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拍死丫的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9 2019.06.26 07:00

  突如其来的凶杀案,使得金陵府衙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大家伙儿心里都不大痛快,连玩闹的心思都没了。再加上柳畅特意吩咐,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所以众人的神情都有些恹恹的。

  宋连成帮忙看着府衙,见大家伙没什么兴致,便宽慰道:“别气馁,等柳大人回来,自有你们忙活的。”

  “宋将军,这案子过去两天了,那个凶手一点儿踪影都没有,好像不存在似的。还有那个白云客栈,说实话,我从小在金陵长大,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客栈。”一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轻叹言道。

  此人是金陵府衙的捕头柳江,他乃是柳畅的堂侄,很年轻,却是个有真本事的,武功好,脑子也灵光。

  闻言,宋连成皱了皱眉头,“这白云客栈不是先前就存在的?”

  柳江点点头,“我记得几个月前,那一处还是个私人宅院,主人家姓丁,家中仅有一个儿子,叫丁锦。丁锦与我差不多大,是个进士。”

  说着,柳江忽然有些纳闷,听说丁家是图那宅子偏远清净,适合丁锦读书才特意买下的。这丁锦才中了个进士,怎么就搬走了?难道学孟母三迁?

  宋连成见柳江神情有些异样,便问:“怎么了?”

  柳江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些无关紧要的。对了宋将军,那白云客栈明显诡异,难道我们不能上门去查查么?”

  宋连成凝眉想了想,“白云客栈自然是要去查的,但是那地方不简单,所以柳大人才让你们稍安勿躁,一切等他们再说。好了,你们都回去歇个午觉,柳大人应当也快回来了。”

  柳江和一边几个捕快站起了身,正准备回后院歇一歇,忽然间前边大堂忽然闯进来一个老汉。

  “官老爷,官老爷,救命啊!出大事儿了!”

  那老汉一脸的血迹,神情慌张无措,嘴里一直喊着:“官老爷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啊!”

  柳江一把扶住老汉,“老人家,发生什么事儿了?您慢些说。”

  老汉勉强定了定神,抓住柳江手臂的手却还是颤颤悠悠的,他浑浊的眼眸中透着恐惧,“秦淮,秦淮河畔,有人杀人了。好,好多人,好多血。”

  众人闻言,神情均是大骇,“您说的可是真的?”

  老汉重重地点头,“就在方才,忽然冒出来一批恶徒,冲进各家,什么话都不说就要杀人。幸好有好些个英雄好汉出面保护我们老百姓,否则,否则我们都必死无疑。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报信儿的,官老爷,快,您快派人去,不然就来不及了!秦淮河畔现在,已经被那些恶徒给包围了。”

  宋连成的脸色沉了又沉,大手一挥,不知从何处就冒出来一个黑色身影。

  他沉声道:“乔影,召集兵马,去秦淮河畔救人。”

  黑衣人没说话,只一点头,旋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宋连成的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总觉得今日他们围攻秦淮河畔,只是个开始。

  柳江差人安置老汉,而后一脸凝重地望向宋连成,“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宋连成思忖了片刻,方道:“你带着衙役去维持现场秩序,其他的,我们的人会办妥。记住,不要与那些凶徒起正面冲突,你们抵不过的。”

  柳江点点头,转头吩咐道:“秋白,你留在这里,等大人回来,把方才的事情告诉他。其他所有人,都跟我走。”

  “是!”

  所有衙役,除了年纪最小的秋白,所有人都赶去了秦淮河畔。

  秦淮河畔乱做了一团,街面上像是被战争席卷过似的。被砸坏的摊铺,紧闭的房门,四处逃窜的百姓,以及不幸身亡死状凄惨的可怜人。

  柳江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场面,浓重的血腥味让他的胃翻江倒海,差一点儿就要呕出来。

  他勉强地压了压,沉痛地吩咐道:“所有人听着,现在,我们要面对一场我们从未打过的硬战。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救出更多的百姓。记住,如果遇见凶徒,不要与他们起冲突,能避就避,只要救人就好。”

  “是!”

  “行动!”

  ……

  萧湛一进城门,就嗅到了一丝异样,他眯着眼眸往秦淮河畔的方向望了望。

  半晌,他开口道:“出事了。”

  柳畅心一颤,差点儿从马背上跌下来。

  王爷哎,你别这么吓人好不好?老夫心脏脆弱得很。

  没等柳畅开口说话,萧湛一转方向就冲秦淮河畔跑了。

  霍景秀眨了一下眼睛,萧湛就没影了。

  魔尊拧了拧眉,顺手拽过一边非要跟着却又一路板着脸的陆逸和发愣的天残,也没影了。

  霍景秀眨巴眨巴眼睛,与柳畅大眼瞪小眼。

  “秀秀,咱……”

  嗖一声,霍景秀一骑绝尘,也没影了。

  柳畅尴尬地留在了原地,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这……

  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们倒是说清楚啊喂!

  一个个都跑了算怎么回事啊喂!

  柳大人心里苦,但是柳大人不说。

  几人赶到秦淮河畔时,宋连成已经带人把行凶的十来个恶徒捆成了肉粽。

  前边,柳江带着人在安抚百姓。

  萧湛神色凝峻,“怎么回事?”

  宋连成撒气地踹了一脚那一团肉粽,而后道:“这几个,刚才忽然冲出来,一言不发就砍人,不管老的少的。好些人受了伤,还有些……死了。”

  顿了顿,宋连成又郑重地说道:“萧湛,那白云客栈留不得了。这才十个人,杀伤力就如此之强,几乎毁坏了秦淮河畔一半的屋子,还死伤了这么多人。如果,那些人真是试炼成功,金陵,乃至整个江南,都危险了!”

  萧湛眯了眯眸,琥珀色瞳仁淡了几分。

  “召集兵马,同我前去白云客栈,老子要拍死丫的!”

  这些祸害,多留一日,金陵和江南百姓便就多危险一分。

  今日,不踏平了白云客栈,他就不姓萧!

  “明白!”宋连成领命,而后高声喊道,“所有人集合,随元帅出战!”

  “是!”将士们高声应道,振聋发聩,令人亢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