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他死才好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87 2019.05.06 13:52

    确实不可能。

  霍景秀就是诓她的。

  萧安素来仁慈,从来不搞什么株连九族满门抄斩。他又念旧情,早些年薛贵立下战功无数,乃是大周的良将。萧安不会就这么把他杀了的,更别说什么抄家了。

  薛红叶瞪大了眼睛,官家这么说过么?她怎么不知道?真有这么一回事儿?

  霍景秀是胡说的吧,可是她表情这么严肃又这么真诚。

  是真的?

  薛红叶心一颤,她……她把霍景秀这只人间凶兽请回来嚯嚯了她全家吗?

  不要啊!

  蒋氏脸色煞白,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跌下去,“郡主不要胡说八道,官家素来仁慈。怎……怎么可能……”

  霍景秀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官家确实仁慈啊,可是……九王爷不是啊!这一回,薛将军当着九王爷的面儿,口口声声说九王爷残暴、狠厉、血腥……总之,把九王爷说得一无是处。九王爷就发火了啊,然后……就想把薛将军一刀咔嚓了。”

  “幸好官家拦着,不然薛将军当场就身首异处了!”

  听到这儿,薛红叶嘴角一抽,彻底明白霍景秀是在诓她娘了。只是,她这背地里这么说九王爷的坏话真的好吗?

  再说了,她娘一向英明神武,怎么会信霍景秀这些鬼话。

  于是,她一转头,她英明神武的阿娘竟然痛哭着跪在了地上。

  “这……这……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蒋氏在心里头狠骂了薛贵一顿,他做什么要在九王爷面前挑衅,是嫌命不够长,还是嫌他薛家的富贵太多?只要跪在文德殿五日,等长青走远了,他再回来就是了。

  眼下,惹怒了官家和九王爷,这……这可如何收场啊!

  霍景秀与薛红叶一对视,成了!

  “先前呢,红叶求了求官家,这毕竟薛家也是满门忠烈。官家也实在不忍心,说只要我们把凶手找到,还九王爷一个清白,就放过薛家满门。薛夫人,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说了吧,官家可只给了我们一日时间,这眼看就太阳落山了,我们要找不到真正的凶手,你们薛家……”

  “不,不可以。郡主,你……你抓我,我就是凶手,是我杀了长白。”蒋氏此刻的心理防线已然崩塌,只不过她对薛长青的偏爱竟如此之深。

  霍景秀很无语,“薛夫人,你方才那些话连我都不信,官家如何能信?怎么着,你嫌薛将军一个欺君之罪不够,您再给凑成双?真想你薛家死透啊!”

  薛红叶也急了,“阿娘,您就快说吧!再不说就来不及了,更何况,我们都找到证据了!”

  蒋氏彻底崩溃,“不!我……我……我该怎么办啊!”

  霍景秀望一眼蒋氏,又望一眼床榻上伤心欲绝的李氏,“我和红叶在边院,找到凶器和一件血衣。薛夫人,薛长青在哪儿!”

  “长青,长青……”蒋氏崩溃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只是想救她儿子,没想过把事儿闹得这么大。她原以为,官家仁慈,九王爷先前又跟长白有过矛盾,让薛贵去殿前告九王爷,拖个五日,等长青走远了,就没事了。

  反正九王爷以前,也常有人告他的,不都没事儿么?

  可她忘了,今时不比往日,九王爷早就不是那个只会上蹿下跳整天掏鸟蛋追鸡抓狗的无赖大王了!

  他而今,是天下第一兵马大元帅,是萧安的重臣。

  蒋氏哭了好一阵,才断断续续地开口:“从小,长白威武高大,他阿爹便对他委以重任。这些年,长白也很争气,做到了禁军统领的位置。长白仗着自个儿力气,与那九王爷打了一架。没成想他输了,很是郁郁寡欢了一阵。”

  “后来有一天,长白不知何故说要辞去禁军统领的位置,与九王爷去北境。我很生气,可是我夫君却说长白有大志向。我真的不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北境艰苦,而且战事多,说不准长白哪天就……”

  “那天,长青换防回京,听说了这件事,与长白大吵了一架。兄弟俩和从前一样冷战了几天,我原以为没事。可四天前的那个晚上,长青忽然跑过来,跟我说,他杀了他大兄!”

  “我就两个儿子啊,一个已经死了,而另一个……老天爷啊,这叫我怎么办啊!”

  蒋氏说到这里,忽然抬手一指李氏,“是你,都是你,是你害得他们兄弟俩相残!都怪你!”

  说着,蒋氏朝着李氏扑了过去,一双手狠狠地掐住了李氏的脖子,口中还骂道:“你这个红颜祸水,是你害了我薛家,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霍景秀一惊,连忙冲上去去掰蒋氏的手。

  薛红叶在一旁,都傻了。

  “红叶,快拉开你阿娘!”

  霍景秀怒喝一声,薛红叶这才回过神,连忙去拉蒋氏。

  薛红叶力气大,蒋氏像个小鸡仔似地被她拉开了。

  李氏一时没缓过气来,趴在床榻上连连咳嗽,眼中的泪珠滚滚落下,她孱弱的身体如杏花飘零,瞧着格外令人觉着心酸。

  “怪我?为什么都怪我?是你薛家对不起我在先,凭什么都怪到我头上来!”

  李氏猛然抬起了头,纤弱的身体微微颤抖,她恶狠狠地盯着蒋氏,“是你说我与长青八字不合,说我会克他,硬生生地把我们拆散了。你不喜欢我,我可以理解。可你偏生又舍不下我娘家的势力,将我与薛长白说在一起。”

  “成亲那天,薛长白说让我留在薛家,他不会碰我的。我想着,只要能时时看见长青,这样也好。可是有一日,薛长白醉了酒,强要了我,还有了身孕。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对不起长青!我想到死,可是长青回来了,他说要带我走。”

  “那晚,我用迷魂香药倒了薛长白,并在边院等着长青。我等了一夜,没有见到薛长青的身影。他一个人,跑了。哈哈哈……是我自己傻,是我自己蠢!从他为了他阿娘不要我开始,我就应该知道,在他心里头,我什么都不是!”

  李氏哭得撕心裂肺,霍景秀忙上前按住她,道:“你腹中胎儿不稳,还是不要太过激动。”

  李氏冷冷一笑,“我恨死肚子里这个孩子,他死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