呢?

  了无生息地躺在这冰冷的棺材之中,无论她的爹娘多么痛苦多么绝望,她都不会再睁开眼睛来瞧一瞧。

  霍景秀暗自抹了抹眼泪,“柳伯伯,发生什么事了?萍儿她怎么会……”

  柳侍郎缓缓地抬起头,双鬓竟有了白发,可见悲痛之极。他瞧见霍景秀,便连忙站了起来,“郡主,您……您怎么来了?”

  霍景秀见他身形削瘦,站着都有些摇摇晃晃,便忙扶着他坐下,道:“萍儿的事情我听说了,还望您节哀顺变。只是这怎么突然会……”

  听霍景秀问起来,柳侍郎的双眸便瞬时盈满了泪水,“郡主,要是您早些时候回来,或许……或许萍儿就不会死了。苍天啊,我柳某一生正直,为民请命,可是如今,我却无法替我女儿伸冤。”

  “郡主!”说着,柳侍郎便要跪下来,霍景秀连忙将他扶住。

  “柳伯伯,您别这样。有什么事需要阿秀做的,您尽管开口。”

  柳侍郎泪流满面,想起近日女儿受到的侮辱,简直是心如刀绞。

  “我儿萍儿,去年与路二定了亲,这事儿您应当知道吧?”

  霍景秀颔首,“我知道,那会儿我还说等添妆的时候赠她一份上好的头面。”

  柳侍郎感激地握了握霍景秀的手,继续又道:“路二为人正直善良,性子虽然温吞些,可待萍儿极好。我对他也十分满意。前一阵子,路二请萍儿外出游玩,我想着两个孩子早晚要成亲,便就答应了。”

  “可是……可是万万没想到,就在那一日,出了大事。”

  那天风和日丽,路文(路二)想着天色好,带柳萍儿去她心心念念的桃花林游玩一番。两人一路欢声笑语,到了桃花林。

  桃花林在京州城外的西面,每年到这个时候,总有许多才子佳人去往此处。

  那天,柳萍儿玩得很高兴。她素日呆在闺中,不常出门,这是头一回玩得如此尽兴,所以有些忘乎所以,直到过了戌时才动身回家。

  两人刚上了马车,忽然从四面窜出来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把柳萍儿抓走了。

  路文和小厮丫鬟一直在后面追,可是他一个文弱书生哪比得上人练家子,很快就被甩到了后头。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柳萍儿第二日清晨被扔在了柳家门口。她浑身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整整昏迷了三日才醒。

  醒来之后,柳萍儿一心求死,不吃不喝,谁都不肯见。

  路文来寻过她几次,都被她冷眼冷语地骂走了。

  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冷漠、刻薄、刁钻,连柳侍郎都曾被她骂过好几次。唯有柳夫人,是她唯一容许接近的。

  有柳夫人在,柳萍儿才会变得安静祥和。

  柳侍郎本也认了命,只要闺女好好活着,就让她在夫人身边呆着,一辈子都不出嫁也成。

  可没有想到,不出几日,京中忽然谣言四起,尤其是在那些个青楼之间,连柳侍郎的上峰礼部尚书李大人都听到了风声。

  说柳家的闺女不恪守女闺,私下里与人幽会,与好些人都有干系,比那最下贱的妓女都不如。

  还说柳家闺女,平日里故作清高,可实际上,是个男人都能上。

  听得柳侍郎气炸了肺,当时就要去他从来没有去过的妓馆里找人拼命。

  还是李尚书拦住了他。

  李尚书说:“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否则萍儿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会被旁人这般言语。”

  说到这儿,柳侍郎赶紧求助霍景秀,“郡主,我家萍儿冤啊,她从小恪守规矩,从来没有做过一点出格的事情。再说了,她与路文感情很好,若不是那天出了事,他们近日就会成亲。怎……怎么可能……”

  霍景秀听到这儿,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明明柳萍儿受到了伤害,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可外头人,却没有半点儿证据地在那里胡说八道,把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说得那般下作无耻。

  那些日子的柳萍儿,想必犹如活在地狱中一般煎熬吧,所以,她才忍不住了断了自己的性命。

  “天子脚下,竟然发生这等恶事?柳伯伯,您没去报官吗?”

  柳侍郎惨淡一笑,“报了。我去了京州府衙五次,每一次都被以没有线索给挡了回来。我这一辈子,帮助过多少人,可为什么我连我女儿都救不了!到现在她死了,我却连是谁害了她都不知道。”

  柳侍郎悲怆欲绝,掩面而泣。

  萧湛在一旁听着,双手紧紧攥起,他在边疆出身入死,可不是为了保卫这种人渣的。

  那路二今天当街行凶,恐怕也是被逼急了。连柳侍郎都没办法的事,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世家公子。

  想到这儿,萧湛一把拽过霍景秀,“走,去京州衙门。老子倒要看看,他们这次还敢不敢用什么狗屁的没有线索来搪塞我!”

  路二既然会对那几个人动手,想必柳萍儿的事情与那些人逃不了干系。而且,京州衙门既然能不把柳侍郎放在眼里,也说明京州府尹对伤害柳萍儿的凶手有所知晓,且那个凶手的背后势力还不小。

  这样一比对,恐怕就是那个楼大了。

  楼家,可是楼太妃的娘家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