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生死决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52 2019.06.26 19:41

  俞老头是没料到,眼前这位笑靥如花的小姑娘,行事作风竟是如此毒辣。被刺穿的肩膀沉沉密密地痛着,让他不停地冒着冷汗。

  他咬一咬牙,抬眸冷笑一声,“想得美!”

  霍景秀微不可闻地挑一挑眉,面上不怒不恼,反而眯着眼睛笑,“掌柜的,嘴巴太硬可不好!”

  话音刚落,她抬手猛地一拍那插在俞老头肩上的短剑柄,而后手指一点,一只蛊虫飞快地顺着他的伤口滑了进去。

  顿时,俞老头只觉得浑身剧烈疼痛,“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恶狠狠地瞪着霍景秀,眼睛里像淬了毒。

  霍景秀咧嘴一笑,露出八颗大白牙,“哎呀,不小心让虫子跑了出来,真是抱歉。”

  “你!”俞老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跟霍景秀拼命,然而身上一阵一阵剧烈地抽痛让他只能趴在地上扑腾两下。

  萧湛一撇嘴,“小妖怪,和这老头废什么话,拍死得了!”

  俞老头闻言脸色一白,怎么着,不止是要折磨他,竟然还想要他的命?

  “你们乱用私刑,我……我一定要上京告御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俞老头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话音刚落,俞老头忽然觉得左边脸一疼,脸颊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

  正疑惑着怎么回事时,右边脸又一疼,也红肿了起来。

  俞老头心头一凉,怎、怎么回事,有鬼了不成?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脸是被人打了?

  佛祖保佑,菩萨保佑,太上老君保佑,将一切邪祟驱离!

  霍景秀无奈地瞥了一眼前边正抬头望天的魔尊和陆逸,师父,小逸叔,你俩又吓唬人了。

  魔尊继续望天,谁叫这死老头子吓唬他家小徒儿,万一吓坏了怎么办?

  陆逸转了转手中折扇,点点头,表示同意。

  天残就比较实际,不乱吓唬人,他直接掏出一个袖珍箭筒,对面俞老头就是一扫射。

  “啊……啊……啊……”只见方才还瘫在地上如死狗的俞老头猛然蹦了起来,他那张老脸皮上满脸的绣花针。

  天残默默地收回了箭筒,拢了拢黑色披风,一如既往地低调。

  霍景秀噗嗤一笑,伸出手给天残举起了大拇指。

  俞老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凄惨过,脸上火辣辣地又痛又肿,还被扎了无数的针,痛得他简直想骂娘。而肩膀上的伤口也在流血,浑身上下更是疼痛难忍。

  他对面,造成他如此凄惨的小姑娘,却只安安静静地浅笑着,眼神淡漠,似乎他这悲惨的处境与她毫无关系。

  恨,好可恨!

  俞老头一咬牙,将藏在牙后的药咬碎了,顷刻间,一股强大的内力泄了出来。

  屋里,气流涌动,似要狂风大作。

  俞老头猛一跺脚,将脸上的细针和肩膀上的短剑被逼了出来。他目光猩红,神情憎恨可怖,“所有人,都得死!”

  话音刚落,他便直直地冲着霍景秀攻去。

  霍景秀脚下一点,勉强躲过。

  萧湛连忙冲上前,伸手将霍景秀往自己一带,将她护得严严实实。

  琥珀色瞳仁淡了淡,一股杀意从他身上泄了出来。

  “敢动小妖怪,找死!”

  说话间,萧湛一跃而起,抬脚狠狠向俞老头踹去。

  然而身材赢小的俞老头却稳如泰山,一动未动。

  他冷笑着一抬眸,唇角勾起一丝残忍冷血的笑意,“小子,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

  萧湛活动了一下脖子,笑意到达眼底,整个人都来了精神,“终于是有点儿意思了。”

  “无知小儿,实在狂妄!”俞老头怒骂一声,随手抄起手边的板凳冲着萧湛攻了上去。

  萧湛抿唇笑了笑,握拳迎战。

  俞老头内力大涨,攻势极猛,好在萧湛战斗经验丰富,丝毫不惧。

  霍景秀有点担心,想着就要冲上去帮忙。

  身后,魔尊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拽住,“别去。你是激怒俞老头的源头,你越在他跟前,他就越厉害。”

  闻言,霍景秀顿住了脚步,回头问道:“师父,他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陆逸轻声言道:“这种东西,叫生死决。这种药,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人的内力和潜能,一般是在生死决斗之时服用。但是这东西一吃下去,死状可是十分惨烈。”

  “会……爆炸而亡么?”霍景秀猛地就想起了聂凌死前时的样子。

  当时,他也是忽然暴怒,而后内力大涨,力气也大得如同一头壮牛。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忽然就爆炸了。

  陆逸一挑眉,“你如何得知的?”

  霍景秀顿了顿,“聂凌就是这样死的。”

  聂凌?

  陆逸蹙一蹙眉,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是前几年一直跟在秀秀身边打转的那小子么?

  萧湛抬脚踹中俞老头的心头,把他踹飞出了屋子,“咚”一声砸向了地面。

  好巧不巧,就落在那些活死人的旁边。

  活死人没有理智,只知道身边来了个活物,于是乎他们挣扎着就要扑过去,有几个险险地就要抓住俞老头。

  俞老头心头一惊,猛地一脚踹过去,踢中了几只手。

  出人意料的,那几只手脆弱得如同一张纸,只这一踢就断了。

  俞老头愣住,怎、怎么可能?

  他们都是身康体健、强悍无比的铁血战士,怎么会这样脆弱,不可能,不可能!

  就在俞老头这微微失神的片刻,萧湛从屋子里飞了出来。

  恰时,乔木从屋顶上将新亭侯扔向了他,“王爷!”

  萧湛抬手一接,熟悉的刀握在手中,特别令人心安。

  他微微一翻转新亭侯,瞳仁愈发浅淡,“老头今天有福气了!”

  说话间,他抡起新亭侯便朝着俞老头砍了过去。

  俞老头始料未及,被砍中了手臂,哗啦啦地流着鲜血。然而俞老头一点儿都不觉得疼痛,连眉头都不曾皱一来。

  他勾唇冷笑,只觉得满腔恨意从心口涌了出来。随之一起的,是盈满全身的内力,邪气又霸道。

  俞老头攥了攥拳,抬手重重地砸向萧湛。

  萧湛脚下一闪,躲过一击,身子在空中打了个转,一脚踹向俞老头的背部。

  “咚”一声,老头面部朝地,砸向了地面,满脸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