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拍死在朝堂上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2 2019.05.30 08:45

  “她以为她是谁,九王爷凭什么看上她?就凭她那张好看的脸蛋儿么?简直是做梦!”

  赵怡然似是十分瞧不上秦丝柔,可明明先前,她还巴结着秦丝柔。

  霍景秀暗暗地摇摇头,道:“你与她素日交好,为何……”

  赵怡然冷哼一声,“谁与她交好?这么久以来,她不过一直拿我当猴耍。我待那般好,见她伤心,还去安慰她。可是……她却告诉我,她讨厌我这副假惺惺的样子,还说她一直都在骗我!”

  赵怡然说着,眼中的泪光闪烁,她或许有些时候是厌恶秦丝柔。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她亦是真心待秦丝柔的。

  “她明明说过,会帮我在她兄长面前说好话,会想办法说服她母亲。可是,一切都是骗我的!她收了我那么多东西,竟然都是骗我的!她说她兄长根本不会看上我,还说她只是耍我玩!”

  “所以,你去找了甄有光,告诉他,秦丝柔背叛了他?”

  赵怡然嗤笑一声,眼中的恨意愈发明显,“是!你与九王爷离开御花园之后,我去安慰秦丝柔,告诉她,九王爷心中只有郡主您,让她死心,不要再痴心妄想。反正,甄有光已经有了功名,对她又好。我劝她,把握住眼前的幸福,不要白白错过。”

  “可是她,竟然骂我,说所有一切都是我害的!说她自己明明可以当未来的九王妃,可现在一切都被我毁了!呵呵,太可笑了!是她自己犯贱,爬上了甄有光的床。现在,又想让九王爷接盘,她竟然反过来怪我?”

  这话一出,屋子里的众人都噤住了声。

  太后和太妃的脸色更是难看!

  什么玩意儿?

  霍景秀眼皮一抽,大魔王好倒霉啊喂!

  恐怕是秦丝柔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事儿瞒不了多久,这才千方百计地想攀上阿湛。

  得亏阿湛跑得快,否则真是要说不清楚了。

  “我真的很生气,她骗了我,又指责我。我气不过,便去找了甄有光,把秦丝柔的那些恶心事都告诉了他。可怜甄有光还一直以为秦丝柔多么高洁清白。”赵怡然边说着边落下泪,不知她是在悔恨,还是只是在哭自己被秦丝柔骗了那么久。

  霍景秀叹了口气,道:“你可知,你怂恿甄有光杀害秦丝柔,可是要坐牢的。”

  “我……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让甄有光杀了秦丝柔!”赵怡然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她确实与甄有光说过,杀了秦丝柔,可是,那只是她随口一说,做不得真的。

  霍景秀却摇头道:“甄有光杀秦丝柔时,你就在场。我在案发现场,找到了你的锦帕,证据确凿。”

  “我确实在场,可是我走的时候秦丝柔还活着。我还劝了甄有光几句的,是他自己起了杀心,与我无关!”

  赵怡然嘴硬地反驳道,虽然她心中已然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霍景秀暗自摇头。

  人确实是甄有光掐死的,这一点甄有光已经招认。

  可是秦丝柔,是甄有光和赵怡然联手抓走的,这一点证据确凿。并且,赵怡然对秦丝柔有杀人动机。

  她,当属从犯之罪。

  想到此处,霍景秀上前一步,抓住赵怡然的手,道:“赵姑娘,你挑拨甄有光在先,后又与他联手,致使秦丝柔被害。现以从犯之罪,将你抓捕归案!得罪了!”

  “不!”赵怡然厉声惊叫,被禁锢住的手拼命挣扎,“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我只是帮甄有光找到了秦丝柔,只是帮他把人带到了假山后。我不知道甄有光会杀她的,我真的不知道!”

  霍景秀手下一紧,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绳索,快速地将赵怡然的双手绑了起来,免得她再挣扎。

  “你存心也好,无心之失也罢!秦丝柔死了,是事实,由不得你狡辩!甄有光品相如何,你真当不清楚么?”

  霍景秀鲜少有如此严厉之时,可是一想起这件事处处透着阴谋诡谲,并无半点真心,她忽然就觉得怒火腾升。

  赵怡然接近秦丝柔为的是秦峥,替甄有光牵线,却也不都是真心。否则,秦丝柔的追随者那么多,她为什么偏偏要相帮他?

  不就是因为,甄有光也曾经纠缠过赵怡然,她想甩开他吗?

  甄有光那种人,为了前程,高门贵女,个个都要攀扯。他哄骗着秦丝柔,让她未婚先孕,这种人又如何值得托付?

  更别提,他在掐死秦丝柔之后,还行了不轨之事!

  这种人,就该把他的命根子给剪掉!

  赵怡然脸色煞白,眼睫微微轻颤,“你……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

  霍景秀冷声一笑,并未回答。

  赵怡然莫名想起先前她离开假山之后不小心撞见的一个人,那人神情清冷,看她宛如蝼蚁一般。

  她当时心慌之极,并未在意,可眼下,她忽然莫名地想起了他,亦想起了那人说的那话。

  “婉姝郡主聪明绝顶,你做的这些事,以为真能瞒得住她?”

  念及此,赵怡然不由得顿了顿,抬眸望向霍景秀,“郡主,有人说过,您很聪明么?”

  霍景秀秀眉微蹙,不明白赵怡然为何会忽然这样说。

  这辈子,她被人夸聪明的时候,可是数不胜数。

  “有一个穿青裳的男子与我说,郡主聪明绝顶,我还不信。可眼下我信了。但是,郡主别忘了,我祖父是赵太师。即便我参与了这事,可是,秦丝柔并不是我杀的。您抓我,我不一定能被治罪。但您,一定会得罪我祖父!”

  赵怡然咬一咬牙,略带威胁地低声言道。

  霍景秀没做声,她眼睑微微一垂,青裳男子?

  是他么?

  赵怡然见霍景秀不说话,以为她是答应了,便浅然笑道:“郡主确实识时务。”

  闻言,霍景秀抬起眸来,朝她翻了个白眼,“我答应你什么了?”

  白痴!

  她堂堂京州第一嚣张郡主,岂能受她这点威胁?

  赵太师?

  呵呵,关她屁事!

  他要是敢啰嗦,都不用她动手,她阿爹直接就能把人拍死在朝堂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