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太蠢了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9 2019.05.24 21:21

  宁国侯怎么肯让薛红叶抓走张健,于是还没等薛红叶的手碰到张健,他随手抓起一把椅子就朝薛红叶砸了过去。

  薛红叶连忙一躲,宁国侯又拎着拳头冲她砸了过去。

  嗯……好歹是个一品军侯,打架却竟像是街头流氓似的,毫无章法。

  霍景秀有些震惊,不是说宁国侯武功极好,曾在战场上逼退敌方十方大军的么?

  萧湛和宋连玉不约而同地冷笑一声。

  薛红叶也有些懵,打出去的拳头怎么就那么轻易地砸在了宁国侯的脸上。

  这鼻青脸肿的,她功夫这么好了?

  “嘶……!”宁国侯丢了脸面,又被薛红叶打得面目全非,气得恨不得杀了眼前之人。脸上传来的疼痛感不止令他觉得痛,还让他觉得极其屈辱。

  “你们……你们竟然敢动手!我这就进宫,定要在管家面前参你们一本!你们给我等着。”

  宁国侯恶狠狠地瞪着眼前几人,而后甩下话,转身走了……走了!

  霍景秀有些错愕,这就走了?

  张健脸色惨白,眼底闪过错愕与惊慌,可旋即他又微微勾了勾唇,似乎是在嘲讽宁国侯。

  他这个爹,一辈子都这么没用!

  张健挺直了身子,对着霍景秀言道:“我是进士之身,若郡主没有确实的证据说明我杀了楚氏与祝遥,你便不能抓我!”

  “还请郡主拿了逮捕令再来我宁国侯,现在,请你们出去!”

  啧,这宁国侯世子倒是比宁国侯难对付得多。

  可眼下,霍景秀对张健的一切都只是猜测,并无确凿证据,她确实不能拿张健怎么样。

  霍景秀没有与张健硬碰硬,只是带走了玲珑。

  原本张健想开口让霍景秀把人留下,可是又觉着维护太多反而让人起疑。

  他上前一步,低声对玲珑言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中可有数?”

  玲珑抬起眸,一双凤眼间满是水光,她微微地点点头。

  张健放大声音道:“好好配合霍郡主问话。”

  玲珑呜咽着点点头。

  她是楚家出来的丫鬟,平日里娇生惯养,比寻常人家的女儿还要娇贵些。眼下要前往大理寺大牢,忍不住就双腿打颤。

  霍景秀让薛红叶把玲珑扔进大牢,却并不急着问话,只是关着她。

  转头,她又打算前往宁国侯府蹲守去,那个张健分明心中有鬼。

  萧湛拦住她,“我已派暗卫前去了。”

  霍景秀微怔了怔,旋即心中便划过一丝暖意。阿湛对她如何,她心中亦是清楚的。这些日子来,他一有空便来陪她,和从前很不一样。

  霍景秀抿着唇,轻笑了笑,“那咱们,先吃饭去么?”

  见霍景秀未像先前那般略显疏离的客气,反而很愉快地接受了他的安排,萧湛的眉眼也不禁松了松,他下意识地揉了揉霍景秀的脑袋,惹得霍景秀轻皱了皱眉头。

  “难得梳个好看的发髻,别弄乱了。”

  她轻轻地嘟喃道,略显娇憨,神情中又似乎有些撒娇的意思,惹得萧湛心中一软,简直要化成一片。

  薛红叶和宋连玉对视了一眼,这俩又撒狗粮了。

  众人上吉祥楼吃饭。

  那边,宁国侯被薛红叶揍了一顿之后,越想越生。他换了衣服,又故意不让大夫处理伤口,想着入宫好跟官家诉苦。

  张健拦住了他,眼中极快地闪过些许嘲讽,可到底还算好脾气,“爹,你要去干什么?”

  宁国侯哼哼了两声,“那霍景秀胆大包天,竟然敢对我动手,我要入宫,向官家告状!”

  见宁国侯如此理直气壮,张健觉得心头就像被人偷偷打了一拳一般闷声疼。

  他这个爹,这么多年了,就只会一个告状的本事。

  “阿爹,你眼下这般恐怕会冲撞圣上。再说了,当时是您先动的手。”张健按耐住脾气,好声相劝。

  霍景秀明显已经怀疑上他了,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尽量低调,万不能与她再起任何冲突。

  “我动手还不是为了你?她们凭什么要抓你,明明你才是苦主。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宁国侯气呼呼地说道。

  张健耐心分析道:“阿爹,人家查案,要问死者家属的话,这很正常。您今日真不应当与她们动手。”

  宁国侯愤愤地哼了一声,“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你瞧瞧你爹我这张脸,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今日,官家要不是惩处那霍景秀,贬了她的职,我可不肯善罢甘休。你给我让开,别拦着我进宫。”

  张健听到这儿,觉得他爹简直是没救了。封爵这么多年,从当年的手握五万禁军,到如今只剩个空名,他竟从来不曾反省过是为什么么?

  若他还是当年的宁国侯,那么他张健如今又怎能如此艰难?

  “阿爹,今日你不许去!你去了,惹怒了官家,咱们侯府可真完了!还有九王爷和镇南王,他们岂止是会善罢甘休的!”

  张健沉着脸,厉声喝道。

  宁国侯却白了他一眼,心说,他胡说八道什么呢。官家不知对他多信任,前几日他跪文德殿,官家私下给他送好些恩赏。

  这次他入宫,怎么地也能得些补偿!

  宁国侯一把推开张健,蛮横道:“你给老子让开,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张健身子一晃,差点儿就要跌倒,然而他到底还保持清醒,抓住了宁国侯的手臂,“阿爹,你听完说……你真的不能去!”

  宁国侯寒下了脸,觉得这小子软软弱弱,怎么跟他早死了的阿娘似的。

  宁国侯大手一挥,将张健推到在地,指着他鼻子骂道:“你要是再拦着老子,老子打死你!”

  说完,他便转头走了出去。

  张健面色一白,眉角突突地跳。先前入宫,他爹已经得罪了楚娘子,惹了官家不快。而现在,他竟还要上赶着触霉头。

  蠢,实在太蠢了!

  他为什么会是这种人的儿子?

  为什么!

  张健紧紧攥着拳头,眸中迸发出愤恨的怒火。

  暗处蹲守的两名暗卫对视了一眼。

  宁国侯这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要自己作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